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传言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传言

  白晨笑了笑,魔尊可不觉得,白晨的这个笑容有多亲切。△頂點小說,

  很显然,魔尊猜到了白晨这次的来意,绝对不是来与自己叙旧的。

  “说吧,这次来找我,到底所为何事。”

  “我想知道,万窟魔山的前代尊主,也就是你的师尊的事情,所有一切!你所知道的一切。”白晨认真的说道。

  魔尊疑惑的看了眼白晨:“这很重要吗?”

  “很重要。”白晨点点头。

  “其实,我对我师父的了解,仅仅只是她是个女人,虽然她从未真正的出现在我的面前,她一直都在掩饰自己女人的身份,不过我与她相处了一百多年,怎么可能不知道,根据她在江湖上的名声,再加上她在尊主这个位置上的时间来推断,我估计过她的年纪应该在三百岁左右。”

  “还有呢?”

  “还有……”魔尊苦笑:“其他的事情,恐怕我就无法告知你了。”

  “难道就没有更多的信息吗?”

  魔尊摇了摇头:“我的这个师尊,性格孤僻乖张,便是我和几位师兄弟,说白了也就是她的奴才罢了,她也从未真正的把我们当作弟子看待,她在的时候,我们几个师兄弟都是战战兢兢,不敢有丝毫的忤逆,我们更不敢去探究她的身份。”

  白晨非常的失望,魔尊已经算是灵夜最亲近的人了,可是却只能提供这么一点信息,甚至没有一点有价值的线索。

  白晨思来想去,自己化身为石头的时候。曾经对灵夜动过情。

  而白晨也能够感觉到。灵夜也对石头动情了。

  或许……或许用石头这个身份。可以引出灵夜。

  白晨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用石头这个身份,将灵夜引出来。

  “魔尊,帮我个忙。”

  “哦?花间小王子还有需要我帮忙的时候吗?”魔尊笑了起来。

  “帮我向江湖上散播一个消息,石头遇到危险了。”

  “嗯?石头遇到危险了?”魔尊一诧,惊愕的看着白晨。

  “只是消息,仅仅只是消息。”白晨淡然说道。

  “哦。我明白了。”魔尊听到白晨的话,也缓过神,这个消息只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放出去的假消息而已。

  如果石头真的遇到危险了,那么他这个父亲也不可能这么清闲,跑自己这里与自己闲聊。

  再说了,以魔尊对石头的了解,他实在是不相信,这世上有谁真的能够让石头遇到危险。

  当初大皇子谋反的时候,石头那轻描淡写的扭转乾坤,拨乱反正的手段。魔尊可是历历在目,对于那妖孽一般的小子。魔尊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偌大的皇天门被轻而易举的击溃,堂堂的一国储君,被逼到流落街头。

  “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了。”白晨说着便要告辞。

  “对了……还未恭喜你新婚大喜,五毒教的教主都被你娶回家了,真是让人艳羡啊,别忘了,你还欠我一杯喜酒啊。”

  白晨的脸上的微笑在瞬间凝固,不过很快就恢复常色。

  在天下五尊之中,白晨与魔尊当初势如水火,双方可谓是不死不休的地步。

  可是如今,白晨却与魔尊相处的最为融洽。

  不得不说,这种事是当初的白晨都没有想到的。

  相比起其他人,白晨更喜欢魔尊的这种率性而为的性格。

  或者说是更喜欢魔门的这种自由洒脱,而不是名门正派的那种被框框架架限制的性格。

  不过,如今的名门正派越来越严禁,而魔门却越来越像名门正派。

  以前的江湖更多的是恩怨情仇,各种联盟各种势力多如牛毛,便是武林盟主,便有数个之多。

  可是现在却没有人再去争那江湖上的名声,因为不管他们在江湖上争到了什么名声,什么地位,都不如在影视屏上露一次面。

  而魔门更多的是在洗白,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接受所谓的邪魔外道。

  要想招揽到更多的弟子,获得更多的利益,那么就需要有更加正面的名声。

  “我记下了,等大婚之日,必不会忘记你。”

