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京城恶少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京城恶少

  “眼前之人都不敢救,你指望有勇气去拯救天下吗?”白晨的目光中充满了骄傲,因为他有这个资格说这句话,他能对任何人说这句话。※%

  在他们知道的地方,在他们不知道的地方,白晨拯救过无数人,甚至是一个世界。

  墨青看着白晨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墨青感觉有些自卑。

  曾经的墨青,目光是那么的高洁如雪,他可以用嘴清淡的目光藐倪天下苍生,他可以俯瞰大地笑傲红尘。

  “看看你,看看你的心境,这还是你修的心吗?这还是你所追求的独善其身吗?一句话便你能乱你心,坏你境,若是你对自己没有怀疑,那么也不会因为我的有个眼神而自我怀疑。”

  “你为先者,你又为世人做了什么?你又为天下做了什么?”墨青不服气的问道。

  “我为天下所做之事,却是非你能想,非你能及,我问心无愧,你有敢否扪心自问一声,我问心无愧?”

  墨青不敢,若是这句话出口,那么他就真的是终生再难踏出一步。

  而眼前这个美丽到极点的女人,那纯净中带着骄傲的目光,却是做不得半分假。

  她有这个资格,因为她是天人境,她不屑于说谎。

  “便是给你大道三千,却不能无愧于心,你便万道加身又能如何?”

  “人各有志,难道你要救苍生,我也要救苍生?”

  “人各有志。不是每个人都要拯救苍生。可是每个人都必须无愧于心。大道无情,却又心,一个无心的人又如何证得大道?”

  墨青低下头,沉默了良久,自己要救的不是苍生,是自己的心。

  一个无所作为的天人境存在,那便是一个不需要存在的天人境。

  “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话不需要说的太明白。多说无益,阁下请便。”

  “多谢。”

  墨青依然彬彬有礼,不骄不躁,带着几分儒雅风骨的清新。

  “嫂子,你说了那么多,我一句话都听不懂,他就能听的懂?”

  “他懂与不懂,与我何干。”白晨淡然说道。

  “那你还说那么多。”

  “恰逢其时,恰逢其人,恰逢其事。”

  这时候。包厢外传来阵阵笛声,此刻的墨青正坐卧车厢的尽头。轻轻的吹奏着长笛。

  笛声悠扬绵延,最初的时候,在车厢内响起笛声,安保还有些不快,本想要去打断墨青的独奏,可是走了两步路,却似着魔了一般,脚下怎么也动不了,整个人都沉浸在那优美的笛声之中。

  不只是那几个安保,就连车厢内的乘客也被笛声感染。

  龙车的呼啸声,都显得不那么的刺耳,人们完全的沉浸在笛声之中。

  乘客仿佛看到了一潭清水,冰心幽静,那是最高洁的美景,洗涤心灵的优雅,沁入心田凉意。

  可是就在这时候,另外一个声音响起,这声音瞬间破坏了笛声的意境。

  这是从一个包厢中传来的琴声,初始的时候,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几分怒意,觉得这琴声完全是来搅局的,完全破坏了先前的那份美感,破坏了那近乎完美的意境。

  可是再一听那琴声,却发现琴声同样完美动人,彷如天上玄音,让人莫名的产生共鸣。

  琴声并非他们最初以为的清新淡雅,而是通曲的慷慨激昂,看似杂乱的琴笛之音,却产生了无法想象的完美。

  不过,琴声虽然是后来加入,却始终带着主旋,笛声一直都想要抢回主旋,可是却始终沦为和声。

  琴声依旧有条不紊,笛声却始终被笛声带着节奏,找不回自己的音律。

  而这车厢中响起的琴笛和鸣,却成为了一个传说。

  笛声便如天山圣雪高洁却不可触及,如冰心寒潭令人心神宁静。

  而琴声却是金戈铁马,战场之殇,令人心中生畏。

  可是即便如此,依然难言心中激荡。

  琴与笛声的两种完全不同风格的碰撞,却不是相互的火花,而是冰火的完美相融。

  当琴笛消散的瞬间,所有人都仿佛梦中初醒,目光里带着几分迟疑,还有几分的惊疑不定。

  因为他们分不清楚,先前到底是他们的幻觉,还是两位玄仙的共鸣。

  安保试图找到那两个琴笛合奏的人,可是墨青却已经消失了,而先前那三个女子所在的包厢内,同样是空无一人,只留下一竖古琴。

  所有的乘客都希望能够找到那两位琴笛共鸣的人,可是却是一无所获。

  再回想刚才那玄妙意境,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脑海中空荡荡的,仿佛刚才真的是一场梦一般。

  “刚才那琴笛之声,莫不是天上的谪仙在比拼音律吧?”

