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五百三十五章 除恶务尽

第五百三十五章 除恶务尽

  李铮三人带着沙浩和沙易出了府邸,有李铮护着,沙浩完全不用担心外面的万窟魔山那些人。

  眼前的李铮,便是他的名字,便足以让天下人为之颤栗。

  当然了,除了外面的那个小子。

  吴毅对李铮的出现,还是表现出相当的诚惶诚恐的。

  毕竟李铮是与魔尊地位相当的人物,天下五尊之一,就凭这个名号,就足以吓退任何人。

  李铮和云华、云鍩在看到轿子上的白晨的时候,那表情叫一个精彩。

  “哟,这不是李老前辈吗,你怎么有空来这小小的相州城,不会是特意来寻小子的吧。”白晨很是热情的向李铮打了个招呼。

  沙浩和沙易的脸上露出一丝惊讶,这小子认得李铮?

  李铮则是沉着脸色:“老夫还要问你,你为何会在此?”

  “我这不是拉着队伍接亲吗,你不会是听说了小子要大婚,特意来这参加小子的婚礼吧?小子可要先说好,我们熟归熟,这份子钱是不能少的。”

  “小子,你不要胡搅蛮缠,这巨鲨帮帮主没有女儿给你娶,你若是安分点,现在便退去,老夫也不为难你!”

  白晨猛然从椅子上站起来,目光冷酷无比的盯着李铮,李铮被白晨盯的浑身不自在。

  眼前这小子的眼神,实在是让他想起了那个让他生寒的年轻人。

  “李老前辈,我刚才没听清楚,劳烦你再说一遍!”

  李铮的脸色也非常的难堪:“小子。老夫不欲与你为敌。只是这巨鲨帮帮主与我纯阳宫有旧……”

  沙浩和沙易满脸的惊诧。他们想象中李铮大杀四方的景象并未出现,面对一个毛头小子,反而像是在不断的退让。

  白晨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李老前辈,你这是太为难我了,沙家的大少爷可是说了,我那干姐姐非得嫁他,不然就要灭她满门,所以我这不是打算着亲上加亲吗。他要娶我干姐姐,那他就得找个妹妹嫁给我,不然的话,我便灭他全帮上下。”

  沙浩和沙易的脸色苍白,果然是沙易招来的祸事。

  李铮则是转头怒视向沙浩和沙易,这种事为何他们之前没说出来?

  李铮很理所当然的认定,是他们二人故意欺瞒自己。

  只是,如今自己这出头鸟已经出了,那就没可能再收回来。

  “不如这次就看在老夫的面子上,大家各退一步。老夫可以保证,沙家的小子不会再去纠缠你干姐姐。”

  “看在你的面子上?”白晨嘿嘿的笑起来。目光扫向云华:“好啊,你把你们纯阳宫所有二十岁以下的女弟子全部嫁给我,我便放过沙家。”

  “小子,放肆!”李铮勃然大怒。

  “李老前辈,你也不要逼我,不然的话,我立马就去你们纯阳宫转一圈,你的消息如果够灵通,应该知道当初魔尊落在我的手中,是什么下场吧?你若是觉得你比魔尊更能耐,你我大可放手一搏。”

  沙浩和沙易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这小子在说什么?

  什么叫做魔尊落在他的手中?

  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隐情?

  “魔尊怕你,老夫未必就怕你!”李铮咬着牙,强撑着场面。

  “你若是不怕,那我们现在就干一仗。”

  李铮不敢放手一搏,上次他与白晨交手,就没占到便宜。

  而且如今他已经知道了,眼前这个小子就是白晨的弟弟。

  同时,又已经证实了,他哥哥未死的消息。

  他不知道,如果自己真的伤了这小子,自己要面临什么样的报复。

  他赌不起,纯阳宫更赌不起。

  “好了,我也给你一个台阶下,这两个人和他们的巨鲨帮在相州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欺男霸女、为非作歹,逼良为娼,绝对是十恶不赦的恶人,你随便去街上转一圈,都能听到关于他们的恶行,所以李老前辈你实在没必要为了他们和我结大仇。”

  李铮的脸色阴晴不定,回头看向沙浩和沙易:“他所说的可是实情?”

  沙浩突然跪在地上:“李老前辈开恩啊,在下可是有忘尘令,只要渡过此劫,在下一定痛改前非,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痛改前非和洗心革面就没必要了,重新做人我倒是可以顺手帮忙。”

  “小子,得饶人处且饶人。”李铮依然不愿意放弃沙浩与沙易。

  毕竟两人手握忘尘令,此事又事关纯阳宫的威信,他不得不表现的强硬一些。

  “得饶人处且饶人?笑话,你问问他们父子可曾经绕过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么简单的道理,李老前辈都不明白,还在小子面前讲道理,这世上不是谁都可以饶恕的,他二人若是真有心悔改,就不会在袖子里藏着袖箭,准备着拼死一搏了。”

  李铮愣了一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了眼两人,这两人也真是该死。

  在这小子面前玩这些下三滥,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这小子就是玩阴招的祖宗!

