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九百六十九章 困兽

第九百六十九章 困兽

  “斯蒂文,你已经无路可退,无处可逃!放弃吧……”

  “无处可逃的不是我!是你们……”白晨的手掌开始燃烧起一团火焰,人影突然在原地消失。/..

  莱昂心头一跳,又是这招!无与伦比的速度,同时还附带着恐怖的杀伤力。

  “德克!快……阻止他……不然我们所有人都要死!”

  莱昂回过头,突然发现白晨的手中已经提着德克……的尸体。

  “你在叫他吗?他似乎听不到了……”

  安娜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晨,罗西就是这么被白晨杀的,如今又多了一个德克,全都是与她一起长大的玩伴,如今却被白晨毫不留情的屠杀。

  “你……”老头双臂一挥,无数的蔓藤飞速的追向白晨。

  蔓藤的速度非常之快,可是白晨更快,身形闪烁不定,蔓藤也在整个战场上不断的飞舞着。

  白晨脚步一转,已经出现在一个树人的脚下,蔓藤急追而来。

  那树人刚举起手臂,要砸向白晨,白晨却顺着树人落地的手臂,跳上树人的身躯,蔓藤也直追上去,白晨一把抓住蔓藤,用力一抽。

  蔓藤已经困住树人的脑袋,树人的整个身躯都被白晨拉扯着倒在地上。

  白晨的双脚踏在树人的身体上,脚下一团黑炎在树人的身上蔓延开来。

  原先对火焰毫不畏惧的树人,突然发狂一般,在地上不断的挣扎着。最后在黑炎的疯狂吞噬下。化作尘埃。

  突然。一道金光闪过,一个圆环毫无征兆的出现,直接套在白晨的脖子上。

  白晨先是一愣,紧接着便感觉到力量被不断的剥夺着。

  一个陌生的人影出现在白晨的背后,而此人正是副议长廉姆,而这个圆环正是出自他的手中。

  白晨单手去扯那圆环,圆环几乎被他扯得变形。

  “没用的,这是龙之锁!你不可能破坏的……”廉姆颇为得意的说道。

  白晨掌心朝着廉姆一抓。廉姆立刻不受控制的被白晨抓到手中。

  “小子……”老头在远处怒吼一声,飞速的赶来。

  白晨皱了皱眉头,掌劲一吐,廉姆已经爆射出去。

  老头无数的蔓藤中间,暗藏着一个龙之锁,就在白晨击飞廉姆的瞬间,龙之锁已经套在白晨手臂上。

  而这龙之锁可以随意的收缩大小,却几乎无法被力量拉扯开。

  龙之锁一套在白晨的手臂上,白晨手臂的力量顿时小了许多,似乎自己使出多大的力量。就至少有一半的力量会被龙之锁吞噬。

  白晨的试着用黑炎去焚烧龙之锁,果然。龙之锁在黑炎的焚烧下,开始减弱吞噬力。

  “不要让他挣脱龙之锁!”艾比利斯大吼一声,同时掷出一个龙之锁。

  白晨刚要伸手去抓住那个龙之锁,可是手上套着的龙之锁突然被蔓藤勾住。

  而黑炎立刻顺着蔓藤追向老头,老头脸色微微一变,他能够感觉到这黑炎的可怕,立刻将蔓藤的连接斩断,同时将断掉的蔓藤连接到地面,避免引火烧身,同时又不失去对白晨的约束。

  而这时候龙之锁已经朝着白晨当头落下,白晨突然张开嘴,直接用嘴巴要住龙之锁。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艾比利斯极力的控制着龙之锁,可是龙之锁被白晨死死的咬在口中,根本就无法受控。

  白晨狞笑的看着在场所有人,龙之锁只要没有被套牢,那么就毫无意义。

  白晨的牙齿咬在龙之锁上,发出咯咯的摩擦声。

  突然,帕兰巨大的身躯,一头撞击过来。

  白晨奋力挣断手上的蔓藤,一把顶住帕兰的冲击,身躯却在不断的向后退着。

  莱昂满脸的惊喜:“太傲了,他的力量已经被大幅度的削弱了!”

