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六百九十四章 野外

第六百九十四章 野外

  肖凤儿很清楚,龙澜镖局根本就值不了一百万,更何况是三成股卖掉一百万两。!>

  可是,当肖凤儿看到白晨眼中的目光的时候,她仿佛有一种错觉,这个公子哥并非在跟自己开玩笑。

  “你确定?”

  “是的,我非常确定。”白晨微笑的看着肖凤儿:“只希望以后你不会因为一百万买走三成股而后悔。”

  白晨的手掌拍在车厢内的地面上,肖凤儿一愣,看到车厢中间,摆放着十张银票,而且每一张都是十万两银子。

  “你……你身上带着这么多银子?”肖凤儿惊疑不定的看着白晨:“你就不怕我见财起意,在这荒郊野岭,把你杀了?”

  “我不是说过吗,我信任你。”白晨微笑的看着肖凤儿:“毕竟以前我可是投过龙澜镖局的镖的,自然是相信你们的信用。”

  肖凤儿苦笑,将银票又推回白晨的面前:“你先把银票收起来吧,这事也不是三言两语可以决定的,更何况,这一百万两,你完全可以去买下一个镖局,根本就不用买我的龙澜镖局。”

  白晨又将银票推到肖凤儿的面前:“一百万两是可以买下其他的镖局,可是想找一个底子清白的镖局,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更何况,你们这一路伺候我,总要表示表示嘛,哈哈……”

  肖凤儿在推辞一次后,还是很麻溜的收起银票。

  “那是自然,白公子出手还真是阔绰,一定非富即贵。这点小钱恐怕还没您拔下来的毛值钱。”

  马车走了一阵。渐渐的。天色已经黯淡下来。

  只是看起来他们这次是赶不到下一座城镇,只能在这荒郊野外露宿一宿。

  白晨自然是无所谓,不过何姑娘这位娇滴滴的大家闺秀,恐怕就有罪受了。

  荒郊之外那些毒蛇猛兽都还在其次,真正让人无法忍受的就是野外的蚊子和那些细细小小的虫子,这些小东西足以让任何人都抓狂。

  “看来我们是必须在这荒郊住一个晚上了,希望白公子和何姑娘不会介意。”肖凤儿现在已经把白晨当成了一个巨富人家的公子哥,恐怕无法习惯在荒郊外露宿。

  “作为高级的保镖。你要做的就是让任何地方,都能布置出客栈的感觉。”

  “这……这只是荒郊,怎么可能……”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白晨淡然说道:“在野外难道就不能保护雇主吗?你要知道,除了毒蛇猛兽,那些蚊子虫子,也是你必须让雇主避免的。”

  “在野外也尽量找一个山洞,又比如说避虫草,可以避免蚊虫叮咬,又比如野外的吃喝,不要求山珍海味。至少也要可口,还比如……”

  白晨一连窜的要求说出来。肖凤儿听的头晕目眩。

  “不要觉得麻烦就不做,人家凭什么花费大价钱请你们?就因为你们比别人做的好。”

  “咯咯……”何姑娘轻声笑了起来。

  “再说这睡觉,找一对草料,再盖上干净的毯子或者被单,这些东西也不重,平日里弄一个整装携带,并不是什么难事。”

  “好吧……”肖凤儿跳下车,就地准备夜宿于此。

  何姑娘看了眼白晨:“你还真能折腾。”

  “我这可不是折腾,这是合理诉求,有些人一辈子清淡度日,可是未必每个人都愿意苦哈哈的过日子,特别是那些大富大贵人家,要的就是一种享受,用我的话说,这些人就是人傻钱多,别人是在想着法子赚钱,他们是想着法子花钱。”

  “比如说白公子你自己,是吗?”

  “我可不一样,我是教肖当家赚钱,不要把我和那些人混为一谈。”

  “可是白公子一出手便是百万两,实在不像是个能赚钱的人。”

  “多少回报是看多少付出的,很多人为了蝇头小利而舍掉性命,这是为什么?就因为他们的资本不够,花钱不可耻,可耻的是不知道怎么花钱,不懂赚钱不可耻,可耻的是有钱赚不赚。”

  何姑娘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她发现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公子哥,说出来的话,确实是有几分道理。

  “白公子、何姑娘,我们这边准备好了,你们二位可以下来了。”

  肖凤儿三人倒是找了一处好地方,旁边是清水长流,前面的郁郁青山,周边也没什么大型野兽的脚印踪迹。

  “地方是好地方,不过你们准备了什么?”白晨左右顾盼,并没有发现什么准备,小溪旁架着火堆,靠着几条鱼。

  “额……这次出来的急,白公子说的那些,并无准备妥当,还请白公子见谅。”

  “不不不,我说的是现有的条件,你们扑的这杂草太硬了,那些给马儿吃的马草就不错,去给我们准备那种马草。”

  “小子,有的躺的地方就不错了,你还指望我们给你盖一个房子啊?”曽不负不满的说道。

  “我若是要求你们盖一个房子,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就凭你那两百两银子?”

