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六百六十五章 十王墓之行

第六百六十五章 十王墓之行

  江河落此刻真有一种悔不该当初的感觉,他突然现,自己选错了对手。章节更新最快

  眼前的这个孩子不是皇天城口中纨绔子弟,不是不学无术的王爷。

  如果说皇天城有对他说过实话,那么唯一一句话就是,皇天城在这小子手上吃过亏。

  当时的江河落只是以为,皇天城是因为这小子皇室亲王的身份,所以才会吃亏的。

  如今才现,原来自己是如此的天真,这小子远不是那种纨绔子弟,不是那种有名无权的皇室成员,这小子不但心狠手辣,心机深沉,更是权柄滔天。

  如果早知道这小子如此难对付,他就不会天真的把自己的女儿送过来,当作一个考验。

  自己的行径简直就是送羊入虎口,把自己的女儿往狼嘴里送。

  虽然江心很是不忿,可是只能与自己的父亲乖乖的跟在白晨的身边。

  其他的一众高手并未跟随在白晨的身边,因为人多眼杂,白晨相信皇天城和那个救走他的人,一定还在双边城内,或者是在附近。

  他们必然还有所图谋,所以白晨不想让太多人跟在身边,以免打草惊蛇。

  更何况,如今有了龙车,支援度可以非常快,白晨让这些人都暂时的留在原地,护送这些惊魂未定的乘客。

  白晨、阿古齐兰还有江河落父女四人,进入到双边城中,却现双边城内,真可谓是热闹非凡。江湖人士更是整条街都是。

  “怎么这么多江湖人士?”白晨迟疑的看向江河落。

  双边城并非繁华都城。地处于边境地带。虽然如今龙车经过这里,可是这里最多也就是一个小站,远非一些重城大镇可比的。

  可是,如今白晨却现,这双边城内的人潮,一点都不比一般的都城少。

  而且这里的江湖人士多的,实在是太不寻常了。

  “听说了吗,十王墓将要重现人间。”

  “你也听说了?”

  “这不废话吗。要是没听说,我能赶着末班车跑这来。”

  “以前也时有十王墓的传闻,这次多半也是假的吧。”

  “假的你还跑这来?”

  “老子去哪里要你管……”

  街头巷尾都是这样的谈话,白晨也算是弄明白了,这都是皇天城事先就放出来的消息。

  吸引这群人争相竞逐,可是白晨还是弄不明白,皇天城吸引这么多的江湖人士来双边城做什么?

  按说,这么多的江湖人士,难免要走漏风声和搅局,皇天城到底要做什么。

  当然了。不管他要做什么,白晨要做的就是破坏他的计划。

  “快来快来。本人已经现了一条通往十王墓的密道,每个人只要一百两,只要一百两,就有无穷宝藏,等着你挖掘。”

  白晨凑上前去,看了眼那个叫喊的人,那人的身边已经聚集了不少江湖人士,这些人都是交过钱的。

  “你现的密道在哪里?”

  “钱,每个人一百两。”显然,这人完全把这当作一个买卖。

  白晨正要掏钱,可是身体突然被人一拉,一个年轻人突然一把拽住他。

  “小娃,别信他的,他就是在城外挖了一个地道,然后就跑这来收钱做买卖了,来我这把……我手上的密道可是货真价实的,只要五百两银子,不管你有多少人,我都能送你们安全的过去。”

  白晨看着年轻人指着的方向,就看到几个,与他同样年轻的人,摆足了姿势,看起来真有几分阵仗。

  “余器,我们行商门与你们惊雷门井水不犯河水,你何必在这搅合我的生意。”先前叫卖的人非常的不爽,毕竟被人当面抢生意,还在这里拆台。

  “话不能这么说,什么叫做搅合你的生意,我这是不忍这位小兄弟受骗,小兄弟,只要五百两……”

  “你也有密道吗?”白晨问道。

  “和你说了吧,其实在十几天前,一场大雨把东城的城墙冲垮,护城河倒灌进来,结果出现了不少的密道,而且还出现了一个刻着十王墓的碑文。”那年轻人解释道。

  年轻人解释道:“然后就有不少人进去探路,已经有人探到了极深的路途,比如说我们几个,我们这些日子来来回回,已经接纳了几批队伍,至少能带你们在密道中走过十里的路途。”

  “那个密道有十里?”白晨惊讶的问道。

  “何止十里,那密道纵横交错,而且危险重重。”

  “那你们在里面都遇到了什么?”

