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五百五十五章 老怪物

第五百五十五章 老怪物

  九幽狱的入口其实就是个吊井,只不过可没有吊篮供他们起落。

  李铮被推入九幽狱中,在数十丈的跌落后,好不容易控制住身形,没让自己摔的粉身碎骨,李仙儿立刻上前扶住李铮。

  在这片深渊中,四处都积蓄着深浅不一的石水,即便是他们此刻站的地方,也是没过膝盖。

  在这里,没有人能够休息,因为谁也不知道,九幽狱中的石水什么时候突然上涨,然后将他们彻底吞没。

  “叔公,您没事吧?”

  李铮苦笑的摇了摇头:“没事。”

  而九幽狱内的住客可不止他们两人,在这里还有不少高手,又或者是拥有一技之长的人物。

  他们都被皇天门‘请来”直到他们的技艺被彻底的榨干。

  这里原本是个玄铁矿洞,可是后来因为渗水的原因,结果被彻底的遗弃了。

  虽然这里的玄铁丰富的几乎随手都能挖出几块,可是更因为这里积蓄的石水,让他们寸步难行。

  当然了,如果作为牢狱,这里也成了绝佳的地点。

  不需要看守,只要用一个厚实的玄铁门,将出路彻底的封死,没有人能够从这里逃出去。

  在这积水下面,也不知道埋葬着多少的骸骨,李仙儿扶着李铮一步步的走向九幽狱的深处。

  沿途都是那些疲倦的人,他们骨瘦如柴的坐在石水中,他们大部分人的眼中,都流露着绝望,只是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即便是有人无力的瘫入石水,也没有人去掺扶他们。

  并非这些人冷漠无情,只是因为他们知道,对于他们来说,死是一种解脱。

  李铮和李仙儿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也会如他们一样,被绝望与恐惧彻底的侵蚀。

  当然了。并非所有人都是如此。

  吼——

  一声带着无尽愤怒的咆哮,从九幽狱的最深处传来。

  同时传来的还有叮叮当当锁链的碰击声,在里面关押着的是九幽狱中,最为穷凶极恶的囚徒。

  他可能是这个九幽狱最古老的一个囚徒。李仙儿和李铮都曾经去过最深处。

  那是个怪物!真正的怪物!

  李仙儿去过一次后,就不想再去第二次。

  “那个老怪物又发什么疯。”李铮皱起眉头,每次那个老怪物发狂的时候,这九幽狱中的所有人,都要遭难。

  那个老怪物是半只脚踏入天人之境的绝世强者,只可惜,他还是失败了,以至于他的心智失常。

  每当他发狂之际,整个九幽狱中的石水就会因为那个老怪物引动的天地灵气上涨。

  老怪物也不知道被关在这里多久了,数百条拳头粗的锁链将他牢牢的所著。限制他的移动范围,可是即便如此,依然阻止不了他的暴虐。

  也不知道多少人,因为老怪物的暴虐而丧命。

  “刚才我在入口等您的时候,看到又有一个新住客掉下来。看起来那个人不知道这里的规矩,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要被那老怪物弄死吧。”李仙儿说这番话的时候,没有丝毫的怜悯。

  在这里,没有人有多余的怜悯去同情其他人。

  甚至就连吃的,都变得异常的艰难。

  能在石水里存活的东西不多,石鱼算是一种。肉质粗糙,难以入口。

  可是对于这里的每个人来说,却是不可多得的美味。

  要不就是奇惑的幼崽,这些幼崽是皇天门的人故意放入其中豢养的,专门以死人的尸体为食。

  当然了,大部分奇惑的幼崽。则是沦为了这些囚徒的食物。

  可是奇惑的幼崽有剧毒,这些人会变成这副骨瘦如柴的样子,便是因为食用了奇惑的幼崽。

  白晨笑呵呵的逗弄着眼前这个粽子,全身被玄铁锁链困着,散乱的头发。看不清容貌,可是双眼却射出白色的光芒。

  “吼小子,我要杀了你!!”

  白晨爬上锁链,就像是滑梯一样的滑来滑去:“你杀不了我。”

  老怪物又是一声咆哮,石水突然凝结成冰,整个九幽狱的温度骤降。

  白晨身上突然白光一闪,冰蚕已经飞奔而出,吸纳着这难得的寒灵之气。

  一圈吸纳之后,冰蚕的身体立刻涨了一圈,看起来相当的满足。

  不过冰蚕的胃口还是太小了,而这老怪物所释放的寒气,远远超乎想像。

  冰蚕的吸纳还不足老怪物所释放的百分之一,白晨都不禁感慨。

  这世上居然有这等怪物,白晨落到冰面上,指尖升起一团火焰。

  “问你个问题好不好?”

  老怪物突然沉浸下来,白晨笑呵呵的看着这老怪物:“你是真疯了,还是假的?”

  许久,老怪物发出沙哑的声音:“小鬼,你不怕我?”

  “你现在值得我害怕吗?你纵然是武功盖世,可是现在的你,谁也伤不了。”

  “那我就杀给你看!”