  “其实是一百万零两百两。”白晨微笑的说道。

  “哈哈……”曽不负刚要耻笑白晨不识数,肖凤儿突然拉了拉曽不负的袖子:“曾叔,确实是一百万零两百两……”

  当肖凤儿拿出银票的时候,曽不负和周麻三的眼睛都直了。

  “哪……哪来的?”曽不负的声音都不顺畅了,结结巴巴的问道。

  “这是白公子给的,他要入股我们龙澜镖局。”

  “不会是假的吧?”曽不负接过银票,翻来覆去的检查。

  肖凤儿苦笑,他明白曽不负现在的心情。而银票她也检查过了。

  跑江湖跑了这么多年。她还不至于连银票的真假都分不出来。

  “我们那镖局值一百万两?”

  谁说不是呢。就龙澜镖局那一堆破铜烂铁,十万两都不一定有人要,更何况如今走镖行当全面低迷,几乎已经到了无人问津的地步,怎么会有冤大头花一百万两入伙。

  肖凤儿只能把白晨刚才教她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曽不负和周麻三都听的目瞪口呆,最后,曽不负也是一脸苦笑:“得。既然如今你也算是曾某东家了,你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你要我们怎么伺候,我们就怎么伺候着。”

  曽不负也是干脆,说动手就动手,行事雷厉风行,不过心中估计已经把白晨当成了冤大头,心中想着,估计是被自己东家哄骗了。

  当然了。更主要的原因还在于如今龙澜镖局确实是在困难时期,能有这么个大爷肯出钱帮龙澜镖局度过难关。曽不负自然是乐见其成。

  三人办事倒是麻溜,白晨说什么他们就做什么,不多时,白晨和何姑娘便坐上了舒适的马草铺成的草床,上面还盖了一层马车的车帘。

  就连白晨的烤鱼,都已经剔了骨头,虽说味道算不上非常的美味,可是配着这青山绿水,美女相伴的景致,倒也是另外一番享受。

  “白公子,我们的准备,你可满意?”

  “凑合。”白晨不咸不淡的说了句,立刻引来曽不负横眉瞪眼。

  “只是,若是下雨,你们又该如何?”

  “这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谁拦得住,我们怎么知道怎么办?”曽不负负气说道。

  白晨笑着摇了摇头,便在这时候,不远处的山路上,走来四五个个身影。

  这五个人似乎也发现了白晨等人,立刻朝着众人走来。

  白晨看了眼这五个人,全都是江湖中人,步伐稳健,目光锐利,手上各自拿着刀剑。

  “大哥,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怎会这么巧遇到人?不会是我们的仇家设伏在此吧?”

  “不是,你看这些人的马车就停靠那,而且其中两人看起来不会武功,另外一女两男,武功也只是稀松平常,他们应该是走镖护送人的。”

  这五个人中的老大,显得是目光极其精准,老大眯起眼睛,打量着白晨等人:“不过此处便是破军山,我们还是谨慎一些的好,先过去打探清楚,这几个人的身份来历,再做打算。”

  “诸位朋友,我兄弟五人途经此地,正寻思着找个地方休息,可有打扰诸位?”

  江湖中人郊外相遇,倒也是正常,曽不负立刻起身抱拳:“不……”

  曽不负的话没说完,却听到白晨没好气的说道:“既然知道打扰了,那就自便吧。”

  曽不负、肖凤儿和周麻三的表情可想而知有多难看,对面那五个大汉也是愕然。

  一般来说,江湖中人相遇,就算不愿意同聚,也不会恶言相向。

  可是这小子却是语气冲撞,完全是奔着得罪人去的。

  这五人立刻横眉竖眼的瞪着白晨,那个老大看了眼白晨,已经认定白晨不是江湖中人,只是一个不知道礼数的富家公子。

  “呵呵……既然如此,我们就不叨扰了,告辞。”这老大也是干脆,转身便带着人离开。

  “老大,那小子语气如此蛮横,何不给他一点教训?”

  “是啊,刚才若非老大拦着,我便一刀劈了那小子。”

  “我们已经到了破军山,此地也不知道有多少江湖中人聚集于此,还是不宜节外生枝,我们还是速速休养生息,还不知道等夜里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事,吴趣,把干粮拿出来。”

  而另外一边,曽不负和周麻三已经对白晨的举动相当不满了。

  “白公子,我们在外行走,能不得罪人,最好不要随意得罪人,那几个人绝非善男信女,此处又是荒郊野岭,若是拼斗起来,未必能讨得到好处。”

  “我知道他们不是善男信女,那几个若是与我们聚在一起,看到你们两个娇滴滴的大姑娘,难免又要生气事端,还不如现在把他们赶走。”白晨自顾自的吃着烤鱼,漫不经心的说道。

  众人哑然,理是这个理,可是白晨的那番话,确实是太容易得罪人了。

  “那你就不怕,他们直接动手生事?”曽不负气呼呼的说道。

  “他们不会的。”白晨笑着摇了摇头。(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