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六百五十六章 穷途末路

第六百五十六章 穷途末路

  一个武者如果不能保家卫国,那么武功再高又有何用?

  这就是武道全明星赛的一个宗旨,所以在这场比赛中,白晨是彻底的贯彻了这个宗旨。

  三十多支队伍,全队八个人,这次可以同时上场。

  他们所要面对的是五千燎王亲卫军,当然了,如果是真正的正面交锋,这些全明星赛的参赛者肯定是不可能与五千正规军对抗的。

  可是现在的形势又有所不同,白晨并没有要求他们必须正面交锋,他们可以选择一切,他们能够做到的,谋略、伎俩,暗杀又或者是陷阱。

  总之,在燎王和亲卫军逃离的线路中,一共有一天一夜的时间,在这个时间段内,他们可以肆意的收割亲卫军的人头。

  每个队伍必须收割够一百二十个燎兵的人头,才能进入下一轮比赛。

  如果在这一天一夜的时间里,没有收割到一百二十个人的队伍,将被淘汰。

  这个任务其实还是有不小的难度的,不过并非完全不可能。

  如今的燎王和手下的士兵,都已经吓破胆,亡命的奔逃着。

  在一处黑暗的地窟中,潜伏着几双闪烁的目光。

  万窟魔山的魔王队,正潜伏于此,魔尊作为领队教练,自然是全程陪护,外加一个随行的摄像师,一共十个人。

  摄像师则是一个无关的人物,每支队伍都有这样一个随队摄像师,不管队伍中的情况如何,他们都只会负责把画面播放给全天下人观看,仅此而已。

  “陈岚,如今燎兵到哪里了?”

  魔尊转头看向一个年轻的女子,陈岚是魔王队唯一的女队员,不过她此刻却是魔王队的眼睛。

  陈岚闭上眼睛,就像是在进入一种假寐的状态。其他的队友看到陈岚此情此景,也早已见怪不怪。

  过了半饷,陈岚睁开眼睛,开口道:“教练。燎兵距离我们还有五百里地,按照他们行进的速度,大概六个时辰才会到我们这里。”

  “六个时辰……不好办啊,我们魔王队的实力虽然不弱,可是在这场比赛中却没有优势,虽然这次的比赛,每个队伍都有三颗十阶小还丹和一个特殊要求令辅助,可是硬拼的话,我们没太大的优势,反而是五毒教和唐门的队伍最有优势。”

  魔尊和众队员的谈话。已经呈现给了全汉唐人看,在魔王队陷入困境之时,镜头又是一切换,换到了其他地方。

  只见此地已经开战起来,原来是七秀和藏剑的队伍组成了暂时的同盟。两队很聪明的选择了从侧路袭击燎王的逃跑队伍。

  此刻的燎王和他的队伍根本就无心对付突然杀出来的这些江湖中人,毕竟在他们的背后,还跟着一支大军。

  李燎很理所当然的以为,这是专门阻截他们的队伍,所以连反抗都没反抗,掉头就跑。

  一般原则下,两支队伍是不能联手作战的。不过因为七秀使用了特殊要求令,这个特殊要求令就是可以提出一个规则之外的要求,同时不侵害其他队伍利益的前提。

  而七秀的要求就是与藏剑合作,当然如果藏剑拒绝的话,七秀不但要失去这个特殊要求令符,还会让局面陷入被动。

  好在藏剑并未拒绝。显然,藏剑的队伍也没有把握单独完成收割。

  而且藏剑的好处就是,手中的令符还得以保留,即便与七秀的合作没有成功,藏剑依然还留存机会。

  可以说。与七秀的合作百里无害,不过特殊要求令符的使用,也是存在一个规则的,那就是不能提出其他队伍已经提出过的要求,就算是相似的要求也不可以。

  汉唐的观众在这一天的时间里,可是真的大饱眼福,这可以说是一场最真实的真人秀,前面的战争场面血腥同时又热血,而此刻的猎燎赛,则是充满了紧张刺激,还有悬疑。

  每个队伍施展浑身解数,各施所长,有人为自己支持的队伍陷入困境而担忧,也有人为自己的队伍取得成绩而感到高兴。

  燎王恐怕永远都不知道,他祸害了天下三十年的时间,却在今天成了天下人娱乐的对象。

  李燎觉得有些奇怪,今天发生的所有事,似乎都让人摸不着头脑。

  只有风决心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现在的他,还必须的尽职尽责的保护燎王。

  因为这时候的燎王可不能死,如果他现在死了,那后面的大戏怎么办。

  在接下来的旅途中,李燎可谓是历经艰辛,走到哪里,都会有陷阱,走到哪里都能遇到麻烦。

  这一路简直就是比上西天还要痛苦,有些时候,看到李燎的痛苦与麻烦,汉唐的百姓甚至是由衷的发出笑声,那是一种来自心灵深处的畅快。

  每个人都在想着,活该他有今天……

  “我们队需要燎王下一步逃跑的路线。”

