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论国事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论国事

  “老人家,你认得出大皇子?”

  “当然认得,开始的时候认不得,不过不少人家,都有大皇子的画像,还有一些更清楚的照片,所以想认不得都难,再说了,大皇子那种天潢贵胄,身上本就英气逼人,即便是在人群中,也是鹤立鸡群。↖頂↖点↖小↖说,”老头侃侃说道。

  “除了大皇子,其他的皇子呢?”老四又问道。

  “三皇子啊,他说话好平易近人,不过偶尔也会说一些傻话,老是损皇上还有自己的兄弟,我家丫头可喜欢三皇子了,我听的多了,也就记得三皇子了。”

  “就没有其他皇子公主了吗?”

  “其他的啊……没什么印象。”老头想了想,又摇了摇头。

  老四觉得自己非常的失败,他不想如同二哥那样籍籍无名,走在大街上都没人认得出他。

  其实,并非他们几个兄弟没有出镜过,事实上他们的出镜率并不低,很多公开场合下,他们都曾经陪同过自己的父亲,在影视屏上露面过。

  可是,没有人会去注意他们,他们一直都是作为陪衬,哪怕是有特写镜头,也不会有人去记住他们的容貌。

  就比如说眼前的老头,哪怕自己说自己是皇子,都无法博得对方的信任。

  “如今的皇家可与以往不同了。”老头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欣慰。

  “不同?有什么不同吗?”

  “如今的皇家,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天,而是我们面前的凡人。”

  “可是皇家就是皇家。不容亵渎。”

  老头笑着摇了摇头。将一份热好的饭菜送到老四的面前。

  “以前的皇家。没有人敢当面评断,可是好坏全在人心,可是如今的皇家,毋须让别人去评断,因为根本就没有任何人有资格评断,这就是差别。”

  突然之间,老四觉得这老头说的很有道理。

  “可是,汉唐这么大。总有人不满吧?有人得利便有人失利。”

  “不满的不是人心,是**。”老头淡然说道:“欲壑难填,如今的汉唐,人人吃饱穿暖,若是还不知足,那便是利欲熏心之人了,而且我观这汉唐之势还未到顶,而百姓的生活亦会更加富足。”

  “常言道,盛极必衰,若是汉唐到达鼎盛之时。或许也是汉唐衰亡之际,古往今来多少例证在说明着这个道理。”

  老头突然哈哈的大笑起来:“此乃玄学之说。而古往今来那些所谓的盛世王朝,又有哪个能达到如今汉唐之势?再者说,王朝的更替坍塌,根本就不是因为所谓的盛极必衰的缘故,你可以将一个王朝看作是一个平地而起的高楼,而百姓便是铸成这座高楼的砖瓦地基,地基越是牢靠,砖瓦质量越好,那么这座高楼便越是稳固,古时那些王朝的崩塌,九成九都是因为民间的动荡,其实平民百姓的要求很简单,吃饱穿暖,可是又有多少个皇帝,能够做到这点?只要做到了这两点,那么这个王朝就将无比的牢靠,任凭外来的风吹雨打,也将屹立不倒。”

  “小子受教了。”老四开始的时候,本是有心抬杠。

  可是渐渐的,他突然发现自己词穷了,居然面对老头的说教近无言以对。

  这老头远非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即便是以前自己所招揽的那个胡人的奸细琼达先生,也未曾说过如此深奥却又明白的道理。

  “呵呵……老头我就一时感慨,怎担得起公子的教诲。”老头笑着摆摆手。

  “不,老先生说的非常有道理,小子觉得老先生的话,让小子这十几年都白活了一样,老先生,请受小子一拜。”老四对老头的称呼都变了。

  老头的话虽然朴实,却又充满了智慧与哲理。

  “老先生必然是隐世高人,虽未出世,却能看透天下大势。”老四肯定的说道。

  “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的高人,我说的这些东西,其实就村口说书人说的,我哪有如此睿智,再者说有些东西说起来容易,可是做起来却没那么容易,这天下若是真有高人,那便只有造势之人,这汉唐之势也非皇家一己之功,若非背后有高人协助,又有开明之帝聍听,这汉唐也不可能有今日的强盛。”

  “就一个毛头小子,比我大上那么一两岁,论风度远不及老先生您。”

  老头眼中闪过一丝明亮:“哦?你见过?”

  “啊……没……没,我就是听人说的,在京城……”老四连忙矢口否认。

  若是之前,他是非常希望老头能够知道他的身份,可是如今,他却觉得自己的身份,对于如今自己的处境来说,就是一种羞辱。

  他绝对不想让老头知道,自己就是堂堂的李家四子。

  “这造势之人该是何等风采绝世,如此大的胸怀气魄,也只有当今圣上,方有如此包容之心,若是换做以往任何的皇帝,都无法包容如此的大气魄,以后恐怕也很难有了。”

  “老先生为什么这么说?”

