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五百六十一章 天命

第五百六十一章 天命

  突然,一个鲜血淋漓的弟子从山谷外冲进来。,>

  “暗皇……大……大事不好了……”

  只是,那个弟子话没说完,一只手已经拧断了他的脖子。

  一个孩子站在那个弟子的身后,微笑的看着暗皇,看着在场的每个人。

  所有人的脸色都在这时候变了,全都死死的盯着白晨。

  白晨微笑着与在场的每个人对视。

  少皇走上前两步,脸上跃跃欲试的表情,似乎想要与白晨交手。

  只是,武尊却将少皇拉住,护到身后。

  “你是谁!?”皇天城依然端坐在他的那个石台上,目光平静淡定。

  “我叫石头。”白晨微笑的看着皇天城。

  这时候,白晨的身后走来几个人。

  老怪物、李铮以及魔尊,全都盯着在场的每个人。

  当老怪物出现在皇天城等人的眼前之时,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这是他们曾经的祖师爷,也是皇天城的师父。

  他被皇天城关在九幽狱中百余年,如今却在这时候被释放了。

  皇天城终于站了起来,朝着老怪物行了个礼。

  “师父。”

  “好弟子,为师可想死你了。”老怪物的身上,煞气腾腾,死死地盯着皇天城。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白晨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不管是老怪物还是魔尊,又或者是李铮,全都在这时候不约而同的翻起白眼。

  这小子只要说要玩游戏。那就准没好事发生。

  “你想耍什么花样?”皇天城凝视着眼前这个孩童。没有丝毫的轻敌。

  “一、二、三……算上那个小家伙。似乎正好是四个人。”白晨一个个的指着皇天城、武尊、毒尊以及少皇四人:“我们来一场一对一的较量,谁也不能帮手,只有干掉了自己的对手,才能作为下一局的候补选手,怎么样?好不好玩?”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皇天城冷哼道。

  “凭什么?就凭你身后的断龙巨石。”白晨的脸上充满了自信的笑容:“你没的选择,你要么答应我的要求,要么我现在就让我身后的老怪物打碎断龙巨石。”

  少皇的脸色非常的不悦,因为他居然被一个年纪只有他一半大的孩童称之为小家伙。

  “魔尊。你想报仇吧。”白晨指使道。

  魔尊走了上来,脸上充满狰狞之色:“毒尊交给我了。”

  魔尊与毒尊的目光交汇在一起,两人的脸上充满了战意。

  “魔头,你还真是冥顽不灵,之前的教训,还没受够吗?”

  白晨又指着武尊道:“你就是武尊?”

  “正是老夫。”武尊轻哼一声,脸上说不出的傲慢。

  “老怪物,去给我收拾了他。”

  老怪物一愣:“你不要我对付皇天城吗?”

  “他交给我了。”白晨朝着皇天城挥了挥手,就像是在显示存在感。

  所有人都觉得白晨疯了,皇天城即便是老怪物的弟子。可是他的武功,以及他机关术的造诣。那都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即便是老怪物,也没把握对付皇天城,更何况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李老前辈,那小子就交给你了。”白晨指着少皇道。

  李铮的脸上一阵愕然,凭什么啊?

  凭什么魔尊对付的是与他旗鼓相当的对手,而自己要对付是个小子。

  如果自己的对手是白晨这种级别的,那也就罢了,输也输的光彩。

  可是这小子,李铮在少皇的身上,除了看到高傲与骄傲之外,没有任何的优点。

  “那我对付这小子,你对付皇天城?”

  李铮一看皇天城,直接打了个哆嗦:“算了,老夫还是拉下脸皮吧。”

  少皇的脸上表情也不见多好看,他虽然自大,可是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就算他长了十个脑袋,也不够李铮砍的。

  当然了,最郁闷的就要属武尊了,他的武功非常高,六道大圆满的境界,仅次于皇天城的修为,在皇天门中也是说一不二的人物。

  可是,面对这个老怪物,他还是要认怂。

  白晨看向皇天城:“皇大门主,你和我是要文斗,还是要武斗?”

  “何谓文斗,何谓武斗?”皇天城不急不缓的问道。

  “文斗嘛,就是我打你一下,你打我一下,武斗嘛……就是我们甩开了膀子,拉开了架势,在这里全力开战,不管生死,不管后果。”

  “你觉得你有资格与我武斗?”

