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和皇帝对掐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和皇帝对掐

  “这孽龙放出来也是祸害。”白晨也打消了念头。

  白晨看了眼黄金门,决定继续的保留这扇黄金巨门,毕竟这是拓拔乱世曾经的证据。

  白晨刚回到皇宫,迎面便是老王急匆匆的跑来。

  “白晨,你跑哪里去了?我找你一整天了。”

  看着老王急匆匆的脸色,白晨漫不经心的问道:“怎么?老爷子又不安分了?”

  “老爷……陛下又病了。”

  白晨的脸色微微一愣:“病了?怎么会?”

  白晨突然发现,自己每次来京城,不管是以什么身份来,老皇帝的身体都要出问题。

  白晨心里猜测着,不知道老爷子这次又整什么幺蛾子。

  “老爷子这两天不会又是纵欲过度吧?”

  “不是不是……这次很严重,太医说……太医说……”老王的脸色苍白,语气更是颤抖不止。

  白晨眼中露出一丝惊诧,这不可能啊,自己还不到一天不见老皇帝。

  老皇帝的身体自从上次自己调理过后,已经好了许多。

  就算他又不听自己的话,再次纵欲过度,也不可能出问题。

  怎么会突然重病?

  “带我去看看老爷子。”

  老王不敢怠慢,连忙在前面带路。

  白晨还来不及进老皇帝的寝宫,便听到屋内的泣声,有男有女。

  还有一个老者的声音:“诸位殿下节哀吧……陛下已经去了。”

  白晨直接推开房门,大步跨了进去。

  “你是谁?这么不知道礼数!?”那老者回过头,看向白晨,眼中露出愤怒之色。

  白晨沉着脸走上前:“滚开!”

  “你是谁?怎么胡乱闯入此地?”一个皇子指着白晨怒道。

  这个皇子认不得白晨。不过白晨知道,这是四皇子李岩。

  而在场的皇子除了老大和老三之外,其他的皇子公主全都集齐了。

  “王常,这个人是你带来的?父皇刚刚去世,你便带这个人来此。安的是什么心?”

  这时候白晨根本就没心思与这些人废话,大步的上前,一个小小的身影拦在白晨的面前。

  “你要做什么?”玲儿怒视着白晨。

  “玲儿公主,这位是您的师父的夫君。”老王连忙解释道。

  “你……你是……”玲儿张着嘴巴,愕然的看着白晨。

  白晨没理会玲儿,径直的来到老皇帝的床榻前坐下。

  “你想做什么?”老四又上前来阻止白晨。

  只是。这时候白晨的心情恶劣到了极点,随手将老四推开。

  白晨一只手搭在老皇帝的脉搏上,回过头看向在场中唯一的老者:“你是谁?”

  “你又是何人?本官还未询问你,你倒是询问起我来了。”那老者一副趾高气扬的脸色,根本就不正眼看白晨。

  “老王。将他拿下,老爷子还没死,他却说老爷子已经死了,分明是图谋不轨!”白晨冷声哼道。

  老王这时候不会相信任何人,只有白晨才是他唯一信任的。

  所以对于白晨的话,老王是无条件服从。

  老王一手阴功施展出来,直接逼向那老者。

  可是那老者功夫却是不弱,居然直接反抗。与老王对招起来,并且他的武功比之老王更胜一筹,老王十几招下来。居然未能拿下老者。

  “快来人哪,这阉狗造反了!”

  白晨猛然回过头,随手一扫,那老者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瞬间脸上挨了一巴掌,整个人在空中旋转着。重重的摔在地上。

  白晨扶起老皇帝,掌心吐出真元。开始为老皇帝治疗。

  “老王,给我扇他。狠狠的扇,我没说停,就别停下来!”

  “你算什么东西?这里有你下令的资格?”老四又一次跳出来。

  “王常,你不会是想趁着父皇驾崩,勾结外人,图谋作乱吧?”

  这时候老王却是铁青着脸色:“老奴是忠是奸,只等陛下康复再论,老奴不想与四皇子殿下争辩。”

  老四看向在场的兄弟姐妹,有些急不可耐:“你们都哑巴了吗?都说句话啊……来人啊……近卫军都死哪里去了?”

  “噪蛞!”白晨回过头,眼中冷光一闪而过:“再吵闹,便打断你的腿!”

