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七百六十四章 遭遇?

第七百六十四章 遭遇?

  听到声音,白晨也是从草铺上跳起来,惊疑不定的看着迷雾的深处。

  因为这迷雾实在是太浓厚了,以至于白晨也看不清来者。

  突然,那两个声音的主人,便如同惊弓之鸟一般。

  “不好……他们现我们了,快走!”

  在这迷雾中,谁也看不清楚谁,只是白晨头顶悬着的两个火球,实在是太扎眼了,想不让人现都难。

  白晨却是径直的朝着那两人追去,双方便这么一追一逃。

  这两人的身手不知道如何,可是轻功却是相当的快,并且此地又是灌丛繁茂,就连脚下也看不清道路,白晨便是使出吃奶的劲,也追不上那两人。

  念娇儿与其父念如一飞奔在灌丛上,他们的身手虽然一般,可是这轻功却是一绝,特别是这种地势环境,最适合他们施展轻功。

  不过在平途上,或者是其他的环境,他们反而不如其他的江湖人的轻功。

  主要还是他们二人的修为不高,他们这套家传的轻功,许多高明之处无法施展。

  可是若是提及他们的先祖,当年的飞天神猿念飞儿,任何人都免不了伸出大拇指,说一声佩服。

  那可是绝世的人物,特别是其轻功,更是独步天下。

  可惜他们这些后人无能,家传的功法丢失,又无天才人物弥补功法的不足,以至于数代之后,那震惊天下的飞天神猿,便没了其神威。

  便是念飞儿的十分之一都及不上,在江湖上始终名声不显,一直徘徊在二三流之间。

  更可悲的是,他们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此代父女二人,更是被天一教抓来,充当起了攻打十万大山的炮灰。

  不过此二人的轻功虽然比不上先祖,却也勉强脱身逃离出来。

  可是在这深山老林之中,却实在寻觅不到出去的路,在这山中绕了多日,实在是苦不堪言。

  两人飞逃一阵,便感觉到后力不济,毕竟修为太浅,以至于跑了这么几刻钟,便已经疲惫不堪。

  而身后追赶他们的人,虽然度不如他们,可是却异常的持久。

  两人心中更是惊恐万分,他们对于天一教的人,多少都知道一些根底。

  其中大部分人的轻功,都不如他们父女二人。

  除非是其中的几个大人物,功力高深莫测,若是那几个人追杀他们,他们便是绝无生还的机会。

  而以身后那人的功力,多半便是那几个大人物之一,不然的话,绝不可能跟了这么久,还未甩开。

  想到这,两人的脸色更是惊恐,若是被这些额人抓回去,下场可是极其凄惨。

  突然,一直跟在念如一身后的念娇儿,出一声惊呼。

  念如一回过头,便看到念娇儿的身形往下坠。

  原来念娇儿在慌乱之中,居然踩中一个大坑,而这个大坑却是极为隐蔽,上面被杂草覆盖,极难被觉。

  更何况两人本就是慌不择路的逃窜,哪里会去注意脚下,这么不留神,念娇儿的身形便坠了下去。

  紧接着便是一道黑光闪过,念如一惊呼一声,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天一教中,一直管束他们这些江湖人士的黑心毒仙莫纳。

  这莫纳不但施毒手段奇高,而且一身武功,更是令人恐惧,一气归元的绝顶高手。

  而更可怕的是他的心机与歹毒的手段,更是让他麾下的那些江湖人士胆寒。

  念如一记得,曾经有一个逃跑的江湖人士,被莫纳抓回来后,便当众将之剥皮,那场面至今都难以忘却。

  “念如一,念娇儿,你们二人好大的胆子,本座待你们不薄,你们不但不感恩,居然还敢逃跑!”莫纳怒声喝道。

  “你……你怎么找来的?”念如一脸色苍白,看了眼大坑之下的女儿,好在这坑虽然深,却没有什么害人性命的布置,只是念娇儿现在却是深陷其中,无法脱身。

  “蠢货,你们这群汉唐人真是蠢到家了,你以为我们天一教是什么地方,会放任你们自由行动,而不加以约束吗?其实在你们的身上,都已经中下了应声虫,这应声虫本是雌雄一对,你们身上种下的都是雄虫,只要雌虫一叫,雄性应声虫便会回应一声,不管距离多远,都能够被雌虫听到,并且指明方向。”莫纳冷笑道:“本座本是念你父女敦厚,所以才百般的照顾,却不曾想你们受我恩惠却不知道知恩图报!今**那女儿若是不从了我,便是你父女二人的死期!”

