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五百二十五章 化解干戈

第五百二十五章 化解干戈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花间小王子,如今已经被奉为五尊之首。

  即便是外间传闻他身死的消息,可是他的名字,依然为世人所敬仰。

  如今听闻这两个小子是花间小王子的弟弟,所有人都有一种释然的感觉。

  难怪如此年纪,便有如此出众的天赋才华,如果与花间小王子车上关系,那么一切就变得理所当然。

  “那又如何?”白晨淡然回应道:“在加入万窟魔山之前,谁没自己的出身来历?难道你就保证,万窟魔山中,就没有出身名门正派的弟子吗?”

  “你们兄弟与我们万窟魔山有深仇大恨,你们是来颠覆我们万窟魔山的。”

  “笑话,有深仇大恨的是你,不是万窟魔山,再者说,你真的以为,你那点道行真能逼死花间小王子?别笑话了,他现在还活的好好的,至于深仇大恨,也只是你自己臆测的,若是真有什么深仇大恨,怎么不见我去药王谷和纯阳宫闹腾?再者说,这些日子,我们兄弟为万窟魔山做了多少实事?”

  白晨的一番话,说的魔尊哑口无言。

  魔尊的心头却在打颤,因为白晨说,花间小王子没死的时候,他的浑身便是一阵冷汗。

  “他……他真的没死?”

  “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他没死!你不想想看,如果他真的死了,你觉得你还能安然无恙的活到现在吗?”

  魔尊回想起这小子的态度,从始至终似乎都没有表现出什么仇怨。

  “这万骷座是能者居之,万窟魔山可没什么规矩要求出身来历。”

  白晨的语气轻松自如,瞬间将劣势又扳了回来。

  白晨看了眼大殿之上的众人:“万窟魔山在我们兄弟手中,我们可以发扬光大,可是在这老魔头的手中,不是我说,以我哥的性子,只要他从外域回来,第一个便是找老魔头算账,你们觉得以老魔头的心性,到时候会不会又丢下你们,躲到哪个角落去?”

  白斩凤都开始佩服起白晨的口才了,明明就是谋夺万窟魔山事情败露,如今却被他说的理直气壮,光明正大。

  偏偏还被众人所接受,在场的不论是长老还是洞主,都不禁深思熟虑起来。

  如果是在以前,他们自然是无条件的支持魔尊。

  在他们想来,花间小王子即便是名气再大,那也只是后生晚辈,比之他们的尊主,差了十万八千里。

  可是如今仅仅是一个花间小王子的弟弟,就把魔尊吓得胆战心惊。

  如果真的是花间小王子本尊来了,那魔尊还不舍众而逃。

  魔尊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已经因为魔尊自己的表现,而一落千丈。

  在他们的眼中,魔尊已经成了胆小如鼠的废物,根本就没资格担当万窟魔山的尊主。

  一个小屁孩,就把魔尊吓得屁股尿流,这样的人当尊主,只会让万窟魔山蒙羞。

  “上位者不是武功好就可以,谋略、胆识、手腕以及见闻,一样都不可或缺,可是你们看看老魔头,他除了武功好,还有什么?再看看我二哥,不但武功出众,天资卓绝,在他这个年龄,已经少有敌手,假以时日,必定超越这老魔头,再论谋略、胆识,又或者是手腕与见闻,哪个比强上老魔头百倍?”

  “我……我不服!我要见师父!师父会为我做主的!”魔尊此刻终于按耐不住。

  他现在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叫做形势比人强。

  从最初自己见到这小子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失态,就已经注定了结果。

  天时地利人和,自己一样都不占。

  所以他现在必须找一个靠山,那就是老尊主。

  只要他肯站在自己这边,那么所有的一切阻碍,都只不过是纸老虎。

  便在这时候,一股威压凭空出现,饕餮和睚眦猛然抬起头,看向天际。

  魔尊瞬间被压垮在地上,口吐鲜血。

  “万不灭,你还嫌不够丢脸吗?何况让白斩凤登上尊主之位,也是本尊的意思,你还有何异议?”

  魔尊万念俱灰,就连他师父都不站在他这边。

  “你们谁若是还有异议,可来后山山谷寻本尊理论!”

  盖世威压瞬息消散,魔尊却再也站不起来。

  不是他的伤有多重,是他的意志,他的信念,被彻底的压垮了。

  白晨倒是有些意外,原本还以为,在老尊主那里,还要费一番唇舌。

  谁知道居然连那个老尊主,都支持自己这边。

  “二哥,你们这就位大典还未结束,让我和老魔头给你三跪九叩也不可能,所以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们了,我和老魔头去外面看风景去。”

  白斩凤微微点头:“去吧。”

  白晨看了看老魔头:“你是自己跟我走,还是让我架着你走?”

