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五百六十三章 天塌

第五百六十三章 天塌

  “这个少皇曾经是你的弟子,你不觉得可惜吗?”

  白晨看着地上的尸体,武尊低下了头,以沉默来回应白晨的疑问。

  曾几何时,少皇觉得自己的天赋对于天下英杰来说,就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

  没有人能够超越的了他,没有人能够面对的了他。

  而这种自信,也让他产生了桀骜不驯的性子。

  就如自己的父亲一样,自己就应该拥有这种自信,哪怕是自大也无所谓。

  可是,当他发现自己并非空前绝后的绝世天才,至少他比不上眼前这个孩童。

  不,应该说他原本以为,自己与这个孩童只是存在着差距,并非无法弥补。

  可是当一个又一个倒在他的面前的时候,他才明白,他们之间存在的不是差距,而是鸿沟。

  一个根本就无法跨越的鸿沟!

  自己曾经所建立起来的信心,瞬间轰然崩塌。

  在李铮的眼里,面对这个孩童的时候,会有两种反应。

  一种是如自己的那个徒孙云华一样,奋发图强,并未被这小子击倒。

  另外一种则是少皇这样的,拥有着得天独厚的天赋,众星捧月的身份,却没有强大的信念。

  一次的打击,便已经将他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中。

  不过少皇的这种反应,李铮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他所面对的是一个真正的妖孽。

  毒尊在大势已去后,已经彻底的绝望了。

  特别是白晨根本就不打算留给他一条活路,皇天城如今生死不明。可是可以知道的是。皇天城此刻绝对不好过。

  而老怪物最后也糊里糊涂的死在这小子的手中。实在是让人唏嘘。

  武尊的背叛并未出人意料,如果这个小子愿意给他一条活路,他一样会做出一样的抉择。

  白晨看着断龙石:“皇天城真不愧为绝代强者,这种方法都想的出来。”

  这块断龙巨石便是整个皇天门的‘心’,可是对于整个汉唐王朝来说,这就是一根哽在心头的刺。

  这里本就是龙穴穴口,而断龙巨石不止是堵住天湖的石水不会灌入皇天门地宫,同时也直接堵塞住一半的气运。这其中所产生的影响是不可估量的。

  这块断龙巨石,更是无愧其名字,确实是断龙脉镇天下的功效。

  不过,若是就这么打碎了这块断龙巨石,白晨又觉得可惜。

  断龙巨石如今积蓄了多少气运,白晨自己都不知道。

  可以说,这块石头就是全天下最最最值钱的石头。

  如果能把它运回无量山,然后镇在自己的山门,不敢说让无量山万世永存,至少可以保无量山百年平安。

  在场之中。李铮也知道断龙石的作用。

  白晨对阵势有独到见解,李铮则是对道有所涉足。

  李铮正是因为来逐鹿坡查看龙穴的时候。遭遇道尊,最终被俘。

  李铮现在在害怕,害怕白晨成为第二个野心家。

  在他的眼里,如果这小子产生了野心,那么可比皇天城与皇天门更难对付。

  突然,白晨手心猛然用力一摁,断龙巨石发出咔咔的声响,一条裂痕从白晨的手心延伸出去。

  李铮看到白晨这举动,顿时轻松了许多。

  “武尊、李老前辈,去杀了毒尊,喊上那些人,我们还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准备撤了。”白晨叫道。

  白晨并没有直接打碎断龙巨石,如果直接击碎断龙巨石,石水会瞬间涌进来。

  到时候所有人都无法幸免,白晨可不打算葬身于此。

  毒尊的毒功威力大减后,本就被魔尊压着打,如今又多了武尊和李铮,勉强维持着的局势瞬间崩塌。

  解决了毒尊后,白晨带着武尊、魔尊、李铮回到地宫中。

  此刻的地宫内,早已血流成河。

  地宫中的弟子并非完全的不堪一击,并且在人数上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所以从囚牢中逃出来的那些人,反而陷入了僵局。

  李铮喊上李仙儿,以及活下来的几个人,在武尊的指引下从密道离去。

  皇天门一定有密道,这是显而易见的,不然的话他们平日如何出入。

  半个时辰后,逐鹿坡山顶突然坍塌,天湖的大水瞬间倾注在镇守在逐鹿坡的十万禁军身上,数以万计的士兵被大水吞没,命丧黄泉。

  这是白晨所没有想到的结果,不过在场所有人,都将这个结果归咎于气运的转变。

  如今京城的局势如何,所有人都非常清楚,大皇子李澜生手握重兵,这十万禁军便是李澜生的一半筹码。

  当然了,十万禁军遭到突如其来的天灾,损失惨重。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李澜生的耳边,李澜生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脸色可以想象有多难看。

