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夜语2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夜语2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这世上永远都不缺乏直觉敏锐的人,特别是细作这一行。

  赞西忽悠是这样一个细作,他感觉到,今天的任务并不轻松,至少并不如上级说的那么轻松。

  他是阿木公主饲养的死士,而作为草原上的勇士,都将是以为自己的主人死为荣。

  不过赞西怕死,因为细作的第一个要学会的就是怕死。

  只有怕死,才懂得小心,只有怕死,才懂得活下来。

  “松布大人,我觉得我们这次的行动太冒险了,我觉得我们应该先调查清楚,然后再行动。”

  松布是阿木麾下的头号谋臣,这次也随着阿木来到汉唐中原,为阿木打点前后事宜,可以说是深得阿木的信赖。

  可是如今,一个死士居然怀疑自己的决定。

  松布的脸色一沉:“你怕死吗?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要记住自己在为谁服务。”

  “松布大人,可是我们就连对方的底细都没摸清楚,就要去将人掳来,这是非常鲁莽的计划。”

  “让你去掳一个女人,你就推三阻四的,你是不是有异心了?”

  松布目光冰冷,冷视着赞西,就像是在看待一个死物一样。

  而作为一个死士,最害怕的就是上面的人说他们有异心。

  一听到松布的话,赞西的脸色剧变,连忙跪在地上:“松布大人明鉴,小人绝无二心。”

  赞西用力的磕头着,就好像脑袋不是自己的一样。

  “既然没有二心,那还不快去行动!区区一个奴隶,也敢质疑殿下的决定!”

  松布冷哼一声,在他看来赞西的成败对他没任何的关系。

  命令是阿木下的,他只是负责传达命令。

  如果任务完成了,那就是他指挥的原因,如果任务失败了,那就是这该死的死士能力有限。

  反正再怎么样,也不会怪罪到自己的头上。

  至于这个任务是否危险,那绝对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赞西无可奈何,他非常清晰的感觉到,这次的任务会出事。

  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决定权。

  他只是一颗棋子,一个随时都能抛弃的弃子。

  每一个细作,每一个死士,都有这样的觉悟,同时也很忠诚的扮演着这样的角色。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就是英雄,是自己民族的英雄。

  不过他们注定要守着孤独与寂寞,守着那份永远都不属于他们的荣耀。

  夜色下,赞西融入了黑暗之中。

  如今在汉唐中原活动,已经越来越困难了。

  因为在中原腹地的各大都城之内,即便是到了夜里,依然是灯火通明。

  好在此地地处边关,赞西很老练的消失在黑暗之中。

  赞西很轻松的来到目标落脚的客栈,只是,这家客栈显得有些冷清。

  冷清的透着一丝寒意,这给赞西一种不好的感觉。

  而赞西的那种不安越发的强烈,这让他开始产生退意。

  细作很相信自己的直觉,而很多时候,如果细作觉得一个任务不能做,那基本就会直接放弃。

  不过赞西又不是纯粹的细作,他是一个死士。

  他除了执行任务,更主要是试探。

  突然,赞西嗅到了一丝血腥的气味,这气味虽然很轻微,可是还是被赞西捕捉到了。

  赞西心头一悸,却打消了立刻退去的想法,而是趁着夜色,悄然的顺着血腥之气摸过去。

  很快,赞西就找到了血腥气味的源头,在一间柴房内,正堆着几具尸体。

  看他们的打扮,应该都是这家客栈的小厮和掌柜,这些尸体被随意的丢弃在其中。

  不过,赞西发现了更多的信息,那个掌柜的虎口处有明显的老茧,显然是用刀的好手。

  一个用刀的好手,却穿着掌柜的衣服,只能说这个客栈要么就是一家黑店,或者是这个尸体只是假冒客栈掌柜。

  赞西看了眼周围,然后到那掌柜的身上摸了摸,发现了一小包蒙汗药。

  这家客栈果然是黑店,而这些尸体的死因,都是额头被一个圆润的物体戳穿。

  “高手!”赞西心中暗道一声。

  赞西额头冷汗直冒,下手之人不止是武功高,而且下手狠辣无比,根本就不留余地。

  这几具尸体要么与凶手有什么深仇大恨,要么就是犯了凶手的忌讳。

  赞西立刻打定主意,就此退去,此地绝对不宜久留。

  就在这时候,赞西感觉危机感徒然升起,背脊一阵凉意袭上心头。

  赞西猛然回过头,便看到在夜色下,一个女人就站在他的背后。

  这个女人不知道站在那里多久了,可是自己却完全没注意到对方。

  这让赞西的心中更加恐惧,目光更是不断的闪烁。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漂亮的女人,可是也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女人。