  突然,白晨脚下的冰面猛然升起一支支的冰刺,瞬间白晨便被刺成了肉串。

  白晨的铁布衫连抵挡的机会都没有,白晨口中大口大口的呕血。

  “咳咳老东西,你下手太狠了。”

  白晨艰难的掰断刺入身上的一根根冰刺,然后将这些冰刺抽出身体,仅仅一瞬之间,白晨的身上就已经被鲜血染红。

  老怪物的眼中却露出一丝惊讶,这样都没能杀死这小子。

  白晨恨恨的看着老怪物:“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

  白晨将沾着鲜血的手掌,在冰面上划出一个红色的武阵。

  紧接着白晨将整块冰块抓起来,朝着老怪物咧嘴笑起来,然后猛然投掷向老怪物。

  老怪物双眼只是一瞪那冰块,冰块瞬间粉碎。

  可是那冰块便在空中瞬间炸开一团烈焰,瞬间将老怪物吞噬。

  不过,待到火光渐渐散去后,却发现老怪物除了脸上被烧黑了之外,没有任何的损伤。就连头发都依然那么飘逸。

  白晨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老怪物,你真的是人生父母养的?”

  刚才的那种爆炸,只要是*凡胎,基本上没可能不受伤的。

  就算是乾坤小圆满的高手。被那种面对面的爆炸吞没,也要受伤。

  可是这老怪物却是一点的伤都没有,老怪物虽然没受伤,可是却是彻底的激怒了他。

  “你死定了!”老怪物的血盆大口猛然张起,嘴里猛然喷射出一道白气。

  白晨连忙闪开,可是那道白气尾随着白晨,白晨无奈之下,只能躲到老怪物的死角位置。

  白晨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能从嘴里喷出如同灵兽一样的攻击方式,这技能也太酷炫了。

  突然,洞外传来一个脚步声。白晨看了眼老怪物,立刻就藏入石水中。

  透过水面,白晨看到是个身穿华服的老者走了进来,那老者虽然也是渡水进来的,却是相当注重仪表。

  “祖师爷。弟子又来看您了。”华服老者向老怪物行了个礼,同时看了眼周围还未消散的冰块,微笑道:“祖师爷,又有不开眼的宵小之辈,来招惹您吗?”

  “哼!”老怪物冷哼一声,语气里充满了怨恨之意。

  这老者漫步走到老怪物的身边,手中已经多了一把锋利的小刀与一个金属小碗。

  “祖师爷。得罪了。”紧接着,老者在老怪物的手腕处用力的划开一道口子。

  不过却没有鲜血流出来,老者脸上立刻露出不快之色:“祖师爷,您就这么吝啬吗?还请赐予弟子一点,您的鲜血。”

  老者的语气带着几分威胁,老怪物的脸色狰狞。犹豫许久,才逼出几滴鲜血。

  “不够”

  又是催逼出几滴鲜血,只是,老怪物流淌出来的,居然是金色的鲜血。可是老者依然喊着不够。

  “不够不够不够”老者也有些急不可耐:“祖师爷,看来您还是不那么主动,弟子只能从您的心口取血了,您能控制全身的鲜血,可是这心口之血,不知道您还能不能控制。”

  吼——

  老怪物终于发狂了,被一个小辈如此的威逼,彻底的激怒了他。

  老怪物血口一张,想要去咬老者。

  可是老者早就知道老怪物的招式,所以只是退开一步,老怪物只能空悬着口牙,对老者无可奈何。

  突然,一个身影猛然从石水中蹿出来,直接扑在了老者的身上。

  老者的武功极高,抬起一掌便拍在那身影之上。

  只是,那身影早有准备,手中抓住一个冰刺,冰刺上同样画着先前一样的武阵。

  老者并未在意白晨手中的冰刺,对他来说,这个偷袭毫无意义。

  即便白晨手中拿着的是刀剑,在他的武功面前,一样要被轰成碎片。

  可是,下一刻他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想法是错误的,不过这个想法是等到他的手掌瞬间被冰刺刺穿,紧接着轰的一声。

  一声惨叫响彻整个洞窟,老者的整条手臂被炸飞,跌倒在石水中,待他看清偷袭者的身份之时,却发现只是一个小孩子。

  白晨狞笑的看着老者:“你的身上有丹香,你就是和皇天门的丹尊吧?”

  “小子,你是什么人!!!”丹尊愤怒的咆哮着。

  “你觉得呢?”白晨咧嘴笑起来。

  “我要杀了你!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丹尊怒吼着。

  不过白晨却是不慌不忙的站在原地,同时目光转向老怪物:“你不应该帮点忙吗?”

  老怪物看了看白晨,又看了眼丹尊,似乎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许久,他终于做出决定,沙哑的声音道:“你要我做什么?”

  显然,他对丹尊的恨意,要比白晨更强烈一些。

  “将洞口封住。”

  丹尊的脸色突变,转身便要逃出洞口。

  可是老怪物的速度何其之快,只是一个心念,洞口瞬间被厚实的冰封覆盖。

  丹尊本在急速的冲刺中,一个不留神,唯一的一条手臂也被冰封竹。

  “哈哈没见过这么急着送死的。”白晨大笑起来。

  丹尊的脸都变成了苦瓜脸,骇然看着白晨:“小子,你不要乱来你若是敢伤我,皇天门不会放过你的。”

  “我都已经陷入这九幽狱了,皇天门还能怎么不放过我?”

  丹尊眼中精光一闪:“只要你放过我,我便放你出去。”

  “不好意思,我是特意进来的,所以暂时来说还不想出去,如果我要出去,我会自己出去,而不是让你放我出去。”

  *

  *

  【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