  “杀人哪……有人图谋作乱啊……”那老者突然大叫起来,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

  可是,老王却是一巴掌糊在老者的脸上。

  “阉狗,你敢打我?”老者怒吼道:“新皇登基之时,就是你的狗头落地之刻。”

  咳咳——

  突然,老皇帝猛然发出一阵重咳,紧接着一口淤血便从口中喷出。

  “白晨……你怎么在这?”老皇帝目光涣散,显然还未恢复精神。

  这时候,在场的皇子公主,那表情可谓是五花八门,有喜也有惊。

  “先别说那么多话,先把这颗丹药服下。”白晨将一颗丹药塞入老皇帝的口中。

  “住手!你给父皇服下什么?太医……快传太医来!”老四又开始大叫起来。

  白晨这时候没有说话了,只是看了眼老皇帝,老皇帝眼中的浑浊渐渐的褪去,只是脸色却不见好转,反而越发的冰冷。

  “老四,你又发什么疯?”老皇帝虽然还不是很清楚前因后果,不过大致猜得到一些东西。

  “不可能的……陛下刚才已经驾崩归西了……他现在是被操控的……是被这小子的妖术操控的……”老者大叫起来。

  这话一出,老王手上的力道更重,整个寝宫内,全都是糊脸的声响。

  这时候。就算是老四也不敢再开口了,全都战战兢兢的站在一旁。

  “白晨,你给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这个老头又是哪里来的?”老皇帝此刻已经处于爆发的边缘,自己死了?

  自己什么时候死了?自己现在不是好端端的活着吗?

  怎么这老头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被白晨妖术控制的。

  “老爷子,你先别让我说,你先跟我说说看,这两天的时间里,你见过什么人,吃过什么东西。去过哪些地方?”

  老虎迟疑了一下:“白晨,这事我们能不能回头说,你先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行,这事你不说清楚,那我就此离去。以后老爷子有什么事,我都不会管。”白晨铁青着脸色说道。

  老皇帝迟疑了一下,还是对自己的子女说道:“你们先退下。”

  “他们不能走,现在在这里的,谁都没摆脱嫌疑。”白晨大声喝斥道。

  “你算什么东西?胆敢忤逆父皇的圣意!”老四大叫道。

  “住口。”老皇帝不但没对白晨发怒,反而怒斥老四:“你算什么东西?老子这大半个江山,都是他给我守住的,你大哥和你三哥都要管他叫一声师父。你敢在他面前大呼小叫的?”

  “陛下,老奴如今可是被扣上了图谋不轨的罪名,您还是直说了吧。不然老奴保不准,明日便要有谏臣上折子弹劾老奴了。”

  “我也没去什么地方,就是在这皇宫内走动走动。”老皇帝为难的看着白晨。

  “老爷子,您的身上有烟花之地的气味,您说您没去过外面吗?”白晨凝视着老皇帝。

  “什么烟花之地的气味?白晨,你不要乱说……”老皇帝的目光明显有些游离躲闪。

  “烟花之地的风尘女子一般用不了太高档的胭脂水粉。所以她们身上的气味与那些贵妇嫔妃的胭脂水粉略有不同,就算老爷子你找个头牌。那些老鸨身上也会有这种气味,老爷子。您还想说什么吗?”

  老皇帝怒了,白晨当着自己的儿女面前,揭自己的老底,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挑战他的底线。

  “白晨,你太过分了!”老皇帝立刻坐正了,指着白晨怒道。

  “我过分?过分的是您吧?后宫那么多女人都满足不了您老了?上次仙儿还提醒您节制一点,您没一点节制也就算了,居然还跑去烟花之地沾花惹草,您就真的这么欲求不满?”

  老皇帝被白晨一通乱呛说的哑口无言,白晨却没半点收敛,还在继续的说道。

  “去也就去了,京城里的嫣红楼、白玉馆都有官家的背景,你去那两个地方,起码也安全一点,不会被人算计,你非得跑去不明不白的青楼去,还不明不白的被人算计……”

  “白晨,你还说我?你要是没去过嫣红楼和白玉馆,能知道的那么清楚?”老皇帝现在是溺死鬼一通乱抓,至少也要把白晨拉下水一起陪葬。

  老皇帝怒指着白晨:“你家里有个天仙一样的老婆,赶明儿就要迎娶苗人的圣女了,现在还在京城里沾花惹草,胡作非为,你比我好的了多少?”

  “你放屁!”白晨终于口无遮拦的怒吼道。

  “你才放屁!我这两天找不到你,谁知道你是不是在哪个温柔乡里醉死梦生了。”

  老皇帝现在是扯开了胆子,反正是死也要拉住白晨一起死。

  大家一起丢脸,总比他一个丢脸好。

  在场的皇子公主全都傻眼了,谁看到过老皇帝被如此羞辱,居然还没有杀了对方,反而和对方对掐起来,这简直是闻所未闻。

  要知道,他们平日里,在他们的老子面前,都不敢大声说话。

  可是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子,居然和老爷子互揭老底,而且双方唇枪舌战,你来我往,简直就分不清高下。

  “我是在给你的江山除隐患!”白晨怒吼道。

  “你以为老子这两天真闲着了?老子是在……在……体察民情……”老皇帝说这话的时候,脸色明显的一红。

  这句话说出来,老皇帝觉得自己的所有颜面全都丢尽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