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六百八十八章 寻武闻道

第六百八十八章 寻武闻道

  &;  &;  &;  &;  “掌门,您唤吾等前来,所为何事?”  &;  &;  &;  &;  &;  &;  &;  &;  “弟子传唤诸位师祖前来,是因为如今我昆仑圣地遇到大劫,需要几位师祖出面化解危难,只要诸位师祖在铸武比试中获胜,便可消弭昆仑圣地的劫难。”天均老道含糊其辞的说道。  &;  &;  &;  &;  &;  &;  &;  &;  他已经快两百岁的人了,可是面对四位老者,依然称呼其师祖,可见这四老的年纪。  &;  &;  &;  &;  &;  &;  &;  &;  而且他们四人的武功修为,可以说是稀松平常,却能够延寿至今,可想而知他们在铸武之途上的境界之高深,简直就是令人发指。  &;  &;  &;  &;  &;  &;  &;  &;  “昆仑之劫,吾等师兄弟自然义不容辞。”  &;  &;  &;  &;  &;  &;  &;  &;  四人虽然辈分尊崇,可是却没有太多的架子,立刻就答应下来。  &;  &;  &;  &;  &;  &;  &;  &;  “谁来与吾等四人比试铸武?”  &;  &;  &;  &;  &;  &;  &;  &;  卜算子走上前一步:“四位前辈可是当年名震天下的祝融、祝通、祝天与祝神?”  &;  &;  &;  &;  &;  &;  &;  &;  “正是老朽四人,阁下请……”为首的祝融以为卜算子便是比试之人,并无太多的喜恶,而是简单的做了个请。  &;  &;  &;  &;  &;  &;  &;  &;  “并非晚辈与四位前辈比试,晚辈只是一个看客而已。”卜算子微笑的让过身子,看向白晨。  &;  &;  &;  &;  &;  &;  &;  &;  白晨含笑走上前来:“四老,请吧。”  &;  &;  &;  &;  &;  &;  &;  &;  “你!?”祝融四人全都惊奇的看着白晨。  &;  &;  &;  &;  &;  &;  &;  &;  他们最初的时候,想过是唐玄天,可是看唐玄天一身唐门气息,而且武功相当不俗,显然不是铸武师。  &;  &;  &;  &;  &;  &;  &;  &;  所以才会以为是卜算子,卜算子的武功也是稀松平常,而且一身玄秘气息暗涌。  &;  &;  &;  &;  &;  &;  &;  &;  可是卜算子却否定了他们的猜测,最后他们才发现,居然是一个毛头小子与他们比试。  &;  &;  &;  &;  &;  &;  &;  &;  而这个毛头小子,简直就不能简单的用小字来形容。完全就是个幼童。  &;  &;  &;  &;  &;  &;  &;  &;  “正是小子。”白晨稽首行了个礼:“而且要灭你昆仑圣地的,也是小子。”  &;  &;  &;  &;  &;  &;  &;  &;  祝融四人的脸上表情,顿时古怪起来。  &;  &;  &;  &;  &;  &;  &;  &;  回头询问的目光看向天均老道。天均老道苦笑的点点头。  &;  &;  &;  &;  &;  &;  &;  &;  “我等四人多年未曾出世,难道我昆仑圣地已经败落到被一个孩童欺凌到头上的地步了吗?”  &;  &;  &;  &;  &;  &;  &;  &;  天均老道虽然贵为昆仑圣地的掌门。可是面对四老,也要恭恭敬敬,不敢有半分逾越。  &;  &;  &;  &;  &;  &;  &;  &;  四老虽然修为不高,可是眼中却容不得半点沙子,目光异常凌厉,直逼天均老道的心头。  &;  &;  &;  &;  &;  &;  &;  &;  天均老道居然在四老的目光下,连连退后,脸色更是苍白无比。  &;  &;  &;  &;  &;  &;  &;  &;  “此事是吾师兄弟之过错。如今铸成大错,请四位师祖看在门中弟子的分上,救救昆仑圣地。”天均老道哭丧着脸,委求的说道。  &;  &;  &;  &;  &;  &;  &;  &;  “到底是何事,这个孩子又是怎么回事?细细给吾等四人说来。”祝融语气强硬,根本就不给天均老道蒙混过关的机会。  &;  &;  &;  &;  &;  &;  &;  &;  “师祖……这……这等事后再论可好?如今大敌当前,还请诸位师祖放下成见。”  &;  &;  &;  &;  &;  &;  &;  &;  “你说是不说!”  &;  &;  &;  &;  &;  &;  &;  &;  面对四个性格刚烈强硬的师祖,天均老道也是无可奈何,在四人的逼问下,只能吞吞吐吐的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这……这事还是我们几人一时糊涂犯下的大错……”  &;  &;  &;  &;  &;  &;  &;  &;  在场众人听完天均老道的话。脸色全都惊变。  &;  &;  &;  &;  &;  &;  &;  &;  原以为只是普通的门派恩怨,可是听完天均老道的话,他们才明白。