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魏如杰愤恨的看着白晨,眼前这个女人,根本就没给他留任何情面。…

  自己是谁?

  自己可是恶名在外的京城恶少,那可不是谁都可以欺辱的。

  如今居然被一个女人如此的轻辱,这让他如何能忍?

  白晨则是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就连皇子自己都欺负过,更何况是区区一个听都没听说过的京城恶少。

  “来福!来福……死哪里去了?还不给我滚过来,你家少爷我被人欺负了!”

  魏如杰大叫起来,立刻便从人群中钻出一个家丁,鼠头鼠脑的样子,十足的狗奴才姿态。

  不过这来福看着不咋地,实则是个高手。

  别人看不出来,就连魏如杰都以为来福只是个听话的奴才。

  可是白晨却看的出,来福中气十足,气息厚实稳重,显然是一个稍幼的内家高手。

  “来福,给我把她抓到府上去,本少爷今日便要让她知道,少爷我京城小霸王的名号!”

  自从花间小王子这个名字,被全天下的人知道后,人们居然开始慢慢的接受这种不入流的名号。

  什么银枪小霸王,什么浪里小白龙,又或者花丛圣手之类的,应有尽有。

  不过那来福却犹豫起来:“少爷,抓到府上去,要是给老爷知道了,怕是……怕是……”

  来福隐晦的告诫魏如杰,平日来福虽说帮着作威作福,可是实则是自家老爷跟在魏如杰身边的。保护是一回事。更主要是盯着魏如杰。免得他真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你这狗奴才,本少爷的话你也不听了?”

  来福哭丧着脸,心里想着这次看来只能禀报给自家老爷了。

  来福看了眼白晨:“这位小姐,得罪了!”

  白晨却不吃这套,跨前两步,一掌震飞来福,一巴掌便甩在魏如杰的脸上。

  “今天我不教训你,你还真不知道自己姓啥名谁了。”

  “你!!你敢打我?”魏如杰捂着脸惊愕的看着白晨。

  而来福鞥家惊愕。要知道他可是一气归元巅峰的实力,虽然比不上那些绝顶强者,可是亦相差了不过半步之遥而已。

  可是自己在这女人的面前,居然连一招都挡不住。

  何止是挡不住,若是这女子要杀他,根本就是一根指头的事情。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路?怎地有如此身手?

  若是自家少爷惹事在先,不管这女子如何强硬,都不会有什么事情,毕竟有自家老爷在背后压着少爷,自家少爷便是翻了天。也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可是,如今这女人居然动手打魏如杰。这可就不是小事了。

  因为……因为魏如杰的身上有一块御赐金牌。

  见金牌如见皇帝,而这个女人打魏如杰,那就等于是在打皇帝。

  “该死的……那些该死的衙役呢?平日里出现的倒是快,今日怎么这么迟还不出来?没看到本少爷被打了吗?你们再不出来,我让我跌砍了你们的脑袋。”

  就在这时候,从人群中又钻出几个衙役,只是这些衙役全都有些苦涩。

  他们本来是来看热闹的,想着这个女人能给魏如杰吃点苦头也是好的。

  谁曾想这女人居然动手打魏如杰,要知道平日他们这些差役没少被魏如杰记恨。

  他们这些宗人府的衙役,全都是领了皇命,就是要他们跟着魏如杰背后,免得他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而魏如杰却是仗着自己有御赐金牌,嚣张的不得了,不管是他们这些宗人府还是大理寺的差役,基本上都要绕着他走。

  可是,现在魏如杰被打,他们就不得不出来了。

  魏如杰手中那种一块金牌:“给我把她抓起来,她居然敢打我!你们看到了吗?她居然打我!!”

  “姑娘,对不住了……”那些差役哭丧着脸,满脸的无可奈何。

  这件事已经不是谁对谁错的事情了,如今是欺君犯上的事情,就算是他们,也只能当着坏人。

  只是,心里想着明日的京城日报,三天后的周刊,估计就要把他们当作欺压妇孺的狗腿子了。

  可是白晨却是不慌不忙,冷冷的看了眼这些差役:“退下!”