  白晨突然手臂一扭,顺着帕兰的冲击,借力打力,一把将帕兰摔出去。

  与此同时,早前躲藏起来的玫瑰再次出现,她出现的时机非常的巧妙,可见她是一个非常懂得利用时机的人。

  统领着这个世界上最强大最可怕的杀手组织,绝对不是浪得虚名。

  玫瑰利用白晨与帕兰对抗的时候,将帕兰甩飞出去的瞬间,一把抓住白晨断臂,又是一个龙之锁套了上去。

  白晨抬起一脚,踹在玫瑰的小腹上,玫瑰惨叫一声,喷出一口鲜血直接飞出去。

  就在此时,树精老头的蔓藤再次纠缠上来,从脚下不断的蜿蜒而上,将白晨捆的严严实实。

  白晨立刻释放出黑炎,要将蔓藤烧毁。

  可是众人看到,好不容易被控制住的白晨,怎能让这大好的机会就此错失。

  “血之囚牢!”一直都躲在人群后方的安娜终于出手了,她所施展的就是血魔法,而且非常的正统,乃是暗龙皇亲自传授的。

  白晨还未来得及挣脱蔓藤,血色囚牢就已经将白晨完全的包裹住。

  艾比利斯立刻感觉到他所控制的龙之锁突然又可以控制了,立刻控制着龙之锁。

  果然,龙之锁突破血色囚牢,再次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艾比利斯知道,机会只此一次,立刻控制龙之锁,龙之锁变大,然后直接套在血之囚牢的外围,然后不断的收缩,最后没入血之囚牢之中。

  而这时候,安娜已经累的趴在地上,她必须控制着血之囚牢,顶住白晨的挣扎。

  就这么几秒钟的时间,几乎抽干了她所有的力量。

  白晨怒吼一声,血之囚牢应声粉碎,同时粉碎的还有无数的蔓藤碎片。

  不过当众人看到白晨的时候,脸上终于露出了喜色。

  因为艾比利斯的这个龙之锁禁锢的位置非常的好,直接将白晨的双臂都套住了。

  “小子!去死吧……”帕兰再次出现。巨大的龙口喷涌出暗黄色的龙息。冲着白晨一直冲击了足足十几秒的时间。

  可是。十几秒后,白晨依然毫无损伤,眼中充满了腾腾的杀气。

  白晨单脚一踏地面,地面立刻被踏碎一块巨石飞起,白晨抬起一脚抡在巨石上,巨石狠狠的砸在帕兰的头上,霎时间龙血四溅,帕兰剧痛之下。惊恐的飞上天空逃逸。

  “给我下来!吼——”

  一声惊雷咆哮冲着帕兰冲去,刚升空而起的帕兰突然感觉巨锤砸在胸口一般,轰然摔在地上。

  所有人全都骇然,四个龙之锁锁在身上,都无法完全的禁锢住他!这个怪物太可怕了!

  白晨双脚一踩冲向帕兰,就在这时候莱昂冲了上前,挡在白晨的面前。

  而他那扭曲变形的巨大手臂,狠狠的朝着白晨砸来。

  白晨抬起一条腿,横扫而过,直接扫断莱昂的手臂。可是这时候的莱昂却没有退后,而是用另外一只手抓住白晨的腿。一把将一直藏是手中的龙之锁套在白晨的左腿上。

  白晨立刻失去平衡的摔在地上,所有人都在这瞬间,心头松垮了下来。

  成功了!终于成功了!

  五个龙之锁,终于全部套在这个怪物的身上了

  只是,这时候白晨却摇曳着身体,再次站起来,狞笑的看着现场所有人。

  艾比利斯毫不犹豫一道破天之箭,带着冰与火的交辉,射向白晨。

  白晨脖子一伸,再次用嘴巴咬住了魔法。

  “院长,您似乎忘记了,秩序魔法对我没用,你要想杀我!最好用混乱魔法!”