  两人的脸色更是苍白,他们袖子里的袖箭,可是他们花了大价钱从唐门那购来的,可以说是杀人无形的利器,怎么会被这小子看穿?

  吴毅以及一众血影楼门人,此刻已经看的目瞪口呆。

  堂堂南道李铮,居然在这个毛头小子的面前,表现的如此的畏首畏尾,实在是大跌眼镜。

  “小子,你们万窟魔山做的恶事也不会比这父子两少,这些义正严词从你们口中说出来,未免太讽刺了吧?”

  “我们万窟魔山作恶,那是因为我们是魔门。李老前辈。你们可是纯阳宫。难道也只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李铮突然发现,自己与这小子逞口舌之利,实在是不智之举。

  “好了,事已至此,李老前辈是去是留,小子也就不再多说了,是非对错,自有世人公断。我们魔门以恶为本,偶尔为善是人之常情,可是你们纯阳宫是名门正派,以善为本,却不能如我们魔门一样随心所欲。”

  白晨冷笑的看了眼李铮:“李老前辈若是没什么话说,就让开吧。”

  李铮叹了口气,早知道这小子在这,他绝对不会贸然前来。

  如今这人没救到,面子里子都没赚到,真是输人又输份。

  其实对李铮来说。沙浩父子是正是邪,他还真不是太在乎。

  问题现在是。他没把握斗得过眼前这小子。

  这小子实在是太邪门了,李铮当初已经后悔,招惹他哥哥了,这弟弟比他哥哥还邪门。

  所以李铮是打定主意,绝对不再去惹这对兄弟。

  虽说沙浩父子有忘尘令,可是他又不是纯阳宫什么人。

  白晨走到沙浩和沙易的面前,看着脸色苍白的两个人:“你们刚才一定是想着,只要李老前辈出手,一定可以将我碎尸万段是吧。”

  李铮的脸色不大好看,这小子怎么张口闭口,总不忘挪楡自己。

  “现在呢,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将我碎尸万段的机会。”白晨呵呵的笑着:“我捅你一刀,你捅我一刀,看看我们谁先死,好不好?”

  “太上长老,千万不要冒险啊,您可是万金之躯,怎可与这些垃圾做这冒险的举动。”吴毅连忙劝阻道。

  “要不换你来?”白晨笑呵呵的说道。

  吴毅立刻怂了,尴尬的看着白晨:“小人身体淡薄,还是算了吧。”

  李铮、云华和云鍩哪能不知道这小子打什么主意,这小子皮糙肉厚,这对父子此刻估计还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吧。

  沙易的眼中凶光秉露,心中想着,既然自己活不了,那就索性拉着这小子一起死。

  李铮微微摇了摇头,看到沙易的眼神,他已经知道,自己救不了他了。

  这小子分明是在向自己说,他们并未悔改。

  如果这两人没有对白晨痛下杀手的话,或许白晨还可能放他们一马。

  “来吧,我给你们先动手的机会。”白晨大方的说道。

  沙易手头一抬,袖中飕飕两道破空声,直中白晨额头。

  可是,众人所期待的脑浆四溅的场面并未出现,白晨依然笑容灿烂,牙齿叼着两支袖箭。

  可是沙易的脸色已经苍白无比,白晨看着沙易,从嘴里取出两支袖箭:“到我了吧。”

  “等……等等……”

  沙易想要逃离这个小魔星,可是白晨已经一把抓住沙易的手掌,任他如何挣扎,也无法挣脱白晨的手心。

  白晨手中箭矢一弹,沙易惨叫一声,箭矢已经穿透他的脑门。

  沙浩突然暴吼:“你杀了我儿子,我……”

  “你也去陪你儿子上路!”

  白晨手中的第二支箭矢已经穿透沙浩的脑袋,白晨不是没怜悯之心,可是绝对不是烂好人。

  他很清楚什么人该杀,什么人不该杀,而眼前的父子两人,绝非值得同情之人。

  “小子,告辞了!”李铮气呼呼的哼道,说罢便拂袖而去。

  云华临走前,还不忘向白晨施以挑衅的目光,白晨则是毫不犹豫的回瞪云华。

  云鍩则是低着头,不敢去与白晨的目光接触,他害怕自己的怨恨目光,会被白晨看到。

  “吴毅,给我抄了巨鲨帮和沙府,给我把所有巨鲨帮的帮众给我提到相州城广场前,只要有人指认犯有命案的,就给我剁了,如果是轻罪的,也给我绑三天。”

  “是是……”吴毅连忙点头,转过头看向门人:“还愣着做什么,没听到太上长老的话吗?谁敢漏了一个巨鲨帮的人,就拿你们顶数。”(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