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七百六十七章 每个人都有人渣朋友

第七百六十七章 每个人都有人渣朋友

  念娇儿先进入其中一个通道,走了几步又退回来,对白晨道:“里面还有很多的岔路,岔路还有岔路……这里有成千上万个出入口。!ybdu!”

  念如一道:“恐怕天一教带来的数百人,全部分散也不够填这些分岔口。”

  白晨沉吟了半饷,看了眼念如一和念娇儿,从背后解下背后的包囊。

  念娇儿与念如一从昨天就看到,白晨一直都背负着这个包囊,可是却从未见他打开过,也不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不过当白晨打开后,两人便看到一支不似人的手臂,白晨踢了踢那手臂,手臂上还锁着锁链。

  那手臂猛然弹跳起来,五根指头立刻抓着地面,似乎想要挣脱白晨的束缚。

  可惜,仅凭一条手臂,显然是无法挣脱白晨的束缚。

  念娇儿和念如一已经看的目瞪口呆,这也可以……

  此刻两人更加笃定,白晨一定是妖怪。

  不然的话,怎么会有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而且还是发生在他们的眼前。

  “我想,这条手臂会带我们找到正确的道路的。”白晨自信的说道。

  那手臂似乎是真的认识路,白晨便像是遛狗一样,牵着锁链的一端,任凭手臂在地上爬行。

  三人在怪手的带领下,一路向前,念娇儿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询问道:“山神,这个手臂是什么?”

  “这个啊……以前我在山里,见到一个吃人的怪物,那怪物全身通红。身高一丈。额……比我的本体还大。敢在我的地盘上为祸,这还得了,然后我就与那怪物大战三百回合,那个怪物不敌,被我杀死,只留下这一条手臂,然后我就发现这手臂,居然拥有着神力。可以自动辨别正确的道路。”

  两人听的如痴如醉,便像是在听神话故事一样。

  当然了,事实上他们就是在听神话故事。

  只不过他们以为这是真的,实际上却是白晨瞎掰的。

  “山神大人,既然你如此神通广大,难道还需要我们追踪天一教的那些妖人吗?”念娇儿不解的问道。

  “娇儿,住嘴,山神大人神通广大,怎么可能找不到天一教的妖人,他是在给我们机会。”

  “哈哈……没事。其实呢我这山里的妖怪,也是有自己领地的。在我自己的领地里,我自然能找的到他们,可是他们逃的太快了,逃出了我的地界,在我的领地之外,我就不能完全的凭着自己的妖术找到他们,可是如果这么放过他们,我又不甘心,所以啊,就只能靠你们这些凡人了。”

  念娇儿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山里的妖怪,也不是最初以为的那么吓人。

  至少这一路上,这个妖怪对他们秋毫无犯,甚至他们几次三番的得罪,这个妖怪都没有计较过。

  比起那些天一教的人,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突然,一个身影从岔路口钻出来,同时大声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白晨看清来者,是一个身穿苗人服饰的人,而且腰间有一块刻有‘天一’的令牌,想也不想,拽着锁链,随手一甩,那怪手立刻抓住这苗人的脖子。

  咔嚓一声,怪手已经扭断了苗人的脖子,白晨继续向前,对他来说,杀一个天一教的教徒,毫无压力。

  三人继续前进,突然看到两具尸体,这两具尸体一个是苗人,一个则是江湖人士。

  那个苗人的胸口被剑锋刺穿,而那个江湖人士则是被苗人杀的。

  白晨一看到这具苗人的尸体,立刻激动起来:“找到了!!”

  这个苗人的致命剑伤,正是纯阳宫的剑法所伤。

  而且剑招极其凌厉,应该便是吴道德所为。

  白晨立刻加快脚步,向着溶洞的深处前进。

  果然,便听到前方传来一阵拼斗声,只见一个胖胖的白袍道人,正与几个苗人拼斗着。

  那白袍道人不是别人,正是吴道德。

  念如一和念娇儿看到天一教教徒,立刻便想上前动手。

  不过却被白晨拦住,拉着两人躲在拐角处。

  “先别动手。”白晨嘿嘿的笑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许久未见,吴道德不见清瘦,反而越发的发福。

  不过他的剑法,却是越发的凌厉,修为进境更是不慢,当初吴道德与白晨的修为也只是伯仲之间,白晨仗着皮糙肉厚,略胜一筹。

  可是这无良道士却是阴险奸诈,若是真要死斗,白晨还真不一定斗得过吴道德。

  如今吴道德已然突破先天,晋升三花聚顶,那纯阳剑法本是偏向灵巧,配合纯阳内力浑厚绵长的特性,可谓是飞雪落花,飘临如剑仙。

  可是这本该是不染尘俗的剑招,落在吴道德的手中,却多了几分刁钻,甚至可以说是猥琐。

  威力不但没有丝毫减弱,反而是越发的难缠。

  与吴道德交手的那几个苗人,也是身手诡谲难防,修为与吴德道都在伯仲之间,人数又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按说早就该拿下吴道德了,可是吴德道却是缠斗至今,没有丝毫的败象。

  虽说几次险象环生,却总被吴德道有惊无险的避开。

  吴道德一招充满了灵气的一剑驾鹤西归,轻轻一挑,便将一个苗人的脖子划开,那苗人咽喉喷血数尺之高,愕然倒地,当真是一剑就送他归西。

  “牛鼻子!你窃取本教宝物,如今还敢伤本教之人,当真不怕本教圣威!”

