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五百三十六章 不应该出现在的人

第五百三十六章 不应该出现在的人

  不得不说血影楼以及吴毅的办事速度,完全可以配得上效率二字。!>

  从傍晚时分开始,到第二天早晨,巨鲨帮的帮众,一个不拉的被压到相州城的广场上。

  甚至于吴毅为了完成白晨的命令,直接动用了官府与城守的力量,直接把整个相州城都给封了。

  如果说巨鲨帮是地头蛇,那么血影楼就是过江猛龙。

  很多时候地头蛇确实难缠,可是那只是正常情况,万窟魔山在相州城的分堂血影楼,实力远超一般的门派。

  特别是在巨鲨帮群龙无首的情况下,面对血影楼摧枯拉朽一般的扫荡,根本就无法组织起一波像样的抵抗。

  吴毅可是非常彻底的贯彻了白晨的命令,敢于反抗的杀无赦,毫不留情。

  而巨鲨帮帮众在发现,不反抗的结局,往往比反抗的结局更好后,大部分的帮众还是选择了投降。

  只有极少部分的帮众,因为在知道了自己不管投不投降的下场都是死之后,还是选择了负隅顽抗。

  一个晚上的时间,虽说是闹的相州城鸡犬不宁,可是大部分百姓在知道是血影楼清剿巨鲨帮帮众后,一个个都是拍手称快。

  血影楼一直以来的地位,都显得非常的超然,大部分相州城百姓对血影楼只存在于幻想中,根本不明白血影楼以及其背后所代表的意义。

  而在今天之后,血影楼更是成了相州城的一个传说。

  只有少部分人知道这一夜发生的真相。

  当龙澜镖局众人以及曾家的人听说了巨鲨帮覆灭,以及沙浩、沙易父子身死的时候。

  他们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当他们派出去的探子传回来消息后。他们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

  同时探子还回报说。杀沙浩和沙易父子的,不是别人,正是白晨。

  每个人都想向白星求证,可是当他们赶到迎风莱客栈的时候,却发现白晨和白星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那小子下手还真是恨……”曽不负还是免不了感慨一番。

  如果不是这次巧遇白晨,他都不知道应该如何收场。

  在白晨前往巨鲨帮的时候,曽不负也想过各种可能,在他的想象中。最好的结果也只是化解矛盾,至于现在的结果,完全超乎他们的想象。

  偌大的巨鲨帮说灭就灭了,甚至连那些帮众,似乎都不打算放过。

  而这一切的起因,居然是因为沙易看上了自己的女儿,最后不但让自己父子身首异处,甚至还连累了偌大的巨鲨帮。

  “那是当然,不看看是谁儿子。”周麻三最得意之事,莫过于白晨是他的干儿子了。

  曽不负白了眼周麻三。心中倒是有些羡慕周麻三。

  “又不是你生的,你得意什么。”

  “不管是不是我生的。他都是我儿子。”周麻三得意的说道:“等石头下次来相州城,我就把我们家家传的宝贝传给他。”

  “你家能有什么家传宝贝,人家那背后可是有个名震天下的大哥,稀罕你家的宝贝。”

  ……

  “石头,这么好玩的事情,你居然不带我玩。”

  白星可是知道整个事情的始末,似乎是吴毅与她说的。

  白星听完后,更是大为恼火,天下人共尊的五尊,她也就见过白晨。

  没想到这小小的相州城,南道李铮居然出现于此。

  实在是让她大为后悔,早知道就跟着白晨去了。

  原本她还以为,这小子会把场面弄的血腥无比,所以她当时没有跟着去。

  结果到头来,亲自动手的,也就两个人。

  “那老头可不好惹,这次是被我唬住了,没敢动手,我可不想天天遇到他。”白晨翻了翻白眼。

  白晨上次与李铮交手,那是精心布置的,让李铮产生错觉,以为自己的武功邪门。

  可是如果真正交手起来,自己不用两三个回合,就要被李铮拍死。

  接下来的路途,白晨特意避开城镇,如果是非要经过的城镇,也是尽可能的隔天便离开,尽量减少路途的时间消耗。

  在白星接连十几天的叫苦连天中,两人终于赶到了沧州城。

  然后又是匆匆而过,虽然白星喊着,想在沧州城好好的玩上几天。

  可是白晨以沧州城距离清州城很近,随时都可以过来玩为借口,准备着马不停蹄的赶往清州城。

  如果与白晨同行的是一个俏佳人,白晨不介意在旅途中多消磨一些时光。

  可是跟在身边的是个名为他的姑姑,实为他的妹妹的家伙。

  表面上是个青春靓丽的少女,实则是个行为粗鲁的假小子。

  白晨仿佛看到阿岚长大后的德行。

  “石头,我们就再在沧州城待一个晚上好不好嘛,你也说了,反正这里距离清州城很近,没必要这么急着赶往清州。”

