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五百七十八章 无家可归

第五百七十八章 无家可归

  正当李澜生打算灰溜溜的离开之时,白晨却出声了:“你好像弄错了,你滚,你女儿留下。,ybdu,”

  “小子!你不要太过分!”李澜生暴怒的吼道。

  “过分?你想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过分吗?”白晨咧嘴笑起来。

  此刻的他,才是真正的混世魔王,目光里充满了冷酷。

  “皇天门里的两个老王八蛋都玩不过我,你觉得你有资格与我玩?”白晨的目光冷酷无情,扫过在场的每个人:“我真想看看,汉唐的储君流落街头的惨状,真是太期待了,哈哈……”

  当然了,白晨也知道,想要让李澜生真正的流落街头是不可能的,不过无家可归倒是不难。

  李澜生毕竟也是皇子,京城里那么多的王公贵族,李澜生想找个落脚点很容易。

  “走走走,别在我这烦我,对了,你若是想夺回这息王府,我随时欢迎你,不过你最好把人带齐了,对了,冯大公子,你回去的时候,顺便告诉你爹一生,让他就别参合进来了,昨天他去赌场的时候,不小心输了三千万两银子,加上你今晚输掉的钱,也就是说,你们冯家欠了我一亿两银子,如果你非得和我做对,我也会让你无家可归的。”

  李澜生听到白晨的话,身体一阵摇曳,虽然他在京城里掌握着大大小小的权贵,可是有兵权在手的,也就那么几个。

  而恰巧冯高峰他爹冯离就是兵力最多的一个,足有两万兵力在手。

  也就是说。如果李澜生想夺回息王府,夺回自己的女儿,就必须借助冯离之手。

  可是,如今听到白晨的话,已经吓破胆的冯高峰,敢不从命吗?

  以这小子的手段,恐怕冯离也已经先一步的落入他的圈套中。

  “国舅爷,至于你嘛……我知道你们舅侄两人感情深厚,不过顺便说一句,你在京城里的四十五个铺子。我可是一个个的数过去了。总共价值两千八百九十二万两银子,你要是觉得你够还债了,你只管和我对着干。”

  “仟儿,你先在府中待着。爹会想办法救你的。”李澜生强忍着怒火。轻声安抚道。

  “爹。我不要留在这里……爹,我不要和他留在这里,这个小恶魔……”李仟儿哭求着李澜生。此刻已经哭的梨花带雨,委实可怜娇楚。

  地上的武尊还没死,可是他的惨状,都像是警钟一般的提醒着在场的每个人。

  李澜生狠下心挣脱李仟儿,他也不想把自己的独女留在这虎穴狼窝中。

  可是在这小子面前,自己都已经自身难保,又如何能管的了女儿。

  白晨看着已经只剩下孤家寡人的李仟儿,笑容更加灿烂:“郡主,你现在回自己的房中,在没有我的允许下,敢踏出房门半步,我就打断你的腿!”

  李仟儿此刻哪里还敢忤逆白晨的命令,就像是受惊的小兔子,疾步的逃离白晨的面前。

  只是,在漆黑的房中,她听到了武尊的惨叫声。

  那惨叫声惨绝人寰,简直就是恶鬼的咆哮,萦绕在她的耳边挥之不去。

  ……

  此刻的李澜生带着满脸的愤怒,再次的冲入天牢中。

  李玉成很惊讶的看着再次来临的李澜生:“皇兄,这还不到一天的时间,你怎么又来了?”

  丁山原本以为汉唐的江山完了,他是朝堂上,最后一个在为此奋斗的大臣,如今就连他自己,都被关入了大牢之中,汉唐江山还有谁能救的了。

  当初他在外面竭尽全力的时候,却是毫无进展,大皇子的势力,让他无力对抗。

  可是,当他被关入天牢后,却发现事情正在朝着他所期望的方向发展着。

  一天的时间里,他不断的听到好消息。

  而这些消息,全都是从李澜生口中得知的。

  每次李澜生都是带着满面的愤怒,可是每次看到李澜生的这种表情,丁山都知道,事情肯定又有了意想不到的进展。

  从李玉成的口中,他已经知道了,李澜生所遭遇的这一切匪夷所思的境遇,全都是那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叫做石头的小子。

  丁山满脸期待的看着李澜生,他在期待李澜生这次又遇到了什么麻烦。

  而这次,李澜生的愤怒显然是比之前老皇帝的失踪,以及国库的失窃,更让他失态。

  “李玉成!”李澜生的情绪已经失控了:“你给我说清楚,那个小子到底是什么人?那个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兄,您在说什么?我怎么完全听不明白?”李玉成已经猜到,李澜生与石头一定已经碰过面了,而且还吃了亏,大亏!

