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六百一十六章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第六百一十六章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武道全明星赛开赛的当天,简直可以用盛况空前来形容。

  全明星赛的开幕战的现场门票被一扫而空,即便是没能抢到票的,也都聚集在京城各大荧屏前,翘首以盼着。

  每个屏幕前,都挤满了驻足观看的群众,没有人能够错过这种盛会。

  武道全明星的赛事全都是先天境界的选手,不能高于这个境界,而全明星赛的赛场并不是擂台,而是各种不同的比武场地。

  这也是白晨事先设计的,为的就是让比赛更加难以预测,每个人都有各自擅长的东西,没有谁是必胜的,武功是一方面,同时更重要的是对环境的利用与适应。

  比如说开幕战,则是以水战为主,整个武道会馆的正中心,高耸的擂台已经消失了,变成了一片水塘,水塘中停靠着几艘小船。

  当双方的选手进入会场后,将要在这个水塘上进行对决,他们可以在船上对决,也可以在水下对决。

  双方除了一个武功高绝的裁判之外,可以在任何环境,进行裁决与判断。

  同时,双方可以进行武功的较量,将对方的选手打的失去战斗力,同时也可以通过另外一种方式获胜,那就是拿到对方的令牌。

  双方上场各自五个人,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一块令牌,不过只要其中一方失落三块令牌,那么比赛就宣告结束,同时谁失落了令牌,那么那队就要少一个上场的名额。

  比赛一共两个时辰,除了中间的两刻钟的休息时间,其余时间是没有暂停的时间的,这是为了让比赛更有紧凑感。

  要想调整战术,就只有在赛前做好充足的时间,或者是中场休息的时间。

  当然了,队长如果有足够的大局观,就可以在比赛中进行战术调整。

  作为主场,龙组是有资格进行一定权限的环境选择,而一个会场,必须可以进行多功能调整。

  比如说京城的这个武道会馆,紫禁之巅,就拥有八种环境变化。

  分别是沼泽、水塘、石林、空地、洞窟、高台、绝壁以及陷阱八种,客队需要从中排除四种环境,主队再从剩下的四种环境中,选择出适合自己的地形。

  当然了,作为主场的优势,还有观众的喝彩和倒彩声。

  而这也是白晨为了培养每个地方的观众的归属感,在比赛开始之后,不管是现场,还是京城里的那些观众,都已经彻底的沸腾了。

  所有人都在歇斯底里的嘶喊着,不管是为个人还是为队伍喝彩。

  而此刻皇宫内,也是一样,在老皇帝的首肯下,不管是侍卫还是太监,又或者是宫女,还有后宫的妃嫔,一个个都在御花园中,看着屏幕上的画面。

  “绝,太绝了!石头的想法真的是旷古难寻。”老皇帝兴奋的叫道。

  双方的比赛可谓是精彩绝伦,特别是纯阳宫‘落雪’的队长,是一个看起来清秀的小女孩,可是这小女孩却是身怀绝技,出手便将身边的水面凝结成冰,让客场变成了主场。

  然后在叶枫带领下的龙组,就陷入了苦战之中。

  不过龙组的实力,还是略高于落雪,而且叶枫临危不乱,指挥队友将落雪的队员逼出冰面,双方可谓是斗智斗力,同时也是各显神通。

  “仙儿,你看是我们龙组技高一筹,还是落雪力压群雄?”

  “自然是我们龙组,叶枫确实算是难得的天才人物,在短暂的劣势之后,就看出了落雪的弱点,将劣势扳回来。”

  “我看灵华姐姐会赢。”一个年纪小小的皇孙叫道:“灵华姐姐必胜。”

  众人原本还担心老皇帝会不高兴,不过老皇帝却是哈哈的笑起来:“哈哈……你这小子,年纪小小,就只盯着人家姑娘看。”

  这时候众皇室成员也开始加入讨论之中,唯有李澜生一个人,盯着屏幕中,偶尔出现的主持李玉成的画面,心中很是不甘心。

  “老大,你有什么看法?”老皇帝在百忙中抽空看向李澜生。

  李澜生愣了愣,不过很快就回答道:“那小子让谁赢,谁就会赢。”

  “这你可就猜错了,石头说过,在一些特殊的比赛中,他或许会操控比赛的胜负,不过这种比赛,他会尊重胜负结果。”老皇帝认真的说道。

  “父皇,我不想在京城里待着。”李澜生突然说道。

  “哦?为什么?你想去封地?”

