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五百零七章 夜曲

第五百零七章 夜曲

  “伤的这么重,还有心情弹琴奏曲?”同一时分,灵夜的声音在洞外响起,灵夜如期而至。

  白晨的脸色煞白无比,灵夜看的有些心疼。

  “不是说好带酒来的?”白晨看着灵夜两手空空,略微失望的说道。

  “你现在这样半条命,一口酒水便能要了你的命。”

  “我的命硬。”白晨无所谓的说道。

  “让我看看你的伤。”灵夜坐到白晨面前,也不管白晨是否愿意,抓起白晨的手掌,便是一股真气渡入白晨的体内。

  可是这股真气还来不及运转一周天,白晨体内的真气瞬间反击,直接将灵夜的真气击溃。

  灵夜掌心一震,白晨趁机抽回手掌,慢悠悠的说道:“有什么好看的,反正明天你便杀了我,我现在这伤势,正好可以让你杀的顺手一点。”

  “你练的是什么内功心法,居然能震散我的真气。”灵夜惊奇的打量着白晨。

  “天上地下八荒**唯我独尊功。”

  “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灵夜想也不想,直接忽略了这名字,傻子也知道,肯定又是这小子瞎扯蒙自己的。

  “要不说说你的故事?”

  “他是名门正派,我已是魔门妖女,那年我混入他的门派中,我还记得那天大雪纷飞,我与他持剑对练……”

  故事的开始,是一个美好的邂逅,他们在大雪纷飞中相遇相识。

  他对她许下山盟海誓,她对她深情款款。为了他。她可以放弃一切。哪怕是魔女的身份。

  本来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故事的结局却是不尽如人意。

  她的师父出现,她身份曝光。

  他不管当初许下的誓言,对她拔剑相向。

  他伤了她,她杀了她!

  她杀性大发,斩断了过去的一切。

  白晨听的头皮发麻,这个女人的决绝与冷酷,绝非常人能比的。

  即便是她养育和授艺的师父。也没有掏出她的手心。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冷酷绝情?”

  “所以说恋爱中的女人是傻子,失恋中的女人是疯子,古人诚不欺我。”

  “哪个古人说过这句话。”

  “送你一曲。”白晨轻轻撩拨琴弦,琴声铮铮入耳,辗转反侧在灵夜的耳畔。

  漫漫琴音,如梦似幻,回荡在灵夜脑海中。

  白晨的琴声似是具有着一种穿透力,能够直达心灵深处。

  琴奏的同时,白晨带着童音的歌声慢慢响起。

  “曾经以为人生就这样了,宁静的心拒绝再有浪潮。斩了千次的情丝却断不了,百转千折他将我围绕……”

  一首曲尽。灵夜听的如痴如醉,许久才缓缓回过神。

  “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

  “鬼迷心窍。”白晨微笑的说道。

  “曲子好听,你的琴技也很好。”

  灵夜自诩琴技不俗,可是与这个孩子比起来,却显得粗鄙无比。

  “只是,你的这歌声……”

  “我还小,这是可以改进的。”白晨立刻用自己的年龄打起幌子,以掩饰自己音律方面的缺陷。

  灵夜笑而不语,心中依然回味那愁肠断水的琴歌曲境。

  “为何如此绝妙的曲目,我未曾听闻过?”

  白晨嘿嘿的笑着:“我若说这首歌是我编的,你相信吗?”

