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五百七十章 消失的皇帝

第五百七十章 消失的皇帝

  “恐怕曹大人带着他入宫,这一切都是他布置的局吧。”李玉成苦笑的说道。

  虽然他也不知道到底白晨是怎么弄的,可是毫无疑问,这一切都是那小子精心安排的结果。

  “这不可能,他怎么知道我要入宫?更何况我太医院那么多太医和门徒弟子,未必就会选他跟随,若非前些日子门下的人都感染了风寒,哪里轮得到他随我入宫。”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可是从源头想,一个无家可归的小孩,没几天的时间就被你带入宫中,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蹊跷的事情,这一系列的巧合和意外,全都围绕在他的周围,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经殿下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奇怪,为什么在曹大人与周大人为陛下看病的时候,他会突然的从怀中掉下来一本医术,而且又那么巧的是,他会在那个章节做了标记。”

  突然,一直处于迷茫的曹瑞德大叫起来:“我想起来了,这小子之前说他不识字,我怎么可能让他去看医书的。”

  丁山也想起来,按说这个小子若真是偏远村子里的小孩,哪里有机会识文断字。

  “难道石头的背后,有什么人故布疑阵?为的就是混入宫中?”

  “他背后没人,而且他对父皇也没有恶意。”李玉成淡然说道:“其实这次也是我请他进京来的,为的就是救回父皇,挽回局势。”

  丁山苦笑:“殿下,那个石头。只是个孩子。”

  “那你就睁大眼睛看着。你口中的这个孩子。在京城中是如何的覆雨翻云!”

  丁山实在不相信,一个孩子真有李玉成说的那么可怕?

  仅凭一己之力,就能在这鱼龙混杂的京城覆雨翻云?

  白晨一直在老皇帝的病榻下躲到了晚上,这才从病榻下钻出来。

  一缕月色透过纸窗,白晨依然能够感觉到,蛰伏在寝宫外的侍卫。

  白晨坐在病榻前,看着老皇帝那张憔悴的面容。

  曾经的孤傲此刻只剩下孤寂与凄凉,没有了帝王的威严。如今剩下的,不过是个垂暮老朽的老人,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白晨从怀中掏出一支金针,精准的落在小回屈穴上,紧接着轻轻一抽。

  一只肥硕乌黑的毒虫被白晨挑出来,紧接着一道绿芒从白晨的手心划过,绿妖已经一口将毒虫吞入腹中,略微有点意犹未尽的回到白晨的体内。

  白晨将一口真气送入老皇帝的体内,老皇帝原本苍白憔悴的面容,转瞬便有所回春。

  对于老皇帝来说。这是一场漫长的梦,他已经记不清梦里所发生的一切。只觉得这个梦并非噩梦,反而有一种从他登基以来,从未有过的松弛与平静。

  当老皇帝睁开眼睛,看到床头坐着的一个孩童的时候,老皇帝以为自己还在梦中。

  只是,当一切的感官都开始恢复正常,当老皇帝的神智也开始平定下来后,老皇帝终于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

  “你是……”

  “嘘……小声一些。”白晨微笑的看着悠悠醒来的老皇帝,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这里……”

  “这里是你的寝宫。”

  偌大的寝宫内,只有他与老皇帝两人,显得有些空旷寂寥。

  白晨不明白,老皇帝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间,不觉得慎得慌吗。

  不过想了想也对,老皇帝那么多女人,要是什么时候想来个聚众荒淫一次,也确实需要大一点的房间。

  “朕昏迷了多久?让王常来见朕……”

  “我不是说了,让你小声点吗。”白晨呵呵的笑道:“如果你再多睡三天,你就不能自称朕了。”

  “现在是什么时候?”

  “现在是宏泰五十三年,不过再过三天,就要改年号了。”

  宏泰是老皇帝的名号,老皇帝也被叫做宏泰皇帝。

  每个皇帝,都有独属的年号,老皇帝在位五十三年,所以今年也被称之为宏泰五十三年。

  “你又是何人?”

  “我是你请来的救兵。”白晨咧嘴笑起来。

  老皇帝看着这个毛都没长齐的救兵,他实在是弄不清楚状况。

  “你不是让老王去无量山找我爹吗,我爹不在中原,所以我就顶他的位置,来这京城走一遭。”

  “你……你是白晨的孩子?”老皇帝突然从浑浑噩噩中惊醒过来,脸上又惊又喜。

  不得不说,眼前这孩子,他第一眼看到,便觉得有一种既熟悉又亲切的感觉,便像是已经认识了许久一般。

  虽然这孩子没把话说全,可是老皇帝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孩子是白晨的儿子。

  只是,下一刻老皇帝就从惊喜变为震怒:“胡闹!王常这老杂毛,办事太不牢靠了!朕是让他叫白晨来救场,你一个孩子来凑什么热闹。”

  “我爹喊你叔,那我就喊你爷爷。”白晨不觉得喊老皇帝爷爷有多吃亏,反正在他的心目中,老皇帝一直是他的长辈,所以白晨也就顺口的叫着:“皇帝爷爷,你知不知道,当着一个孩子的面说这话,是很伤人的自信心的,亏我还大老远的跑来救你。”

  老皇帝心头一紧,没来由的一阵心疼,连忙抱住白晨:“爷爷不是在说你,是在骂王常那老杂毛,爷爷怎么舍得说你呢。”

  “算了,我很大度,就不和您斤斤计较了。”

  白晨挣脱了老皇帝的拥抱:“如今外面都是大皇子的人,所以皇帝爷爷还是不要露面的好。”

  “这逆子!难道他还敢将朕杀了不成?”