  白星拉住白晨,一副受委屈的小媳妇姿态,祈求的看着白晨:“好不容易来了沧州城,怎么能够这么离去呢,我想去看看十里铺,我想去看看挽风亭,还有七秀绣坊,还有……”

  白星对于沧州城的名迹如数家珍,事实上沧州城如今的名气,还不如这几处景致来的响亮。

  大部分来沧州城的人,多半都是冲着这几处景点来的。

  故地重游,白晨却没有当初的情怀,时过境迁,却已经是物是人非。

  只是白星说什么也不走,白晨无可奈何:“就待一天!明天日上三竿之时,便是我们启程之时。”

  “好好!我们现在去哪里?”

  “嗯……”白晨捻着下巴一阵思索:“去挽风亭吧。”

  在诸多景致中,也就挽风亭的景色堪堪入眼,十里铺本是沧州城外的一个集市。不过如今却成了沧州城最大也是最有名的景点。还有就是七秀绣坊。

  不过白晨可不想以这种姿态出现在七秀绣坊中。免得遇到熟人,被人当成自己的小辈。

  “不去十里铺吗?七秀绣坊也好嘛……”

  “你到底去不去?”

  “去,当然去!”白星笑嘻嘻的说道:“挽风亭也很有名,自然不能错过。”

  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人群中攒动,不多时已经消失在眼前。

  白晨的眼中露出一丝诧异,沧州城的熟人很多,可是刚才那身影的主人出现于此。却让白晨非常的惊诧。

  这个人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白星没注意到白晨的眼神,看到白晨似乎打算钻进人群,立刻拉住白晨:“石头,你要去哪里?挽风亭在那个方向。”

  “我发现个好玩的事情。”白晨突然露出笑容。

  白星的双眼已经变成了一百瓦灯泡,激动的看着白晨:“多好玩?”

  “比在相州城的闹剧好玩多了。”

  白星听到白晨的话,便忍不住激动起来。

  “你发现了什么?”

  “发现了个熟人,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熟人。”

  “什么人?”

  “还不能说,可是这个人只要出现在这里,就意味着有大事要发生。”

  “是不是天下五尊之一的人物?是不是……是不是?”白星激动的拉着白晨。

  “他的身份地位不算高。可是他的影响力,全天下可排进前十。”

  “我们现在是不是去抓他?”

  “不是。他不是我的仇人,而且还算是我的长辈。”

  “是我们白家的人?”

  “不是。”

  “那也是你认的干亲?”

  “也不是。”

  “那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他绝对与好人沾不上边,可是他是个忠心的人。”

  “那到底是什么人啊?”

  “反正他出现在这里,肯定不会是好事,所以暂时来说,我需要看看他的来意,再决定后面的行动。”白晨的脸上虽然随意,可是目光却认真无比。

  “那人现在在哪里?”

  “他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味,一般人是嗅不到的,不过我是属狗的,所以只要他还在沧州城,在我眼中就是无所遁形。”

  白晨不知道,让白星跟在身边是否是个错误的决定。

  可是如今他别无选择,首先他不能和白星说出那个人的身份。

  其次就是自己无法甩开白星,当然了,更准确来说,他在看到那个人的时候,便觉得肯定有事情发生,所以不敢让白星离开自己的身边,以防不测。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去他应该去的地方等他。”

  “他应该去的地方?”白星不解的看着白晨。

  “废话,他一个外来者,来沧州城又没亲友,自然是要去客栈。”

  “可是沧州城不小,客栈又多,你怎么知道他会去哪家客栈?”

  “他一定会去追高档的客栈,而我恰好知道沧州城哪家客栈最好最大。”

  望乡居,便是沧州城最豪华的客栈。

  白晨和白星进了望乡居,便看到小厮正用审视的目光看着两人。

  “小二,给我们两间上房。”白晨直接丢给小厮一块碎银。

  小厮一接到碎银,立刻就换了一副嘴脸:“两位少爷这边请。”

  白星小声嘀咕道:“我们不是来找人的吗?”

  “我们是来找人,不是来抓人的,所以不能直言了当的询问。”

  白晨现在这副样子,担心自己若是询问小厮的时候,被那个人发觉的话,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所以还是打算着,先看看情况再说。(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