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身份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身份

  罗星猛的站起来,罗星高大的身躯一动,整艘小船都跟着摇摆起来。

  “诸位客官,你们这么多人,我这艘小船可经不起诸位的能耐啊。”船夫连忙道。

  丧门红脸色一沉,冷冷的看着罗星,却没有再动手。

  显然,丧门红是不想在这里动手。

  毕竟这艘小船承载他们几个,已经是极限了,若是再多点风浪,估计都要翻船,更何况几个江湖中人在这小船上动手。

  就在这时候,一直沉默不言的那人开口了。

  “你们不觉得,这艘船上的人太多了吗?”

  “胡言,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罗星以为此人是在说自己。

  胡言只是淡淡的瞥了眼罗星:“没什么意思,反正我们都非正道,既然我们互相看不顺眼,何不如就此分个高下?”

  暴躁老头也附和道:“说的没错,不管是这艘船上,还是流萤岛上的人,都太多了。”

  “哈哈……没错没错,即便是到了流萤岛上,我也会将那些碍眼碍事的人都杀了。”

  “一群疯子。”丧门红冷哼一声:“在这小船上,不管是距离流萤岛还是距离内陆,都相隔几十海里,你们觉得如果在这里动手把船弄翻了,你们能游到岸边吗?”

  “我们四个人反正彼此看对方不顺眼,何必再假惺惺的相互容忍?不如我们就做个约定,四人就在此动手,不过不许损坏船身。不然其他三人就会联手。”

  “很好!正合我意!”罗星大喝一声。突然便向着一旁的丧门红挥出一拳。丧门红虽然最擅长的是施毒,不过手头功夫同样不弱。

  丧门红反应极快,挥手之间便挡住罗星直拳,同时毫无征兆的抬起一条腿,猛然踹向对面的胡言。

  胡言立刻伸出一掌,将丧门红的腿招移开,攻向身边的暴躁老头。

  暴躁老头眼中寒光一闪,这三人相互攻击。自己本打算坐收渔利,却不曾想这三人却像是事先演练过一样,居然在不经意间,已经向他出招。

  从罗星的第一拳,到胡言将丧门红的攻击偏移指向自己,都是精心策划过的,这三人分明就是在针对自己。

  暴躁老头大喝一声,身上猛然爆发出一股气劲,直接将三人震开。

  同时船舱草盖也在瞬间被震飞,原本就简陋的小船。立刻成了一个破烂小舟。

  “你们……”暴躁老头大怒的看向三人,可是不等他开口。丧门红突然冲着暴躁老头吹出一口红色的烟云。

  暴躁老头连忙捂住鼻子,而罗星的攻击从正面袭来,胡言也从身侧袭来。

  暴躁老头一手捂着鼻子,另外一只手挡住了胡言的攻击,可是罗星的攻击已经正中暴躁老头的心口。

  “三个小辈,你们为何算计于我?”暴躁老头大喝叫道。

  “归海长刀刘一平,若是流萤岛上有你这号人存在,不管最后有什么好处,都轮不到我们,所以你这种人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流萤岛上。”

  “鼠辈,你们以为这点伎俩便想算计于我?”刘一平怒视着三人。

  突然,刘一平感觉背脊凉风袭来,这种感觉绝对不是海风,而是有人从背后偷袭自己。

  可是船舱已经粉碎,背后哪里有什么人?

  刘一平错愕的回过头,却发现袭击他的不是别人,正是摇船的船夫。

  而船夫的船桨已经从船侧抡起,狠狠的拍在刘一平的背后。

  “你……”

  “刘前辈,想必您是不知道晚辈的名号吧。”

  “水鬼王舟任。”白晨淡淡的说道:“乔装成摆渡人,专门劫掠船客。”

  “哦?小兄弟,你知道我的名字吗?”船夫惊奇的看着白晨。

  “不认得,不过你以前的受害人,在这船头刻下了你的名字。”白晨淡然说道。

  “小子,看起来你我都是同路人,这次被这几个数倍算计,估计是在劫难逃了。”刘一平苦涩的说道。

  白晨摇了摇头:“不,我们不是同路人,他们才是你的同路人。”

  “哈哈……小兄弟真是有胆,在我这船上也来过不少侠客,可是那些人最后多是在临死之际对我苦苦哀求,唯有你敢这么说。”王舟任大笑起来。

  “水鬼,别废话了,解决了这两个老少,我们还赶着去流萤岛发财。”丧门红大声叫道。

  “小兄弟,对不住了。”王舟任猛然挥舞着长桨,朝着白晨的脑袋拍去。

  可是,王舟任的船桨却抡空了,王舟任不解的看着白晨。

  因为眼前这个小孩子,根本就动也没动过,可是船桨却像是挥舞到空气一样,直接穿过这个小孩的身体。

  白晨淡淡的瞥了眼王舟任:“你知道你为什么能够活到现在吗?”

