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八百四十八章 两剑

第八百四十八章 两剑

  对阿纳齐来说,自己的性命永远是最重要的。```

  只要他感觉到一点点的威胁,他就会毫不犹豫的逃走,然后让别人去送死。

  此刻罗宁同样是心神不宁,很显然,在这宅院之中,一定隐藏着什么敌人。

  只是,当两人来到大门的时候,却发现先前大开的大门,不知道何时已经关闭。

  “打开。”阿纳齐毫不犹豫的说道。

  罗宁上前去想要打开大门,可是大门却像是从外面上锁了一样,怎么也打不开。

  “打不开……”罗宁回过头说道。

  “轰开!”

  可是,火球砸在大门上,却是毫无征兆的消逝。

  罗宁的脸色一变:“静默魔法阵!”

  阿纳齐的脸色也变得非常的难看,阿纳齐同样是个魔法师,他很清楚对于魔法师来说,有两种最具威胁的魔法阵,一种是禁魔领域,在禁魔领域中,所有的游离能量都会被抽空,无法使用魔法。

  还有一种就是静默魔法阵,这种静默魔法阵就像是一个封锁线,在封锁线的范围内,不管任何魔法,都不会波及到魔法阵外围。

  只是,静默魔法阵大部分的时候,都是用在战场上。

  用来防御敌阵魔法军团的攻击,不过静默魔法阵是有上限的,只要超过阈值就会瓦解。

  “可以破除吗?”阿纳齐还带着几分的希望,他希望这个静默魔法阵的级别不高,以罗宁的水平。应该有可鞥破除。

  可惜。阿纳齐摇了摇头:“这个静默魔法阵至少在十级以上。除非我使用超大型魔法,或者是给我足够的时间轰击。”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给我轰开!”阿纳齐冷漠的命令道。

  突然,一个声音在两人的背后传来,只见黑暗中慢慢的走出两个身影。

  “我觉得你还是留着魔力战斗的好。”

  白晨和穆纳走了出来,穆纳伤势已经恢复了大半。

  罗宁在看到穆纳的瞬间,第一眼便认出了,穆纳便是四天前与他以及埃尔大打出手的人。

  原本他以为埃尔以性命为他创造的绝杀机会。自己已经将穆纳击杀,却没想到,短短几天的时间,穆纳再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们好大的胆子,胆敢闯入这里,你们可知道我是谁?”阿纳齐当然不是那种不知死活的白痴大少爷,相反,他比大部分人都精明。

  他也是故意试探这两人,特别是其中一个小孩子,他觉得。自己有机会吓住他们,甚至是让他们束手就擒。然后逼问出他们的目的。

  穆纳搬来一张椅子,白晨坐到椅子上,穆纳走上前两步,冷冷的盯着罗宁。

  “少主,他是杀神。”罗宁强压着心中的震惊,低声的提醒刀。

  阿纳齐一愣,看向穆纳:“杀神?你不是说他已经死在你的手中了吗?”

  “这……当时他中了我的魔法,按说活不了了。”罗宁低声说道。

  阿纳齐瞥了眼白晨,又看向穆纳,双眼充满了炽热:“杀神!你是谁派来的,对方给你什么好处,我就给你双倍……不……五倍,只要你愿意为我效力,你想要任何好处,我都可以满足你。”

  穆纳双臂抱胸,默默的闭上眼睛,对于阿纳齐的许诺视而不见。

  “怎么?你觉得我付不起这个代价吗?五十万金币?又或者是一百万金币,只要你为我效力,钱不是问题,甚至是美女,哪怕是公主也没问题。”

  阿纳齐双眼炽热无比,他可不是在蒙骗穆纳,他是真的心动了。

  杀神之名,他造就已经如雷贯耳,外界几乎把他当作杀手之王。

  所以阿纳齐也是理所当然的认为,穆纳是收受了别人的佣金,来刺杀自己的。

  “好了,闲话少说,我们还是直接进入主题吧。”白晨打断了阿纳齐对穆纳的拉拢。

  “你算什么东西,本少话没说完,你就敢打断我的话。”

  阿纳齐的话没说完,穆纳突然睁开眼睛,眼中杀气径直射向阿纳齐。

  “少主小心……”罗宁惊呼一声,可是,他还来不及出手,便见到阿纳齐突然连退两步,脸色苍白至极,口中一口鲜血喷出。

  “对少爷说话最好客气一点,再敢口无遮拦,下一次就让你身首异处!”

  “你……罗宁,你还愣着做什么,给我杀了他!”阿纳齐暴怒吼道。

  “穆纳,去吧……让我看看你今天领悟了多少。”

  白晨坐在椅子上,拍了拍穆纳的腰间。

  此刻的穆纳,就像是一个人畜无害的普通人,可是罗宁却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轻心。

  “上次你们是两个人,我尚且能杀你们其中一人,如今你只是一个人,虽说我是来复仇的,可是却不想占你便宜,只要你能挡住我三剑,今日便饶过你和你家少主的性命。”

  “狂妄!”罗宁怒喝一声:“手底下见真章!”

