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六百五十九章 在路上

第六百五十九章 在路上

  李燎战战兢兢的抓起竖在面前的黄金剑剑柄,便在瞬间轰鸣巨响,天空中的每一把黄金剑都坠下无数雷霆,全都轰在李燎身上。

  便在老皇帝面前,在天下人的注视中,李燎瞬间被轰的只剩下鲜血淋漓的骨架子,残骸依然保持着跪地的姿势。

  这时候,所有的黄金剑都落到李燎的面前,然后黄金剑开始融化,金漆开始将跪地的残骸覆盖,最后成了一具跪地的黄金雕像。

  老皇帝的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看到李燎落的如此下场。

  而这一切,都是石头那小子布置的,他从始至终,都只是当一个演员……

  结束了……

  就这样的结束了,祸乱天下三十余年的燎贼终于授首。

  三省也最终归纳入汉唐版图,老皇帝高举手中黄金剑,指天长啸:“汉唐盛世!天下归心!”

  一时间,全汉唐的百姓都在与老皇帝一同呐喊着,这时候的汉唐,才是真正的万众一心,众志成城。

  这或许只是一场戏,可是这出戏对于天下人来说,是无法言喻的。

  “石头呢?”老皇帝走出会馆,看到老王的目光有些呆滞。

  “石头说……说……天下再没有平燎王。”老王的泪光闪动,茫然的看着老皇帝。

  “他走了?”老皇帝的表情也凝固了。

  “他说在天王山中,留有他对汉唐的规划……”

  老皇帝长叹一声,虽然早已料到这样的结果。可是还是有诸多的不舍与难过。

  “走便走吧……终有一日。他还是要回来的。汉唐就在这里,无量山也已经不远。”

  ……

  “石头,我们为什么要走的这么急?”阿古齐兰不解的问道。

  “再不走就永远都走不了了。”白晨白了眼阿古齐兰。

  白晨没有过多的耽误,在这之前,他就已经为自己的离去做准备了,不管是天王山的规划,又或者是三省的规划,甚至是汉唐的规划。都已经帮老皇帝准备好了。

  他也相信老皇帝以及魏如风,有他们在,汉唐就乱不了。

  “那我们不坐船吗?你的那个大铁船不是很快吗?”

  “不了,我们先去雁州府,从那里坐龙车去到双边城,然后再从那里到南疆。”白晨说道。

  “哦!好耶……可以去坐龙车了。”阿古齐兰兴奋的叫起来,她来的时候可没有坐龙车,一直都听人说,龙车如何如何的快捷方便,今次终于有机会去尝试了。

  白晨和阿古齐兰雁州府。这里是铁路沿线经过的一个站点。

  因为暂时来说,客运还不算普及。一天只有两个班次,更多的班次是投入到货运。

  这倒不是说货运比客运更重要,只不过如今还有相当大一部分的人,并不能接受这种新式的旅行方式,即便是白晨已经通过影视屏,覆盖式的宣传了,可是还是很多人选择以车马甚至是徒步出发。

  这也是时代的症结,毕竟人们常识里的旅途方式,就是传统的车马徒步。

  这需要一些时日的转变,不过相较而言,商人就精明的多,他们更清楚怎么样才能收获更多的利益。

  白晨和阿古齐兰到了雁州府站点的时候,站点内的人数并不多,这与白晨记忆中的人山人海的火车站显然不同。

  “来两张前往双边城的票。”白晨来到售票口。

  售票员看了眼白晨,又看了看阿古齐兰,很显然,两人的年纪都不大,而且白晨穿的是汉唐的服饰,阿古齐兰则是穿着苗人的服饰,看起来这对组合实在是有些怪异。

  “你们去双边城吗?”售票员本能的问了一句,毕竟职业习惯,总会去猜测宾客的身份,可是眼前这两个孩子,显然不像是一起的。

  售票员想到,有可能是人贩子,不过再一看阿古齐兰,又看着不像。

  在一番旁敲侧击后,白晨还是拿到了两张票。

  半个时辰后正好有一列车会进入车站,停留三刻钟。

  两人在龙车进站后,匆匆上了车。

  白晨两人的座位对面,是一个偏偏公子。

  那公子看到白晨与阿古齐兰坐下,微微一诧,不过很快便礼貌性的点点头,然后拿起报纸看起来。

  初时阿古齐兰的确是很好奇的东张西望,可是时间久了,也难免的感觉到乏味。

  “对面的小哥,把你那报纸给我看看呗。”阿古齐兰百无聊赖下,只能向对面的公子询问道。

  “姑娘,请随意。”那公子放下手中的报纸,温文尔雅的说道。

  可是阿古齐兰认识的汉字,实在是少的可怜,最起码一片普通的文章,她也只能看的懂一小半。

  “石头,你念给我听。”阿古齐兰无奈的将报纸递给白晨。

  对面的公子轻笑一声,觉得这对人儿实在好玩的紧。

  年纪大的姑娘不识字,居然要年纪只有五六岁的孩童给她念报纸,这小孩能看的懂才怪。

  “我才没你那么无聊。”白晨白了眼阿古齐兰,闭上眼睛,准备桌子上打盹一会儿。

  “你怎么能这样,姐姐说,让你照顾我的。”

