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六百二十七章 ‘大’人物

第六百二十七章 ‘大’人物

  很快,陆良就体会到什么叫做一朝回到解放前的感觉。。>

  刚收上来的税钱,还没在手头上焐热,就被这小子坑了去。

  可是他也别无选择,一方面他要保证盛世天下不会太快的倒闭,至少在三省境内的经济还未稳定之前不行。

  当然了,经济稳定了,也不愁没钱。

  陆良就不相信,每个月这小子都能想着法子坑钱。

  “大王,我们山上的铁匠什么时候造诣这么高超?居然能打出削铁如泥的宝刃?”

  白晨咧嘴笑起来:“只要往兵器里加点东西,那么兵器自然会无坚不摧,不过这兵器不耐用。”

  钢的硬性与韧性,是通过碳的增减转变的。

  排除合金钢,正常的钢碳含量越高,钢的硬性越高,可是韧性就越差,同理碳含量越低韧性就越好,硬性就越差。

  白晨只要在这碳含量上做出一些调整,钢的硬性自然就提高上去,可是硬性上去了韧性却不足,很容易导致蹦口甚至是绷断。

  钻石为什么那么硬,就是因为钻石是纯粹的碳元素组成的。

  当然了,自然的演变也是必不可少。

  周巴山已经无言以对,他的这位大王,似乎无所不能那个。

  整个天王山如今早已不是以前的那种破败与贫瘠,不管是原先的那些村民,还是那些苦工,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对未来的憧憬。

  而这种憧憬,正是这个孩子带来的,整齐而且崭新的房屋。整洁的街道。还有繁华的集市。他们每天都能赚到以前一年都未必赚的到的钱。

  哪怕是锦衣玉食,他们也已经相差不远。

  甚至于许多新鲜的玩意,比如说会喷水的水龙头,又比如一到夜晚,就会亮起来的路灯,还有连接着其他山头的缆车。

  这每一样都让他们大开眼界,每一个都让他们感到惊奇。

  而这孩子动辄百万千万的赚钱能力,更是让他望尘莫及。

  这些数字在以往。他想都不敢去想。

  可是如今每天从他面前经手的银子,便多到他数不过来。

  甚至周巴山有一种恐惧,他害怕有一天这个大王会突然消失,他害怕这个大王会离他们而去。

  他甚至觉得,这个孩子一定是上天派来拯救他们的。

  可是这样的神仙一般的人物,真的属于他们吗?

  “大王,按照您这样的赚钱速度,会不会把天下的钱全部赚光了?”

  “哈哈……天下的钱是赚不完的,我赚的越快,就说明天下人越是富有。有朝一日,如果我都赚不到钱了。那就说明这天下已经么有人吃的起饭了。”

  白晨甩了甩手中的银票:“钱不够用啊。”

  白晨苦恼的说着,周巴山只能翻着白眼。

  “胡商那边加紧合作,他们有多少牛羊,我们就买多少。”

  “大王,我们山上加上上个月弄来的一万苦工,也不足两万人,用不着那么多肉吧?”

  “笨蛋,你尽想着吃,你不想着卖钱吗?”白晨瞪了眼周巴山:“优质的肉类,优廉的售价,用不了多久,乌龙城里里外外的人,都要到我们这买肉。”

  “可是……那些人买的起肉吗?”

  事实上,大部分乌龙城的百姓,都还是有上顿没下顿,周巴山和周家村的村民以前也是如此,所以他很能理解那些百姓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别说肉了,一天能有一碗米粥,都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那就想办法让他们变得有钱。”

  白晨严肃的说道:“继续招收矿工、苦工,还有各类工种,只要那些百姓肯出力,局不用担心本大王饿着他们。”

  周巴山相信白晨这句话,当初白晨来天王山的时候,天王山只是几十户人家,青壮年也才不足三十人,后来抓了闫坤和他的家奴,也才堪堪千人。

  可是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天王山上下里外,至少有八万人依附在白晨提供的工作岗位生存。

  这要是换做三个月前,几乎是不敢想象的。

  只有周巴山这种算是核心的成员才明白,盛世天下商号有多大。

  而天王山上的工程已经接近尾声,可是天王山下的工程,依然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那些人拿着的薪水,足够一家老小一个月大鱼大肉的好日子。

  更主要的是,只要是白晨的人手,不管是什么工作什么岗位,全都是实行包吃包住。

  而且这样的工作岗位,还在一每天数百人的速度增加着。

  白晨嘴里挂着的两句话,永远都是,人手不够,又或者是钱不够用……

  ……

  最近的李澜生,已经恢复了以前的那种意气风发。

  他突然发现,原来赚钱也能给自己如此之大的满足感。

  每天他绞尽脑汁想的,都是如何赚取更多的钱。

  最初他接受白晨这个任务的时候,还曾经让他有些担心,担心自己的能力不足。

  三个月把一百万两变成一千万两银子,这要是在以前,他几乎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自己手中的银子不断的累加,他突然发现,原来赚钱是这么的简单。

  远没有最初想象的那么困难,三个月的时间,他已经赚到了三千万两银子。

  他甚至觉得,在做买卖这方面,自己已经不比白晨差了。

  “这个月的结算营业额出来了吗?”

