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识破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识破

  “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吗?”玫瑰看了眼周围的环境,虽然已经脱离了丛林,不过周围的草灌依然高过半身,至于白晨,直接就被这些杂草盖过了脑袋。

  “这时候天色还早,我看我们还是应该找一处有遮蔽的地方休息的好,这地方太空旷了。”洛萨看了眼四周:“特别是在这种环境下,如果是群居魔兽发现我们的话,就麻烦大了。”

  “你忘记了吗,这里的魔兽是不会主动攻击人类的。”白晨微笑的说道:“所以,我决定了,就是这里。”

  “可是……这里马上就要下雨了。”

  “放心吧,我是不会被雨淋生病的。”

  “额……其实是小秃,我是怕他淋雨。”洛萨指着白晨从始至终,都抱在怀里的小秃。

  当然了,真实的原因是因为,洛萨觉得蓝可儿会被雨淋病。

  毕竟看蓝可儿这娇弱的样子,怕是一阵风吹过来,都会把她吹倒。

  “好吧,既然你坚持,那就由你带路吧。”白晨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

  洛萨一愣:“你同意了吗?”

  他没想到白晨居然同意了他的要求,原本他觉得,自己在队伍里应该没什么发言权,原想着要费一番唇舌才能说服白晨,却不曾想白晨这么干脆的答应了。

  “你的要求合情合理,我为什么不答应,不过既然是你提议的,那就由你带路,要是天黑之前找不到遮风挡雨的地方,我就把你喂狼。”

  “放心,天黑前肯定能找到一个落脚的地方的,反正肯定比我这里舒坦。”洛萨自信的说道:“就算是在沙漠里。我也能找的到,更何况这里的地形,附近肯定有不少的岩层洞穴。找一个落脚点肯定不难。”

  “我之前逃过来的时候,发现那边有一片岩地。或许那边有能够躲避的岩洞。”这时候许久未曾开口的蓝可儿,唯唯诺诺的说道。

  洛萨看向白晨,白晨耸耸肩:“你决定。”

  “那就去那边看看吧。”洛萨说道。

  白晨和玫瑰走在后头,白晨若无其事的抚摸着小秃。

  玫瑰看了眼白晨:“你是在怀疑那个蓝可儿吗?”

  “原本是怀疑,现在基本已经肯定了。”白晨淡然说道。

  “肯定了?你的意思是……”

  “反正肯定没安好心就是了。”

  “我虽然也怀疑,可是始终没发觉她有什么马脚。”玫瑰虽然先前也同情蓝可儿,可是她更信任白晨,所以白晨这么说。她会毫不犹豫的相信。

  “先不说在我们面前表演的那处戏码太过巧合,单是从安倍尔城逃到这里来,就是明显在说谎。”

  “哪里说谎了?”

  “她的脚不像是长途跋涉奔逃的脚。”

  玫瑰看向蓝可儿的脚,说实话,蓝可儿的脚非常的惨不忍睹,几乎已经是血肉模糊,而她现在穿着的是洛萨给她的鞋子,洛萨自己光着脚。

  “她的脚确实应该是长途奔逃的时候留下的吧?”

  “不,我不是说她的脚掌,是说她的小腿骨。安倍尔城距离时空之门少说也有上千里路程吧,一个普通人就算不眠不休的逃跑,也要六七天才能跑的到。这样的长时间奔逃,脚骨会因为无法适应高强度的运动,而出现扭曲,一般表现为红肿骨折,严重的更可能废掉双脚,而她的双腿,看起来更像是为了应付而特意弄伤的,可是该伤的地方不伤,不该伤的地方却伤了。如果你是她的话,要长时间的奔跑。你觉得什么东西最重要?”

  玫瑰沉思良久,徐徐道:“鞋子!”

  “没错。鞋子才是最重要的东西,这种长途奔逃的过程中,会因为双腿的不适和强烈的痛楚,就需要用裹布将腿骨缠住,可是你看她的脚掌以上的部位,细皮嫩肉的,绝对不会是什么村姑,更不是什么被驯服的奴隶。”

  “这么说来,她混入我们的队伍中,那她一定就是那些以前进入这里,而又滞留下来的冒险者?”

  “暂时来说我还不能肯定。”白晨摇了摇头:“她的身上还有疑点。”

  玫瑰看着前面走的洛萨和蓝可儿,洛萨总是时不时的回过头,对蓝可儿表示关心。

  “洛萨恐怕已经被这女人迷得七荤八素了,这时候你还让让洛萨负责领路?”