  “不,我要跟着那小子学点东西。”李澜生坚定的看着老皇帝。

  自从他与白晨的接触增多之后,他突然发现,自己与李玉成的差距越来越大。

  不只是能力上的差距已经凸显出来,就连名气,他也是望尘莫及。

  特别是上次的武道大会以及这次的武道全明星大赛,李玉成作为主持人,他已经广泛的被人所熟知。

  甚至还得了个外号叫李老三,虽然这个外号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雅致,却足见百姓对李玉成的认知。

  李澜生都有些嫉妒,他也想要一个这样亲近百姓的外号。

  “这……”老皇帝皱起眉头,如果是以前,自己的儿子会主动做出这种决定,他是非常的高兴。

  可是,白晨过了今天,就要进入北方三省。

  “请父皇成全。”李澜生坚定的看着老皇帝。

  “你若是想让石头教你东西,恐怕要等上一段时间,石头要离开京城一段时间。”

  “父皇,儿臣一刻都不愿意再等,儿臣不想看着自己与老三的差距越来越大,儿臣已经不再和石头斗气,可是儿臣不想看着,自己与老三的差距越来越大,老三他能有现在的成就,不是因为他比我优秀,而是因为他有个好老师。”

  “可是,你知不知道这次石头离京,是背负了多大的重担?”

  “儿臣也不是三岁孩童,不敢说辅助石头,至少自保是没问题的。”

  李澜生显然还不知道白晨是要去做什么,所以表现的非常自信。

  老皇帝苦笑连连:“你若是真想跟在他的身边,那你就亲自与他说去,他若是答应,朕也不说什么,如果他不答应,你也别来求朕……”老皇帝顿了顿,又说道:“记住了,即便他同意你跟在他的身边,他的命也比你值钱,就算自己的小命丢了,也不要拖累他!”

  李澜生心头苦涩,自己可是老皇帝的亲生儿子,却比不上一个外来小子。

  可是李澜生心中却是坚定的想着,他不想再让老皇帝失望。

  或许在自己的父皇心中,已经对自己绝望了,可是李澜生不甘心这么的失败。

  这次,他要认认真真的打败老三,他真正的得到老皇帝的认可。

  “现在就去吧,石头今天就会离京。”

  ……

  相较于京城的尘嚣,此刻的李澜生正以一种风驰电掣的速度,远离着尘嚣。

  此刻的他正坐在护国神鸟上,他总算明白了,自己之前的这个敌人,是多么的可怕。

  京城里的那些新鲜的玩意虽然新奇,却只算是独具匠心,可是他屁股下面的这只护国神鸟,这可是真正的利器。

  李澜生彷如梦境一般,座对面的哪个孩子,就像是一个无所不能的神一般。

  从权术谋略到机关医术,这个孩子就像是什么都知道,什么都能办到一样。

  “我现在可以不要皇位,我现在可以不要王位,我可以放弃荣华富贵,可是我想要父皇的认可,哪怕一次也好,我想要他能真正的为我喝彩一次,我希望他能因为有我这个儿子而骄傲……”

  这句话,正是这句话,让白晨接受了李澜生。

  这时候的李澜生,才有一个作为儿子的样子。

  白晨可以拒绝老皇帝无理的命令,可以拒绝一个皇子的要求,可是他不能拒绝一个坏孩子的转变。

  这世上没什么比浪子回头更弥足珍贵,李澜生的祈求很简单,让他做一个好儿子。

  当然了,白晨更看到了李澜生身上的皇者之气。

  不是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是老皇帝身上的那种担当,是一个懂得承担责任的那种认真。

  “你说说看,如今的汉唐如何。”白晨看着对面的李澜生。

  “富足、强盛,却不稳定。”李澜生简单明了的回答道。

  “错,恰恰相反,现在的汉唐远远谈不上富足强盛,而稳定却是相对的,别看如今的汉唐四面伺敌,却让汉唐全体上下一心。”

  “那按照你说的,燎王和草原各部族对汉唐的敌视应该是好事?”