  白晨的一声令下,却是带着不容之余的语气。

  那些差役全都是愣了愣,愕然的看着白晨。

  “区区金牌而已,我也有!”白晨随手丢上一块在最前面的那差役手中,那差役立刻像是接到火炭一样,接都接不住,可是又不敢摔在地上,差点把他的魂都吓出来了。

  “这是假的!你一个无知妇孺,哪里来的这金牌?你敢冒制金龙令牌,那是死罪!死罪!”魏如杰大叫着说道。

  “你一个小流氓既然可以得这令牌,我这妇道人家为何不能得?”白晨趾高气扬的说道。

  白夙和白星则是不慌不忙的站在背后,白夙是一品诰命夫人,白星是郡主,她们谁的身份都不比魏如杰低,更不要说她们面前的这个女人了。

  可以这么说,眼前这个女人的身份,那就是除了皇后之外,最最尊贵的女人了。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白晨熟悉的声音传来,白晨侧过头,便发现李玉成居然来了。

  虽然李玉成现在穿的不是蛟龙袍,不过身上的便服更是凸显他的风度。

  在场基本上没有人不认识李玉成的,所以看到李玉成出现,全都向李玉成行礼。

  “三殿下,刚才街头魏少爷与这位姑娘发生冲突,这位姑娘动手打了魏少爷,可是两人都有这金龙令牌,魏少爷说这位姑娘的令牌是假的,您给小的看看……”

  虽然金令不分高低,不过每一面令牌的造型都略有不同,这是为了区分持令人的身份的。

  可是,李玉成在看到这面令牌的时候,脸色却变了变。

  自己老子一共发出去三面令牌,而其中的一面,就在魏相这不争气的儿子手中。

  至于另外两面,那就是在这世上最恐怖的两个人手中。

  也是他最不愿意提起的两个人手上,白家的那对聪明到不像是人的怪物父子手中。

  而此刻差役递给他的令牌,正是平燎王的令牌。

  也就是那个第一次见面,就逼得他要脱裤子的小魔头。

  李玉成一看到这面令牌,差点没摔在地上,惊愕的看着白晨。

  “你……你……你……”李玉成的语气都变了:“你怎么会有这面令牌的?”

  “我是他妈,你说我为什么有这面令牌?”

  李玉成差点没一屁股坐到地上去,就在这时候,白夙走上前两步:“见过殿下。”

  “白夫人……您……您怎么在这?”

  “奴家此次是陪仙儿来京的。”

  “我是来接管汉唐的事情的,我那儿子留下一堆烂摊子,我不得不回来收拾残局。”白晨看了眼李玉成:“小李子,你有什么意见吗?”

  “大胆!这是三皇子殿下!你敢如此放肆!”魏如杰大喝一声,想要把李玉成拉入自己的阵营,这样也能增加自己的胜算。

  “喊他小李子算是看的起他,他在我儿子面前,还要喊我儿子老师,我这个当太师娘的,没资格喊小李子吗?”白晨瞥了眼魏如杰。

  李玉成嘴角抽了抽,虽然他从未承认过,可是他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胡说八道,你才多少年龄,你儿子又能有多大?你当殿下的老师都嫌小,更何况是你儿子。”

  “住口!”李玉成突然喝斥道,他现在恨不得一巴掌糊在魏如杰的脸上。

  你这小子,就不能少惹点事情吗?

  这事要是传到你老子的耳中,听说你小子调戏平燎王他老娘,你这两条腿还要不要了。

  “弟子……弟子拜见太师娘。”李玉成很不情愿的行礼道。

  对付石头,他还能腆着脸,拿年龄说事。

  可是眼前这个可是石头他老娘,这事就不能再含糊应付了。

  所有人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这个美艳到不像人的小姑娘是什么人?

  居然让三皇子喊她做太师娘……

  包括魏如杰在内,而他突然开始后悔了。

  因为对方似乎是大有来头,而且来头还非常大。

  他现在心中惊恐到了极点,这件事若是让自己老子知道了,那就真的大事不好了。

  所以他现在打定主意,绝对不能认错,就算是错,也要是对方错。

  魏如杰心中打定主意,对方打骂自己也是事实,所以错一定在对方的身上。

  “太师娘,此子是魏相的公子,你看这件事是不是就这么算了……”

  “什么算了,她骂我,还打我,怎么能这么算了?”魏如杰不甘心的大叫起来。

  现在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把脏水先往对方的身上泼。

  如果让对方告状告到皇帝那边去,到时候第一个饶不过自己的,一定是自己老子。

  李玉成眼泪都快出来了,见过找死的,就没见过这么慷慨就义的。

  “你也看到了,是他想找死!那可怨不得我,就让老皇帝来评理吧,对了……这两年汉唐所有的财物报表先送到我手中,等这件事结束后,我要查阅一下,虽然我没详细的看过汉唐这两年的财政收支情况,不过我能看出不少问题。”(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