  念如一鼻子都气歪了,还不是这狗贼看中了自己女儿秀色可餐,想要施以轻薄,自己父女二人逃这般逃离。

  “你这畜生,我父女二人便是死,也不会屈从于你!”念如一愤怒的吼道。

  “那你就去死!”莫纳冷哼一声。

  念如一心中万念俱灰,本以为自己父女二人已经逃出生天,却不曾想莫纳早已知晓他们的行踪,枉费自己心中窃喜,如今才现,原来还是太天真了。

  念如一连反抗都不打算反抗,自己不过先天修为,而且又经过这般长途奔袭,体内真气后继无力,别说反抗了,便是连逃的力气都没有。

  莫纳也不与念如一废话,这老家伙死便死了,平日里千方百计的阻扰自己与他女儿接触,莫纳早已对念如一恨之入骨。

  如今更不会手下留情,反正到时候将念娇儿擒回去,自己自有办法逼迫她就范。

  一想到念娇儿那美貌容颜,莫纳便是一阵心急火燎,只想着早些解决了念如一,然后将那念娇儿在这野地里便收了,也不枉自己之前的努力。

  想到这,莫纳手中毒功施起,黑爪犹如迷雾中的恶鬼一般划过。

  对于眼前的念如一,莫纳对其知根知底,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莫纳连一成的功力都没用出来,在他看来,使用一成功力,都是浪费。

  念如一已经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突然,一阵狂风从念如一的面前横扫而过,念如一立刻站立不稳,踉跄连连向后退了几步。

  而耳边却是听到莫纳惨叫一声,念如一疑惑的睁开眼睛。

  便看到一个陌生的身影,正站在他的面前,一脚踩着莫纳的胸口。

  而最诡异的是,这个身影的身后上方,悬浮着两颗火球。

  而这两颗火球,不正是自己先前在迷雾中看到的吗?

  难道说刚才追击自己二人的,便是他吗?

  他与莫纳不是一伙的?

  莫纳此刻也是惊怒异常,抬头看着眼前这小子。

  “你是谁!敢管天一教的闲事,不想活了你!?”莫纳虽然语气愤怒,心中却是惊疑不定。

  眼前这人,居然一招之间,在他还未反应过来之时,便将他轰飞出去。

  而自己却连看都没看清楚,他到底是怎么出手的。

  所以莫纳虽然语气张狂,却是直接抬出天一教的名头,想要吓住此人。

  “天一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哈哈……找的便是你们天一教的!”

  白晨大笑起来,追了几日都没追上,却没想到,在这里遇到杂鱼。

  白晨一把抓起莫纳:“天一教的队伍现在在哪里?”

  “阁下是?”念如一小心翼翼的看着眼前这年轻人,对于这个一招将莫纳制住的人,念如一更是不敢轻易得罪。

  虽然已经死里逃生,可是目前的我不明,他更是不敢轻易得罪。

  白晨回头看向念如一,便在这时候,莫纳的手掌一扬,一阵黑烟笼罩白晨的脑袋。

  “小心……”念如一惊呼一声,这个年轻人果然还是太轻狂了。

  面对苗人居然如此大意,以为抓在手中就万事大吉了。

  却忘记了苗人最厉害的不是武功,而是毒功。

  “桀桀……小子,真是愚不可及,以为有那点修为,便敢在本座面前放肆了吗?”莫纳狂笑着:“现在知道黑煞瘴的厉害了吧?”

  白晨回过头,深深吸了口气:“黑煞瘴?确实够味道,能再来一点吗?”

  莫纳傻眼了,呆呆的看着白晨:“你……你没中毒?”

  白晨嗤笑一声,莫说这黑煞瘴连自己都毒不倒,就算自己受不了,绿妖一样是照单全收。

  不过就这点分量,恐怕都喂不饱绿妖。

  “毒?你这也算是毒?”白晨在怀中掏了掏,掏出一枚绿幽幽的丹药,直接塞入莫纳的口中:“这才叫毒!”

  莫纳整个人都在惊恐中痉挛起来,手脚不断的空踩挣扎着,口中更是出凄惨至极的惨叫。

  念如一眼睛都直了,此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居然不怕黑心毒仙莫纳的毒,反而以毒攻毒,把莫纳都毒倒了。

  白晨随手丢开莫纳,白晨给莫纳下的毒不是致命的毒,却足够的痛苦……非常的痛苦。

  莫纳就那么在地上不断的翻腾的,嘴里出撕心裂肺般的嚎叫,凄惨绝伦。

  白晨拍了拍手,再次看向念如一。

  “你又是什么人?我刚才听到你与一个女子对话,便想追上来询问,你们二人跑什么?”

  念如一嘴角抽了抽:“这……这……老夫与女儿刚逃离天一教魔掌,以为是天一教的贼子追来,所以才慌不择路的逃窜。”r1152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