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元神出窍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元神出窍

  “斯蒂文,你刚才身体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为什么突然出现异象?”

  “异象?什么样的异象?”

  “这……我也不是很懂,就是身上冒着金光……我记得你不会光魔法的吧?可是身上却散发出类似光魔法的那种圣洁的光辉。

  “哦……你好像没看到过我睡觉的样子,我睡觉就那德行,不用那么大惊小怪的,要是做噩梦的话,说不定我还会在梦里杀人。”白晨笑嘻嘻的说道。

  玫瑰翻了翻白眼,不过却是下意识的躲开白晨几步,这小子要是真的做梦的时候杀人,估计一个晚上就能让这里的所有人血流成河。

  “咦?好像有人接近这里……人还不少。”

  玫瑰一愣:“你都蒙上眼睛了,还能知道有人接近?”

  “这是感知力,你做杀手的应该很清楚吧。”白晨淡然说道:“不过……有点麻烦……”

  “来者的实力很强?还是说人数非常多?”

  “外面在下雨,我抱着小秃,不方便。”

  玫瑰不由得再次翻起白眼:“你们在这里,我出去解决。”

  “不用了。”

  “不用?难道让他们进来这里?”玫瑰可不希望,自己的落脚点尸横遍野,就算要打也是在外面解决掉。

  “我刚才新学了一招。”

  白晨的脑海中印射出周围一切的动静,在这直径超过百丈的领域之内,白晨感觉。自己就如同神一般。所有的一切能量。都被自己所操控。

  不过白晨还不能完全的掌控,白晨的指尖点着额头。

  突然,蒙在白晨眼前的布突然粉碎,紧接着,便是一股恐怖的气息向外迸发而出。

  所有人都在刹那间仿佛有一种错觉,眼前这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把沾染着血腥的利刃。

  那一刹那,所有人的眼前都被猩红色蒙蔽了双眼。

  那是无边恐怖的血浪。向着所有人侵袭而过。

  可是,这种感觉一瞬即逝,下一刻,一切都归于平静,仿佛先前的一切,都之是错觉而已。

  白晨已经归于平和,只是双眼紧闭着,不过众人都知道,那一刹那,白晨曾经睁开过眼睛。

  白晨深吸一口气。又重新坐回了草铺上:“好了,可以睡的安稳觉了。”

  就在这时候。洛萨和玫瑰都嗅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气味,从外渗透到岩洞内。

  玫瑰和洛萨都带着狐疑的延伸,对视了一眼,先后走出洞窟。

  可是,他们所看到的,是夜幕下的鲜红世界。

  岩石地带的所有一切,都被鲜血所染红,在雨水的冲刷下,让血腥之气弥漫。

  玫瑰走上前,查看那些尸体的死因,她发现,这些人几乎是在一瞬间丧命的,而他们的身上,全都留下了一个个可怖的血洞,密密麻麻的就如蜂窝一样,可是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洞穿的。

  “玫瑰,你看这是什么?”就在这时候,洛萨突然发出声音。

  玫瑰回过头,发现其中一具尸体上,居然悬浮着一个微弱的光芒,那光芒阻挡着雨水的侵袭,而在光芒之中,是一个破碎的金属碎片。

  玫瑰试着伸手去抓,那金属碎片周围的光芒立刻消失,玫瑰将那金属碎片拿在手中翻看起来。

  “这是什么?”

  “你看,那个尸体也有……那个尸体也有……”

  洛萨和玫瑰发现,这里的尸体,差不多十具尸体,就有一具尸体出现这种金属碎片。

  “咦?”当玫瑰收集到六块碎片的时候,六块碎片居然自动的融合,形成了一个白色令牌,令牌上有两个字,白银。

  “这会不会就是这个神秘之地的规则?我们击杀这些人,获得这些令牌碎片,而六个令牌碎片组合成一个完整的过关令牌?”

  玫瑰听完洛萨的话,微微的点点头:“再找找看,这么多的尸体,应该有不少碎片吧,如果能够收集到三个完整的令牌,那我们后面的冒险就轻松了。”

  “奇怪,这个令牌和你手上的那个令牌不一样。”

  洛萨也收集到了一个完整的令牌,不过这块令牌是黑色的,上面写着黑炎两个字。

  “会不会是这些令牌分别可以通向其他不同的小世界?”

