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九百零九章 圣龙皇

第九百零九章 圣龙皇

  最接近神的存在?

  不对,这句话错了……

  圣龙皇想要的不是这个,他想要成为神!

  ,他与暗龙皇一样,都是巨龙一族中最高贵的存在。

  不过圣龙皇对此并不满足,他要的不只是高贵,他要如同亥伯龙神一样,让巨龙一族永远的记住他,地上的种族永远的记住他。

  即便化为人形,他的身躯依然巨大,高达十米的身躯,坐在独属于他的王座上。

  即便他已经退位了,可是他的王座依然不允许被更换。

  莱昂作为大地守护者的领,坐在上面的时候,就像是一个婴儿一样的渺小。

  而站在下面的守护者们,也从未觉得莱昂有资格坐在那个王座上。

  在这些元老的眼中,有资格坐在那个位置上的,只有眼前这个巨人。

  圣龙皇金色的皮肤上,烙印着红色的纹路,坦露的胸膛显露着无穷的力量。

  元老们面对圣龙皇的时候,永远都要忍受着圣龙皇所散的威严……还有恐惧。

  圣龙皇很享受这种居高临下的俯视,享受着这些人对他的膜拜。

  “陛下,您觉得,我们如今应该怎么办?”阿瑟拉单膝跪在圣龙皇的面前,圣龙皇是历代大地守护者的领中,唯一一个被称为陛下的一个。

  这倒不是他自封,而是经历了上次的地上与深渊的大战,他获得了各国的国王与皇帝的承认,册封他为圣龙皇。

  自那以后,不管任何人,都尊称他为龙皇陛下。

  当然了,巨龙一族还是有自己的龙皇的。这个圣龙皇不是一种权力,只是一个头衔,仅此而已。

  “事情的经过我都知道了。”圣龙皇微微的闭上眼睛。静静的沉思良久,这才睁开眼睛:“没有人可以威胁大地守护者。更没有人可以威胁我,他们以为抓了莱昂,就可以让我牺牲其他人的性命,换取莱昂吗?”

  “可是,莱昂领如今……”

  “不用再说了。”圣龙皇喝斥一声:“从他接受大地守护者的领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他享受着世人的敬畏与膜拜的同时,也要承担起属于领的责任。如果他连自己都守护不了,那么凭什么成为大地守护者的领?”

  下方的六位元老,全都低下头,没有人吭声。

  “难道……难道就这样放任不管吗?”

  “当然不是!”圣龙皇冷哼一声:“大地守护者的威严,不容任何人的质疑与挑衅,他们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圣龙皇的目光落在六位元老之一的布伦勒耶身上:“老布伦,你可愿意接受这个任务?”

  在这守护殿堂之中的六位元老,就代表着六个派系,布伦勒耶就是其中之一。

  并且这件事也是因他的派系引起的,他的孙子布伦达修与布伦曼萨就是这件事的主使人。而他的徒孙诺亚则是这件事的导火索。

  事情的起因他也已经了解过了,诺亚的父亲被一个小领主抓走了。

  当时自己的孙子布伦达修让布伦曼萨和他的学生,陪同诺亚前去营救。

  过程似乎并不算艰难。诺亚的父亲被救了回来,同时还带回来一个寒冰帝国的皇子。

  当然了,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件事告一段落的时候。

  大地守护者的领却被人掳走了,而且掳走的人还声称,必须交出涉及此事的所有人。

  显然,这件事的后果已经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谁都没想到,最初认为的一个小领主,居然敢向大地守护者挑衅。