  罗宁虽然嘴上忿忿不平,可是面对穆纳,却不敢有一点点的轻敌。

  立刻给自己施加了一个护盾火焰之躯,霎时间,罗宁整个人都像是火人一样。

  然后便是一个八级快速魔法火神箭,火神箭的强大之处不在于威力,而是在于穿透力。

  罗宁相信,这个魔法即便伤不到穆纳,也能给穆纳造成一定的麻烦,只要穆纳被火神箭拖着,就能给他创造一点时间,让他施展一个大型魔法。

  穆纳剑鞘都没出锋,举着剑柄凌空一转,带着剑鞘飞速的旋转起来,火神箭正好击中剑鞘的顶端。

  可是在高速旋转的剑鞘下,瞬间被瓦解。而剑鞘也被火神箭震碎。

  穆纳执剑在手。身上的气息瞬间变得凌厉起来。

  罗宁脸色一变。他没想到穆纳居然如此轻易的破了火神箭,哪怕是十秒也好了,可是却没想到火神箭连一秒都没干扰到穆纳。

  不过罗宁毕竟是十级圣魔导师,战场临变极快,双掌立刻凝聚出两颗火球。

  当然了,这两颗可不是普通的火球,这两颗是爆炎弹。

  两颗普通的火球融合在一起,威力尚且可以提升十几倍。更何况是两颗爆炎弹,那威力更是惊人。

  虽然这两颗爆炎弹融合在一起的威力,只是相当于八级魔法,可是罗宁也相信,如果击中穆纳的话,穆纳就算不死也要重伤。

  眼见爆炎弹飞射而来,穆纳不慌不忙,一记普普通通的剑刺而出。

  剑锋划破长空年,爆炎弹轰的一声,在穆纳的背后爆炸。

  而罗宁瞪大眼睛。他完全不理解,为什么穆纳的剑尖刺中爆炎弹。却没有立刻爆炸。

  他更不明白,为什么穆纳就像是瞬间移动一般,瞬间将剑尖刺透自己的咽喉。

  两招!仅仅只是两招,穆纳轻轻的抽出的剑锋。

  罗宁的火焰之躯并未给穆纳带来什么威胁,甚至可以说一点作用都没有。

  阿纳齐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三个魔法两剑,十级圣魔导师就这么死了。

  没有惊天动地的魔法飞舞,平淡的就像一潭死水一样。

  这一切结束的实在是太快了……

  不过,阿纳齐没有因为罗宁的死而有所伤心,更没有任何的犹豫,而是朝着白晨扑去。

  可惜的是,阿纳齐还没来得及靠近白晨,穆纳已经出手了。

  阿纳齐的身体依然向前冲了几步,可是他感觉自己的视线在发生偏斜,他的脑袋正从他的脑袋上掉落……

  在阿纳齐倒下的时候,他的脑袋也圆滚滚的落到了白晨的脚下。

  白晨踢了一脚阿纳齐的脑袋:“其实我没想杀你的……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

  “自寻死路,死不足惜。”穆纳看了眼阿纳齐的脑袋,平淡无奇的说道。

  “走吧,刚才那人故意使用三个显眼的魔法,就是想引人过来,要是我们再不走,估计整个晚上都别想睡觉了。”

  ……

  莫多的脸色苍白,惊恐的看着下方士兵呈上来的头颅。

  这个脑袋是阿纳齐的脑袋,没落只觉得自己的心口被狠狠的撞了一下。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谁能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五百精锐重重守护,你们就给我这样的答复?”

  莫多歇斯底里的咆哮着,他想要咆哮来掩饰自己的恐惧。

  莫多手臂用力扫过书桌,抓起桌上的酒杯就砸在面前的将领脸上。

  “凶手呢?凶手呢?”莫多抓着那将领的衣领,愤怒的质问道:“不要告诉我,你们没抓到凶手。”

  阿纳齐死了,霍格家族的少家主,就这么的死在安萨王国内,这事情可不是霍斯特死的时候,那么轻易的了结。

  屋内所有人都不敢做声,全都低头不语着。

  在莫多发泄了一阵后,似乎是发泄累了,只是眼中充满了颓丧与绝望。

  “谁来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一个将领开口道:“国王陛下,小人盘问过当值的侍卫,他们全都一口咬定,当时身体被人定住了,不能动也不能开口说话,只能看和听。”

  “定住?什么定住?难道是什么魔法吗?”

  “国王陛下,听说昨晚摩罗城铁牢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不信您可以询问骇德都统。”

  那个骇德都统听到自己的同僚把祸水往自己的身上泼,心中又气又恼,只是面多莫多咄咄逼人的目光,也不敢撒谎,连忙回答道:“启禀陛下,昨夜的确有士兵报告了异状,不过末将发现及时,所以并未有犯人被劫。”

  骇德都统没说是事后发现没有犯人丢失,反而说是自己发现的找,没有被劫走犯人,这两种结果显然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如此说来……铁牢内的那几个犯人,很可能知道凶手的身份?”(未完待续。。)u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