  王舟任目光闪烁,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笑容:“没看出来,小兄弟也是身怀绝技之人,王某最佩服小兄弟这等天纵之才,在下也就不为难小兄弟了,哈哈……”

  “我之所以没杀你,仅仅是因为,去到流萤岛的途中,还需要一个船夫。”

  “水鬼,这小子好狂的口气。”丧门红瞥了眼白晨,轻轻的舔了舔红唇。

  白晨阴恻恻的目光扫过在场每个人,霎那间,所有人都感觉到,一阵凉意袭上心头。

  一股血腥扑面而来,所有人都不自觉的颤了颤。

  “是你……是你……我知道了……我知道你是谁了!!!”

  突然,刘一平大叫起来:“你……你就是平燎王!你就是平燎王!”

  白晨瞥了眼刘一平:“哦?你认得我?”

  “世人都以为,是当今圣上平燎除乱,却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您的杰作。”

  白晨收回目光:“你倒是知道不少事情,这世上知道我身份的人不多,而且大多都不是江湖中人。”

  “在下家中后辈有一人乃是京中大商人,听那后辈说过,关于王爷您的事迹。”

  “原来是商人,我与商人接触的倒是不少,特别是京城的那些商人。”

  “王爷……救我……”

  “我为什么要救你?”白晨淡然看着刘一平。

  “在下……在下有一技之长,必能帮到王爷您。”

  “装神弄鬼,姑奶奶管你什么平燎王。”丧门红眼中毒光一闪,口中突然喷射出一枚毒针。

  可是,毒针同样是穿过白晨的身体,白晨却没有分毫损伤。

  白晨可是天人境的存在,身体随时随地都能够化为能量体,这种物理攻击,对于白晨没有任何意义。

  “我最近不怎么想杀人,不过如果有人非得逼着我动手的话,我是不介意破戒。”

  霎时间,海风止住了,周围原本波涛起伏的海平面,瞬间变成一片死水。

  与与海平面一样冰冷的,还有在场五个人心中的血液,所有人都感觉置身在苦寒之地,血液几乎都要凝固了。

  绝顶强者!这一瞬之间,所有人都明白了一件事情。

  眼前这个孩子,是一个绝顶高手。

  渐渐的,海水下开始不断浮起大大小小的海鱼。

  这些海鱼全都翻着白肚,看起来已经死去。

  所有人的脸色都在瞬间苍白了,他们相信白晨刚才说的那句话。

  如若这个孩子要杀他们,只要一瞬,这恐怖的杀气就足以将他们摧毁。

  突然,远处的流萤岛出现一道五彩缤纷的光芒,仿佛有奇宝出世一般。

  白晨猛然站起来,诧异的看着流萤岛。

  他在选择流萤岛之前,也曾经了解过流萤岛的历史。

  不过白晨一直都只当作那些传言是空穴来风,如今看来,流萤岛上的确藏有自己所不知道的秘密。

  因为那五彩光辉不是自然的极光,不过白晨也没辨认出,那五彩光辉源自何物。

  突然,整个小船开始猛然真起来,紧接着,一道滔天巨浪凭栏而起,直接将小船举上十几丈至高。

  所有人的心都在刹那间被提起来,他们何曾感受过如此高度。

  如果这时候,这道巨浪突然消散,那么他们连同小舟必然要被摔成粉碎。

  不过令在场所有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道巨浪将小舟不断的向前助推,仿佛这就是一艘乘浪而行的神舟一般,速度之快,简直就似飞驰一样。

  只有白晨站在船头,冰冷的目光中带着几分惊疑。

  不过三刻钟,巨浪已经将小舟推送到了流萤岛的近处,而巨浪在接近流萤岛的时候,也在渐渐的降低高度,当到达流萤岛的海岸线上的时候,巨浪已经彻底的消弭。

  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不可思议之色,这种匪夷所思的能力,根本就闻所未闻。

  难道武功到达一定程度,就可以有如此超脱寻常的能力吗?

  白晨回过头,瞥了眼丧门红、罗星、胡言和王舟任:“我最近不是很想开杀戒,所以各自回内陆去官府投案,若是我回内陆的时候,在官府的档案中没看到你们的名字,那么我就把你们丢进海里喂鱼。”

  白晨又看向刘一平:“还有你,你说你有什么一技之长?又有什么能够让我重用?”

  “在下有一双仙人瞳,能够看见一切幻术,同时在下更是能遥望万里,便是天上月亮,在下也能看到月亮上的坑洼……哦,王爷可能不知道,月亮上其实不似常人看到的那么漂亮……”(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