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六百四十章 竭泽而渔

第六百四十章 竭泽而渔

  叶辛很无奈的选择了妥协,所以她现在名叫辛叶。

  作为白晨的助理,她总算有幸全窥天王山的全貌,她知道了许多别人所不知道的东西,她知道了许多不能知道的秘密。

  这时候的她才明白,白晨的计划是何等的宏伟,她甚至为自己能够参与其中而感到兴奋。

  这个庞大无比的工程,如今已经初具雏形。

  很难想象,如此超乎想象的计划,居然是出自一个孩童之手。

  而她还知道了,这一切都只是四个月前开始的。

  如今的天王山,更像是一个巨大的怪物,在不断的吞噬蚕食着燎王的势力。

  乌龙城只是第一步,如今的乌龙城已经彻底的沦为废城,甚至就连燎王都已经撤离乌龙城。

  在每个月月末例行的高层议会中,白晨首先问道:“叶辛,上个月的盈余如何?”

  “上个月总收入是二十一亿两银子,刨除各种成本,大概在八亿两银子,再加上山城的用度,大概盈余五亿两银子,不过水库需要加紧修建,东白山的用水已经出现紧张,还有中原山的新能源计划进展缓慢,需要工程部的人加快一下进度,毕竟还有一个月就要过大年了。”

  辛叶的适应速度很快,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已经基本适应了自己的工作。

  同时也已经明白了自己的身份和定位,可以说,如今她就是天王山的几个高层决策者之一。

  她的头上挂着一个总助理的头衔,可以说,连同的她叶家的声望也是水涨船高。

  “中原山的工程应该在这个月中就应该已经完成了,周铁头,为什么还没完工?”白晨看向周铁头,周铁头如今是工程部部长,所有的工程,都是由他负责的。

  周铁头如今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畏首畏尾的胆小山贼,经过白晨的培养,还有环境的熏陶,他已经逐渐的养成了一种自信。

  “上个月连日降雨,中原山的地势又比较险峻,所以我让工程队停工了十天,同时出入口部的人的建材慢了十天,也在一定程度上拖延了竣工的时间。”

  周铁头看向闫坤,闫坤就是出入口部的部长,不过他大部分时间都在京城走动。

  “好了,问题已经找到了,那就给我快点解决,下个月的月末例行会议,我不想听到大家互相抱怨。”

  白晨一拍桌子,看了眼众人:“我需要的是协调,协调!!懂得什么叫做协调吗?你们是一个团队,一个可以相互信任,相互扶持的团队,而不是相互推托相互抱怨的对手,如果以后你们再这么相互推卸责任,我还怎么把天王山的一切交给你们?”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周铁头更是有些惊慌:“大王,您要走?天王山不能没有您啊……”

  “走是早晚的事,不过不是现在,对了,下个月我会有一个月的时间不在山上,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我不希望出什么乱子,更不希望在我回来后,要收拾一堆的烂摊子!”

  “大王,您要去哪里?如今山城的各方工程都在紧凑的开展,您这时候离开不适合吧。”周巴山担心的看着白晨,他担心白晨就这么一走了之。

  虽然如今的天王山,已经有模有样,可是在场的每个人都很清楚,这是因为天王山有一个最重要的人,只要白晨在,那么一切都是这么的理所当然,白晨是天王山不可或缺的人。

  可以说,在场的每个人都可以缺少,唯独不能少了白晨。

  “去把汉唐的大皇子弄回来。”

  李澜生留在李燎的手中也不适合,白晨早就打算着弄回来李澜生了,只是之前一直都抽不开时间,如今有了辛叶暂时主持大局,白晨倒是能够安心的离开。

  ……

  “王爷,我们的粮草不多了。”陆良站在李燎的身边,为难的看着李燎。

  自从一个月前,他们舍弃了乌龙城之后,就只能前往神策军的驻扎地落脚。

  而神策军一直以来,都是靠着燎王的供给度日的。

  李燎失去了乌龙城,也就失去了最后的根基,一个统治者是必须有一个稳定的收入来源,以供养自己的军队。

  可是如今,李燎的收入来源没了,也就是说,李燎已经断了后路。

  “那就去找那些贱民拿。”李燎的脸色不大好,这一个月来,他完全没听过一个,让他高兴的消息,所有的消息,都让他头痛欲裂。

  陆良早就已经料到李燎会这么回答,这已经是李燎第五次这么回答了。

  可是,本就不富裕的百姓,早就已经被神策军剥削压迫的一点东西都没有了。

  抢?又能抢的到多少呢?

  更何况,如今周边的百姓,死的死,逃的逃,剩下的也只是那些无力逃跑的人。

  这些人更不可能提供什么粮食。

  如今的陆良,早就已经失去了最后的希望。

  如今的李燎已经是日薄西山,再也没有一丝希望。

  李燎如今也只是苟延残喘着,覆灭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大王,微臣有个办法。”陆良目光闪烁的说道。

  “什么办法?”李燎侧过头,为了粮草的事情,他早已想破脑子,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呢?难道让自己变出来吗?

  如果说能变,这世上也只有那个小子能变的出来。

  从天王山那边少数的几个消息源传来的消息,如今的天王山可谓是发展迅猛。

  乌龙城三十多万人,不但没有像最初预测的那样,把天王山压垮。

  反而让他们全都利用乌龙城的百姓,创造出更大的局面。

  李燎有时候真恨老天不公平,为什么汉唐那个昏庸的老皇帝,能得如此良才,而自己的身边,却跟着这样一个废物。

  “王爷,李澜生放我们手上,也只是个米虫,我们何不如拿着李澜生和那小子换粮食?”

