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五百二十三章 不速之客

第五百二十三章 不速之客

  “这是我换下来的牙齿,你用真气输入其中,我就能够感觉到你的召唤。”睚眦从嘴里吐出三颗牙齿,这三颗牙齿只是副牙,不过依然有三根指头加起来还粗。

  白晨看了眼睚眦满嘴的獠牙,不由得露出一道笑容:“我打算拿你的牙齿做个项链,整圈窜成一串的那种……”

  睚眦可是灵兽,即便只是它的獠牙,也足以用价值连城来形容。

  睚眦翻了翻白眼,没理会白晨的无理要求。

  “用牙齿召唤你,是不是只有你才可以?”白晨疑惑的问道,饕餮就没给它牙齿过。

  “我们是灵兽,对于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拥有感知力,我可以,那个蠢货同样可以,难道它没给你它身体的某个部分吗?”

  白晨咬了咬牙,恶狠狠道:“很快我就会要它把一嘴的牙全给我吐出来。”

  “好了,如果没事,我就先回去了,你什么时候需要九色莲心,什么时候再找我要……”

  说完,睚眦头也不回,一头扎进大河之中。

  显然,睚眦是想逃避白晨的追讨,如果说饕餮是个奸商,那么睚眦无疑就是个吝啬鬼。

  这趟旅途虽然惊险不断,也没达成最初的目标。

  不过结果还算不错,虽然对饕餮来说,不算完美。

  白晨直接将饕餮嘴里最大的两颗獠牙中的一颗掰断,收入怀中。

  每个人都是瞪大了眼睛,满脸的惊恐骇然。

  看着满嘴鲜血淋漓的饕餮。他们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先是看到睚眦吐了三颗牙齿给白晨。如今又看到这血腥残忍的一幕。

  不禁在心中猜想。这小子是不是有收集牙齿的嗜好。

  在一切都结束后,众人也开始打点行装,准备着回去。

  “这是我当初承诺给你们的,塔鲁大叔,这是你的,卢耶夫,这是你的,还有你们两个的。过来领走。”

  “圣使,我们不要,我们想要永远的跟随着您,请您允许您最虔诚的奴仆,为您……”

  “滚,都滚,谁是你的圣使,你们两个胡三,我和你们萨拉人没一毛钱关系。”

  “圣使,请您不要抛弃我们啊……”两个萨拉人全都抱着白晨的腿。被白晨拖着走了几步,依然不准备松手。

  “你们再不松手。我就不客气了!”白晨恶狠狠的看着两人。

  “死在圣使的手中,说明是我们不够虔诚,请圣使您赐下死亡。”两人闭着眼睛,对白晨的凶恶表现视若无睹,一副舍生忘死的表情,让白晨一阵头痛。

  塔鲁和卢耶夫两个是罗刹人,罗刹人虽然也有自己的信仰,不过不是每个罗刹人都是疯子。

  至少他们两个不是,相对来说他们还是比较理性的。

  卢耶夫有意讨好白晨,便道:“神行走世间,总会以各种形态展现,便是为了不被人打扰。”

  别看卢耶夫五大三粗的模样,心思却是细腻的很。

  “如果你们真是虔诚的信徒,就应该将这份秘密永远的保存在心中,萨拉真神借这位大人的手赐予你们丹药,必然是你们需要用到的,你们此刻却要拒绝这份恩赐,而纠缠这位大人,这不止证明了你们还不够虔诚,无法领会神的旨意,同时还证明了你们很笨。”

  这卢耶夫倒是个聪明人,至少比塔鲁大叔懂得变通。

  “难道是有劫难要降临我们国度?”

  “我明白了!一定是这样,而且这次的劫难一定非常大,不然的话为什么圣使会赐予我们这么多丹药。”

  “伟大的萨拉真神,伟大的圣使,感谢您的恩赐,我们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两个又是三跪九叩,白晨理都不理两人,直接便走出兽巢。

  “塔鲁大叔,丽丽就拜托你了。”白晨现在身处万窟魔山,实在不宜再多一个累赘。

  这些人中,塔鲁倒是很适合托付,想来塔鲁也能把丽丽照顾的很好。

  “丽丽,你跟在塔鲁大叔的身边,要乖乖的,听塔鲁大叔的话,知道吗?”