  “不要在我面前装糊涂,那小子现在已经将我的息王府占了,还将仟儿也抓在手中!本王的所有产业,全都被他骗走了,还有冯离的家产,还有钱德龙的家产,而且还倒欠了他一亿两银子!”

  李玉成听傻眼了,丁山也是一样的呆滞表情,大牢内的每个人,都已经目瞪口呆的看着李澜生。

  “额……皇兄,你能不能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李玉成此刻是非常的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听李澜生的语气,好像他是被驱逐出自己的府邸了。

  李澜生的脸色非常非常的那堪,阴沉的脸色,就像是即将爆发的火山,双拳紧握着,似乎是在极力的克制着自己的冲动。

  “三殿下,您若是愿意说和,大殿下愿意与你重修于好,并且放您出来。”韩仁这时候替李澜生说道。

  别看李澜生兴师问罪的样子,实际上这次却是打算放低姿态。

  “这个缓缓再说,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李玉成现在倒是不急着出狱,相较而言,他更期待这一天的时间里,李澜生到底遭遇了什么。

  李澜生显然是不愿出口,韩仁只能硬着头皮把事情的始末说了一遍。

  可是当李玉成说完后,大牢内的所有人都已经听的目瞪口呆,每个人都是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

  这一系列的布置,这一系列的布局,简直就让人无语。

  国库的失窃是个因,可是看起来就算是国库失窃,也成了这个陷阱的一部分。

  李澜生和韩仁被坑的这么惨,与他们的贪婪分不开。

  当然了,韩仁对此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可是,李澜生也知道,现在不是问罪的时候。

  面对那个可怕的小子,他是真的怕了。

  所有的一切,都做的滴水不漏,将他坑的连还击的机会都没有。

  在京城内外,除了大将军冯离手上有一支不算多的兵马之外,就只有逐鹿坡下的十万禁军了。

  可是如今十万禁军根本就挥动不了,而冯离现在也已经吓破胆了,想让他配合着围剿那小子,显然是不可能。

  退一步说,即便冯离愿意出手,那小子也不可能傻傻的等在原地,让他围剿。

  更何况,如今连自己的女儿都在他的手中。

  显然,李澜生以为白晨抓着李仟儿,就是作为人质,让自己投鼠忌器。

  “皇兄,您恐怕是找错人了,就算是我,也指挥不动他,这次虽然是皇弟将他找来的,可是真正请动他的人,不是我,是父皇!”李玉成苦笑的说道:“这天下间,恐怕也只有父皇能让他听话了,对了……那小子可有说什么话没有?”

  “他说什么?他就说要让我无家可归。”

  这时候,大牢内的每个人,都带着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李澜生。

  现在的李澜生,的确是无家可归。

  堂堂汉唐大皇子,如今却被一个小孩子逼的无家可归,实在是让人觉得不敢置信。

  “皇兄,我奉劝你一句话,你是斗不过他的,你现在之所以还留着一条命,不是他杀不了你,是因为父皇为你求情,收手吧。”

  自从上次的事情后,李玉成已经学会了如何看透事情的本质,他也不再是当初的那个狂妄自大的皇子。

  当然了,他也更了解自己的父皇……父亲。

  “收手!?”李澜生面容狰狞的看着李玉成:“我收手?然后让你坐上皇位?这天下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皇兄,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该为仟儿考虑。”李玉成长叹的说道,他知道仅凭自己的一面之词,想要让这个已经走火入魔的皇兄放弃唾手可得的皇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他更清楚,只要那小子还在京城的一天,李澜生就不可能成功。

  那小子实在是太可怕了!

  根本就不能以正常的思维去思考那小子。

  一提及李仟儿,李澜生的脸色明显的一滞,显然是在内心做着激烈的挣扎。

  “韩仁,我们走!”想要让他这么轻而易举的放弃唾手可得的皇位,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俗话说最无情的便是帝王家,在李澜生的身上,很好的诠释了出来。

  或许现在拿那小子没办法,可是只要自己登上皇位,那就不一样了。

  李澜生在心中暗恨不已,他恨所有人,自己的父亲,李玉成,还有那个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冒出来的小子。(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