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九百七十三章 蔷薇之刺

第九百七十三章 蔷薇之刺

  不知道为什么,在随后的路途上,玫瑰总感觉一种说不上来的压迫感,如影随形的跟随着她。

  玫瑰能够有今天的成就,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她的直觉。

  这不是什么感应魔法,也不是什么感官上的刺激,单纯的第六感。

  没有人能够说的清楚,可是就是凭借着这个第六感,让她逃过了多次的劫难。

  同时也让她更加确定自己的这个直觉,玫瑰的脚步突然放缓。

  “首领,您怎么了?”安琪拉不解的看向玫瑰。

  因为是玫瑰的养女,所以安琪拉比起其他人,更清楚玫瑰的习惯。

  甚至已经熟悉到,玫瑰的一举一动,都能够了若指掌的地步。

  玫瑰的脸色异常的凝重,其他人也发现了玫瑰的异常。

  曾几何时,蔷薇之刺只是一个孤儿院,文莱天国中一个普普通通的孤儿院。

  专门收留战争之中的孤儿,这样的孤儿院在文莱天国非常多。

  不过,蔷薇之刺又有一个不同的地方,那就是这所孤儿院的院长,并不是为了慈善而建立起蔷薇之刺的。

  而是为了将收养的孤儿当作奴隶贩卖而做专业的培养,所以蔷薇之刺里全部都是女孩子。

  玫瑰并非她们的首领真正的名字,蔷薇之刺中的孤儿没有人记得自己最初的名字,玫瑰只是一个艺名,曾经作为艺伎贩卖掉的孤儿。

  将玫瑰买走的是文莱天国最有权势的一个贵族,不过玫瑰却逃走了,在那之后,便消失在所有人的眼前。

  也没有人记得这个逃走的奴隶,直到一年后。玫瑰再次出现。

  回到了那个将她养大的蔷薇之刺,她杀了蔷薇之刺所有的管理层,将蔷薇之刺收入囊中。

  蔷薇之刺的名字得以保存。只是,这所孤儿院却不再是当初那个为贵族阶层提供女奴的地方。

  它成了整个文莱天国都闻之色变的死亡地带!

  玫瑰给那些孤儿一个选择的机会。是在成年后离去,或者是留下来,成为她手中的利刃。

  妓女与杀手一直是这世上最古老的两种职业,同样也都是人们最唾弃的两种职业。

  不过妓女是因为卑贱,而杀手则是因为人们的恐惧。

  要想让全是女人的蔷薇之刺,不受那些暴食者的窥觑,那就只能让他们感到恐惧。

  玫瑰用三个文莱天国的*神的人头,成就了蔷薇之刺的恶名。同时也让人畏惧。

  那三个人头,至今依然悬挂在蔷薇之刺的大门之外,还有六个其他的*神,一共九个*神,外加两个神法师的头颅。

  这些头颅全都成就了玫瑰,作为天下第一杀手而存在的象征。

  蔷薇之刺堂而皇之的屹立在冷风岭上,就如一座与世隔绝的孤堡一样。

  文莱天国从最初的震怒,到最后却公然的支持蔷薇之刺的存在,以至于如今的蔷薇之刺,成了文莱天国一个公开的黑暗组织。

  玫瑰之所以接受文莱天国当权者的橄榄枝。不是为了荣华富贵,是为了她背后的那些可怜的孩子。

  所有的孩子都崇拜玫瑰,因为是玫瑰给她们带来了希望、未来。还有名字。

  虽然杀手这条路并不光明,可是至少她们不需要再为自己的未来担心,至少她们有选择的余地。

  如果可以,玫瑰不会带着自己的孩子前来这里冒险,因为她很清楚,沉没的遗迹中潜伏着的危险。

  可是她别无选择,她比普通人知道更多的东西。

  所以她需要准备,准备着面对即将降临的浩劫。

  这场浩劫将不再是一个国家一个种族的浩劫,不再是地上世界或者深渊世界的浩劫。

  而是一场席卷整个世界的绝望!

  同时。经历了上一个任务后,她才明白。

  原来自己是如此的弱面对那个怪物。

  即便是面对自己的战友,自己依然弱不禁风。

  不过。也因为在那个任务中,她的功劳,所以她得到了这个信息。

  玫瑰的脚步突然一滞,突然向后转过身,双手毫无征兆的爆发出一个魔法。

  就在玫瑰的冰暴在不远处炸开的瞬间,所有人都看到了,一个身影在冰暴炸开时候,有一个黑影掠过。

  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她们居然被人跟踪了,而在这之前,她们居然毫不知情。

  要知道,她们是阴影中的行者,如今却被一个人在阴影中窥探她们而毫不知情。

  如果不是玫瑰的话,恐怕她们身首异处都不知道。

  不过那个黑影只是在冰暴的瞬间才显露出一刹那的踪影,下一刻又一次消失在黑暗中。

  “出来吧!我已经发现你了!”玫瑰向着周围大喊道。

  心中的那种不安的情绪越发的强烈,那个身影给她非常巨大的压迫感。

  这种压迫感就如同最近萦绕在她的心头上的那个噩梦一样,在噩梦之中,那个怪物没有死,就如一头野兽一样,不断的用他嗜血的目光窥觑着她。

  “非常敏锐的感知,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黑暗中传来的声音,让玫瑰的心头生寒,霎那间,玫瑰彷如跌入了冰窟一般,全身都在瑟瑟发抖。

