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五百零九章 求助

第五百零九章 求助

  白晨琴声突然变得肃杀,洞外黑影身形一滞,转身便想逃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可是白晨这琴声就是无形剑刃,不管那黑影如何逃窜,琴声所化作的剑刃便是如影随形,总能先一步拦住去路。

  黑影无路可退之下,只能回头看向碎铁洞的方向,发出一声洪亮的吼声。

  白晨已经抱着古琴走了出来,即便是夜幕,也无法将那个庞大的黑影完全掩盖。

  同时,山头上的碎铁洞门人,也被这吼声吵醒,一个个都手持刀剑冲到洞府前。

  “饕餮!?”参易第一眼便认出了这黑影的身份。

  每个碎铁洞门人一听到饕餮这名字,浑身寒毛都竖起来,一个个都是紧张兮兮的看着那黑影。

  他们可是深刻的记得,这只巨兽的可怕。

  “这是我哥的坐骑,不要大惊小怪的,这么三更半夜还不去睡觉,是不是都睡不着觉?要不要绕着碎铁岭跑三圈?”白晨训斥道。

  一个个都是瞪大眼睛,就像是没听到白晨后面的话一样。

  这只饕餮是白斩凤的坐骑?

  上次不是还和白斩凤打的不可开交吗?

  怎么这会儿便成了白斩凤的坐骑了?

  一个个都带着满脸的困惑,不解的看着白晨。

  “参易,把人都带回去,不然就带着他们去绕山路跑。”

  参易脖子一缩,立刻斥声道:“都回去,都回去,别在这里打扰长老。”

  待到众人都离去之后,饕餮也从黑暗中漫步走来。

  即便已经与饕餮化解干戈,可是如此近距离的面对饕餮,依然充满了压迫感。

  “你也睡不着觉吗?”白晨看着饕餮。

  “你忘记了当初的承诺了吗?”饕餮双目紧紧的盯着白晨。

  白晨这几日白天忙。晚上也忙,还真的把饕餮的事给抛在脑后了。

  不过白晨可不会说出来,耸耸肩:“这才几天的时间,对你们兽类来说。不是只是眨眼的功夫吗?”

  “与人类合作。自然要按照你们人类的时间算,对我们兽王来说。千年岁月也只是一个觉的时间,难道等我睡上一觉,再找你谈合作吗?”饕餮理所当然的说道。

  白晨不禁感慨,这哪里是野兽啊。这尼玛就是个奸商。

  交易条件与你接轨,交易时间与人类接轨。

  “这事你还要再等等,我还没准备好。”

  其实是完全没有准备,不过为了安抚饕餮,白晨还是决定先哄一哄饕餮。

  毕竟他们之间的雇佣关系,并非建立在牢固诚信的基础上。

  并且对于猎杀睚眦一事,白晨一直持着谨慎的态度。

  第一点睚眦与饕餮一样。也是天地灵兽,从这点上来说,就已经加大了猎杀的难度。

  其次便是要深入兽穴之中,那里的环境如何。睚眦必然占据着地理优势。

  同时白晨要想对付睚眦,可不同于当初对付饕餮那么简单。

  当初白晨是有心算无心,早早就在自己的府邸布置了武阵。

  即便如此,依然没能杀了饕餮,由此可见天地灵兽的难缠程度。

  而睚眦又是水生灵兽,白晨最差的便是水性。

  如果当初灵煞魔蛟不是自以为是的冲到陆地上,而是在水中与白晨搏斗,恐怕就是两种结局。

  可是睚眦的实力可不是区区一条灵煞魔蛟可以比拟的,睚眦可是兽王,实力比之灵煞魔蛟要恐怖百倍。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白晨的修为,是绝对不可能与睚眦正面抗衡的,除非白晨想给睚眦塞牙缝。

  所以要对付睚眦,就必须利用武阵。

  可是武阵又对地理环境,有着极其苛刻的条件。

  特别是武阵的级别越高,环境的要求就越是苛刻。

  灵气首先就要充沛,不然的话是无法维持一个高级武阵运转的。

  最好是睚眦栖息的附近,能有一个天然凶阵,这样就可以在天然凶阵的基础上布置出更加高阶的武阵。

  当然了,这些所谓的苛刻条件,都是有办法解决的。

  比如说如果灵气不够充沛,那就以兽类的内丹进行置换,以此来维持武阵的运行。

  又比如说灵兽对于伤害不敏感,这个问题也不是说完全没办法。

  人的智慧永远是无尽的,而且这世上没什么是真正不死的。

  哪怕是兽皇,还不照样让人宰了,更遑论一只还只是兽王级别的灵兽。

  只是,这些所谓的办法,都不是一时半刻可以解决的。

  “好吧人类,我实话和你说吧,我没太多的时间了,每年一度的涨潮,都会使得兽穴里面的水气大涨压制火气,从而压制我的领地内的火气,这数千年来,我的领地火气已经逐渐散失,若是今年再次涨潮,而我又无动于衷的话,睚眦就会将控制水气,直接将我的黑炎山的火气彻底的扑灭,到时候我便无家可归,所以你必须帮我。”

