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五百一十九章 被激怒了

第五百一十九章 被激怒了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只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手就在你手中,不舍不弃。

  来我的坏中,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漠然,相爱,寂静,欢喜。

  一滴泪水,打湿了灵夜手中的信纸。

  有感怀,又有欣慰,有激动,又有犹豫。

  灵夜一次次的翻阅着手中这张不算长的信纸,看着上面那字句之间饱含情真意切的词句。

  嘴里念叨着,那个小混蛋就是喜欢胡闹,他怎能写出如此出格的书信。

  对于白晨的才华,灵夜已经多次见识过了。

  可是她还是为白晨感到不可置信,便是这书信传情,依然能些出如此别出心裁的诗词。

  这一瞬,灵夜感觉这手上的书信,便是这世上最动人的情话。

  所有的诗词歌赋与这书信上的词句比起来,都显得如此的苍白空洞。

  白斩凤很郁闷,本以为那个女人已经离开了,可是突然感觉背后阴风一扫而过,便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

  “敢回过头,我便戳掉你的眼睛。”灵夜的语气依旧冰冷,让人不寒而栗。

  “那个小混蛋呢?为何这么多天了,都没见到他。”

  “石头进了大艾山脉的兽巢深处。”

  “什么?”灵夜的脸色微微一变:“你不知道兽巢危险吗?你为什么不揽着他?”

  “拦不住。”白斩凤的紧张略微放松下来,因为他听出灵夜的语气中,那种对白晨的担心。

  灵夜想了想。回想白晨的那个倔脾气。确实没人拦得住他。

  “他去兽巢做什么?”

  “他想配置一种丹药。”

  白晨没交代如何应付灵夜。所以白斩凤只能凭着自己的个人发挥来对付灵夜。

  “他还会炼丹?他要炼什么丹?”

  “他说炼什么忘情丹,省的这日日夜夜受情所困。”

  灵夜的身躯微微一颤,言词中颇有幽怨:“区区一颗忘情丹,便想把所有的一切忘掉,这小混蛋想的太便宜了。”

  “听说你最近在万窟魔山表现的相当出色,名望已经远超几个嫡长老了。”

  “哪里,这些都是我分内之事,不足道哉。”

  白斩凤表现的不骄不躁。中气十足,让灵夜对白斩凤产生了不少好感。

  一直以来,灵夜的注意力都放在白晨的身上。

  今日难得对白斩凤假以辞色,不由得眼前一亮,白斩凤确实是个人才,比之那几个嫡长老,确实是强上太多了。

  这对兄弟,还真的是人中龙凤,虽然兄弟二人还是有些差距,可是确实是难得的人才。

  灵夜低吟道:“看来你登上那尊主之位。指日可待。”

  白斩凤皱了皱眉头,其实这些日子来。他已经听过太多关于这类的话题。

  只是他从未做出过任何表态,可是这次听到灵夜的言词,却像是话中有话。

  当然了,白斩凤也没有往心里去,只当作这个女人是听说了万窟魔山中的一些风言,故而有此言词。

  更不会想象的到,前一代老尊主就是灵夜。

  正当白斩凤为灵夜的言词摸不着头脑,刘力突然急匆匆的跑来。

  “大少……大少,恭喜您即将登位。”

  “什么?”白斩凤不解的看着满脸喜色的刘力,这没头没脑的,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按说刘力可是众人之中,最是稳健的,这几日如果不是刘力从旁提点,恐怕他都不知道自己要犯下多少错误。

  “刚才四长老将小人叫过去,让小人通知大少您,明日万魔殿内,您正式接掌尊主之位。”

  白斩凤皱起眉头:“石头他不是说过吗,我不能接。”

  “不是……这次不同,断长老说,这是老尊主的意思。”

  “什么?这是老尊主的意思?”白斩凤从未想过,幸福来的如此突然。

  他只觉得脑子里空荡荡的,终于……终于等到了。

  他多少次的怀疑过白晨的计划,甚至曾经对白晨提出的,一个月内谋取万窟魔山的尊主之位的计划嗤之以鼻。

  可是,如今不过半个月余的时间,自己从一个新晋的洞主,一路飞奔,在短短的几日时间里,成了万窟魔山最具权势的风云人物。

  然后又用了几天的,让自己成为最有影响力的人物。

  如今,更是达成了他们最初制定的目标。

  万窟魔山的尊主之位,已经近在咫尺。

  想一想当初的自己只是个一文不值的江湖上二流人物,却是硬生生的被白晨不断的培养和灌输,成了万窟魔山首屈一指的人物,甚至如今有机会染指尊主之位。

  那可是天下五尊之一的魔尊的宝座,如今却落入自己的手中。

  白斩凤的心中感慨万千,其实这个消息不需要刘力传,短短的一个时辰的时间里。

  整个万窟魔山的弟子都知道了此事,万窟魔山终于要易主了吗?