  一个披着斗篷的身影从黑暗之中浮现出来,众人都对这个斗篷下的身影感到疑惑,这个身影太小了,小的实在让人觉得别扭。

  可是玫瑰的全身都僵硬在那里,呼吸都要紧张的停止了。

  “你……你……不可能……不可能……你为什么没死?”玫瑰几乎要抓狂了,疯狂的嘶吼着。

  当白晨将头上的斗篷拉下的时候,众人看到的只是一个孩童,一个几乎连生活都不能自理的孩童。

  可是,为什么她们的首领会表现的如此的抓狂,如此的惊恐不安。如此的歇斯底里。

  “杀我的任务,酬金是多少?”

  “五亿金币!还有一件九级神器!”玫瑰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所有人都窒息了,眼前这个孩子值五亿金币?外加一件九级神器?

  “既然你是母亲的目标。那就是我的目标。”安琪拉突然出手了,没有丝毫的迟疑与犹豫。

  “回来!”玫瑰一把抓住安琪拉。惊魂稳定的嘶吼道:“你想死吗?”

  “可是……他……”

  “我已经死了,这个消息不要告诉任何人!”

  安琪拉突然感觉一阵清风拂过,挂在腰间的那个,标致着蔷薇之刺的牌子突然消失不见。

  “你们的组织是叫蔷薇之刺吧?”白晨看着手中的铜牌:“如果外面有任何一点点,我还活着的消息,我会把蔷薇之刺抹掉。”

  “你说什么!?”安琪拉暴怒的指着白晨。

  对她们这里所有人来说,蔷薇之刺就是家!

  是一个不容许任何人玷污的地方,可是如今。一个小孩子却当着她们的面前,说要将蔷薇之刺抹除。

  玫瑰心脏几乎都要骤停,骇然的看着白晨:“你不是来复仇的?”

  白晨撇撇嘴:“如果我要你死,你觉得那天你能将龙之锁套上来吗?不得不说,你们都太小看我了,那种阵容就想要杀我,如果不是我让着你们,恐怕你们所有人连十分钟都撑不了。”

  “我们这算是缘分吧,在这么大的沙漠之中,都能相遇相逢。”白晨咧嘴笑起来:“让你的这些小孩们收起武器。如果你不想让她们死的话!”

  “首领……”

  “母亲!”所有人都看向玫瑰。

  只要玫瑰一声令下,她们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与白晨同归于尽。

  玫瑰咬着牙。双拳紧紧的握着:“把武器收起来,你们是不可能战胜的了这个怪物的……包括我!”

  “太过分了,居然说一个五岁的孩子是怪物……”白晨伤心的说道。

  玫瑰心中气愤,只是绑着脸道:“一个五岁的孩子,可能孤身一个人出现在这死亡沙漠的中心吗?”

  “人家迷路了嘛……”白晨笑容灿烂的说道:“与我说说这个沉没的遗迹,还有你们刚才说的神灵之力吧。”

  “你是冲着神灵之力来的?”

  “不是,我只是单纯的前来冒险,事实上在不久之前,我甚至不知道。这里有一个遗迹,至于那个所谓的神灵之力。我没多大的兴趣,如果是满地的金银珠宝。我还比较有兴趣。”

  “那你想怎么样?”

  “这样吧……你们陪着我探索整个沉没的遗迹,如果有什么杂七杂八的神灵之力,就归你们所有,如果有什么魔法材料,或者是值钱的东西,那就归我所有。”

  “你太强大了,我怎么知道你是否会信守承诺?”玫瑰冷峻的看着白晨。

  “你也说了,我们之间是不对等的,我根本就不需要骗你,对我来说探索这里虽然要一点时间,可是却未必需要别人来带路,至于你嘛……不是我说,就我所感觉到的,藏在这个遗迹中的几个强大的气息,就凭你和你的这些小朋友,恐怕只是自寻死路,不过这样也好……如果你们都死在这里了,那么就不会有人知道,我还活着了,也就不需要担心,艾比利斯那老家伙又来找我麻烦。”

  玫瑰目光一闪,依然冰冷着脸色,不过语气有些缓和:“你说的没错,不过我手中还有一个筹码,不知道你是否有兴趣?”

  “什么筹码?”(未完待续)

  ps:祝福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事业有成,身体健康,阖家欢乐……

  然后,要是再想到什么祝福的话,就下一章再祝福大家……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