  在交代清楚一些事宜后,白晨便化身为石头。

  白晨的时间并不充裕,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的紧迫。

  因为,再过不久,手机就要正式的上市。

  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不久的将来,应对神元星人所做的准备。

  星空大阵还未布置,武林中人所组成的星空军团也还未实施。

  虽然找寻阿朵非常的重要,可是白晨还是需要分清楚轻重缓急。

  至少现在阿朵没有性命危险,掳走阿朵的人,也是她原本的亲人,所以相对来说,并不是那么急,急的也只是白晨自己而已。

  很快,江湖上就传出一个消息,万窟魔山大长老石头,身陷近海海岛流萤岛,诚邀江湖上武功高强者,或者精通武阵着前去营救,若是谁能救回大长老,那么万窟魔山必有重谢。

  不过与此同时,江湖上又出现了一则消息,那个万窟魔山的大长老石头,其实是万窟魔山的魔尊派去流萤岛的,寻找一个秘宝。

  而只要能够救回这位大长老石头,那么万窟魔山愿意以亿两白银酬谢,甚至是万窟魔山可以为其完成一件,可以办到的事情。

  随着这两条消息的流传,瞬间,整个江湖都沸腾了起来。

  一部分人当然是为了那酬劳,另外一部分人则是为了传说中的秘宝。

  毕竟能够让万窟魔山都为之心动的秘宝,必然不是普通凡物。

  并且在这两条主要消息之中,又有许多奇奇怪怪的小道消息。

  比如说那个叫做石头的长老是一个小孩,又比如说,其实这个石头长老,是万窟魔山的叛徒。

  反正这些消息五花八门,形形色色,让人在一时间很难辨别真假。

  白晨在听到这些消息后,还是比较满意的,因为这些消息流传出去,那么影响力已经非常大了,至少可以确保,只要灵夜还在汉唐中原,那么必然可以听说这个消息。

  甚至为了让这些消息,具有更大的影响力,白晨甚至还利用自己的关系,在各地的影视屏上,播放了几则万窟魔山的名义发布的悬赏。

  流萤岛距离内陆不过几十海里,不过这里有一些传说。

  据说曾经有一个朝代的末代皇帝,逃到这里来,并且还带走了那个朝代最珍贵的宝物。

  而你个宝物,就埋藏在流萤岛上。

  而因为地理环境的缘故,流萤岛经常会闪烁一些奇怪的光芒,从内陆看流萤岛,经常会误认为是闪烁的宝光。

  只是,几千年下来,也没有人在流萤岛上发现过所谓的宝物,渐渐的也就消泯于人前。

  可是因为万窟魔山所发布的消息,再次让流萤岛进入了人们的视野之中。

  江湖上的传闻也变得越发的清晰,万窟魔山必然是在流莹丹上发现了,关于古朝宝物的线索,所以才会派遣门人前去寻宝。

  “小兄弟,这浪大,不要站在船头。”船夫一边摇着船桨,一边对白晨说道。

  白晨微笑的回过头:“没关系,我站的稳。”

  “你一个小孩子,能站多稳?”船夫略显担心的说道。

  “船夫老头,我说你还真喜欢多管闲事,这小鬼便是掉海里,又关你什么事,反正他已经付过船钱了。”船舱内一个汉子嗓门大开,冲着船夫嚷嚷道。

  船舱本来就不大,已经挤了四个人了,再进来一个人,哪怕是个小孩,他们只会更加难受。

  更何况,在这船舱之中,还必须留下一个不小的空间,三个大男人都躲避着,留下一半的船舱空间,给身边这个江湖上人人闻风丧胆的毒女丧门红。

  “咯咯……”丧门红故作妩媚的轻笑着,扭捏着身姿瞥了眼那大汉:“罗星,你怎地还是这么歹毒,人家一个小娃儿,你便这么没同情心,小娃儿,来,到姐姐身边来,姐姐会好好疼你的。”

  “好了,都少说一句,还嫌不够噪蛞吗?”同船舱的老头似是有些不耐烦的吼道:“一个小破孩,跑到这流萤岛上做什么?”

  “是啊,一个小孩跑到流萤岛去,难不成也想要得那秘宝?”第四个人原本一直闭目养神,这时候也睁开了眼睛。

  “四位大爷,他只是一个孩子,诸位犯不着与他为难吧。”船夫帮着白晨求情道:“他一个人在外也不容易,看他锦衣华服的样子,多半是没吃过苦的孩子,或许只是去岛上凑凑热闹,诸位大爷何必与一个小孩子斤斤计较。”

  “那也正好,大爷我缺钱,小子,把你身上的银子,借我点花花。”

  那个叫做罗星的大汉立刻冲着白晨叫嚷起来,丧门红不屑的抹了抹唇角的红缨。

  “罗星,你什么时候干起抢劫的勾当了?以前你虽然不入流,可是好歹也是魔道中人,如今却沦落为强盗了,而且抢的还是小孩,呵呵……真是越来越不长进了。”

  “丧门红,你真当大爷我怕你不成?”罗星勃然大怒。

  “你怕不怕我,我不知道,不过我要杀你,你却连知道都无法知道。”丧门红乃是用毒高手,充满魅惑的目光瞥了眼罗星,轻轻舔了舔红唇。

  “丧门红!你找死……”(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