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六百九十八章 盛名重现

第六百九十八章 盛名重现

  “现在可不是你想不想杀人,而是你怎么让我不杀你。”赫连冷笑道。

  肖凤儿思量半饷后,还是决定共同进退。

  毕竟如今她再想置身事外,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就算她想独善其身,赫连也不会放过他们。

  只是,她刚想上前,却那个美丽的令人自卑的檀大美女拉住。

  檀烟云摇了摇头:“放心,区区蟊贼,白晨应付的了。”

  肖凤儿露出一丝诧异,不解的看向白晨:“他能应付?”

  “应付?他怎么应付?”

  檀烟云不理会肖凤儿的疑问,微笑的退了几步。

  没有人比她更能体会到白晨的恐怖,这些日子来,她与兰瑰兮带着白小婼东躲西藏,也已经听到了不少,关于白晨的传闻。

  并且她自己还亲身体会过,甚至连白晨的性命,她们原本都以为,白晨已经死了。

  却不曾想,如今居然好端端的出现在她们的眼前。

  “姓白的,纳命来!”赫连已经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凌空跃起,一掌落向白晨。

  不得不说,赫连的武功已经非常出色了,即便是放在江湖上,也算的上年轻一辈中出类拔萃的人物。

  只可惜,她选错了对手……

  白晨单手抱着小婼儿,另外一只手,向着空中一接,与赫连接过一掌。

  白晨没有众人想象中的吐血倒飞的场面,反观赫连,却感觉自己的手掌像是要被捏碎了一样。

  “我不是说过吗。我现在很高兴。所以我很不愿意在女儿面前杀人。”

  白晨很为难的看着赫连:“虽说我现在很想杀人。可是为了我女儿的身心健康,所以我决定不动手……不亲自动手,你,听的明白我的意思吗?”

  “啊……”赫连惨叫一声,她的手掌已经完全变形,那支芊芊玉手,就这辈被白晨无情的捏碎。

  “放手!”赫连的师父惊怒之中,终于出手了。

  他的修为已经是一气归元初期。与白晨的修为相当。

  只是,两者的武功,显然并不对等。

  白晨手掌一送,将赫连击飞出去,再以同样的方式抓住赫连的师父。

  赫连的师父突然发现,自己也陷入了自己弟子一样的窘境。

  “你给我放手!”不管赫连的师父如何催动真气,白晨的掌心便像是一个无底洞一样,不管他送出多少真气,白晨都是照单全收。

  “我虽然不杀人,可是为了庆祝我与女儿的重逢。所以我现在要玩一个游戏。”白晨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残忍的笑容:“现在,我要你们在我的面前上演一出自相残杀的戏码。同门相残,师徒相杀……一定很精彩。”

  “你……”赫连的师父脸色更是惊变,他已经感觉到,眼前的这个小子,并非他想象中的那么软弱不可。

  肖凤儿等人眼睛都看直了,他们也没想到。

  原本还以为白晨手无缚鸡,温顺的便像是只小猫一样。

  可是突然之间,这只小猫摇身一变,变成了噬人的猛虎。

  “你的武功太高了,所以为了增加乐趣,所以只能委屈你了。”

  惨叫声再次响彻夜空,赫连的师父的一条手臂,已经被白晨连根扯断。

  这血腥并且残忍的一幕,让肖凤儿等人都是触目惊心。

  “檀大美女,给我困住他们。”

  檀烟云的天命女可不是浪得虚名,立刻明白了白晨的意图。

  只见檀烟云的双手一展,众人的脚下,已经出现了一个武阵。

  周围的景致突变,犹如梦境一般,周围风云突起,众人所站之地却是空空如也。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好了,现在给我来一出好戏吧,谁能活的到最后,谁就可以离开。”

  白晨笑容灿烂之极,长生门连同赫连的师父在内,二十多个人你看我我看你,全都又惊又恐,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小子,你敢犯我长生门,他日必将受我长生门无情报复!”

  “不要吓我,我好怕怕的。”白晨一副受惊的模样。

  只是怀中的小婼儿咯咯的一阵笑声,似乎是被白晨这夸张的表演逗乐了。

  白晨的脸色突然一转,霎时间冷风阵阵:“还不动手!?是想要我将你们赶尽杀绝吗?”

  “不用怕他,就他一个武功高墙,其他人不过是砧板上的鱼肉,而且这小子还抱着小孩!众弟子听命,结杀阵,杀了他!”赫连的师父依然贼心不死。

  那些弟子听到他们师父的命令,也是觉得并未到绝境,心中还抱着几分侥幸。

  立刻便有几个弟子,朝着白晨冲去。

  想来,这几个弟子觉得,白晨毕竟是一个人,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白晨的怀中还有一个累赘。

  可惜,这几个弟子的修为不过是先天境界,他们居然异想天开的想要靠着人数优势,与一个一气归元的高手交手。

  即便是在正常情况下,想要靠着人数优势堆死一气归元的高手,那也是需要上百个先天高手,更何况,不管是什么事情,落在白晨的面前,都会变成不正常。

  白晨三拳两脚,用最触目惊心的手段,解决了那几个胆子偏肥的长生门弟子后,就再没有人敢动手了。

  每个人看向白晨的目光,都充满了惊惧可怖。

  这人简直就是一个杀人魔头!