  “笑话,天下宝物,有能者得之,怪只怪你们天一教明知这金银蛇珍贵,还不加以妥当保管。如今落在我的手中。那也只能说明你们无能。嘿嘿……识相的就速速退去,本道爷慈悲为怀,不愿多做杀戮,如若不然,那本道爷只能大开杀戒了。”

  不得不说,吴道德这种人,是最能够生存的,不管身处何地。都能活的很好,很滋润。

  白晨把脸蒙上,突然跳出来:“什么宝物,本大爷也想见识见识。”

  “你是什么人!?”那几个苗人脸色一变,惊疑不定的看着突然跳出来的白晨。

  白晨嘿嘿一笑:“你管我是什么人,反正见者有份,臭道士,把宝物交出来,本大爷留你全尸。”

  “说大话也不带喘的,想要这金银蛇。就先问问道爷我手上的剑锋不锋利。”

  吴道德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蒙面人,似乎一点都不慌张。剑锋横在身前,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那我就不客气了!”白晨嘿嘿一笑,突然朝着吴道德抓去。

  吴道德心头一惊,心中暗骂一声,提剑便挡。

  可是下一刻,吴道德的剑锋便被白晨手中提着的怪手握住。

  吴道德惊疑不定,想要抽剑却是纹丝未动。

  “你……”吴德道还来不及开口,白晨一脚踹在吴德道的小腹上。

  哇的一声,吴德道喷血而出,狼狈的在地上滚了两圈。

  那几个苗人更是惊疑不定,他们与吴德道斗了这么许久,都未曾占过半点便宜,反而损伤了三人。

  可是这突然来的蒙面人,却是一招便败了吴德道。

  本教抓来的那些江湖中人,有哪个有此等身手?

  这些苗人都把白晨当作,是被俘而来的江湖中人,脸上惊疑不定。

  吴德道抹去嘴角的血迹,没有立刻起身,反而是坐在地上,破口大骂起来:“小子,你和本道爷玩真的啊?”

  “废话,本大爷难道是与你玩假的不成……”

  白晨心中略微有些惊讶,这牛鼻子的眼珠子还真够精的,这么久没见,居然一眼便认出了自己的身份。

  “我草你大爷,大爷我当初深入苗岭,可是为了找寻你的下落,你就这么对待本道爷吗?做人也该有点良心吧?你这没良心的狗东西……本道爷和你没完!”

  白晨拉下面巾,满脸笑意的看着吴德道:“老关呢?”

  “死了。”吴德道很没品的回答道。

  白晨的脸色一沉,猛然上前一步,气势汹汹的哼道:“老关要是死了,我就拉你陪葬!”

  吴道德连忙爬起来,向后一躲:“开玩笑……开玩笑……用得着这么怒火中烧吗,这么久没见,怎么脾气还是这么恶劣。”

  “那他人呢?”

  “我们两计划着偷这金银蛇……结果他失手了。”吴道德很无奈的耸耸肩。

  白晨眯起眼睛,盯着吴德道:“不会是你故意卖了他,然后你才好下手的吧?”

  吴德道被白晨盯的心慌,干笑两声:“哪能呢……道爷我也是讲江湖道义的,义字当先……”

  “行了行了,别在我面前打马虎眼,反正我就把话撂这了,老关要是少根毛,我就把你身上的毛都剔了。”

  吴德道看了眼白晨的身后,念如一和念娇儿走来,立刻向两人招了招手:“哟,这不是念家的父女吗,真巧啊。”

  念娇儿和念如一自然是认得这胖道士,这胖道士因为剑法高深,而且为人圆滑,即便是在天一教,也是混的风生水起,比之他们父女这种下九流的,舒坦了十倍不止。

  只是,这个胖道士怎么认得山神,这是他们第一次对白晨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白晨耸耸肩:“人这一辈子,总能交几个人渣朋友,本山神也不能免俗。”

  “山神……哈哈……”吴德道指着白晨:“山神?白晨……你又在装神弄鬼了啊?”

  “你还有闲情雅致与我闲聊,不先解决了这几个天一教的人吗?”

  “有你在,还用得着我出手吗?山神大人……请您亲自出手,让小的大开眼界吧。”(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