  “石头哥哥,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丽丽,你放心吧,你一定能再见到你的石头哥哥的。”塔鲁安慰道。

  “卢耶夫,你是和塔鲁大叔同路回罗刹吗?”

  “如果塔鲁不反对,我倒是很乐意与他同路。”卢耶夫很是客气的说道。

  “那这一路可就麻烦你了,我隔段时间会去罗刹,如果让我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便是将整个罗刹掀翻,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白晨可没打算去罗刹,不过还是要事先警告一下卢耶夫,免得他心生歹念。

  “如果你表现的好,下次见面,我不会亏待你,如果你表现让我不满意,我就拿你的脑袋当马桶。”

  白晨又变成了孤家寡人,该走的不该走的都走了。

  穆然回想起来,自己这次好像没捞到好处。

  火炼雪莲花只留了一半,还得给火妖留着。

  九色莲心也还没到手,就算到手了,恐怕冰蚕也要闹翻天。

  虽说骗到睚眦的效忠,不过这只算是公平的交易,说不上盈亏。

  反而是自己又给这些不相干的人一大把的丹药。

  当然了,白晨现在的心情还不算差,收获不至于没有,只是不如当初所设想的那种巨大的收获。

  ……

  不过相对于白晨的郁闷,此刻的白斩凤可谓是意气风发。

  万魔殿内群魔聚首,不管剩下的那几个嫡长老如何的不忿,如何的不甘,都已经注定了他们的失败。

  在万窟魔山,那位老尊主。才是真正的主人。

  他的命令没有人敢不遵从。任何的忤逆。都只会丢掉自己的性命。

  范海和李彦则是最为欣喜,只觉得自己当初的决定,是他们的人生中,最明智的选择。

  “请尊主上万骷座。”在四长老断无念的礼声中,白斩凤披上了一件与魔尊同款的大黑袍,目光如剑,眉宇如锋,气宇轩昂。双手负背的走上万骷座,刘力则是以近侍的身份,跟在白斩凤的身边。

  “请尊主入座。”断无念再念道。

  作为这次继任尊主的仪式中,断无念作为这次仪式的主持,他的语气颇有几分感慨。

  当初白斩凤便是他挑选入门的,如今时过境迁,自己还是嫡长老,可是他却已经成为万窟魔山的尊主。

  便是自己对他,也将要客客气气的,不能再以前辈对待晚辈的那种态度。

  “叩首。拜见尊主。”断无念率先跪下,引领万魔殿内的四个嫡长老。以及十二护法,七十二洞主。

  七十二洞主饱含十二护法,不过这其中至少有十个,曾经是白斩凤的派系。

  如今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们的地位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或许其他的长老都还不知道,仅仅是二十天不到的时间,已经有十个洞主投靠于白斩凤。

  如果他们知道的话,免不了又要一番胆战心惊,为白斩凤的手段骇然。

  当然了,如今的白斩凤已经不需要再去争抢什么权势,整个万窟魔山都是他的了。

  他只要做好尊主的事,巩固自己的地位,这就足够了。

  “再叩首,拜先主在天之灵,庇佑我魔门昌盛。”

  轰——

  突然,一声巨响从大殿外传来。

  断无念猛的回过头,大喝道:“何人在此喧哗闹事?”

  “本尊还没死!”魔尊的声音从殿外传来,只见魔尊大步跨入殿中,气势十足,脸上略有血痕,却更平添了几分煞气。

  此刻魔尊之愤怒,早就已经写满了整张脸,那种怨毒与愤怒,更是让他咬牙切齿。

  受困南疆三个月有余的时间,如果不是抓到一丝机会,差点便要永远禁锢在南疆。

  虽然整个过程狼狈不堪,可是好歹还是逃了回来。

  因为担心那个叫做石头的小子,所以他并未大张旗鼓的回来,而是偷偷摸摸的摸回万窟魔山。

  可是一进山门,便听说这山头上在进行新尊主的继任大典。

  这如何能让他再忍下去,带着一肚子委屈,只觉得全世界都欠他的一样。

  “尊主!?”屈无心和周无名一看到魔尊,瞬间苦瓜脸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欣喜若狂。

  白斩凤则是心中暗惊,这眼看着便要大局将定,居然凭地的杀出个魔尊,将他的好事搅合了。

  只是,如今的白斩凤已经是骑虎难下,因为他已经做在万骷座上,受了众人一拜。

  他是已经下不来了!