  他很清楚天湖是谁的地盘,发生这么大的事,若是与皇天门没关系,打死李澜生都不相信。

  “好你个皇天门,表面上说与本王合作,居然两面三刀,暗地里捅刀子!”李澜生那张俊朗的面容,此刻已经被阴煞之气笼罩。

  李澜生麾下的头号谋士韩仁则是眯起眼睛:“殿下,小人早已告诫过您,皇天门不可靠,他们今日能背叛陛下,明日就能背叛您,与他们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

  李澜生对韩仁的质疑并未动怒,事实上他也知道韩仁是为他好,他需要的就是这种敢于直谏的部下。

  “哼……你以为本王真的相信他们吗?本王只是借他们手中的力量,待到登基之后,便将他们一网打尽。”李澜生冷哼道。

  “皇天门太危险了。相较而言。燎王虽然同样别有用心。可是他们是远道而来,我们坐拥地利人和,只要殿下您登基大宝,燎王也拿您无可奈何,可是皇天门却是江湖门派,又紧邻京城,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可是谁又知道。渔翁会否被鹤啄眼。”

  “韩仁,你说的本王都明白,只是本王如今虽然手握重兵,权揽朝政,可是依然是孤掌难鸣,必须借助皇天门的帮助,本王以为即便是撕破脸皮,也是在登基之后,却不曾想皇天门居然先发制人,只是。本王实在想不明白,这么做。对他们有何意义。”

  李澜生的脸色阴郁,眼中更是含恨:“若是本王的登基受阻,他们之前的努力,同样付之流水。”

  “殿下,您糊涂啊,皇天门怎会坐以待毙,他们必然是觉得殿下您的局势太稳,这是他们所不愿意看到的,所以他们必须给殿下制造一些困难,好让殿下与别人拼个你死我活,他们还坐收渔利。”韩仁语重心长的说道。

  李澜生的脸色微微一变:“我与别人……韩仁,你的意思是说,李玉成来京城了?”

  “极有可能,不然的话皇天门是不会贸然行动的,他们要的就是您与三皇子斗的鱼死网破,他们再来收拾残局,到时候殿下即便是登基,也不会太稳当……”

  “可是,从线报来看,李玉成六日之前才出发,正常的行程至少需要一个月,哪怕是他们马不停蹄,也要至少十天,就算是拼尽全力,没有也不可能这么快到京城。”

  “殿下,您要明白,您对付的人不止是三皇子,还有他背后的花间小王子!”

  说到花间小王子,韩仁的眼中露出一丝精光。

  就像是绝世强者提及自己的对手的时候,那种炽热与兴奋的目光,那种渴望与之一战的迫切与期待。

  “就算是花间小王子,除非他能带着李玉成飞到京城来,不然的话这短短的六日时间,也没可能到达京城。”

  “别人或许办不到,可是如果是花间小王子的话,再快的速度,小人也不会觉得意外,而五天到六天的时间,从无量山赶到京城,这也符合花间小王子总是出人意料的表现,所以还请殿下下令,开始逐家逐户的排查,将三皇子找出来。”

  “这里是京城,全程搜捕恐有不便。”李澜生皱起眉头,犹豫的说道。

  “殿下,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这天下都即将是您的,何必在意那些平头百姓的喜恶?古往今来一直都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殿下要做胜者,还是要做败者?”

  “好!此事依你。”李澜生咬着牙,决然说道。

  李澜生看着韩仁,韩仁作为他麾下第一谋士,几乎是算无遗策,也从未让他失望过。

  对于这位亦师亦友的下属,李澜生一直都以礼贤下士的态度对待,甚至于对自己的父皇下手,也有韩仁的吹鼓因素。

  每当看到韩仁那自信的目光,李澜生便生起几分安心可靠。

  当初韩仁便曾经告诫过李澜生,即便派人镇守青州城,也不要去招惹无量山,李宏的作用只是监视,而不是攻伐。

  结果李宏并未完全依照韩仁的意愿行事,结果也如韩仁所预料的那样。

  李宏兵败无量山,如今与数千大军生死不明,人也像是消失了一般。

  “韩仁,那花间小王子比之你如何?”

  韩仁皱了皱眉头,沉吟半饷道:“只高不低,对于他,小人有敬有畏,此人能不招惹,便不要招惹,花间小王子不同于燎王又或者皇天门,他的每一次举动,都受天下人的关注,而且加之他先前的名声,所以他如今已经被尊为文圣,任何与他站在对立面的人,都将烙印为坏人,所以殿下即便是登基之后,对此人也绝对不能怠慢。”(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