  “资格这种东西,你最好不要去怀疑,如果要我证明的话,你会后悔的。”

  “老夫纵横天下百多年,还不知道后悔两个字是如何写的。”

  “看来小子是有必要教一教你了。”白晨微笑的看着皇天城。

  虽然在场的其他六个人都已经交上手了,可是除了魔尊与毒尊之外,其他人似乎都没怎么认真应付。

  不管是李铮还是老怪物,他们都属于欺负‘小孩子’的行径,所以多少都有点怠工的状态。

  皇天城眯起眼睛看着眼前这小子,他算是看明白了,这小子是故意以这种方式,来获得局势上的全面优势。

  这三场仗除了魔尊与毒尊斗的难分难解,老怪物已经全面压制武尊,而李铮和少皇的打斗,则是毫无悬念。

  不需要多久,自己就成了孤家寡人。

  不过皇天城并不着急,他是这里的王牌。

  只要杀了眼前这小子,那么所有的麻烦都将迎刃而解。

  断龙谷外传来惨烈的厮杀声,很显然,这次从九幽狱出来的。不只是他们四个人。

  “小子。你知道你招惹的是什么吗?”皇天城的眼中冷意凛然。

  这森然冷意。突然化作一柄刀刃,朝着白晨破空而去。

  白晨躲也躲不开,瞬间被这刀刃直面劈中,整个人都非出去。

  “不自量力。”皇天城冷哼一声。

  只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这个小子居然再次站了起来。

  抹去嘴角的血迹,白晨撕开胸前的衣服,一条触目惊心的血痕横贯胸口。

  “好狠的手段啊。”白晨抬起头看向皇天城:“来而不往。非礼也!”

  地面突然一震,一个小小的身影从地下猛然冲出来。

  皇天城早就已经察觉到地下的异状,一掌拍在那个身影上。

  那是一只小老鼠,在皇天城那摧枯拉朽一般的掌力下,那只老鼠的身体瞬间粉碎。

  皇天城本还想嘲讽一下白晨,可是下一刻,老鼠粉碎的身体,突然闪烁起一阵耀眼的光芒。

  轰——

  一个蘑菇云升起,周围的岩壁都在瞬间崩碎崩塌。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看着这道蘑菇云,白晨扫了扫眼前的尘埃。

  “别藏了。知道你没死。”

  皇天城一步步的从毁灭的烈焰中走出来,此刻的他哪里还有先前的那种威严。头发散乱的便如同疯子一般,恶狠狠的盯着白晨。

  “这里太小了,就把场子留给他们吧,我们换个地方好不好?”白晨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好声好气的与皇天城商量着。

  皇天城此刻已经被白晨激怒了,并未念及后果:“去哪里?”

  “九幽狱,你敢来吗?”

  皇天城的脸上一凝,九幽狱?

  他还真不敢去,就算没被禁锢,如果进去了,那就出不来了,除非外面有人把守。

  可是如今整个皇天门都已经乱作一团,他不想冒险进入九幽狱中。

  “无胆鼠辈。”白晨嘲笑的说道:“我既然能从九幽狱中出来,自然是有我的密道,你若是胜过我,自然可以逼我将密道说出来。”

  “既然你不敢去,那我们就在这里动手吧,不过话说在前头,在这里交手,后果自负,要是那块断龙巨石有什么闪失,你可不能怨我哦。”

  皇天城的脸色阴晴不定,心中早已是怒火中烧。

  这事本就这小子引起的,居然还说不能怨他,不怨他怨谁?

  可是,这断龙巨石确实不能有所闪失。

  因为这块断龙巨石,是堵住上面天湖的石水的镇派石。

  可是从刚才白晨的手段来看,在这里交手确实有不小的风险。

  他赌不起……

  “去九幽狱!老夫便想看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皇天城冷哼道。

  这时候,他已经没理由再退缩,更没脸去拒绝。

  白晨身形一闪,已经消失在原地。

  皇天城立刻急追出去,两人这一追一逃,对于沿途的厮杀根本就没时间理会。

  皇天城此刻已经怒火攻心,恨不得将眼前这小子撕碎。

  不多时,皇天城已经追到了九幽狱的入口,便见到那小子一个身影,钻入九幽狱中。

  皇天城在九幽狱的入口处犹豫了半饷,还是跳了下去。

  当他下到九幽狱的时候,却发现九幽狱中空荡荡的,只有那小子刚从水中爬起来。

  “小子,现在你无路可逃了!!”

  “门……门主……这……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皇天城突然发现,这爬起来的小子,声音不对,身形也比之前印象里要厚实一些,可是语气却显得稚嫩。

  皇天城猛的冲到这小子的面前,一把抓住,抓起脸一看,脸上一阵煞白。

  这哪里是那个石头,根本就是毒尊座下的一个小辈弟子。

  皇天城对这个弟子的印象,仅仅是他负责饲养奇惑,当初他去豢养奇惑洞窟的时候,有过一点印象罢了。

  皇天城的脸色惊怒交加:“怎么是你!?”(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