  “把李澜生放了?不行,绝对不行,李澜生如今是本王手中握着的唯一筹码,绝对不能放了他!”李燎坚决的说道。

  “大王,我们已经三个月没放过军饷了,如果这一断粮,就算是您的亲军,恐怕也会哗变啊。”陆良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一旦军队哗变,那可就真的大事不妙了,以内军队哗变,第一个杀的,肯定是燎王和他。

  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狼,可是六亲不认,谁有吃喝,他们就跟着谁混。

  “以如今天王山的实力,拿出一点钱粮出来,还是没问题的,只要钱粮到手,我们就直接出兵攻打汉唐,这三省的百姓已经被我们榨干了,我们就再换一个洲省,汉唐那么大,只要我们手中有兵,还怕没有立足之地吗?”

  陆良的话也让李燎有些动心,李燎看了眼陆良:“那个李澜生能换到多少钱粮?”

  “一亿两白银,三千万斤粮食!”陆良阴恻恻的说道。

  “能换到这么多?”李燎瞪大眼睛,惊愕的看着陆良。

  “他不换也得换!李澜生可是汉唐的大皇子,他若是死了,那汉唐的皇帝会绕过他?”陆良自信的说道:“而且,我们未必就一定要把李澜生换给他,如若操作的好,我们完全可以空手套白狼。”

  李燎也听出了陆良话中的意思:“好,此事便交给你办。”

  李燎也知道,如今自己的手下已经动摇,如果再放任不管,要不了多久,自己的基业将会彻底的分崩离析。

  李燎没有太多的选择,陆良给出的计划,不失为一条出路。

  已经有很多人预测到李燎的失势,事实上如今三省境内的局势,已经显而易见。

  旁人或许还觉得三省境内还处于李燎的统治中,可是李燎的那些手下,已经看出了事情的严重性,因为李燎现在已经到了寸步难行的地步。

  就算是强盗都知道,不能赶尽杀绝,可是李燎对三省三十年的统治,却是竭泽而渔,完全把三省的所有资源所有财富都给榨干,而却没有为三省创造一点点的财富。

  如今,李燎已经穷途末路,已经有不少人开始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

  冯天赐就是其中之一,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冯天赐都不是李燎可以托付信任的人。

  因为冯天赐是个江湖中人,冯天赐也从来没有真正的效忠过李燎。

  如果不是李燎当初威胁,要灭冯天赐生养恩惠的门派,冯天赐也不会屈身投靠李燎。

  而冯天赐并非没想过,为李燎尽心尽力。

  可是,李燎实在不是一个当皇帝的料,一个疑心病太重的人,根本就不会信任任何人。

  哪怕冯天赐已经为李燎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李燎依然不信任冯天赐。

  特别是在乌龙城一役之后,因为那个小子随口的一个玩笑,让李燎彻底的放弃了冯天赐,同时也让冯天赐放弃了李燎。

  如今冯天赐甚至不能靠近李燎,只要一经接近,就会被风决心拦住。

  所有的话都是由风决心代为传达,冯天赐也就彻底的死心了。

  再加上如今李燎的势力大不如前,已经很难威胁到冯天赐所在的门派,所以冯天赐也就不再那么害怕李燎。

  当然了,冯天赐表面依然依附在李燎的身边,双方还保留着最后一丝的情谊,可是谁都明白,他们看着对方的眼神,都已经是冷眼相对。

  ……

  奇环门,曾经三省之中,最顶尖的门派。

  可是近年来,因为世道变故,门下弟子不断的削减,如今更是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这也是三省之内,所有门派都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一般门派都有自己的产业,涌来维持门派的用度和周转。

  可是,当这些产业,全都成了一文不值的垃圾的时候,门派也会陷入困境之中。

  这些年,奇环门一直都在置卖产业,涌来维持门派的正常运转。

  可是随着环境的恶化,不但他们的产业越来越不值钱,甚至连买的人都已经没有了。

  费清的目光有些茫然,作为奇环门的掌门,他接手奇环门的时候,奇环门是何等的风光。

  甚至当年,奇环门已经接近了,与汉唐中原十大门派并驾齐驱的趋势。

  可是如今,一切都变了,所有的一切。

  门下弟子分崩离析,优秀的弟子不断的流失。

  曾经数千人的大派,如今只剩下几十个人。

  可是,就算是这几十个人,奇环门也养不活。

  这次,他与弟子来到山下的环城,想要把环城的几处产业置卖,换取一些银两,用来维持奇环门的运转。

  可是,他与弟子在环城待了十天的时间,却连一个大户人家都不肯见他。

  或者说,如今的环城,早就已经没了所谓的大户。

  因为即便是那些大户,要么早就已经拖家带口的逃到汉唐去了。

  要么就是早就死在燎王大军的刀兵之下,剩下的人恐怕情况也没比奇环门好多少。

  看着这漫长的山路,费清是感觉到真的累了,累的连脚步都迈不动。

  堂堂奇环门的掌门,在环城的十天,连客栈都舍不得住,每天就找一处残垣断壁遮蔽,吃的是早就准备好的干粮。

  可是这些都没什么,真正让他疲倦的是未来。

  他对未来没有任何的憧憬,看不到一点点的希望。

  “师父,我们就这么回山吗?”

  费清身边的弟子,彦博看着自己的师父头上的白头发,有些心疼。

  他是费清二十年前捡回来的,当时他家中遭遇大难,费清捡回他的时候,他才三岁。

  这些年彦博一直将费清当作父亲一般,服侍在他的左右。

  看着当年那个风采卓然的江湖名士,如今已经熬成了一个半白头发的朽木,可是自己却什么都忙都帮不上,彦博真心觉得自己太没用了。

  “好高的山头啊。”一个不适时宜的声音,在两人的身后响起。rs

  s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