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六百四十七章 风驰电掣

第六百四十七章 风驰电掣

  “黄口小儿,休得猖狂!”冷尹转过头,恼怒的喝斥道。

  如果说满朝文武,对谁最无力的话,那就要属眼前这位小王爷了。

  因为满朝文武中除了冷尹没能沾上光之外,其他的所有人!

  所有人!!都或多或少的与白晨有某些利益关系。

  敢得罪眼前这位主,先要问问自己的口袋够不够殷实。

  “你这算是辱骂皇族吧?”白晨笑盈盈的走到冷尹的面前:“皇帝爷爷,朝廷命官辱骂皇族要怎么治罪?”

  老皇帝虽然不高兴冷尹的口无遮拦,可是冷尹毕竟是老臣,实在不好责罚。

  可是老皇帝身边的老王却不管,谁也不能辱骂自家的儿孙。

  更何况老王早就看不惯冷尹了,平日里对自己冷嘲热讽,指着鼻子骂自己阉奴也就算了,今天居然敢当众骂自家的心头肉,如何能忍。

  “按本朝律法,辱骂皇族者,张嘴三十,若是天潢贵胄,则加重三分!”

  老皇帝瞪了眼老王,暗骂老王添乱。

  “算了算了,我看这老东西也没几天好活的了,就跪在这里当作处罚吧。”白晨倒是满不在乎的说道。

  “石头,你今天怎的有空上朝来?平日里你可是最不喜欢上朝了。”

  白晨虽然是平燎王,可是上朝的十次五根指头就能数得过来。

  如果说老皇帝私底下最想见的人是白晨的话,那么在朝堂上,最不想见的人也是白晨。

  因为每次白晨上朝,总会有些他看不顺眼的人,又或者看他不顺眼的人拿他的仪表德行做文章,然后又在这口齿伶俐的小子面前说的体无完肤,而告老还乡。

  “我是给追大臣一个交代的,给汉唐一个交代的。”白晨微笑的说道:“现在距离退朝还有多久?”

  “两个时辰。”老王说道。

  “两个时辰!?”白晨看了眼众臣:“想要本王一个交代的,现在便跟本王来吧。”

  “石头,休要胡闹,现在还是上朝的时间,不管什么要事,也应该等到退朝后再说。”老王喝斥道。

  “皇帝爷爷,我这也是朝政,为了让群臣心服口服,所以这趟门,必须去。”

  “去哪里?”老皇帝不解的问道。

  “去京城车站。”

  “京城车站在哪里?”

  “去了自然知道了。”

  “魏相,你觉得如何?”老皇帝看向魏如风。

  魏如风这才睁开眼睛:“陛下,既然小王爷说给群臣一个交代,那何不如去看看小王爷口中的交代是什么呢?”

  “好,若是你的交代不能让朕满意,让满朝文武满意,朕必要治你一个欺君之罪!”

  “冷大人就不用去了吧,就跪在这里吧。”

  “你!”

  “怎么,你是要选掌嘴?”白晨看了眼老王,老王立刻揽起袖子,气势汹汹的模样,立刻让冷尹脖子一缩。

  在白晨的带领下,满朝文武浩浩荡荡的向着那个不知道在哪里的京城车站前进。

  进了车站,首先便是感觉宽敞、明亮,车站内的大厅以及布置,都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

  而且这种风格,带着很浓郁的白晨的风格。

  所有人在看到车站内的布置的时候,都知道这是出自白晨之手。

  “皇帝爷爷,这边走。”白晨与老皇帝前后只差了半个肩,其他文武百官则是陆陆续续的跟在后面。

  一条犹如巨龙一般的钢铁车,横陈在百官面前。

  “这是?”老皇帝和百官都是肉搓着眼睛,他们全都以为自己看错了,这么大这么长的车,做出来也没有马能拉的动,就算前面栓着一百头马拉车,恐怕也不会快的。

  “石头,这东西要多少匹马才拉的动啊?”老皇帝看了眼白晨,眼中尽是担忧。

  看到这么大这么长的车,他的心头已经凉了一半,已经在考虑着,如何帮白晨脱身了。

  “皇帝爷爷,上了车再说。”

  老皇帝怀着忐忑的心情上了车,不得不说白晨对车厢内的布置,依然延续了他的习惯,舒适!

  待到百官都坐到位置上后,白晨也坐到了老皇帝面前。

  “石头啊,你这么多天,就弄出这么一个铁疙瘩?”老皇帝觉得,这次白晨恐怕要马失前蹄了。

  这铁疙瘩能跑的动?就算跑的动,恐怕也是老牛拉破车,等这铁疙瘩跑出京城,恐怕普通的马车都能跑到京畿口了。

  突然,车厢内一震,动了!

  看着车窗外的景致,在缓慢的向后移动着,老皇帝的心情也沉入了谷底。

  果然,这铁疙瘩果然跑不动,这简直就比蜗牛还要慢。

  后面座位上的文武百官也开始小声的议论起来,其中一个官员更是不顾白晨颜面,笑着调侃道:“就这速度,本官便是回家吃顿午饭再过来,估计都还没走出这车站口吧?”

