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恐吓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恐吓

  这是阿木生平第一次受到这样的羞辱,以往的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她所得到的,全都是正面的评价。

  甚至有人将她视作与汉唐的花间小王子一样出色的人物,而阿木也是这么的认为。

  或许自己会差上那么一点点,可是绝对不多。

  只是,如今自己却被一个女人羞辱,而这个女人居然还给自己评分”。

  六分?这在汉唐的新式教育中,只能算是勉强合格的分数。

  而自己居然得到了六分?

  阿木咬牙切齿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或许任何女人,在面对白晨的时候,都会流露出自卑之色,可是阿木没有。

  因为她相信智慧比美貌更加重要,所以她不会也不可能会在白晨的面前自卑。

  白晨以前遇到过很多自信的女人,她们无一例外,都是各自方面的天才,她们拥有着独步天下的资质与才能。

  而眼前这位太白王庭的公主,显然也是那个类型。

  “你想要凭借武力对付我?”阿木凝视着白晨,眼中带着几分挑衅。

  阿木很聪明,她知道越是自信的人,就越是不能容忍这种眼神。

  她的语气越是高傲,自己越是安全。

  白晨笑了:“你在未曾弄明白敌人的实力之前,就贸然的动手,这种错误是致命的,而在不了解敌人的性格之前,贸然的使用激将法,这也是致命的,对付一个蠢女人。实在不值得我费什么心思。而如果你以为。我会自尊心作祟的接受你后面的挑战,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可不会将机会留给自己的敌人。”

  阿木的心中,突然升起一丝无力感,眼前这个女人将自己的心思猜的通透明了,而最要命的是,对方油盐不进,根本就不吃自己这一套。

  反而是自己先前的那番话。此刻听起来却显得幼稚可笑。

  “那你还在等什么?你可以直接杀了我。”

  “当然是等你最后的希望,等你们太白王庭最后的希望,我想你刚才应该已经给你们草原上唯一一个天人境的存在送出了求救信号了吧,我现在等待的就是他。”

  白晨的笑容越是轻松,越是灿烂,阿木的心头就越发的沉重。

  “你知道我的背后有一个天人境的存在,你还敢在这里逗留!?”

  “很不巧,我也是天人境。”白晨的笑容里带着几分冷酷:“而我成为天人境后,还未杀过同阶的存在,虽然天人境的存在非常难杀死。不过并非完全不可能。”

  “你……你将我当作诱饵!?”阿木的眼中流露出惊恐之色。

  “你当初不也是做着同样的打算么,将我娘和我妹妹当作诱饵。如今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仅此而已。”

  “你既然知道,我的太上老祖是天人境,那你还有自信开战?即便你也是天人境的存在。”

  “我说过,天人境虽然难杀死,可是也不是完全不可能,而且很不巧,我想到了一个杀死自己的方法,所以我想……对付其他的天人境,也是可行的。”

  阿木只觉得毛骨悚然,惊恐的看着白晨。

  突然之间,她发现自己做了一个愚蠢的事情。

  正如眼前这个女人所说的那样,自己居然在没有完全调查清楚之前,就贸然的对一个拥有天人境存在的家族族人动手,而且还是对对方的至亲动手。

  如果太上老祖出了什么问题,那自己就真的是罪该万死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白晨和阿木就那么对视着。

  白晨依然惬意的翘着腿,靠坐在椅子上,而阿木则是坐在床头。

  “在我的情报之中,并没有你的存在,你真的是白夙的女儿?”

  “我是她的儿媳。”白晨微笑的说道。

  “你是花间小王子的妻子?”

  “没错。”

  “这么说来,你所做的一切,都是花间小王子指使的?”

  “算是吧,不过也不尽然。”白晨点点头又摇摇头:“他现在在外域,所以让我来处理一下汉唐,还有家中的事宜,而你……只算是其中一个,对于你的所作所为,我打算好了,在灭掉你们的老祖之后,我会让太白王庭也消失!”

  阿木的脸色更加惊恐:“你不能这么做!你们天人境是不能出手的!”

  “的确是不能亲自出手。”白晨点点头:“不过要灭掉太白王庭,实在是太简单了,根本就不需要我亲自出手,你应该不知道吧,白晨和我的儿子擅长的是建设,而我所擅长的,就是毁灭!我会知道很多种方法,就算是一个普通人,也可以让整个草原夷为荒土,千百年都不能活人,别说是人了,一草一木,虫鸟走兽俱都消失殆尽。”

  阿木只觉得浑身冷意徒生,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个恶魔!