  甚至是以最恶劣的方式!将大地守护者的领掳走。

  “是的。陛下。”布伦勒耶沉吟半饷后,接受了这个任务。

  即便是以守护大地为己任的大地守护者。也不是风平浪静。

  六个派系之间,互相攻轩。争权夺利。

  这似乎是所有智慧种族的通病,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

  布伦勒耶这个派系因为人类占据着主导,所以被其他派系称之为人类派系。

  其他几个派系分别为精灵派系、兽人派系、海族派系、魔兽派系和遗族派系。

  当然了,并不是说人类派系就只有人类,事实上大地守护者的成员复杂的种族,导致每个派系都不可能只有纯粹的泾渭分明。

  每个派系都参杂了大量其他的种族,而且只要有天赋有实力的成员加入,都会得到其他派系的极力拉拢,不会去管你是什么种族出身。

  就如同人类派系里的安德烈和卡卡拉,他们都是兽人,可是却加入了人类派系,而且也被烙印上了人类派系的标签。

  布伦勒耶知道这个任务,他责无旁贷,一旦这件事没有处理好,那么就会给其他派系借口,作为攻轩人类派系的理由。

  所以布伦勒耶现在只能祈祷,莱昂不会出什么大事。

  其实布伦勒耶对于莱昂,还是非常看重的。

  毕竟莱昂是人类,虽然实力很弱,可是在圣龙皇的强势支持下,他的这个领的位置还是坐的非常稳当的。

  任何人任何种族,都不可能保持绝对的公正,所以如果是人类成为领,当然也会在某些决策上,对人类派系施行偏袒维护。

  所以布伦勒耶非常不希望莱昂出事,毕竟他已经四百岁了,这几乎已经越了人类所能达到的极限,可是自己还不能死。

  因为人类派系还没有一个能够托付的领袖,即便是自己的两个孙子,布伦勒耶也无法满意。

  虽然在普通人的眼中,他们已经非常强大了。

  可是在布伦勒耶的眼中,他们还是太弱了。

  诺亚倒是一个好苗子,可惜年纪太小,所以在下个继承人还未确定之前。布伦勒耶还需要继续的霸占着元老的位置。

  “不要以为这个任务很简单……莱昂的身上有我送给他的一件神器,可以击杀十二级的*神的神器,从我对那件神器的感应来看。莱昂当时已经动了那件神器,可是对方却没有死。这说明对方的实力非常的强大,至少……至少不是你以为的那么弱小。”

  “是的,陛下,我明白了。”

  布伦勒耶顿了顿,目光闪烁的看着圣龙皇:“陛下,如果我将莱昂领带回来了,不知道他……”

  “如果他能活着回来,那么他还会是大地守护者的领。”圣龙皇淡然说道:“不过你要记住。只要是为了大地守护者的威严,任何人都可以牺牲!”

  “是的,陛下。”

  圣龙皇再一次证明了他的权威,即便他已经退位了,即便他已经只算是前代了。

  可是他的影响力依然在,六个元老完全沉浸在圣龙皇的威严之下。

  就在这时候,布伦曼萨、布伦达修以及他们的学生,从大殿外走进来。

  “见过陛下。”

  “嗯……你们怎么来了?”圣龙皇扫了眼这些人,淡然说道。

  “陛下,我是来请罪的。因为我的私人原因,而使得莱昂领遭遇意外,同时也让大地守护者蒙受耻辱。我愿意带罪请命,前去营救莱昂领,同时剿灭那个邪恶的领主。”诺亚义愤填膺的说道。

  “嗯,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错不在你,起来吧,此事就交由布伦勒耶处理,你们不用管了。”

  突然,一个巨大的阴影挡住了大殿的入口。紧接着众人便听到一阵狂放的笑声。

  “哈哈……”暗龙皇已经大步的走入大殿之中。

  “列斯!你来做什么?”圣龙皇的眉梢微微皱起,脸上露出几分不满之色。显然是对暗龙皇的突然来访感到非常的不满。

  “马卡斯!我是来救你的。”暗龙皇笑盈盈的看着圣龙皇。

  “哈哈……笑话!救我?你来救我?”

  “是的。”暗龙皇微微的点点头:“我是来救你的。”

  “那么我想请教你,谁要杀我?”

  “不是谁要杀你。而是你即将自寻死路。”

  “自寻死路?我还是不明白你的意思。”

  “只要你或者你的人,敢踏入黑风山领地,那么你就是自寻死路!”

  “哼!难道那里是你的地盘?”圣龙皇冷哼一声,冷冷的看着暗龙皇。

  “对了陛下,我在进入黑风山的时候,曾经现在那里有大量的深渊种族。”安德烈大声说道。

  圣龙皇眼中怒火顿时炽涨起来:“果然是你在背后捣鬼!”

  “那处与我没有任何关系,甚至与深渊也没有任何关系。”

  “那你来告诉我,是这个孩子在说谎吗?”

  “不……他也没有说谎。”

  “那你还想怎么解释?”

  “那些深渊种族,是那个领主抢来的……而且是从堕日王的手中抢来的深渊军团。”

  “胡说,那个领主只是一个孩子!听我的父亲说,他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

  “是的,他的确是个孩子,可是他却是这世上最可怕的孩子!”暗龙皇的眼中露出一丝恐惧:“我、堕日王、玛丽三人联手,最后我使出了禁咒,却还是没留下他,而堕日王的一对翅膀,只剩下一支,玛丽也重伤未愈。”

  在场所有人都动容了,骇然看着暗龙皇。

  没有人怀疑暗龙皇的话,因为暗龙皇从来就不屑说谎。

  就算是圣龙皇也在这一瞬变色,即便他看不起暗龙皇,可是不代表他可以忽视暗龙皇。

  暗龙皇的实力或许比他稍逊一筹,可是也仅仅是稍逊一筹而已。

  而暗龙皇说,他、堕日王和女伯爵三个联手,居然都以失败收场。

  这让他如何能不动容!特别是暗龙皇说,他甚至动用了禁咒。

  “这世上不可能存在这种人……而且还是一个孩子!”

  “我曾经也是这么认为的,事实上我与他交手过两次,两次都是他主动的放我生路,不然的话……或许你现在看到的,只会是一具尸骨。”暗龙皇看向圣龙皇:“所以我劝你,不要去招惹他,你赢不了他……除非你愿意赔上整个大地守护者。”

  “我不相信,你会这么好心的来提醒我。”(未完待续)

  ...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