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五百八十七章 托付

第五百八十七章 托付

  有些时候,当某些事情套上大义后,是任何人都不能拒绝的。

  这个所谓的第九关,根本就不是阻止众人前进的关卡。

  而是对所有来到这里的人,考验其能力的关卡。

  “老朽还有数年的大限,你倒也不用急着进来,在老朽大限之前,会最后布置一个武阵,小友要做好心理准备。”

  白晨明白拓拔乱世的意思,最后的那个武阵,或许才是拓拔乱世的真正考验。

  “小子还有一个问题,希望前辈回答。”

  “什么问题?”

  “为什么前辈觉得,小子是可以托付重任的人?小子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前辈又如何能相信小子呢?”

  “因为你是白雄的后人,他是我唯一相信的人,而你身上煞气虽重,眼睛却毫无邪念。”

  拓拔乱世顿了顿,又道:“若是有时间,你可以去白水城以北的长谷战场……那里……”

  “前辈是想让小子去破了绝世凶阵十方俱灭吗?”

  拓拔乱世一愣:“你去过了?”

  “我爹去过那里了,鬼种也已经彻底消失,再不会为祸天下了。”

  “哈哈……倒也了却了老朽一个心结,当年老朽以锁天镇地大阵,潦草的镇住十方俱灭,一方面是当时没时间去鬼种缠斗,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能力有限,便让弟子镇守于锁天镇地大阵中,让他代代镇守十方俱灭,如今他的那些后人。想必也能解脱了吧。”

  白晨叹息的摇了摇头:“是啊……该解脱的都解脱了。”

  “你父亲也是武阵师吗?”拓拔乱世好奇的问道。

  “是啊。”

  “看起来你父亲的造诣不在你之下……”拓拔乱世话说一半。突然拍了拍脑袋:“老朽真是老糊涂了。你此等年纪,有这等造诣天赋,自然是得传乃父天赋,天下能有你们父子守护,倒也能安宁一些。”

  “前辈说笑了,小子何德何能,不敢妄言护持天下。”

  “小友不用妄自菲薄,毋须老朽多言。你们父子自有持惩之道。”

  拓拔天的脸色一直不怎么好看,这位祖先似乎完全把他忘记了。

  对于一个外人,比对他这个亲人还要亲近。

  只是,当拓拔乱世想起自己的这个孙子后,拓拔天就后悔自己先前的想法了。

  “孽障,老朽虽然时日无多,可是若是你敢再兴风作浪,老朽定当清理门户!”拓拔乱世冷酷的看着拓拔天。

  同时干涸的手掌向前一抓,拓拔天整个身躯不受控制的被拓拔乱世抓在手中。

  拓拔天的脸色剧变,这位老祖宗的武功。实在是已经到了恐怖的境地。

  自己好歹也是六道大圆满的境界,可是面对这位老祖宗却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拓拔乱世手掌突然拍在拓拔天的额头上。拓拔天的额头顿时多了一个血红色的烙印。

  白晨一愣,血阵!?

  这拓拔乱世对自己的子孙,还真是不客气。

  “小友现在可放心了?”

  白晨苦笑,同时转头对李澜生道:“过来,还不叩谢老前辈的恩赐。”

  拓拔乱世一愣:“小友让这小皇爷驱使我这子孙吗?”

  “他本就是李澜生的下人,只是心有不轨,如今倒也算是拨乱反正。”

  拓拔乱世听出其中的隐情,看向拓拔天的眼神越发的不客气:“孽障!老朽当年若非受了李家的恩惠,怎会效忠李家?你居然敢恩将仇报!”

  啪的一巴掌,拓拔天直接被甩的七荤八素。

  “小皇爷,请恕老朽这子孙之前无理。”

  李澜生连忙摇手:“老先生言重了。”

  拓拔乱世拉过李澜生的手掌,在李澜生的手心上画了一个符文。

  李澜生不解的看着拓拔乱世,拓拔乱世哈哈的笑着:“若是有什么不懂的,便去请教那位小友。”

  李澜生连忙向拓拔乱世行了个大礼,拓拔乱世突然伸手一挥,李澜生和拓拔天无声无息的瘫倒在地上。

  “老前辈,您这是……”

  “此处有密道出口,可是老朽信不过旁人,这世上除了你之外,绝对不可让第二人知道密道!”拓拔乱世严肃的说道。

  白晨愣了愣:“小子知道了。”

  “唉……天道伦常,百年一祸,千年一难,万年一劫,这是恒古之定数,也不知道下次劫难,这天下又有多少人能逃出生天。”

  “这地宫之中的出路,老朽就不多嘴了,想必难不倒小友。”拓拔乱世笑呵呵的转身,老朽的身躯,慢慢的步入黄金门中。

  白晨对着拓拔乱世转身进入黄金门的背影,重重的行了个礼。

  白晨这世上只敬佩一个人,便是人造人,他是仁心,即便已经堕为污秽之身,依然悲天悯人,是真正的大慈大悲。

  如今又多了一个拓拔乱世,心系天下苍生,可以说是大义无私之人。

  只是,拓拔乱世终归不得善终。

  ……

  当李澜生和拓拔天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地宫。

  此刻正在荒郊的一个山坡上,拓拔天的脸色一阵苍白,猛然回过头,就看到白晨正坐在崖边缘上,双脚荡在外面,好不自在。

  “石头,你是不是知道密道?我们现在再进去,你我联手对付那个老妖怪!”拓拔天大吼道。

  白晨回头白了眼拓拔天,拓拔天看到白晨这眼神,依然不甘心的说道:“你不是想知道里面有什么东……啊……”