  “因为我看不透这女人,所以我就会胡思乱想,就比如说刚才,这女人说那个方向有岩层,我就会想,这个女人会不会是已经在那个方向布置了陷阱,然后又会想,这个女人或许会为了显示自己的诚实赢取我们的信任,所以指了一个没有问题的方向,接着又会想,或许这女人知道我们怀疑她,所以我们会选择反方向,然后她就故意指了反方向,让我们上当,总之这样一来,我们就会不断的自我猜忌,所以干脆就让洛萨来决定,也省的自己胡思乱想。”

  玫瑰苦笑,看来聪明人也是有聪明人的烦恼,不过白晨的话,也让玫瑰对这个蓝可儿产生了几分忌惮。

  能够让这小子看不透的女人,恐怕也绝对不会是什么善男信女。

  “而最关键的一点是,我倒是希望我们现在是踏入陷阱,也省的我们继续与她虚与委蛇。”

  众人走了一阵,终于看到了一片岩林,洛萨颇有些得意的看着白晨:“前面那就有个洞窟,看起来是个遮风避雨的好地方。”

  众人进了洞窟,发现确实是个好地方,洞窟不深,不过内部空间不小,在这里落脚确实很不错。

  “去弄点杂草来,铺成草铺,今晚就在这将就一个晚上。”

  白晨直接坐到了地板上,洛萨立刻道:“我这就去。”

  “洛萨大哥,还是我去吧,这种杂务我做的了。”

  “还是我去吧,这里可不比外面的正常世界,谁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危险。”

  洛萨安抚下蓝可儿,调头便出了洞窟。

  “我去猎一只猎物,做今晚的晚餐。”玫瑰道。

  “顺带带一只兔子回来。”白晨一点都不客气。

  “知道啦。”玫瑰白了眼白晨。

  白晨自顾自的逗弄着刚刚苏醒的小秃,蓝可儿则是独自在一旁,气氛有些尴尬。

  蓝可儿看了眼白晨,走到白晨的面前:“好小的小鸟,它是你的宠物吗?”

  蓝可儿伸手想要去抚摸小秃,白晨突然躲开,语气颇为不善的说道:“不要拿你的手摸它。”

  蓝可儿的脸色微微一僵,尴尬的收回手:“对不起……”眼眶含着晶莹的泪花,看起来颇为楚楚可怜。

  “你知道吗,小孩的眼睛是最敏锐的,能够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白晨看了眼蓝可儿:“玫瑰和洛萨都不在这里,所以你也不用在我的面前装了。”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白晨突然凑近到蓝可儿的身前嗅了嗅,皱起眉头道:“你的身上有血兰花的气味,你在用血兰花冥想修炼!?”

  蓝可儿脸色微微一惊,下意识的退后两步。

  “什么血兰花?”蓝可儿立刻又恢复常色,不解的看着白晨。

  “好奇怪,你是用什么压制自己的魔力的?我居然感觉不到你身上的魔力波动。”白晨迟疑的看着蓝可儿:“还是说……你身上有什么压制魔力的神器?”

  “你这小孩……真是奇怪,总是说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

  白晨突然侧头看向头顶:“奇怪,我怎么感觉到有人在监视……难道是什么我不知道的魔法吗?”

  蓝可儿眼中寒光一闪而过,可是很快就消隐无形。

  白晨站起来,疑惑的看着半空中,可是看了半天,也没看出端疑。

  “能告诉我,这是什么魔法吗?”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白晨依然不能释怀,强烈的好奇心让他越发的想知道答案。

  “萝拉……老淫妇……你在那边吗?你看的到我吗?”白晨不断的冲着半空中挥了挥手:“这出戏应该是你安排的吧?毕竟只有你知道玫瑰的身世,为了博取玫瑰的同情,所以特别安排了这个小丫头,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应该知道,我和玫瑰没那么容易失败的吧?”

  蓝可儿看着白晨不断的冲着半空中自言自语,可是心中却在打鼓。

  这小子的眼睛太毒辣了,居然将自己先前辛苦营造的悲情的身世尽收眼底。

  而最让蓝可儿有些毛骨悚然,不是这小子毒辣的眼光,而是在刚才,自己想触摸他手上的那只小鸟的时候,这个小子射来的目光,有那么一瞬,让蓝可儿觉得,自己所面对的不是一个小孩,而是一个恐怖的杀戮机器。

  “所以我在想,要么你所依附的人,实力强到让你觉得,可以依靠他们来解决我们,或者是你落入他们的手中,所以需要假借我们之手,帮你脱身。”

  “当然了,也有可能是两者皆是,不管谁胜谁负,你都可以来收拾残局,我想以你的秉性,第三种应该更有可能。”

  这时候,在水晶球前面的萝拉,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水晶球内的白晨。

  “这个该死的小子!”幸好麦戈文那个老妖怪不在这里,如果让麦戈文听到了这小子的话,那可就不妙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