  “他还真敢。”白晨淡然点了点头:“所以外面那条路是不能走了。”

  老皇帝的脸色有些难堪,虽然他已经苏醒过来,可是如今却被困在这寝宫之中。

  自己堂堂皇帝。居然连自己的生死。都不能掌握。

  这一刻老皇帝只觉得一阵绝望。只是,当他看到白晨的时候,却发现这孩子没有丝毫的慌乱。

  心中不由得感慨,不愧为白晨的儿子,临危不乱。

  “放心吧,我早有准备。”

  白晨进到这皇宫大院之中,当然不是来游玩的。

  白晨是来确定老皇帝的位置,然后进行营救。

  老皇帝一阵苦笑。准备?

  在这皇宫大院中,再充足的准备也是无济于事,这不说大皇子布置的这些侍卫,单是这里里外外的蛰伏的高手就不计其数。

  想要将他带离这里,难如登天。

  白晨走前几步,敲了敲地上的青石砖:“嗯,是这里了。”

  老皇帝对白晨的举止一阵迷茫,这又是做什么?

  不过很快的,老皇帝就明白了白晨的用意。

  当白晨掀开地上的青石砖,露出一个黑漆漆的大洞。

  “这是……”老皇帝瞪大眼睛。错愕的看着这个大洞。

  他在这寝宫中住了数十年,居然都不知道这里有个大洞。

  “刚挖的。”白晨呵呵的笑着:“走吧。”

  老皇帝不疑有他。直接进入洞中。

  白晨在进入地洞后,小心翼翼的将青石砖盖上,不留一点痕迹。

  不只是青石砖,在他们离开后,白晨还会将这个地洞填上,彻底的掩盖他们的痕迹。

  当老皇帝从地洞中钻出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出城了。

  因为这一路上,老皇帝与白晨有说有笑,虽然身处黑暗中,却丝毫没觉得路途遥远。

  朝阳徐徐升起,老皇帝却觉得,眼前这绝美的朝霞,是他这辈子所见过的,最美丽的景致。

  至于此刻的皇宫之内,早就已经闹翻天了。

  一直躺在病榻上的老皇帝突然消失了,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天塌一般的大事,特别是李澜生。

  最初的时候,他怀疑是他安排的这些侍卫中,有人里应外合,将老皇帝送出宫。

  可是当他全都探查了一遍之后,却毫无结果。

  这些侍卫全都是他从小培养起来的,没有任何的问题,更不可能背叛他。

  可是,就这样一个,被围的水泄不通的寝宫,老皇帝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让李澜生震惊的同时,也产生了一丝恐惧。

  他必须弄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不然的话,自己一定会寝食难安。

  而唯一有可能知道答案的,只有李玉成。

  李澜生几乎是带着咆哮与怒火,冲入了天牢的最深处。

  “李玉成!”

  李玉成抬起头,看着这个几乎被吞噬了理智的大皇子,不过看到大皇子越是愤怒,他就越是高兴:“皇兄今日怎么有闲情雅致,来这里看望小弟?”

  “父皇呢!?你是怎么把父皇弄出宫的?”李澜生咬牙切齿的看着李玉成。

  李玉成脸上有那么一瞬的凝固,丁山同样也是一愣。

  “哈哈……你就想吧,不过恐怕你绞尽脑汁,也不可能想的出来的。”李玉成大笑着说道。

  “李玉成,孤王本不欲杀你,只打算待到登基之后,再将你放出来,既然你如此逼孤王,那孤再无须念及兄弟情谊了。”

  李澜生的眼中杀气腾腾,只是李澜生愤怒的表情,却被身旁的韩仁拦住。

  “殿下,千万不可意气用事啊!”

  韩仁连忙说道,如果在今天之前,他是不会在意李玉成的死活的。

  可是如今老皇帝失踪,局势已经出现了些许的改变,这时候对于大皇子来说,李玉成就成了他们手中的筹码。

  在另外一边,老皇帝显然已经开始疲劳,毕竟年岁已高,同时又是大病初愈,先前靠着白晨渡的一口气,让他不觉得疲倦,可是一旦那口气耗尽之后,老皇帝的脚步便再难以迈开。

  “石头,朕累了,在此歇一歇吧。”

  白晨看了眼天际:“累啦?”(未完待续。。)u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