  “若非天上谪仙,又如何能有那般妙法仙音?”

  ……

  京城,对于汉唐人来说,那就如同天宫一般。

  如今的京城,已经有几分现代都城的雏形,到处都在林立着高楼大厦,就连皇宫,都开始修建一些高大的建筑。

  要是放在以前,京城内任何的建筑,都是不能超过皇宫内建筑的高度。

  谁敢建一座超过皇宫高度的建筑,那就是樾制,那是杀头大罪。

  不过如今的皇室,显然亲民了许多。

  大皇子如今都已经主动宣布弃政从商,最初的时候,全汉唐的人都无法明白,大皇子李澜生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士农工商,商人在汉唐一直都是卑贱的地位,可以说李澜生的这个决定,除了商人之外,没有人觉得欣喜。

  因为他们觉得皇子就应该高高在上,而不是放弃高贵的地位,去从事卑贱的事业。

  可是,半年前南境闽地的旱灾,澜生商团一次捐赠了二十亿两银子后,就再也没有人说李澜生是卑贱的商人了。

  不只是李澜生,似乎一时之间,所有商人的地位都得到了提升。

  要是放在以前任何时候,一旦发生天灾,哪次不是惨绝人寰,就算是朝廷救灾,也是哀鸿遍野。

  可是南境的哪次旱灾,居然没有发生过一起饿死人的事情。

  数十亿两的银子被源源不绝的送到南境闽地,再加上商团的操作,以及影视屏的新闻播报,没有人敢在那些赈灾银子上做手脚。

  短短一个月,灾情就被控制住,灾民重返家园,重新建设自己的故乡,剩下的银子依然在为那些受灾灾民做后续的建设。

  不过同时,澜生商团也在那次之后,排挤掉了黄金商团,成为最炙手可热的商团。

  当然了,这是指品牌上的价值,澜生商团已经稳稳的坐拥第一商团的美名。

  大皇子李澜生从商虽然无数人痛心疾首,可是最出色的三皇子却是当起了主持人,也就是人们口中说的戏子,同样他的面孔和名字,已经印入汉唐百姓的心中。

  反而是那籍籍无名的二皇子,如今居然成了最有可能接任皇位的人。

  不过,汉唐皇室之中,出镜率最高的不是老大和老三两个皇子,而是老皇帝李世。

  老皇帝今天跑这来视察,明天跑哪体验民情,后天或许就会出现在汉唐的另外有个角落慰问民情。

  反正老皇帝是一天都闲不下来,不过最累的却是辅政大臣,丞相老魏同志了。

  魏如风不止一次在公共场合暗指老皇帝不务正业,不过他越是这么说,他的地位也就越是稳健。

  如今的汉唐有这么一句话,汉唐有四杰,最关爱百姓的皇帝,最和睦的皇子,最天才的王爷,还有最劳苦的丞相。

  谁敢说,汉唐如今的盛况,可以缺少魏如风?

  白晨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这个高楼林立的都市,就是自己印象中的京城,这里就是自己记忆中的天子脚下吗?

  “这位姑娘,敢问贵姓芳名,家住何处?在下乃是魏如杰,乃是……”

  就在白晨发愣之际,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在身边响起。

  白晨皱了皱眉眉头,看了眼身边突然出现的一个年轻公子,冷冷一声:“滚。”

  这年轻公子显然没想到,眼前这个美丽到不似人的女子,居然如此的冷漠对待自己,要知道以往自己搭讪,只要报出自己的名字,对方即便不会主动的投怀送抱,也会给自己留点情面。

  可是这个女子却没有丝毫的情面留给自己,出口便是恶语相向。

  瞬间,魏如杰的火药桶被点燃了,魏如杰愤怒的看着白晨:“臭婊子,你以为你是谁?本公子和你搭话是看的起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你也不去打听打听,京城四少的名字,我魏如杰便是京城四少之首,本少一句话,你就要乖乖的送上门,你信不信?”

  白晨的脸色一沉,白夙拉了拉白晨的袖子:“仙儿,算了,不要与这种人一般计较。”

  “你们不计较,我还要计较,本少是你随便呵斥的吗?本少从小到大,就没吃过这种亏,此事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你们若是不赔礼道歉,此事绝对不会就此了结。”

  白夙看着眼前这小子,自己是在救他,他居然还如此的不识好歹。

  白晨眼中一寒:“你确定要和我计较?”

  “不过几个刁蛮民女,难道本少还会怕你不成?”(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