  “首先你要明白一点,燎王和草原各部族不一样,草原各部族是外族,燎王所占据的,原本却是汉唐的一部分,所以草原各部族,可以继续留着他们,让他们永远的鞭策着汉唐,燎王不同,他是一头狼,一头养不熟的狼,留着他在这个‘家’里,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又要撕下汉唐的一块肉。”

  “可是草原各部族每年对汉唐的伤害也是不浅,多少百姓因为他们家破人亡,流离失所。”

  “呵呵……原来你也会关心那些百姓。”白晨并非在嘲笑李澜生,可是李澜生却不自觉的脸红起来。

  如果是以前的他,是绝对不会去关心那些人的死活。

  在那个时候,李澜生只有一个目标,成为皇帝,为了这个目标,他可以舍弃任何东西,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哪里有漏洞,哪里就要补上,而制约草原各部族,其实办法很多,也很简单。”白晨看了眼李澜生,李澜生若有所思的低下头,白晨继续道:“草原人缺什么,那就把什么控制住,同时扶持草原上的一些不合群的势力,让他们永远都没功夫去理会汉唐。”

  “这是人的天性,即便是草原各部族,也不见得每个部族都相安无事,他们也有尔虞我诈,也有弱肉强食,你来说说看,如果是你来应付草原各部族,你会怎么做。”

  “这……”李澜生沉吟许久,抬起头看向白晨:“草原上最缺的就是粮食和兵器,而这两项只有我们汉唐能提供给他们,也就是说,只要控制了这两项,就等于控制住了草原?”

  “对,也不对,这么简单的道理,你能想的到,你的祖辈会想不到吗?”

  “那你说这是为什么?”

  “首先说以下粮食,汉唐对粮商与草原人的贸易,虽然一直都有限制,可是条令并不严厉,相反,反而非常的宽松,这是你的那些先祖的聪明之处,他们没有把草原人逼入绝境,因为人在绝境的时候,是会做出很多疯狂的事情的,所以粮食可以给你,但是没有给足,这也变相的提高了汉唐商人的利益,让草原人饿着肚子,却不会饿死人。”

  李澜生点点头:“那兵器呢?”

  “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要牵涉到一些不法商人的问题,这些唯利是图的商人败坏了商人这个群体的名声,当然了,这也否定的是人的天性,只要利益足够大,他们可以冒着一切危险,哪怕是掉脑袋的事情,同时还有汉唐过去的怀柔政策,汉唐长久的稳定,让汉唐失去了野性,草原人打一下,汉唐就要拿出一根骨头,先敲一下草原人,然后把骨头丢给他们,正因为这种想法,所以让草原人一直觉得汉唐人太软弱了,每次都得寸进尺,每次手上没钱了,就骚扰一些边境,然后等着汉唐的肉骨头丢过来。”

  白晨叹了口气:“如果这种情况继续持续下去,不出百年,汉唐便要彻底的沦陷,不要以为我是在危言耸听,这是每个王朝的一个坎,而每个王朝,几乎都是以这种方式应对外族的侵犯,那些上位者可能想着,自己以最小的代价避免了一次战争,可是却没想过,因为他们的决定,让后人也都如此,最终演变成了彻底的沦落,一个王朝的坍塌永远都是从内部开始的。”

  李澜生的心中却升起一种膜拜的冲动,无数的老学究,都在研究为什么每个王朝的没落到最后的大厦倾倒,却从未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可是今天他得到了答案,原来……这一切的原因就在于此。

  千年几乎就是一个坎,几乎没有哪个门派,能够撑过千年的时光。

  特别是汉唐这些年来,已经开始出现了一些言论,说汉唐王朝时日无多。

  “那汉唐应该如何做?”李澜生关心的问道。

  作为汉唐的皇子,他自然不喜欢汉唐沦陷灭亡。

  “武道大会和武道全明星赛其实就是一个步骤,通过这两项赛事,提高民众的武风,虽然也会因此产生一些民风上的问题,可是这些都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当一个王朝的子民全都是血气方刚,那么这个民族将是不可摧毁的,试想一下,十年……二十年后,进入军营的年轻人,手头都会一些功夫,那么这样一群人组建起来的军队,将是多么强大?”

  李澜生的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一直以来,他都以为武道大会和武道全明星赛,只是白晨和朝廷的赚钱工具,却不曾想,不管是自己还是自己的父亲,眼界都太狭小了。

  当他们还只是看到,武道大会和全明星取得的财政上的收益之时,眼前这个孩子想到的,却是整个汉唐的长久稳定。

  “当然了,还必须让每个汉唐的统治者、决策者不犯原则性的错误,如果汉唐这些统治者与决策者侵犯了百姓的利益,那么这个坚不可摧的堡垒,将会瞬间坍塌,当然了,好处就是至少推翻汉唐的,不会是外族人,百姓的想法很简单,只要给他们一口饭吃,那么他们就绝对不会拿着刀剑和朝廷对着干。”

  白晨看着若有所思的李澜生,淡然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rs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