  “什么都有,还有一些你见都没见过的怪物,四肢有这么长……”年轻人比划了一下:“身体枯枯瘦瘦的,脑袋上没长眼睛,嘴巴里留着黑汁,一口就能吞下半个人,你这小娃要是进去了,怕是用不了一口,就要被那个怪物吞了,所以说,你们若是想进去看看,就认准我们几个,我们可都是老手,保证在里面转一圈,可以安然无恙的带你们出来。”

  “好,就你了,五百两是吧,江河落,付账。”

  江河落很是郁闷,江心更是横眉竖眼,更是不爽。

  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是白晨的态度,完全把他们两人当佣人使唤。

  “不要让我在里面遇到你们,不然有你们好看!”先前那个人叫骂不已,显然是生意被抢,让他很是不满。

  “小王爷,在下在这里有些手下,可要在下去打探一下消息?”江河落小声的说道。

  “去吧,你女儿就留在我的身边,放心……她在我的身边会非常安全的。”

  江河落的脸色一沉,对着白晨一阵咬牙切齿,可是又无可奈何,最后只能讪讪的离去。

  “那个高手怎么走了?”余器看了眼江河落离去的背影,有些失望的问道。

  “你还看的出他是高手吗?”白晨呵呵的笑起来。

  “当然,虽然我们几个的修为不算高,可是看人的眼力还是有的,那人走路风都绕着他的身体周围,绝对是高手!高手!”

  余器又看了眼江心:“这位兄台的武功想必与那位前辈共承一脉吧,看兄台呼吸吐纳,吮吸自然,想必也是得到了几分真传。”

  “你们呢?刚才我听那人说,你们是惊雷门的。”

  “唉……什么惊雷门啊,是我们糊弄人的名头,我们和他一样,都是一群人窝在一起混口饭吃。”

  “哦?是吗?我看你们的武功也算是有些由头,不像是乡下把式。”江心怀疑的看了眼余器等人,虽然没有交手过,可是江心的眼光何其毒辣。

  江湖中人审视他人,很多时候都是看对方的动作,便能猜出几分来历。

  “你是双边城当地人?”白晨又问道。

  “不是,我们几个就是哪里有买卖就去哪里,护院打手的活也接,镖局走镖的活也接,反正只要给钱,就算是杀人放火,我们也能做的来。”余器倒是没有保留的说道:“不过你放心,我们几个行走江湖,靠的就是一个信誉,收了你们的银子,我们就铁定会把你们安全的护送出来。”

  “那个十王墓可不是个好地方,越是深处就越是危险,小孩,到时候可别吓得尿裤子。”余器身边的一个高冷女子,淡漠的说道。

  “这位姐姐,你放心便是,就算你吓得尿裤子,我也不会尿裤子的。”

  “哼!是吗?”高冷女子突然抽剑,朝着白晨刺去。

  “哎哟我的娘啊……”白晨已经吓得躲到余器的背后去了。

  江心和阿古齐兰不约而同的翻了翻白眼,这小子装的还真像模像样。

  余器倒是有些尴尬:“兰儿,你这是做什么,人家一个小孩子,你这样吓人。”

  这个叫做兰儿的高冷女子撇了撇嘴,收起佩剑,不与余器多看一眼。

  余器更是尴尬:“小兄弟,你不用担心,兰儿虽然性格孤傲,不过心地还是很善良的。”

  “是啊,这小妮子就是心慈手软,上次我在野外打了一头小狐狸,结果这小妮子愣是说那狐狸有灵性,非得从我手中夺去,结果那小狐狸还真是有灵性,就像是个破皮无赖一样,赖着不走了。”

  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指着兰儿身边的小狐狸,勾了勾指头:“五花肉,过来。”

  白晨抬头一看,果然看到兰儿的身边,有一头小狐狸,那小狐狸的身上并非红皮或者白皮的狐狸,身上有些斑点,的确像是一块五花肉。

  五花肉倒是很是机灵,一个猫跳就跳到了魁梧大汉的手上,伸着舌头舔着魁梧大汉的手掌。

  “哈哈,老子每天的三块大肉没白喂。”

  魁梧大汉看了眼白晨,心想着小孩子一般都喜欢这种小动物,便指着白晨道:“去,给小哥玩玩。”

  一般的时候,五花肉都会很听话,不管是男女老幼,见到五花肉也都是极其喜爱,可是五花肉一看到白晨,突然之间整个身体都弓了起来,全身毛都竖起来,咧着嘴出一阵阵的嘶吼。

  众人都是愣了一下,五花肉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的反常,阿古齐兰却是忍不住捂嘴大笑起来:“石头,你吓到这畜生了,哈哈……”(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