  阿古齐兰拉着白晨一阵怂恿,白晨很是不耐烦,看了眼对面的公子:“你让对面的大哥哥念给你听。”

  那公子脸上的微笑一僵,这小滑头倒是机灵,把麻烦事推给自己。

  阿古齐兰看了眼对面的公子,喃喃道:“我与他又不熟。”

  “额……忘了自我介绍,在下万华门弟子杜天生。”

  “哦。”阿古齐兰可没打算自报家门。

  杜天生也不介怀,看着两个小家伙也不像是江湖中人,自然也不会与两人介怀没规矩。

  “两位小友这是要去哪里?”

  “去……”

  “去游山玩水。”白晨打算了阿古齐兰的话,淡然说道。

  “也是,如今有这龙车,旅途便利许多,想去哪里玩,更是随心所欲,只是两位年纪甚小,家里人可知道两位出来?”

  “你管的是不是太宽了,本姑娘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用得着你管。”

  “是在下多事了。”

  白晨看了眼杜天生,这人的脾气实在是太好了。

  不由得看了眼杜天生,不过也只是多看了杜天生一眼。

  杜天生的虎口处厚茧,腰间是金丝履带,袖口宽大,坐姿端正笔直。

  这时候餐车缓缓的推了过来,客乘人员看着三人:“客人,可要买些餐点?”

  “给我来杯茶水。”杜天生微笑的说道,他对所有人似乎都是这么的彬彬有礼,同时转头对白晨两人道:“两位可要些什么,我请。”

  “什么贵来什么。”阿古齐兰可不知道什么叫做客气,而且还颇有几分挑衅的看了眼杜天生,杜天生依然是招牌式的微笑。

  “什么好吃来什么。”白晨倒也不客气。

  即便是吃喝送到嘴边,依然堵不住阿古齐兰的嘴巴。

  “姓杜的,你这是要去哪里?”

  “去杀人。”杜天生依然微笑。

  “杀人啊,就你这迎风倒的身子骨,能杀的了谁啊。”阿古齐兰不以为然的看着杜天生。

  “那都像你们苗人,一个个黑黑壮壮的,那就能杀人了?”

  “哼……不需要像我们苗人,你连石头都打不过。”阿古齐兰指着白晨道。

  白晨翻了翻白眼,撇过头不理会阿古齐兰。

  “石头,你说是不是,就他这身子板,你一根指头就能捏死几只对不对。”

  阿古齐兰看起来就像是小孩子之间的闹脾气,拉着大人帮架。

  当然了,在旁人的眼中,白晨也没大到哪里去。

  “哪里哪里,我们三人之中,就数你最厉害了。”白晨撇过头,不打算继续理会阿古齐兰,自己怎么就忘了,上车之前先给她服下一颗安眠药呢。

  “哼,石头,你也不帮我!我回去要告诉姐姐去。”

  杜天生本来还兴致勃勃的看着白晨和阿古齐兰,可是突然之间,脸色一变,并且很快的恢复常色,从座上站了起来,准备向外走。

  “你去哪里呢?我话还没说完。”

  “我去解手,姑娘可要跟来?”

  “你去死吧。”阿古齐兰气呼呼的咒骂道。

  白晨看了眼身后的过道,站着几个人,全都是江湖中人。

  紧接着,就看到对面车厢的客人还有乘务人员匆匆的逃离车厢,车厢的门也被关上。

  白晨皱了皱眉头:“看来以后要加强乘客的安全啊,这么在车上闹,实在是影响旁人的安全。”

  这时候,后面车厢传来乒乒乓乓的激斗声,阿古齐兰转头看向对面的车厢。

  “要去帮忙吗?”阿古齐兰问道。

  “你若是想去,就自己去,何必问我。”

  “本姑娘是看那小子还比较顺眼。”阿古齐兰巴不得在这旅途中闹出一点动静,正觉得百无聊赖,如今遇到这档子事,自然不能置身事外。

  阿古齐兰一个跟头已经跃出里座,一脚踹开车厢门,冲入车厢之中。

  “全都不许动,有什么冲本姑娘来……”

  车厢内所有人都愣愣的看着阿古齐兰,杜天生也有些傻眼了,此刻他的白衣染血,看起来伤的不轻,地上还躺着几个人,显然都是他的手段。

  “哪里来的不开眼的小丫头,找死……”(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