  一个披着人皮的恶魔!

  白晨当然只是随口说说而已,白晨吃饱撑着来搞种族大屠杀。

  不过看到阿木吓得面无血色,白晨还是非常满意的,算是报了她对白夙下手的仇。

  “不过……这么一次性杀掉草原上的所有人,实在是太不好玩了,所以我决定,对你们太白王庭进行经济制裁,知道什么叫做经济制裁吗?先是你们国库内的存银变得一文不值,再然后大量的撤资,让你们三分之一的人口失去工作……你见过人吃人的景象吗?很快你们草原上就能看到了!”

  白晨说的手舞足蹈,眼中充满了兴奋与狂热。

  “对了,你们的国师曾经来过汉唐,与白晨相遇过,白晨曾经说过,要让你们草原上被鲜血染红,这次回来,我会秉逞他的意志……”

  阿木的脸上已经带着两行泪痕,因为她想象到了白晨所说的那个画面。

  那是真正的生灵涂炭,对于草原……对于太白王庭来说,那就是一场噩梦。

  白晨走上前,指尖挑起阿木的下巴:“就你那点道行,居然敢在我白家面前玩阴谋手段,你不觉得自己太稚嫩了吗?要玩死你实在是太简单了,我本不愿出手对付那些无辜的平民,可是你非得挑起事端,你难道就没想过,自己的计划如果失败了,会是什么结果吗?你觉得汉唐会放过你吗?”

  阿木的目光呆滞,看不到以往的神彩。

  这次,她是真的被打击到了,正如白晨说的那样,自己实在是太稚嫩了。

  自己居然和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高手去班门弄斧,自己居然天真的以为,自己已经高明到可以与那种撼动天下的人物过招了。

  现在她才明白,自己的想法是何其愚蠢。

  “你知不知道,只要汉唐的粮价上调一百文,对汉唐的百姓来说,就是一个月少吃两块肉,而对于太白王庭的平民来说,他们的桌子上就要是自己子女的肉了,这就是大国与小国的差距,很残酷却很现实。”

  大国与小国?阿木一直觉得,太白王庭应该是与汉唐一样级别的,虽然暂时的落后,可是只要努力,还是可以追上的。

  可是,在白晨的口述之后,她才明白,如今的汉唐,早就不是太白王庭可以撼动的了。

  当年那个,只要双方一发生一点争端,太白王庭就会兵临城下,然后汉唐立刻就会妥协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

  “要不要我教你怎么破我这招?保存太白王庭?”白晨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笑容,残忍至极的笑容。

  阿木当然不会相信,白晨会如此的好心。

  眼前这个女人,简直就是恶毒的化身,她怎么可能好心的告诉她。

  “你们立刻发动战争,对汉唐发动战争,百万大军逼近汉唐边关。”

  阿木下意识的问了句:“这样你们汉唐就会妥协?”

  “当然不是,只要让我们把你们的百万大军杀尽了,你们草原的危机也就解决了。”

  阿木只觉得,自己要有吐血的冲动,自己果然不该听这个女人的话。

  “或许你现在觉得,我是在耍你,不过很快的,你就会相信了,而且到时候你就不得不这么做,战争是最好的解决内部矛盾的方法,当然了,如果你们侥幸能赢下一两场战争,或许内部矛盾瞬间就会化解,当然了,即便是输了战争,你们的人口压力也缓解了,并且可以把多余的军粮发放给百姓,不过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到时候你们太白王庭只有最后一条路能走的,那就是卖土地,把土地卖给我们汉唐,换取我们汉唐的援助,一句话……那就是你们太白王庭将只能苟延残喘的过日子,看着汉唐的脸色。”

  阿木现在彻底的后悔了,自己到底给太白王庭,到底给草原招来了什么样的灾难啊?

  为什么汉唐会出现如此可怕的女人?

  不,应该是白家!

  这个家族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这一家子,出现了三个可怕的人物。

  那花间小王子和平燎王就不说了,两人的功绩说上三天也说不完。

  可是这个本不是白家的外人,只要与那两个人沾上关系,也会变得如此的可怕。

  “不,我不会让这种事在草原上发生!”(未完待续……)

  ps:上一章的标题‘2’,没任何意义,我是不小心打上去的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