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六百二十章 拦路抢劫

第六百二十章 拦路抢劫

  周铁头的脸色不大好看,甚至还有些的恐慌:“闫坤!四害之首,我们周家村的人,就是被他逼得走投无路,躲到这天王山来的。,ybdu,”

  “为什么?”

  “闫坤是周边城镇最大的人贩子,不过他贩卖的不只是小孩,还有青壮年,这些青壮年被他抓到后,就会被他送去燎王的军营中,每个能拿得起刀剑的壮年都能卖上五两银子……”

  “那那些妇孺呢?”

  “若是长的标致的,就会被他卖给青楼,如果是老弱则会被他弄残,然后丢到大街上乞讨,小孩子大多数也是一样的结局。”

  白晨的脸色已经阴沉的快要凝结成冰,双眼中闪烁着冷酷的光芒:“走!带路。”

  “大王……那个闫坤手下可是有千人……”

  “好!太好了,我原本还想着,手下缺人手,没想到刚到这第一天,就能找到一千个苦功!真是太完美了……”

  周铁头看着眼前这个孩子的眼神,那双目光里闪烁着一种,令人心悸的寒光。

  “这天王山的一草一木,每一个人,都是属于我的!敢到本大王的山头放肆,那本大王就让他也尝尝当苦力的滋味!”

  白晨与周铁头刚下山,迎面便看到周巴山和那些个土匪,满脸焦急着跑来。

  “大王,我们的家人全被闫坤抓了……还有您猎杀的大王蛟,也被抢了……刚才我们拼死,也没保住大王蛟。还有几个兄弟也在争斗中被抓了。我们带着两个兄弟在争斗中受伤的兄弟逃回来……大王。我们对不起您啊……”周巴山一看到白晨,就像是开闸的洪水一样,双眼通红的,嘴里滔滔不绝的诉苦着。

  白晨看了眼众人,每个人的身上都带着伤,还有两个人,被人用担架抬到白晨面前。

  “留下几个人,照顾他们两个。其他的人抄家伙!今天本大王就去给你们和你们的家人讨个公道回来!”

  乱世!这便是乱世!

  当政者昏庸,整个社会形态都已经发生了扭曲。

  什么是原始?以物易物,社会形态完全蜕化成远古没有货币的时代,就像是以前的南疆那样,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哀。

  缺少了法律的约束,恶人纵横无忌,善人备受屈辱欺凌。

  白晨实在想不明白,这样的政权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白晨从未如此的憎恨一个人,燎王一定是第一个。

  如果让这样的人统治整个汉唐,到那时候才是时代的悲哀。天下人的悲哀。

  当王法保护不了这些平民百姓,白晨会用自己的拳头保护他们。

  白晨从来不觉得自己能拯救谁。可是这次,他坚定不移的觉得,自己必须改变,必须拨乱反正!

  所有人都跟在白晨的身后,他们从未想过,一个只是一面之缘的人,会为他们出头抱不平。

  闫坤此刻正骑着高头大马,这硬骨头的周家村,终于还是被他瓦解了。

  看着身后这一连窜,被绳索串联起来的老老少少,闫坤的心头便是不由得有积分小得意。

  让这环山镇的人看看,与自己闫坤做对的下场!

  不过更让他欢喜的是,这次的行程,居然还意外的抢到大王蛟的尸体,实在是让他没想到。

  “当家的,后面周家村的几个人在闹事!”

  “闹事?那就给我打到他们没力气闹事为止,别给我打残了,不然就卖不了钱了。”

  闫坤看了眼后方:“那几个人喊着什么。”

  “好像是在说,他们的大王不会放过我们。”

  “大王?周家村什么时候出了个大王?老子怎么不知道?”

  在一阵围殴后,周家村的几个人都被打的血肉模糊,他们的家人全都围在他们的身边痛哭着。

  “爹,你不要紧吧?哇……”

  周郎抹着眼泪,对他来说,自己的父亲是他的精神支柱,可是如今,自己的精神支柱正在坍塌,而他对这一切,却束手无策。

  呸——

  周大郎吐了口口中的血沫,脸上还带着几分狞色。

  “儿子,别怕,闫坤嚣张不了多久,等我们大王杀到,有他好看的!”

  “没错,大郎他儿子,不用怕,我们大王可是神威盖世。”

  “儿啊,你是不是被打糊涂了,我们周家村哪里来的什么大王啊?”一个七旬老妇掺扶着自己的儿子,担忧的看着他。

  “娘,我是说真的,巴山已经去请我们大王了,你是不知道我们大王的厉害,看到那些杂碎扛着的大王蛟了没?那就是我们大王单枪匹马……他就是这么一双手,硬生生的把大王蛟拖出水潭……”

  说起白晨,这周家小子便是一阵眉飞色舞,周大郎也是连连点头。

  “既然你们口中的那个大王那么厉害,怎么刚才不见他出手?”