  “所有人加把劲,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这时候,能够站起来的,全都再次站了起来,毫不犹豫的对白晨释放魔法。

  水火土风四系魔法,疯狂的倾泻在白晨的身上。

  “你们闹够了!”白晨怒吼一声,飞向他的魔法瞬间泯灭:“就算用嘴巴,我也能将你们这些渣渣轰杀!”

  白晨抬起头,嘴巴张的大大的,只见白晨的嘴巴上,居然凝聚出一团光球。

  不过白晨并未如众人想象中的那样射出去,而是一口将之吞入嘴里。

  所有人都觉得头皮发麻,这个怪物真的是不可理喻。

  五个龙之锁,还是无法完全的压制他的力量,他的极限到底在哪里啊?

  而且还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用嘴巴吞下那纯粹的能量。

  他就不怕那股能量在肚子里爆炸吗?

  突然,白晨朝着艾比利斯嘴巴一喷,一道白光从嘴里喷射而出,直接射中艾比利斯的右肩,瞬间,艾比利斯的右肩血流成河,拳头大的伤口让人看的触目惊心。

  “科沃尔!我们去帮斯蒂文导师吧!”

  “是啊……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坐视不理吗?”

  科沃尔在一阵犹豫之后,猛然站起来:“走!去救斯蒂文导师。”

  “都给我站住!”突然,所有人的脑袋一痛,白晨的声音便如天雷滚滚一样,在每个人的脑海中炸开:“谁敢接近这里,本少爷管杀不管埋!本少爷要放绝招了,你们别来凑热闹。”

  众人先是一惊,白晨知道他们躲在这里?

  再一听白晨的话,心中顿时狂喜起来,难道白晨还有什么绝招没用出来?

  白晨扫了眼远处,看到科沃尔等人没有继续接近的打算,心中这才略微放心下来。

  “不要再犹豫了!如果让他挣脱了束缚,谁也别想活!”莱昂怒吼着,第一个冲上前去。

  他的一条手臂已经被白晨踢断,可是他依然带着无比的怨恨与执念,毫不犹豫的扑向白晨。

  而他的另外一条手臂,居然也开始变大变长,最后变成与右臂一样的形态,一拳砸在白晨的头上。

  而这一拳,是他聚集了所有力量的一拳,比起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强大,都要恐怖。

  一瞬间,整个大地都被轰成碎片,土崩瓦解。

  白晨也被砸入地下,地面彻底的粉碎,露出一个恐怖的巨坑。

  而在半空中的莱昂,手臂还在不断的变大着,就像是脱缰的野马一般,最后变成了一个完全脱离生物的极限,就像是一头魔龙一般巨大无比。

  “尝一尝大地的愤怒!”莱昂的身体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着,他几乎是嘶吼着发出最后的声音。

  而这一拳也是超越了一切的束缚,疯狂的砸在大坑中心的白晨身上。

  所有的一切,都在瞬间粉碎,原本就巨大无比的坑洞,瞬间又扩大了数倍。

  与此同时,天空中一个巨大的火球,从天空中落下,这个火球的大小正好与坑洞一样,就这么的塞入巨坑之中。

  “末日浩劫!我想看看……你这样还死不死!”

  最强单体魔法!没有与之同级别的魔法了,而末日浩劫虽然是单体魔法,可是其波及的范围,却堪比一个小型禁咒。

  这是圣城和圣域学院所有**神的杰作,他们之所以没出现在之前的战场上,就是在远处准备这个魔法,他们把握的时机也是非常的完美,就好象是按照剧本上设计的那样完美。

  就连艾比利斯都不敢相信,在场所有人都不敢相信。

  在莱昂牺牲自己发动的大地之怒瞬间,末日浩劫降临下来。(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