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五百六十五章 投石问路

第五百六十五章 投石问路

  “不是银子?”

  众人的脸上都露出怀疑之色,这小子看都没看这箱子里,怎么就知道不是银子?

  如果不是银子,需要这么多人护送?

  而且从车轮的压痕来看,这箱子非常的沉重,显然是其中有重物。

  只是,他们不知道白晨对于金属的感应,远非常人能比的。

  这箱子里装的都是一些石头罢了,就是为了掩人耳目。

  “我们走,不要打草惊蛇。”白晨与众人悄无声息的离开当场。

  “石头,你确定那箱子里装的,真不是银子?”李仙儿依然存有疑虑,如果里面确实是银子,那么他们就失去了一次,打击大皇子的机会。

  “石头说不是就不是。”

  这是魔尊第一次如此主动的帮白晨开脱,同时他也对白晨有着十足十的把握。

  虽然不明白这小子是怎么发现的,可是他就是这么的精明。

  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他是不可能轻易的放过那支队伍。

  “难道他们走了其他路?”那个探子惊疑不定的问道:“不可能啊,我一直在城门监视,如果有超过百人以上的车队出入,我不可能发现不了。”

  护送千万饷银,单是运送就必须超过百人,而护卫至少是一支千人的队伍。

  众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猜测,只有白晨一直没有开口。

  众人商量不出个结果,只能看向白晨。

  “他们没有换路线,只是换了个时间。”

  “换时间?难道要明天再出城?”李仙儿迟疑的看着白晨:“如今禁军发生如此大事,大皇兄应该尽早的安抚人心,把饷银发下去才是,多一天就多一天的变数。”

  “为什么一定要是明天,就不能是晚上?”

  “晚上城门都关了,任何接近城门半里的人,都会被当作谋反通敌当场格杀。他们晚上怎么出城?”

  京城不比其他的都城,京城的城门自然也不是其他地方可比的。

  “京城如今的城守大将可是大皇子的人?”

  “不是……”

  “今天之后,可以把他列为大皇子党羽了。”白晨淡然说道。

  很快的,时间证明了白晨的猜测。

  子夜时分,一直队伍悄然出城,众人对白晨的心智,都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不过白晨却要求众人按兵不动。在众人疑惑中,半个时辰后,又一支队伍出城。

  这时候白晨才要求众人暗中跟随,众人此刻已经无语了。

  似乎大皇子所有的计谋,都被这小子吃的死死的。

  所有人都开始为那位大皇子默哀,为什么会与这样的敌人为敌呢?

  “会不会还是个圈套。依然是假饷车?”李仙儿怀疑的问道。

  “现在是子夜,夜路运送银两,大概要六个时辰到逐鹿坡,正好赶得及日出,再迟的话,会引起不必要的军心动荡,所以大皇子想要在最近几日挥使禁军。就必须尽早的稳定军心。”

  白晨解释的同时,其实已经对这队车队进行了探查,确定其中运送的是银两无疑后,才放心的跟上去。

  李仙儿苦笑,看来的操心完全是多余的。

  自己能够想到的,这小子一定想的到。

  自己想不到的,这小子也已经想到了。

  就连车队路上的时间,都被这小子计算在内。

  “你们之中。谁的易容术高明的?”白晨看向众人。

  这些从九幽狱中带出来的人,个个都是身怀绝技的人物。

  虽然有些在江湖上的名气不高,又或者是武功低微,可是可以确定的是,他们确实都有过人之处。

  “小人会。”白晨记得眼前这个枯瘦的中年人,这人名叫康庄,当年他有着千面郎君的称号。在江湖上算是小有名气,不过真正让他成名的,并非他的武功,而是他以假乱真的易容手段。

  “这支车队不过千余人。我们足以应付,不需要那么麻烦吧。”

  倒不是魔尊自大,即便只是他一个人,便能够扫荡这支队伍,更何况他还不是孤身一人。

  “打劫一个车队有什么难度,不过我不打算来硬的,很容易暴露出我们的目的,反而会被大皇子利用制造舆论,觉得有人图谋挑动禁军与大皇子的不合,并且这支队伍后面,肯定有大皇子的人在暗中跟随,一旦这支队伍出现了危险,大皇子一定会有后备,重新派遣一支护送银两的队伍,所以为了不打草惊蛇,必须悄无声息的把银子劫了。”

  众人张着嘴巴,就劫个银子,居然还有如此多的门道。

  “康庄,你去逐鹿坡,易容成一个禁军的头目之类的人物,混入禁军之中,然后见机行事,挑起争端。”