  “嗯,应该是这样的……也就是说,我们需要相同的令牌至少三块,这样才能避免分散。”玫瑰说道。

  “嗯,应该就是这么回事。”洛萨点点头。

  “多找找,应该还有更多的碎片。”

  两人在这岩地翻来覆去的找了一圈,发现这里的尸体至少有七八百人,而出现碎片的尸体,大约是十分之一,最后组合出来的令牌,一共十四块。

  其中相同的白银令牌最多,一共七块白银令牌,黑炎令牌次之,总共三块,然后剩下的四块分别为绿源、火域、水泽和龙池。

  “回去和斯蒂文商量一下,看看他有什么意见。”

  “嗯,也好。”

  虽说三人的队伍,没有所谓的主次,不过玫瑰和洛萨都把白晨当作是领头羊。

  不管是实力还是心智,白晨都有资格作为队伍的主导。

  众人最后看了眼遍地的尸体,这些人之中,很大一部分都是魔法师,可是两人却不知道,他们的确切死因。

  只能推断,他们全都是在瞬间死亡的,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密集的攻击下被瞬间杀死。

  就如同一个人同时面对一支千军万马射来的利矢一样,如果说这里有什么能够造成这样的伤害,似乎只有现在朦朦胧胧的下着的雨点。

  一阵寒意从脚底蹿升上来,两人都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

  那个小子比他们想象中的更加恐怖!

  “玫瑰,你是从哪里认识的这个怪物,为什么我以前从来都不知道,我们文莱天国有这种怪物存在。”

  “我的上一个任务就是刺杀他,连同数十个这个世界上最顶尖的存在,配合他们刺杀这个怪物。”

  “那结果呢?”洛萨突然觉得自己的这个问题问的太多余了,很显然,玫瑰的任务失败了。

  “结果……”玫瑰苦笑:“所有人都以为刺杀成功了,就连我都以为成功了,直到我第二次遇到他,才明白当时他甚至未曾与我们认真的作战,而他的计划也是借着那次的大战假死隐遁。”

  玫瑰的脸色苦涩无比:“你能够想象当我与他因为意外而相遇的时候,我心中的绝望吗?”

  “面对这样一个怪物,我能想象……”洛萨感同身受的点点头。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对我并没有兴趣。”

  两人说话间已经回到岩洞内,白晨正大大咧咧的躺在草铺上睡觉,似乎对于外面的情形一点都不在意。

  两人彻底的无语了,真不知道该说他艺高人胆大,还是应该说他神经大条。

  “斯蒂文……”玫瑰小心翼翼的上前,想要叫醒白晨,可是转念一想,不由得犹豫了起来,这小子好像有很严重的起床气,现在叫醒他,似乎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白晨睡着了,可是不代表他对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

  事实上现在的他,即便是睡着,依然保持着非常清晰的感官,此刻的白晨更像是一个功率强大的信号接收器,将周围的一切信号,全都尽收心底。

  玫瑰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等明天早晨再叫醒白晨,洛萨也是这样的想法。

  蓝可儿却已经第一时间看到了玫瑰和洛萨手中的令牌,眼中闪过一抹惊色。

  很显然,蓝可儿知道这是什么。

  死亡凭证!也是离开这里的唯一机会。

  神秘之地的规则,当前的冒险者进入到这里,那么只要屠杀以前就滞留于此的冒险者,就有几率获得死亡凭证的碎片,实力越强,几率越大,当然了,也是有较小的几率掉落完整的令牌,甚至有可能掉出多块令牌。

  每个冒险者都要携带一块死亡凭证,才能够从相应的时空之门离开这里。

  而滞留于此的冒险者,则需要击杀新来的冒险者,同样的实力越强,掉落死亡凭证碎片的几率越大,不过滞留的时间越长,那么所需要的死亡凭证的数量也就越多。

  以五年为一期,多滞留一期,那么就需要多一枚死亡凭证,如自己的父亲那样,在这里滞留了两百五十五年,那么就需要五十一块死亡凭证,才能够离开这里。

  可是,以目前的掉落几率来看,就算自己的父亲,将所有新进入的冒险者全部杀了,恐怕也无法集齐五十一块死亡凭证。

  不过,蓝可儿的目光看向白晨……或许……或许自己父亲离开这里的机会,终于要来了!

  这个小子拥有着可怕的力量,或许他的死,会掉落出足够数量的死亡凭证!

  在谁也没注意到的时候,蓝可儿的袖口中,钻出一条小蛇,慢悠悠的爬出岩洞外,转瞬便没入黑暗之中。

  睡梦中的白晨,不自觉的嘴角勾勒出一道弧线,似乎做了一个好梦。

  此刻的白晨仿佛换成了上帝视角,意识紧紧的跟随着那条消失在黑暗中的小蛇。

  “这难道是元神出窍?”(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