  所以他不能动,更不能如同那些长老或者洞主那样趋炎附势。

  “老尊主,您还真是洪福齐天,真是我万窟魔山的一件幸事,今日我们万窟魔山双喜临门,传下令去,所有弟子修养三日,以倾注本尊登位,以及老尊主归来。”

  白斩凤此刻倒是颇有几分气度,只是毕竟年纪尚浅,与魔尊比起来,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魔尊瞥了眼白斩凤:“你算什么东西?本尊在此,哪里有你说话的余地!?那个位置是你能坐的吗?还不给本尊滚下来!”

  魔尊隔着十几丈的距离,伸手凌空一抓,白斩凤被生生的扯下万骷座。

  白斩凤心头大惊,他可从未与魔尊这等绝世强者过招过。

  本以为自己如今的修为,也算是出类拔萃,可是与这老魔头比起来,却是差了不只一星半点。

  “放肆!”白斩凤运起心法,周身立刻鼓荡起一股护体真气,将魔尊的气劲震散:“如今本尊已经继位,即为万窟魔山的新尊主,本尊敬你为前辈,没治你不敬之罪,你居然还不知道收敛,敢在这大殿之上对本尊无礼,南道你想背叛我万窟魔山不成?”

  “大胆的人是你吧!”屈无心哼道:“你一个黄毛小子,居然也敢在尊主面前大呼小叫,老尊主让你坐那位置,不过是一时的权宜之计,难道你还真以为,你有资格当尊主吗?”

  “论武功,论权谋,论名望,你与尊主相比,相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如今尊主归来,你不思效忠,居然还惦记着不属于你的尊主之位!难道真要等到尊主拧下你的脑袋,你才懂得悔改?”

  “大少……算了吧,形势比人强……”刘力低声暗道。

  “算了?现在算了已经来不及了,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是没有退路了!”白斩凤低沉的说道。

  “小子,本尊看你也算是个人才,不忍杀你,给本尊磕三个响头,本尊今日便饶你不死!”魔尊大摇大摆的走到白斩凤的面前:“窥觑尊主之位,本尊本该治你死罪,不过念你也只是一时糊涂,本尊就不追究了。”

  白斩凤冷笑一声,扫了眼在场众人,几乎每个人都在回避他的目光。

  “本尊倒是想见识见识,五尊之一的西魔的身手如何,希望不是浪得虚名。”白斩凤已经做好了放手一搏的准备。

  “哈哈……”魔尊狂笑起来,笑声如洪钟敲响一般,震的人耳膜生疼:“年少无知,你叫什么名字?本尊手下,不杀无名鬼!”

  “白斩凤!”白斩凤凛然哼道。

  “尊主,便让属下来会一会这老魔头!”周兰笙突然冲出人群,手中蛟吟斩已经出鞘,直劈魔尊而去。

  “滚!本尊不与女人动手!”魔尊隔空拍出一掌,周兰笙还未接近魔尊,整个人便已经被击飞出去,狠狠的撞在殿柱上,喷出一口鲜血。

  周兰笙艰难的站起来,这同样是她第一次亲身的感受一代至尊的实力。

  那种恐怖的实力,根本就让她难望其项背。

  甚至于刚才魔尊那一掌,还只是随手的一招,并非真正的攻势。

  “不自量力。”魔尊冷笑一声,看向白斩凤:“难道你小子,只敢让女人出手吗?拿出一点真本事出来,让本尊看看,你何德何能,敢坐在万骷座上。”

  “你知道本尊最恨什么人吗?”魔尊的身上黑气开始不断的向外延伸,这些黑气便如同具有生命力一般,开始在地面上形成一片黑色的阴云。

  “本尊最恨的便是姓白的!”魔尊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斩凤:“终有一天,本尊要将这天下所有姓白的,一个不留的杀尽!!而你,将是第一个!”

  “哟!好热闹啊。”就在这时候,一个突兀的声音在殿外响起来。(未完待续。。)u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