事情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严重许多。  &;  &;  &;  &;  &;  &;  &;  &;  若是门派恩怨,最起码也能化解干戈,可是天均老道和他那几个师兄弟,居然图谋着祸害天下苍生。  &;  &;  &;  &;  &;  &;  &;  &;  如今朝廷之人杀到昆仑城,这后果自然是可想而知。  &;  &;  &;  &;  &;  &;  &;  &;  四个老者全都已经气的吐血,他们虽然已经隐退多年,可是昆仑圣地毕竟是他们的家,如今自己的这几个后辈,居然犯下如此罪无可恕的罪孽。他们可想而知有多愤怒。  &;  &;  &;  &;  &;  &;  &;  &;  如果只是一般是江湖恩怨,他们还能想着如何包庇自己的门人。又或者做出一些补偿,可是如今得罪的是朝廷!是天下!是百姓……  &;  &;  &;  &;  &;  &;  &;  &;  这让他们如何包庇。难道说小辈不懂事,这是他们第一次犯错,能不能饶了他们?  &;  &;  &;  &;  &;  &;  &;  &;  玉乌原本还一直的心疼自己的爷爷,可是在听完前因后果后,她这才明白,今日的昆仑圣地的大劫是如何而来。  &;  &;  &;  &;  &;  &;  &;  &;  说句难听的话,这完全就是自己的爷爷咎由自取。  &;  &;  &;  &;  &;  &;  &;  &;  “好了,叙旧就免了,我们还是开始吧,早死早托生,还是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  &;  &;  &;  &;  &;  &;  &;  “这位小王爷,虽然我门下弟子犯下如此滔天大罪,老朽四人也知道他们罪无可恕,可是为了昆仑圣地,老朽四人还是要厚颜向您求教。”  &;  &;  &;  &;  &;  &;  &;  &;  祝融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的老脸都红了。  &;  &;  &;  &;  &;  &;  &;  &;  本来就有错在先,如今还要联手对付一个小孩子,这简直就是丢尽了他们的老脸。  &;  &;  &;  &;  &;  &;  &;  &;  “无所谓,反正我就是找乐子,你们也别觉得欺负我,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呢。”  &;  &;  &;  &;  &;  &;  &;  &;  “小王爷,既然是我们选择了比试铸武,那这比试的方式,就由你来决定吧。”  &;  &;  &;  &;  &;  &;  &;  &;  “一般的现场铸武,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我们便以寻武闻道来一决胜负,如何?”  &;  &;  &;  &;  &;  &;  &;  &;  “寻武闻道吗?正合吾意。”  &;  &;  &;  &;  &;  &;  &;  &;  所谓是寻武闻道便是指相互的考究铸武的学识,一直到将另外一方考倒为止。  &;  &;  &;  &;  &;  &;  &;  &;  不过四人却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那就是四人心意相通,也就是说,任何一个人会的,其他三人都能够相通心意。  &;  &;  &;  &;  &;  &;  &;  &;  “小王爷,请。”  &;  &;  &;  &;  &;  &;  &;  &;  “那我便不客气了。”白晨含笑的点点头,迈出两步,看向四人:“何谓魔。”  &;  &;  &;  &;  &;  &;  &;  &;  白晨口中的魔,并非指的魔道中人,而是武道中的魔。  &;  &;  &;  &;  &;  &;  &;  &;  白晨的第一个问题倒是稍显稀松,算是一个谦让的问题。  &;  &;  &;  &;  &;  &;  &;  &;  基本上只要是有一定的铸武造诣的,都不可能被这个问题难倒。  &;  &;  &;  &;  &;  &;  &;  &;  “魔,即为心,心若狂。魔便生,武可定乾坤,亦可破混沌。人皆有魔,却非人人皆有魔心。”  &;  &;  &;  &;  &;  &;  &;  &;  祝融顿了顿。又反问白晨:“何谓道。”  &;  &;  &;  &;  &;  &;  &;  &;  “道,即为意,意所向,道便存……”前面的回答,白晨还算中规中矩,可是言尽之时,白晨的话锋一转,又道:“魔也可为道。魔道魔道,一条路的问题,向左为天堂,向右为地狱,天堂是道,地狱亦为道。”  &;  &;  &;  &;  &;  &;  &;  &;  所谓的天堂,并非西方中的天堂之意,同样是指道的两极。  &;  &;  &;  &;  &;  &;  &;  &;  祝融心头一惊,不由得多看了眼白晨。  &;  &;  &;  &;  &;  &;  &;  &;  两个问题算是互相试探,照本宣科谁都会。可是从固有的答案中求变,那就非任何人可以做到的。  &;  &;  &;  &;  &;  &;  &;  &;  白晨的答案,却已经超脱了照本宣科的范凑。他的后半句话,显然是他自己的领悟。  &;  &;  &;  &;  &;  &;  &;  &;  如若不是铸武境界已经到了一个极高的境界,是不可能如此坦然的说出自己的感悟,甚至引起他们的共鸣。  &;  &;  &;  &;  &;  &;  &;  &;  “何谓魔道?”这次轮到白晨提问了,第二回合的难度,相较于第一回合,有了明显的提升。  &;  &;  &;  &;  &;  &;  &;  &;  “非常路,非常人,非常性。非常态,非常心。五非即为魔道。”  &;  &;  &;  &;  &;  &;  &;  &;  祝融的回答可谓是标准至极,只是标准中又少了几分变通。这不是说祝融或者其他三老的铸武造诣不高,而是因为他们对于魔道涉足不深。  &;  &;  &;  &;  &;  &;  &;  &;  毕竟昆仑圣地乃是名门正派,固有观念里,让他们本能的排斥魔道,所以甚少的研究。  &;  &;  &;  &;  &;  &;  &;  &;  “看来诸位前辈被前人留下的典籍所误导……”白晨笑着摇了摇头:“魔道非邪道,邪道讲究的是断五根,除六欲,绝情爱,灭本性,与大道相悖而行,反观魔道则是随心所为,随性所展,随意而动,随事而观,此方为魔道,魔道并非大奸大恶,而是率性直性。”  &;  &;  &;  &;  &;  &;  &;  &;  四人同时抱拳,恭敬道:“受教了。”  &;  &;  &;  &;  &;  &;  &;  &;  旁人都是一阵雾里看花,他们身为旁观者,却难以琢磨双方所探究的道。  &;  &;  &;  &;  &;  &;  &;  &;  却不知道白晨的一席话,却是让四人茅塞顿开。  &;  &;  &;  &;  &;  &;  &;  &;  不是说四人的答案有误,而是他们的观念有误。  &;  &;  &;  &;  &;  &;  &;  &;  一直以来,他们都将魔道视为邪魔外道而敬而远之。  &;  &;  &;  &;  &;  &;  &;  &;  对于旁门左道的功法,更是唯恐避之不及,一面堕入邪道。  &;  &;  &;  &;  &;  &;  &;  &;  却不知道正是因为他们的这种观念,让他们在铸武之途上,渐渐的偏离了本路。  &;  &;  &;  &;  &;  &;  &;  &;  “小王爷的武道见解果非常人能及,老朽四人为先前的轻视道歉。”  &;  &;  &;  &;  &;  &;  &;  &;  白晨耸耸肩,含笑的摇了摇头:“我这年纪,本就容易让人产生误解,倒是四位前辈,武道见识卓绝,却依然恪守正道,晚辈佩服。”  &;  &;  &;  &;  &;  &;  &;  &;  虽说是客气话,不过白晨确实是佩服四人的秉性。  &;  &;  &;  &;  &;  &;  &;  &;  如果这次白晨不是抱着打击昆仑圣地的目的来的,或许他们会把酒言欢,相知相交也不一定。  &;  &;  &;  &;  &;  &;  &;  &;  “何谓招?”这次轮到祝通发问。  &;  &;  &;  &;  &;  &;  &;  &;  “招非招,招有形,而道无形,式有形,而心无形……”  &;  &;  &;  &;  &;  &;  &;  &;  白晨侃侃而谈,渐渐的脱离了典籍上记载的东西,四老已经渐渐的陷入了白晨的言词之中。  &;  &;  &;  &;  &;  &;  &;  &;  寻武闻道的精彩之处便在于此,双方都在极力的将对方拉入自己的意境中,谁若是技高一筹,另外一方比如是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  &;  &;  &;  &;  &;  &;  &;  渐渐的,四位老者的目光已经开始变得不那么坚定,时而恍惚时而深思,时而又惊叹于白晨对武道的认知。  &;  &;  &;  &;  &;  &;  &;  &;  他们似乎完全忘记了,这是一场比试,局面似乎变得古怪起来,有时候四位老者居然还会主动的询问。  &;  &;  &;  &;  &;  &;  &;  &;  “等等……你说的无招胜有招,既然无招又如何胜过有招?”  &;  &;  &;  &;  &;  &;  &;  &;  “你的理解是错的,无招并非不出招,此处的无招的意思是伺机而动,后发先至的意思,并非说不出招,天下间不管多高明的招式,终有被破的可能,而无招即为随机应变,等待对方想出手,以不变应万变。”  &;  &;  &;  &;  &;  &;  &;  &;  “老朽受教……”(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