  康庄点点头,告退之后,身形便消失在黑暗中。

  “我们这边的麻烦一点,我布置一个幻阵,以此来迷惑这支队伍,神不知鬼不觉的盗走银子。”

  “可是,这能办到吗?”李仙儿迟疑的看着白晨。

  李铮和魔尊都是一阵无语,这小妮子怎么就喜欢质疑这小子呢。

  这小子既然敢把计划说出来,那就说明他有十足的把握。

  在他们的眼中,眼前的这个小子,确实有着令人敬畏的心智。

  每一个步骤布置的井然有序,许多他们看明白的布置,让他们心惊胆战,而那些看不明白的布置,则是让他们觉得高深莫测。

  李仙儿此刻并未意识到,只觉得白晨想的太奇幻了。

  这支车队的人数不少,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偷走银子,谈何容易。

  当车队经过一个河道旁的时候,白晨布置出的幻阵,然后明目张胆进入车队,车队中的押运护送的士兵,却像是没看到一样,让李仙儿目瞪口呆。

  对于这种大型幻阵,白晨早已是运用自如。

  这些士兵此刻其实已经陷入一种催眠状态,而且是大型的催眠。

  白晨抬起一个箱子,也没有人去阻止他,白晨便往河里倒银子。

  哗啦一声,即便是在夜色下,银子依然闪烁着银亮的光彩。

  白晨回头看了眼众人,众人此刻都有一种迟钝与呆滞的表情,白晨有些抱怨道:“愣着做什么,还不过来帮忙,把所有的银子全倒入河里,然后去岸边捡石头装进去。”

  众人如梦初醒,连忙上前来帮忙。

  不管是皇朝公主还是魔门巨孽,又或者正派魁首,此刻都要老老实实的听从白晨的吩咐。

  倒银子是个轻松活,不过再把石头装进去,就麻烦许多。

  好在每个人都是高手,半个时辰内,已经重新装载完毕。

  “全部检查一遍自己负责的箱子,不许有任何遗漏。”

  先是老魔头回应道:“检查过了,没问题……我连箱子边缘沾染的污迹都擦过了。”

  “没问题……”

  直到最后一个人回答没问题,白晨猜下令退到安全距离,然后解开了武阵。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并未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似乎对于众人来说,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只是恍惚之间的事情。

  其实,如果真正精明的人,是可以发现,车队到达的时间多了半个时辰的。

  不过,所有人都在无意中忽略了这半个时辰。

  每个人都有一种激动的感觉,就好象只要这个小子在领导他们,他们就能够无所不能一样。

  “现在怎么办?”众人又一次看向白晨,等待着白晨发号施令。

  “等着禁军哗变的消息传到大皇子的耳中,他一定会派人去缓解军怒,来一个就杀一个!”

  “如果我皇兄亲自来呢?”

  “那就更省事了,直接杀了,所有的麻烦事就解决了。”白晨呵呵的笑起来:“不过这是不可能的,大皇子的身边肯定有高手在给他出谋划策,就凭刚才的投石问路的伎俩,就不是一般人想的出来的。”

  众人一阵白眼,心中想着,大皇子身边的人再能耐,也比不上你这小狐狸的心智。

  对方的招数虽然骗过了大部分人,偏偏就没骗过这小子。

  “李老前辈,你带十个人就守在这几条通往逐鹿坡的要道上,只要有江湖中人或者官门中人接近,格杀勿论!”白晨严肃的说道:“这时候绝对不能有妇人之仁。”

  “放心吧,这里就交给我了。”

  “有李老前辈的保证,我也放心的进城里了,李玉成那小子的日子估计不好过啊,当初就不该让小花小草跟着他和老王,若是小花小草掉一根寒毛,我就打断那小子的腿。”

  李仙儿对白晨的话权当没听到,也只有这小子敢如此明目张胆的说打断一个皇子的腿了。

  “小花小草是什么人?”李铮好奇的问道。

  “我俩妹妹,这次本没打算带她们来的,她们非得朝着囔着来,我是没办法,还有我那姑姑也不是个省心省事的人。”白晨摸着脑袋,一阵头痛。

  “你的妹妹?”李仙儿好奇的看着白晨:“如此小的年纪,能经得起路途颠簸?”

  “额……她们倒也没怎么吃苦……”

  “怎么可能,如今通往京城的要道都已经被大军封锁,许多关卡都需要排查,更何况沿途颠簸坎坷,你们又急着进京,怕是没少吃苦头吧。”

  李铮突然发现,魔尊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就好像知道了什么秘密,却又不说出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9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