  前面他还说着,不愿意杀人,可是杀起人来,却是毫不手软。

  “唉……何必逼我呢。”白晨的右手鲜血淋漓,不过他还是很没节操的拿着小婼儿的裹布擦手。

  众人全都看的一阵头皮发麻,赫连的师父同样是心头发寒。

  “小子。你不要太过分!我长生门可不是任人欺辱的!与我长生门做对。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原来你以为我就是任人欺辱的啊。”白晨含笑看着赫连的师父。

  “你已经杀了我的几个弟子。我也不追究你先前的失当之过,你我便算是扯平了!”

  “看起来,你还是不明白自己的处境。”白晨叹了口气:“现在你们可没资格与我谈条件。”

  “你到底想要如何?本座已经一再的退让,你何必苦苦相逼!?”

  白晨已经不愿意再和这老东西废话,扫了眼在场众人:“我数到三,你们若是还不愿意动手,那我只能勉为其难的亲自出手了。”

  长生门的弟子,一个个面露惶恐。举足无措。

  “一、三……”白晨在念出一的时候,还拖了一下音节,可是却没有念二,瞬间到三。

  白晨突然向前迈出一步,紧接着在长生门的弟子中,突然传来一声惨叫。

  “师兄……你……”

  出手的正是那个大师兄,只见他的剑锋上,已经被同门的血染红。

  “金森,你不要中了他的诡计……”

  赫连的师父刚想阻止,却感觉背后一凉。连忙抽身躲避。

  可是他本身就受了重伤,所以还是稍稍慢了半拍。只见一个弟子正执剑,脸上露出小小的失望。

  “师父……对不住了。”

  “孽徒!孽徒!!”赫连的师父愤怒的吼道:“既然你们此等大逆不道,本座也不会手下留情!给我去死……”

  场面瞬间混乱起来,白晨笑盈盈的看着这有违伦常的一幕。

  回过头,走到众人面前,此刻的肖凤儿三人,脸上已经露出一丝恐惧。

  魔头,这人简直就是一个魔头!

  “白晨,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什么打算……我要先去河阳一趟,到了河阳,你们就先回我山门修养,我还要去南疆。”

  “这样也好,这些日子我们为了保护小婼儿,可是没日没夜的疲于奔命,正该修养一段时间。”兰瑰兮也没托大,她们是真的太累了。

  有几次,她们几乎就要放弃,可是人也是有感情的,日日夜夜伴着小婼儿,若说没感情,那是骗人的。

  “那小婼儿呢?”

  “我家小婼自然是要跟在我身边,如今那么多人惦记着她,我可不放心让她脱离我的视线。”

  “这几位是……”

  “哦……他们啊……”

  肖凤儿等人顿时紧张起来,这个魔头不会要杀他们灭口吧?

  “他们与我颇有渊源,这位周麻三,我还要喊他一声义父来着。”

  这时候,所有人的表情顿时凝固了,特别是周麻三。

  义父?自己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个便宜儿子了?

  自己的确是有一个干儿子,那就是石头啊,哪里来的又一个干儿子?

  “义父在上,请受孩儿一拜……”

  “这……这……那……我……”周麻三已经彻底的凌乱了,完全不知道如何言语。

  突然,肖凤儿想到什么,猛然惊呼起来:“你是花间小王子!?”

  周麻三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当初石头确实和他说过。

  只是,当时周麻三只当作石头是一时兴起,就算石头认可自己,不代表花间小王子也认可自己。

  他是说什么也不敢去承认,花间小王子是自己的干儿子。

  可是,他却没想到,有朝一日,花间小王子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且诚恳的叫自己一声义父。

  肖凤儿三人,这时候才会明白,为什么当初相遇的时候,白晨会对他们再三的谦让。

  甚至在路上为他们出谋划策,归根结底,全部都是看在周麻三的面子上。

  “小老儿不敢当……不敢当……”

  “既然石头认可你是他的义父,自然也是我的义父,有什么敢不敢当的,倒是孩儿这一路上有失礼数,未能第一时间向义父问安。”

  “不碍事……不碍事……”周麻三已经老泪纵横,只觉得自己这辈子值了。

  能有这么两个义子,不但天纵奇才,而且对自己还恭敬爱戴。

  “肖当家的,你不会怪在下吧。”

  肖凤儿翻了翻白眼,她敢怪罪吗?

  以前她还觉得,花间小王子的名声有些言过其实,如今她才发现,不论是谋略还是武功,他都担得起这个声名。(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