  ……

  当然了,此刻的白晨还不知道万窟魔山的事情。

  他与众人在这岸边已经度过了一个日夜的时间,可是依然没见到睚眦的影子。

  睚眦根本就没有露面的打算,白晨觉得,若是再这么的耗下去,自己的头发都要愁掉了。

  塔鲁等人的实力,都已经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特别是塔鲁,在服下了大渡厄丹后,他的武功更是突飞猛进,直接突破了三花聚顶之境。进入一气归元的顶尖高手行列。

  其他几个人也只是稍逊一筹。每个人惊喜的同时。对于白晨更加的敬畏。

  甚至只要白晨的一个眼神,都能让他们提心吊胆。

  生怕这个喜怒无常的小孩子,又对他们产生什么不好的想法。

  当然了,暂时来说,白晨不打算对这几个难得的帮手下手。

  至于陈莉亚,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她不但没捞到一点点的好处,甚至还要被迫下水好几次。

  至于白晨当初的承诺,用白晨的话说。你完全可以把我的承诺当成是放屁,听一听就好了,不要真的去闻。

  陈莉亚不是没想过反抗,她甚至还在暗中鼓动两个萨拉人和一个罗刹人。

  希望他们可以联手对付白晨,而且还给他们列举中无数的好处。

  可惜,陈莉亚的话不出一刻钟,便落入了白晨的耳中。

  开玩笑,如今这个孩子可不是人人揉捏的面团,而是一个随时都有可能把他们像面团一样捏碎的屠夫。

  更何况他还相当于他们三人的再生父母,对他们可是有再造之恩。

  特别是两个萨拉人。完全是把白晨当作神使一样的膜拜。

  不要怀疑这两个萨拉人对白晨的信仰,事实上每一个萨拉人对于自己的信仰。都有着疯狂的执着。

  他们能够为了自己的萨拉真神而舍弃一切,哪怕是性命。

  萨拉人对于自己的信仰有着绝对的忠诚,所以不用怀疑他们会为了白晨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反正白晨都没想到,就用两颗天玄神丹,结果就弄来两个舍生忘死的愣头青。

  白晨对陈莉亚没有任何的处罚,如果每次在水里多泡三刻钟不算的话,白晨还是相当宽宏大量的。

  两日来,白晨几乎黔驴技穷的地步,他把所有能想的都想过了。

  还是没能把睚眦弄上岸,明明知道它就在水中窥觑着自己等人,可是就是没办法。

  用白晨的话说,不是自己太无能,实在是敌人太狡猾。

  “小子,你到底行不行?”

  饕餮的话,终于将白晨彻底的激怒了。

  一个男人被人当面说行不行,这绝对是莫大的侮辱,特别说这句话的还是一头畜生。

  “这是你逼我的!”白晨几乎是用咆哮的声音,指着饕餮发泄着怒火。

  “很好,就是这样的气势。”

  白晨的肺都要气炸了,一头畜生居然还和自己用激将法。

  不过很显然,饕餮成功了。

  他成功的激起了白晨的怒火,白晨很少发怒。

  因为他觉得,所有事都能够被他完全的掌握,操控……

  可是,如果他发怒了,那就意味着他失去了理智。

  而他失去理智,也就意味着他总会做出一些不计后果的事情。

  白晨拿出随身携带的小鼎炉,扫了眼在场的所有人。

  脸上依然带着愤怒的神色:“你就好好的看着,我是如何将睚眦逼出来。”

  “我拭目以待。”饕餮淡定的回应着白晨的愤怒。

  白晨又从怀中拿出半截火炼雪莲花,同时对饕餮勾了勾指头:“过来贡献一滴你的精血。”

  “你想做什么?”

  不管是人还是兽,都不会有太多的精血,这可是心头血。

  少一滴就虚弱一分,所以饕餮不得不谨慎对待。

  “炼丹。”

  “炼丹?这里?”饕餮疑惑的看着白晨。

  “就这里。”白晨坚定的回答道。

  “你昨天不是已经试过,用丹药来吸引睚眦吗,还不是功败垂成,难道你觉得重新炼制一炉丹药,就能够把它印出来?”

  “这次他不出来也得出来!”白晨自信的说道。

  “你们几个,等下不论发生任何事,你们都不要慌张。”

  其实此刻白晨的语气已经变了,变得无比的凝重,他的这种语气的转变,反而让众人都开始紧张起来。

  “只要你们记住自己该做的事情就可以,事成之后,我还额外赠送一颗丹药。”

  一听到丹药,每个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其实这次对白晨来说,也等于是在赌命,所以他不得不慎重。

  因为他要炼制二十五阶偷天丹……(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