  “指着造势之人的手段,不说何等的经天纬地,便是其心智,便是如神人降临,哪个皇帝能够放心,如此妖孽人物在自己的面前指手画脚?指不定什么时候便将自己的帝位篡走也不一定,可是那位造势之人却是毫无二心,而当今圣上亦是心有包容,两者相辅相成,这才造就了汉唐的今日,如若将来汉唐换了一个皇帝,依照历朝历代的习惯,前朝旧臣多有遣退下野,然后换上自己的心腹,你觉得汉唐的局势会是如何?”

  “换便换了,难道这天下就他一个能人?”老四不服气的说道。

  “天下或许不止他一个能人,可是如今的汉唐已经按照他所布置的局势前进,这时候再换上一个。哪怕是与他一样经天纬地的神人。恐怕也难扭转时局。若是强行扭转,结果就会如这根筷子一样……”

  咔嚓……

  筷子在老头的手中应声而断,老头看着窗外夜色:“所以,若是当今圣上能够看的懂大势所在,那么他只能有两种选择,要么重新培养一个,能够与那位神人合拍的储君,要么就找一个平庸的继承人。而不会找一个自认为有着经天纬地之才的继承人。”

  “老先生太瞧不起这皇家子弟了吧?”老四更加的不服气。

  “不是我瞧不起谁的问题,是我觉得这天下能出一位如此妖孽人物不容易,而且这般的人物还很难得的没有野心,更是应该这天下人珍惜的,难道你不想看看,这汉唐到底能够强盛到何等地步吗?难道你不想看看,那犹如一副波澜壮阔的鸿图是何等的宏伟吗?”

  老头越说越是激动,拳头紧紧握着,似乎都忘记了老四就在面前,眉宇神色之间。略有几分失态。

  汉唐惊会强盛到何等地步?

  老四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在他看来。如今的汉唐应该已经到了顶峰,就算还能继续强盛,也不会强盛多少。

  可是听老头的语气,似乎如今的汉唐,还不是巅峰,甚至有可能只是起步阶段。

  “老先生,如今的汉唐还不够强盛吗?”

  “不够,远远不够,一个地方的灾害,还需要民间募捐,虽说如今不少人的善举义行值得推崇,可是同样也说明了国家还不够强大,还有许多的不足之处,人们手中的闲钱还没有充裕到,可以随着自己的心意使用的地方,一些城市的生活水平,明显要高于偏远地区的,就比如说如今我们村这,也就这一段时间才发展起来的,若是放在以前,那就和穷乡僻壤没什么区别。”

  “汉唐就算再有钱,也不可能把这小村子建的和城镇一样吧?”

  “我们不可能?”老头斩钉截铁的说道:“凭什么城镇可以修建平坦的道路,这小乡村就不可以?城里人有缴税,难道我们村子的百姓就没有缴税吗?”

  “可是总有轻重缓急的区别吧?大把的钱投放在这小村子里,而且还远离城镇,投入与回报明显不成正比。”

  老头突然神秘的笑了起来:“你还是太小瞧那位高人的宏伟蓝图了,因为汉唐的下一个阶段,就是让农村与城镇完全的相溶,形成一个整体,不久的将来,将不再有所谓的城里人,乡下人。”

  “老先生,这你也看的出来?”

  “这有什么看的出看不出的,因为事实就摆在眼前,如今汉唐的口袋已经渐渐的充裕,而钱越来越多的结果,就造成了如何花钱的难题,放在口袋里,就会如死谁一样烂掉,所以必须花掉,各城镇都有自己相对独立的资金支持建设,那么国库里的钱要花到哪里去?那只能是建设农村。”

  “放在口袋烂掉?那挥霍在这乡村之中,就是浪费掉,如若是我的话,还不如就藏在口袋里,烂掉就烂掉。”

  老头翻了翻白眼,有些鄙夷的看了眼老四:“庸人的想法,谁告诉你,用在农村建设中,就是浪费了?你知道什么叫做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吗?这建设的时候,要不要请工人修建?要不要买修建的材料?这些钱都会回流到老百姓的手中,老百姓手上有钱了,那就等同于国家有钱,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老四听的有些迷糊:“放在老百姓手上的钱,又不等于是国家的钱,如果国家打仗的时候缺钱,难道再从老百姓手上抢吗?”

  “蠢材!你真是愚不可及,老百姓手上有钱了,那么就会去买东西,先不说那些贵重的东西,首先吃喝穿着就能跟上吧,这样钱就会开始流通,钱从百姓的手中流到商人的手中,而商人之间也开始流通,而商人手上有了资金,那么就有钱发薪水,薪水又回到百姓的手中,还有一部分则是通过税的方式,回到了国家的手中,而商人在这个环节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商人是连接着国家和百姓的中间枢纽,所以如今的汉唐,会侧重于商业发展,商人的地位也会逐步提高,这也是大势所趋。”(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