  魔尊艰难的站起来,仿佛老了十岁,脸上早已没了当初的意气风发,绝世风采。

  如今的魔尊,更像是个垂暮的老人,目光涣散无神,脸上写满了失落。

  “其实我们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说对不对。”白晨瞥了眼魔尊,走在前头。

  魔尊却是步履踉跄,目光涣散,没有应答白晨的话。

  “我现在只要你一句话。”白晨与魔尊已经走出大殿,饕餮和睚眦跟在背后,就像是左右护法一样,虎视眈眈的盯着魔尊。

  魔尊抬起头:“什么话?”

  “你是要为敌还是为友?为敌,那我就给你准备的机会,随时欢迎你来寻仇,为友,你我以后和平共处,你若是有麻烦,我也会伸出援手,对了……我大哥现在可是把你恨得牙痒痒,如果你觉得玩的过他,我们不妨就真刀真枪的干一仗。”

  “可是……我与他……”

  “如果你我化解干戈,难道我还能看着你被我大哥玩死?”白晨淡然说道。

  魔尊虽然还不可能立刻放下成见,可是白晨的提议,还是让他心动。

  如果他有绝对的信心与勇气,他绝对不会和这小子废话。

  可是,自己连小的都玩不过,更别说那个大的了。

  “你应该知道,冤家宜解不宜结,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要好,这江湖上多少人想与我们兄弟结交,我们理都没理会他们,你如今贵为五尊之一,可是在我看来,你也已经到头了,想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没有我们兄弟的帮助,是绝无可能的。”

  魔尊眯起眼睛:“有话不妨直说。”

  “你如今寿元几何?又还剩下多少时日?”白晨瞥了眼魔尊。

  魔尊心头咯噔一下,白晨的话,准确的戳中他的命门。

  如今的他,正在为此事苦恼。

  便是南疆之行,也是为了寻求契机,突破乾坤小圆满。

  可是,这南疆之行被这小子破坏了。

  “你愿意帮我?”魔尊的目光闪烁不定。

  如果白晨真的愿意帮他,他不介意放下身段。

  “想要突破你现在的境界,必须是二十八阶的六道玄骨丹,不过我现在最高只能炼制二十五阶丹药,而我大哥可以炼制二十六阶丹药,这其中还是存在很大的难度,不管是你还是我,若是你我齐心协力,未尝不能在你寿元将尽之前,炼制出一颗二十八阶的六道玄玄骨丹,同时丹方以及六道玄骨丹所需的稀世材料,你也需要弄到,可是如果我们把这精力时间放在彼此的内斗上,恐怕只有浪费彼此的时间,到头来两败俱伤。”

  “据我所知,炼丹师后期便是提升一阶的水准,也要百余年的时间吧,二十五阶到二十八阶,你确定此生足矣?”魔尊依然心存顾虑。

  “那是常人,我们兄弟则不然,你何曾见过有人二十岁便跻身丹圣行列的?”白晨自信满满的说道:“相信我,你还有希望,不相信,那么你就只剩下绝望。”

  “你不是那种无缘无故施舍好处的人,你们兄弟都不是,说吧,你到底有什么目的?”魔尊眯着眼睛说道,他太了解这小子了,阴险、毒辣,狠毒,卑鄙,只要是他能想到的贬义词,几乎都可以形容他们兄弟。

  “马戈壁的,小爷我说这么多话,浪费这么多口水,你还是不信我是吧!?”白晨怒了,指着魔尊的鼻子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以后便是死敌,不死不休的那种。”

  魔尊傻眼了,连忙说道:“我没那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给个痛快话。”白晨不耐烦的看着魔尊。

  魔尊虽然有心求和,可是如果白晨不把他的目的说出来,魔尊实在不安心。

  白晨呵呵的笑着,拉着魔尊很是亲热的说道:“你看着我的眼睛,你听说过一句话没有,眼睛是心灵的窗口,你在我的窗口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卑鄙……”魔尊可不敢把这话说出来,可是他确实是看到了白晨的皎洁。

  “这……本尊老眼昏花,看不清楚。”

  “那你应该听说过,小孩子是最纯真的,是不会说谎的。”白晨笑呵呵的说道:“所以,我是真的想和你化干戈为玉帛,你应该知道智者止于言,愚者止于兵。”

  不得不说,白晨的话还是很有穿透力的,至少魔尊就已经被白晨说动。

  “击掌为誓!”魔尊举起手掌。

  “你我共结友盟,不以刀兵相向,只以杯酒相交,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你我共结友盟,不以刀兵相向,只以杯酒相交,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啪啪啪——

  两人击掌三次,一老一小双拳抱在一起。

  “万不灭,石头,来后山山谷。”便在这时候,一个声音从远处传入二人耳中。

  两人对视一眼,都露出愕然之色。

  不知道老尊主找他们何事,不过话已经说开了,而且先前的事情,老尊主也已经知道,所以倒不担心他要加害自己。rs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