  突然,拓拔天毫无征兆的抱着脑袋,痛苦的哀嚎着。整个人在地上不断的翻滚。

  李澜生的脸色则是一阵阴晴。有后悔。也有不甘,还有一丝的失落。

  他什么话都没说,站在那里,看着拓拔天的痛苦哀嚎,心中一场畅快。

  这也算是弥补他的一点点遗憾,突然,天空袭来一阵强风。

  紧接着便是一阵黑风落下,一头数丈大的巨鸟猛然落下。

  拓拔天头也不疼了。整个人都坐起来,骇然看着这只落下的巨鸟。

  李澜生的脸色苍白至极,只有白晨一个人不动声色。

  便在李澜生和拓拔天都惊疑不定之时,让他们永生难忘的景象出现了。

  这只巨鸟突然开始变形,在一阵组合变形后,这只巨鸟突然变成了一颗巨蛋。

  然后这颗巨蛋打开了一个缺口,老皇帝一步步的从内走出来。

  老皇帝看到李澜生的同时,李澜生也看到了老皇帝。

  老皇帝的脸色一沉,李澜生整个脸都变得极其苍白,身体不断的颤抖着。更不敢与老皇帝目光接触。

  “哼!”老皇帝冷哼一声,侧过头就看到白晨就在旁边。脸上的阴云瞬间消失,露出和蔼之色:“石头,你在这啊。”

  白晨咧嘴笑起来,看向李澜生:“还不给你老子认错!”

  李澜生颤抖着身体,似乎是在犹豫,现场的气氛显得有些凝固。

  其实李澜生犹豫的时间并没有多久,只是众人的一种错觉罢了。

  半饷之后,李澜生低着头走到老皇帝的面前,猛然跪在老皇帝身前:“父皇,儿臣错了。”

  老皇帝此刻面对李澜生,也无法再保持冷漠,低沉的声音道:“起来。”

  老皇帝虽然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他完全不明白,石头这小子是怎么办到了。

  他不认为李澜生能玩的过石头,可是他也非常清楚李澜生的脾气。

  李澜生的脾气一向倔强的很,特别是在面对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的时候,他怎么可能选择向自己认错,而不是一路走到黑?

  虽然自己给了他一个期限,在明天登基大典之前。

  可是老皇帝在心中,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却没想到,在这临近的时刻,李澜生突然悔悟过来,向自己认错来了。

  “皇帝爷爷,你这儿子知错了,你就原谅他一次吧。”

  其实,白晨不觉得李澜生值得原谅,就如同当初的李玉成一样。

  弑父、弑帝!这在任何时候,都不值得原谅的。

  是因为老皇帝需要,白晨才需要在这中间扮演一个和事佬的身份,给老皇帝一个台阶下。

  老皇帝不想杀李澜生,不然的话他早就让白晨动手了。

  白晨知道,此刻的老皇帝不是以一个皇帝的身份,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

  哪怕自己的孩子犯了再大的错误,也不愿一棍子打死。

  当然了,老皇帝的嘴上不能太软,依然语气强硬冷酷:“哼!他还知道错?”

  “咳咳……”白晨轻嗑了两声,给李澜生打了个眼色。

  李澜生抬起头,泪眼模糊的看着老皇帝:“爹,孩儿错了,请爹责罚。”

  白晨微微点头,看来李澜生也不是真笨。

  “回宫再处罚你!”老皇帝哼了声,这时候又回头看着白晨:“石头啊,你看这京城还有几十里地,朕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折腾……”

  很显然,老皇帝是坐飞鸟坐上瘾了。

  不过这也不能怪老皇帝,实在是飞鸟的这种超越所有代步工具的舒适度,完全就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在飞鸟中就像是在家中一样,可是却又能欣赏到不同的风光,那简直就是超越感官的享受。

  即便是老皇帝出去了两天,可是依然不过瘾。

  即便是此刻准备着回京城,依然不愿意坐马车回去。

  “皇帝爷爷,你也知道,这玩意不方便让人看到,而且光天白日之下,下了山人烟就多了,让人看到了免不了又是一阵以讹传讹,再者说,京城里也没什么地方停靠,到时候飞鸟在京城上空兜一圈,再回这里,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老皇帝一脸不情愿,带着几分小孩子的脾气:“好好好……朕便坐车马就是了,那些愚民看到就看到,能有什么大不了的。”

  李澜生不禁为白晨捏了把冷汗,他原本觉得,以自己父皇的性格,一向是说一不二,却不曾想如此轻易的就被这小子说动了,心中又不免升起几分嫉妒。(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