  “大王他带着铁头老大去了北山头,除害去了。”

  “他们这不会是喂了血狼的胃吧?”

  “娘,这可不能乱说,被大王听到了,该不好了。”

  就在这时候,一阵嘈杂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周大郎站起来,看向队伍的前方。

  突然之间,周大郎的脸上浮现出欣喜若狂的神色:“来了,大王来了!他真的来救我们了!!”

  闫坤此刻有一种莫名的笑意,因为周家村的那几个漏网之鱼居然主动送上门来,而带头的居然是一个小孩子。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打此过,留下买路财!”

  白晨手中大刀嚯嚯挥舞着,双眼寒光冷凝,他一眼便认出了闫坤,闫坤太好认了,这数百人里,就只有他一人骑着白马。

  闫坤笑呵呵的对身边的人道:“陈喜,去,给我把他们拿下,正好凑个整数,那小孩看着挺机灵的,应该能卖个好价钱。”

  陈喜带了几个人,每个人都是练家子走到白晨面前。

  “小子,年纪小小便学着人拦路抢劫,今天老子便要教一教你做人!”

  “做人?”白晨手起刀落,寒光掠过空气。

  所有人都没看清白晨的动作,现场的气氛在短暂的凝固后,陈喜的半个肩膀,正缓缓的滑落下来。

  “你会教我做人,老子能让你重新做人!”

  哗啦——

  不管是闫坤的私家军还是周家村的人,全都惊呼起来,每个人都以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这个孩子。

  杀人?并非所有人都敢杀人的,特别是这些平头百姓,哪怕他们面对着仇敌,哪怕他们的手上拿着杀人利器,他们也未必敢杀人。

  可是眼前的这个小孩,杀起人来却毫不手软。

  “好快的刀法!”陈喜身边的一人眼中精光一闪而过:“小子,将这套刀法的秘籍交出来,我便饶你一命!”

  “饶我?”

  寒光再次一闪而过,白晨手中的刀快绝人寰,那人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依然是半个肩膀脱落。

  这种死法是最残忍的方式,因为被伤到的人,并不会立刻死去,巨大的伤口会让他的血无法阻止的涌出来,在他死之前,他都要承受着莫大的痛苦。

  “小子好胆!”

  又是几个好手怒喝一声,朝着白晨包围过去。

  只是,这次白晨是真的打算大开杀戒,那几个人还没来得及摆开阵势,白晨已经清洁溜溜。

  一连十几个人,没有一人是白晨的一合之将。

  闫坤的这些家奴,看起来身手不错,可是实际上放到江湖上,也只是不入流的混混而已,也就欺负一下平头百姓。

  周巴山和周铁头以及身后的众人,都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这个孩子的手段实在是太血腥了。

  动辄便是血溅当场,根本就是抱着大开杀戒的念头来的。

  “给我宰了那小子!”闫坤心疼之余,顿时勃然大怒,这些家奴可都是他花费了大把的银子培养起来的,如今却被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子杀了十几个,这让他如何能善罢甘休。

  只是,当白晨再次开杀戒,又是十几个人在短短的十几息的时间里,被剁成两截后,就没有人再敢接近这个恐怖的小魔星了。

  “听不懂本大王的话吗!”白晨的声音却像是平地惊雷般,轰然巨响在人群中炸开。

  闫坤的脸色一变,立刻露出一丝笑容:“小兄弟,敢问是哪路的英雄之后,若是不介意,我们交个朋友。”

  “交你麻痹的朋友,本大王是来抢劫的,不是来交朋友的!”白晨面目狰狞的吼道。

  “小子,我也不是软柿子,你真以为可以在我闫坤的头上撒野?”

  “敢抢本大王的人,抢本大王的东西,你居然还敢说是本大王撒野?好……今天本大王就撒野给你看看。”

  此刻的白晨,便像是一个出笼的野兽……不,是怪兽!

  白晨的手上突然燃烧起来,连同手中的大刀,然后的身体,最后整个身体都化为一个火焰的小恶魔。

  这景象瞬间让所有人都觉得头皮发麻,谁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小怪物,到底是哪里钻出来的?

  “只要在本大王的面前,拿着兵器的,本大王都会让你们死无全尸!”白晨的目光,便犹如实质的剑锋一般,扫过在场的每个人。

  周巴山等人,第一时间把手上的刀丢在地上。

  虽然白晨不是在针对他们,可是他们却害怕……是真的害怕!(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