  “我们队需要附近三百里的地形图纸……”

  每个队伍都发出这样那样的要求,猎燎赛开始进入白热化,各自的队伍都差不多拟定了自己的计划。

  魏如风与老皇帝则是坐在一块影视屏前,他们同样与大部分汉唐百姓一样,在关注着比赛的进程。

  “我觉得太姥山的队伍战术安排并不合理,他们队伍的特点就是土遁术,他们完全可以利用特殊要求令符,提出更符合他们利益的要求。”

  “陛下,我觉得这恰恰相反,他们提出的要求是在前面的黄水前,阻拦燎王前进的脚步三刻钟的时间,因为他们已经充分的考虑过,黄水河之后,就是一片洼地,后面的路途就不再适合他们的发挥,所以他们才会提前做出布置,准备在黄水之前,完成任务。”

  其实,老皇帝与魏如风并不是唯一一对在讨论各队计划的人,这时候汉唐不管是动不动军事的人,数也数不清的人加入这种讨论之中。

  有些道行深的人,会去分析这些谋略的可行性与成功率,外行人则更多的是带着娱乐性的态度观看。

  可是不得不承认,就因为这场比赛,让不少人都开始研究起军略与军事知识,这场战事也成了以后不少军事家必须学习与引荐的经典战例。

  对于汉唐来说,军事人才是非常稀缺的,因为不管是文人还是江湖中人,都是很少会去研究与学习军事知识,所以每当有名将出世,总难免让人侧目。

  汉唐的将军不少,可是名将却委实不多,李天成算是一个,还有就是曾经的李燎,当初李天成与李燎并称汉唐双锋,统领着天策军与神策军,可谓是所向睥睨,可是这几十年都过去了,依然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名将出世。

  不管是朝廷还是民间,都没有去培养军事人才的觉悟,大部分人都觉得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可是却没有人明白,即便是金子,如果是埋没在深渊之中而没有去挖掘,那么永远都不会有人发现。

  一直到子夜时分,李燎突然发现,身后的追兵没了。

  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难懂自己已经甩掉了他们了吗?

  李燎压根就不知道,其实白晨是专门给他休息的时间,免得在路上累死。

  就算他不需要休息,观众也要休息。

  不过李燎显然不能接受白晨的好意,在这里一刻钟,都能让他安心,他要逃,逃的远远的。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应该逃亡何处,可是他只有在逃往的时候,才能让自己勉强的安心下来。

  一天!仅仅只是一天的时间,他已经从高高在上的王座上跌落下来。

  他的心中恨透了所有人,风决心,陆良,还有所有的一切。

  可是此刻的他,已经没有了以前的那种威慑力,自己想要逃出生天,就必须有他们两人出谋划策,所以李燎此刻强按下心中的怒火。

  一路上,陆良都没有说话,只是跟着李燎玩命的奔逃着。

  只是,他一直都在用目光祈求风决心,希望他能给自己指出一条明路。

  事已至此,已经足以说明此刻的局势,李燎如今只是人家手中的瓮中之鳖。

  人家什么时候想杀他,就什么时候能杀的了他。

  如今只有风决心的手上有一线生机,所以陆良只能祈求风决心。

  可是风决心始终不说话,虽然陆良帮过他一个大忙,可是这不代表他就能信任陆良。

  李燎的那些亲卫军已经跟着他逃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可是李燎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王爷,时候不早了,我们何不如在此地歇息一夜?”风决心看着惶惶不可终日的李燎,心中鄙夷,此刻的李燎哪里还有先前的那种威严霸气,完全就是一个落魄的糟老头。

  “不行,若是后面汉唐军追来怎么办?”李燎连忙摇头:“绝对不行,继续前进!”

  “王爷,我们现在若是不能保存体力,连夜赶路的话,明日怎么办?这些人可没有您的龙精虎猛,怕是到时候不需要汉唐军的追赶,他们就要先累死了。”

  “王爷,风大人所言甚是,我们如今已经将汉唐军甩开了,夜里他们更难寻到我们,这时候我们正是应该趁机休息,白天赶路肯定比晚上要有效率的多。”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