  李澜生看着眼前的这个新招来的亲信,陈延。

  陈延也曾经是富甲一方的绅豪,可是燎王来了之后。他的家产被劫掠一空。甚至妻儿老小也都死在燎王的手上。

  如果说这世上有谁最恨燎王。陈延一定可以列入其中之一。

  这些年来,陈延颠沛流离,居无定所,虽然对燎王的恨意依旧强烈,可是他亦清楚,自己斗不过燎王。

  当李澜生发现陈延的时候,是因为李澜生在街头丢了钱袋子,结果当时已经多日未曾果腹的陈延归还了钱袋。李澜生这才将之收为帐下。

  而陈延也不负重望,已经成为李澜生麾下不可或缺的人物。

  “算出来了,公子,一共是一千三百万两,这是账本,请您过目。”对于自己这位神秘的主子,陈延一直有着一种敬畏的感觉,陈延不是没见过市面的人,他也曾经见识过许多的大人物,可是没有一个人的气质风度。能够比的上自己如今的主子。

  不过陈延很清楚,什么能问。什么不能问。

  自己的主子从来不说自己的身份,陈延也很本分的什么都不问。

  “你算账我放心……”李澜生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自信的笑容:“手上的钱,应该够用了吧?”

  “对了,公子,今日有个人送了个口信,让我转告公子您,说什么等您攒够了三千万两银子,就去见他,小人看他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话,便觉得是疯子,把他给轰走了,不过小人还是觉得,应该向您通报一声。”

  在陈延的眼中,自家主子一直都是处事泰然,几乎没有任何事情,会让他有情绪上的波动,可是当他听完自己的话,整个人都从椅子上跳起来,脸色也变得无比的凝重。

  “那人还说了什么?”

  “没有。”陈延摇了摇头:“小人看他身着破破烂烂,实在不像是认识公子的人。”

  “乌龙城最近可有什么动静?”

  “动静?没有。”陈延本分的回答道。

  最近自家的主子一直在回避乌龙城,即便是有什么生意涉及到乌龙城的,也都会放弃,今天怎么主动的询问起乌龙城的事情了。

  “打点行装,把所有人都招回来,我们要走了。”李澜生说道。

  陈延惊奇的看着李澜生,因为他看到李澜生的眼中,闪烁着一种期待的目光。

  “公子,去哪里?”陈延问道。

  李澜生的双眼放着豪光:“乌龙城!你不是一直想要报仇吗?用不了多久,你的愿望就会实现。”

  陈延的脸色没有喜悦,反而露出骇然之色。

  他一直都觉得自家公子不同寻常,甚至也猜到,李澜生是汉唐那边派过来的人。

  可是他却没想到,李澜生居然如此直言了当的说出来。

  “公子,你……”

  “我相信你。”李澜生淡然一笑,这一句话,却融入陈延的心头。

  “小人必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陈延坚定的说道。

  “我这几个月来,做的生意都是游动生意,就是已经料到了今天,一直都在等待着那个人的召唤。”

  “能让公子如此敬仰的人,一定是位大人物吧。”

  李澜生微笑的看了眼陈延:“把大字去掉更适合。”

  李澜生的目光突然变得深邃:“我曾经败在他的手中,败得很惨,几乎把所有的一切都输了。”

  “那公子对他应该恨之入骨才对。”陈延疑惑的问道。

  “曾经我也很恨他,可是他却教会了我更多的东西,让我明白了更多的事情。”李澜生喃喃的说道:“甚至是希望!他给了我重新来过的机会,”

  “那他到底是敌是友?”

  “我不是他的朋友,可是,我相信任何人都不希望成为他的敌人。”

  “一个如此人物,怎会落得如此境地?”在陈延看来,会来到三省境内冒险的,恐怕也不会有多高的身份。

  “是他自己要求来的,他拥有一切,甚至是皇帝的宠信,只要他说一句话,皇帝绝对不会拒绝,可是他却自己要求来三省境内,我比不过他……唉……”

  “这三省境内何其危险,他来做什么?难道他觉得,在这里他能有什么作为吗?”

  “如果是别人,我也会和你一样的怀疑,可是他……”李澜生的目光变得有些崇拜:“相信我,如果你知道他的事迹,你就会明白,这是一个妖孽一般的人物。”

  “能被公子如此赞誉,小人倒是真想看看这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