  赞西突然朝着眼前这个女人投掷出两颗白磷弹,这白磷弹并不具备杀伤力,而是细作身上必备的,用来逃命用的。

  白晨的嘴角勾勒出一道弧线,那两颗白磷弹却已经消失在他的面前。

  “束手就擒吧,你逃不走的。”

  赞西脑中的思绪飞转,此女深不可测,手段诡异莫测。

  他甚至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将白磷弹弄没的,赞西知道,今天自己有难了。

  赞西毫不犹豫的拿出一把匕首,不过这把匕首不是用来迎敌的,而是用来自杀的。

  赞西反手一收,猛的朝着自己的心口刺去。

  细作是不能被活捉的,一个被活捉的细作,就是一个耻辱。

  当细作觉得逃不走的时候,那么他们就会拿出断匕自裁,避免消息从自己的口中走漏。

  不管一个细作如何的意志坚定,敌人一定会有更多更残忍的方法,让细作开口。

  所以一个成功的细作,就是一个敢于自尽的细作。

  可惜,他所面对的是白晨,所以他即便想自杀也不可能。

  白晨隔空一点,赞西身上的穴位已经被点,赞西的动作立刻凝固。

  赞西舌头一嚼,翻出了藏在牙缝中的毒囊,可是赞西的牙齿还来不及咬下去,一个东西突然射入他的口中。

  那是一颗丹药,而且是一颗解毒丹!

  “没用的,在我的面前,不管你是谁,你的生死都不由你做主。”

  白晨的笑容带着几分冷酷:“你是自己开口,还是让我动手?”

  赞西的心头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如果他所面对的敌人,换做任何一个人,他都有勇气去以强硬的态度面对。

  可是他现在所面对的这个女人,神秘而且狠毒,心思更是缜密的让人绝望。

  赞西相信,如果这个女人动真格的,自己连一个时辰都撑不过去。

  可是,如果对方还未动手,自己就交代的话,那么自己就太失败了。

  所以赞西现在纠结着,不知道是应该直接说,还是等皮肉受苦后再说。

  “我如果说了,我能得到什么?”

  “痛快的死去。”白晨毫不犹豫的说道。

  或许对于其他人来说,是就等于一切的终结。

  可是白晨非常的清楚,眼前这个人是一个死士。

  他能够毫不犹豫的将匕首刺入自己的心口,那就说明他不怕死。

  相反,他现在害怕的是活着。

  “你想知道什么?”

  “你家主子现在在哪里?”

  “镇边上的一座宅院之中,就有你要找的人。”

  “你的主子是什么身份?”

  赞西稍稍犹豫了一下,随即道:“太白王庭阿木公主。”

  “嗯,你可以去死了……”

  赞西缓缓的瘫倒在地上,这次他知道,之前的那些尸体的死因了。

  白晨一颗石子洞穿了他的脑袋,白晨则是消失在原地。

  很快的,白晨来到了赞西所指的那个宅院外。

  白晨感受着宅院中的气息,一共二十八人。

  而其中一个气息,略显青涩。

  白晨的脑海中,已经烙印出这个气息的主人的音容样貌。

  阿木每日都准时的休息睡觉,不过今夜的她显得格外的烦躁。

  在床上辗转反侧,总是难以入眠,仿佛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一样。

  而现在,她总算知道今夜要发生什么了。

  因为黑暗中,屋内似乎坐着一个身影。

  这让阿木整个人都被吓的瞬间清醒过来,阿木张着嘴巴,刚要大声叫,白晨便开口了。

  “你是想多几具尸体吗?”白晨看了眼眼前这个少女,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泰坦真的不会相信,毒害自己母亲的真凶,会是眼前这个女孩。

  “你……你是谁?”

  “我还以为,你已经调查清楚了,如今看来是我高估了你。”白晨略显失望的说道。

  “你到底是谁!?”阿木压低的声音,低吼的问道。

  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脚步声,那是手下守夜巡逻的脚步声。

  阿木眼前一亮,想要弄出一些动静,提醒自己的手下。

  不过白晨却稳坐泰山,他也听到了门外的声音,可是他却满不在乎。

  “你可以试一试,看看你的手下是否能救的了你。”

  一缕月色透过窗纸,印在白晨的脸上,阿木终于看清了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房中的女人。

  “你……你是……”

  “看起来你已经猜到了,以你的反应速度,如果十分是满分的话,你面前能有六分,我很好奇,是什么样的自信,让你觉得可以算计到白晨?或者是石头的?”>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