  “哈哈……”群臣立刻附和的大笑起来。

  老皇帝和白晨自然都听到了这句话,只是谁都没有说话,老皇帝眼中的担忧更加浓重。

  老王站在老皇帝的身边,瞪了眼那官员:“闭嘴,休要扰了圣驾!”

  “老王,坐下来。”白晨的眼中并无担忧之色,因为这列火车昨天就已经完工了,并且试跑了一趟外地。

  老王这才坐到白晨的身边,老皇帝看着窗外的景致,只希望着这车能再跑的快一点。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老皇帝感觉车窗外的景色倒退的速度开始加快。

  “这车是不是在加快?”老皇帝问道。

  “是在加快,开始的时候为了平稳,所以速度会稍微慢一点。”

  动与静的极致表现是什么,只有极度的慢,才能体现出什么是速度。

  当列车出发后半刻钟的时候,列车的速度已经开始全面提速。

  突然,原本只是慢慢倒退的景色,瞬息间划过众人的眼睛,紧接着众人便看到窗外的景色在飞奔的朝着后面退缩。

  特别是近景,简直就是风驰电掣,只要是近处,以肉眼根本就看不清楚是什么东西,都会瞬间被甩在后面。

  而这还不是极致的速度,依然还处于加速度的状态。

  车窗外的风也从加速度之初哗哗的声音,变成了唰唰的声音。

  车厢内一片寂静,没有人发的出声音,所有人都趴在窗前,看着窗外飞奔而过的景色。

  这种速度,根本就无法用言语形容,列车飞驰着向前奔袭。

  就像是突破了一切障碍一般,突然,一个官员惊呼起来:“这是……这是大马坡?”

  “什么?已经到大马坡了?这才一刻钟的时间,怎么可能这么快就……”

  “真的是大马坡……天哪这车速比起马车快上几十倍,如果是马车的话,没有半天的时间,能到的了这大马坡?”

  “大马坡已经过了,现在已经到了逐鹿坡了,你看那是逐鹿坡的染血石……”

  这些官员对于京城附近的景致倒是非常的熟悉,一一的认全了过去的地标。

  三刻钟后,又有人惊呼起来:“京畿口,这是京畿口!!!”

  正常一天的路程,这才三刻钟的时间,已经到达京畿口了。

  只是,京畿口也只是几十息的时间便已经掠过了。

  这时候已经没有人再质疑了,看着列车驶向远方,接下来的是一片旷野,偌大的旷野也只是两刻钟的时间便掠过了。

  半个时辰后,群臣再次惊呼起来:“通州!快看,远处那个城门是不是通州城门?”

  只是,还不等其他人确认,又被一片两边树荫挡住,再放眼的时候,通州已经过了。

  “石头,我们……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早朝一共三个时辰,剩下的两个时辰,一个来回能跑多远跑多远。”

  “这才半个时辰就已经到了通州,这车到底能跑多快啊?”

  “正常时速每个时辰七百到八百里,不过还可以提速,每个时辰可以跑千里。”

  老皇帝的眼睛都已经直了,每个时辰跑千里,那就是说,整个汉唐距离最远的两个点,也只不用两天的时间。

  “这些铁路和火车,就像是汉唐的血管,运输着血液流经汉唐的每一个部位。”

  “这种铁疙瘩一趟能运多少斤货物?”老皇帝问道。

  以这种速度,哪怕是送的货物少一点,他也是可以接受的。

  “货车的速度相对要快一些,可以保持每个时辰一千两百里,如果保持最快速度,最大载重量是一百万斤货物,不过每趟跑下来,至少需要运送五万斤以上的货物,才能保本。”

  老皇帝的脸颊在抽搐,事实上与老皇帝背对背坐着的魏如风的脸颊也在抽搐。

  就在这时候,车速缓缓的减慢下来,众人不知不觉间,已经过了一个时辰的时间。

  车窗外传来一个声音:“扬州欢迎您,扬州乃是一座千年古城,这里有着曾经天下闻名的七秀绣坊,也有着名震天下的全明星队伍双锋……”

  一块影视屏映入众人的眼帘,这是扬州车站内的一块影视屏,当列车缓缓的停靠下来,众官员走下列车的那一刻,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双脚的感觉。

  扬州!这就到扬州了?

  “诸位,你们有三刻钟的休息时间,三刻钟后,请回车上,我们即将返程,如果三刻钟内,未能按时返回车座,我将不会等你,到时候就请你们自己坐马车回京城吧。”

  众人也不知道听没听到白晨的声音,一个个都处于神游之中。

  倒是没有人错过返程的列车,只是,每个人的手上,都或多或少的多了一些扬州的特产。

  显然,没有人愿意错过难得来一次扬州的机会。

  当列车再次缓缓启动的时候,再没有发出嘲笑,只是先前那几个冷嘲热讽的官员,全都躲在角落,不敢去望老皇帝的眼睛。rs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