  这是饕餮第一次如此低声下气的请求白晨的帮助,白晨却露出疑惑之色。

  “以我对地理环境的了解,金木水火土五行五气分割是非常明显的,有火的地方便没有水,有金的地方就没有木,有土的地方就没有水,除非睚眦拥有足够的实力,不然的话是不可能把水气引导到你的领地去,特别你的领地还是一座高山,而且还是火气十足的高山。”

  饕餮纠正白晨的错误:“不是高山,是火山!我的洞窟便是火山口内的火浆,可是自从兽皇死后,兽巢之内的五行之气就开始紊乱,特别是我的黑炎山,影响更是巨大,黑炎山已经数千年没有喷发过了,而我不得不依靠自己的力量来维持黑炎山的火气,可是就是因为如此,睚眦从数千年来,就一直压制着我,我根本就没办法与它对抗。”

  白晨沉吟了半饷:“你先在山上的林子里藏一两天,让我想想办法。”

  “你最好快点,每年一度的涨潮即将来临。”

  “对了,如果我帮你解决了这事,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什么忙?”饕餮虽说委求白晨,可是一听到白晨要帮忙,立刻警觉起来。

  白晨暗骂一声,这哪里是野兽啊,根本就是只狐狸。

  “我要求你们兽群不许再攻击山口。”白晨说道。

  饕餮张着嘴,半天才开口道:“人类,你想多了吧,就算我是兽王,我所能驱使的也只是一小群血亲后裔族群,兽潮是任何人都无法避免的。”

  “为什么?难道你们兽皇死了数千年了,你们还不肯善罢甘休吗?”

  “这是你们人类自己惹的祸事,兽皇死了,大艾山脉之内的五行之气紊乱,导致每年的这个时间点,五行之气失控,比如说我黑炎山逐年衰弱的火气,又比如说大河涨潮,或者是铁木林的针雨……这些都是因为兽皇之死造成的,而普通的兽群,对于这种天灾是几位敏感的,所以在这个月里,它们会频繁的冲击山口,只是为了躲避兽巢内的天变,可是在你们人类的眼里,就成了兽潮,特别是百年一次的大裂变,就算是我们这些兽王级别的兽类,也要暂避锋芒,所以不得不随着兽群冲击山口,谁让你们人类在山口那驻扎下来。”

  白晨哑然,弄了半天,完全是万窟魔山的人自找麻烦。

  从第一代杀兽皇开始,就是一个开端,然后历代镇守大艾山脉山口,也是自以为是的表现。

  兽群只是为了躲避天灾,落到他们的眼里,就成了为兽皇报仇。

  想想也是,就算兽皇再强大,也不可能真的统御所有的兽类,而且这种影响力,也不可能持续数千年之久。

  这一切的一切,归根结底,都是因为万窟魔山的那位老祖宗杀了只**>

  “难道这数千年来,大艾山脉内就再没有第二只兽皇出现?”

  “人类,兽皇哪里有那么容易出现的,那是集齐了五行之气,天道之力,万载机缘,才能够出世的兽群至尊。”

  “你们兽巢之内,一共几只兽王?”

  “五只。”

  “那你们应该分别镇守金木水火土五气的吧?”

  “没错,我们五方兽王与普通兽类不同,我们是天地孕育,万古长存的,甚至我们的寿命比兽皇还要久远,每一代的兽王都是以特殊的方式传承。”

  “那什么是天道之力?什么又是万载机缘?”

  “不知道,如果我知道,我就是兽皇了。”饕餮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饕餮顿了顿,又补充道:“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大艾山脉内的兽群,无法离开大艾山脉的疆界。”

  “你也不可以?”白晨惊奇的问道。

  “不可以,我曾经闯过你们人类的那个山口,可是只要踏出山口一步,便像是撞在一面看不见的墙壁上,将我挡住。”

  白晨眼前一亮,似是想到了什么,可是又不敢确定。

  “长久以来,都是如此?”

  “是的,从我开灵智开始,一万三千岁的寿命,一直如此,而从我的上一代火兽的记忆传承中,似乎它也是如此,甚至是更久远的时代,大艾山脉外一直是我们兽群的禁忌。”

  白晨皱起眉头,在饕餮的面前度来度去,心中不断的推衍猜测着。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