  反正这也不是白晨第一次拾人牙慧,初时还有那么一丝的惭愧,久而久之,这脸皮也就厚了许多。

  “你未曾尝过情爱之苦,如何能谱出这种深情之曲?”灵夜显然不信白晨的话。

  “所谓的天才,便如你眼前所见所闻的这般。”白晨指着自己的鼻子,毫无羞涩的说道。

  “滑头。”灵夜笑着说道。

  白晨招招手:“来,我们一起弹奏一曲。”

  灵夜坐到白晨身畔,白晨却站起来,塞到灵夜的怀里,两人就这般交叠着坐在一起。

  灵夜对于这个孩子心性的小子如此举动,倒也没有恶感。

  毕竟这只是一个五六岁的孩童,不会有人对一个五六岁的孩童大喊耍流氓。

  “弹奏什么?”灵夜问道。

  “夜太美。”白晨回过头,笑呵呵的看着身后的灵夜。

  灵夜愣了愣:“哪有这曲谱的?我听都没听说过。”

  “以前没有,现在就有了。”

  一曲夜太美,简直就是对灵夜最完美的表述。

  灵夜最初的时候,还想着协奏,可是随着琴声响起,她却发现自己完全跟不上白晨的步伐。

  这首夜太美其实并不适合以古琴演绎,伴随着白晨撕心裂肺的嘶吼。

  突然,白晨一口鲜血喷出,染红了半面古琴。

  白晨头一轻,身躯已经扑在古琴上。

  灵夜立刻慌了手脚,连忙抱起白晨:“你这混小子,明明伤的这么重,还要这般不知死活,如今动了气血,伤了要害了吧。”

  灵夜的语气倒似一个长辈对晚辈的关心,就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这种感觉是她从未有过的。

  在她全部的人生中,她从未表现出女性的母爱。

  只是面对白晨,她却感觉到舒心。

  这个孩子就好像什么都会,什么都精,同时又伶俐的完全不像是个五岁的孩童。

  他能够说出最动彻心灵的甜言蜜语,也能够吟出诗情画意,同样也能够弹奏演绎出美妙绝伦的琴声与歌赋。

  如果自己与他同龄便好了,也许自己的这一生就不会如此孤寂无聊。

  想到这,灵夜便是一阵黯然神伤,特别是最后这首夜太美。简直就是专门为她所谱写的一般。

  “这首夜太美喜欢吗?”白晨抬起头。看着将自己拥在怀中的灵夜。

  灵夜的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喜欢。”

  不知道何时。天色已经渐渐亮堂,白晨依偎在灵夜怀中。

  灵夜又听了白晨一夜的故事,虽然白晨的故事引人入胜,可是这一夜她却无心入耳,只盼着白晨能早点去疗伤。

  虽然她有心帮白晨疗伤,可是自己的真气对白晨,却毫无作用。

  只要一渡入白晨体内,立刻便会打散。这让她第一次为自己的武功感到失望。

  灵夜轻轻的放下白晨,正准备离去。

  白晨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今夜你来杀我的时候,能带上酒吗?”

  灵夜哭笑不得,此刻的她早就没了杀意。

  偏偏这小子总是有意无意的提醒自己要来杀他,似乎生怕自己忘记了这件事一样。

  “对了,今晚我还有个惊喜送给你。”

  “惊喜?”灵夜疑惑的看着白晨。

  这小子总能给她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昨夜的琴声歌赋,便让她心神荡漾。

  若是他再大上二十岁……不,只要十岁,恐怕就是个沾花捻草的小色狼。

  对此。灵夜毫不怀疑,如今的这小子。已经把自己的心境搅的一团乱麻了。

  自己这两百多年的静心,面对这小子的时候,总会变得毫无意义。

  这小子便如同一个小魔星,似乎总能够勾动自己心中的软肋,每个看似漫不经心的举动,都能让人心中感到温馨甜蜜。

  只是,灵夜始终记得,他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一个是五岁的孩子,一个是两百多岁的老妖婆。

  这样的两个人,是绝对没可能在一起的。

  大清早,刘力便匆匆的跑进洞府之内。

  “小少爷,您的伤势怎么样了?”

  “没死。”白晨白了眼刘力:“你就没事做了吗,老往我这跑。”

  “小的现在的事情就是照顾小少爷您。”

  “去给我准备一些东西……”

  “小少爷您要什么?”

  “要的东西不少,我给你准备了个清单,动作给我麻利点。”

  刘力接过清单,疑惑的看着白晨:“小少爷,您是不是拿错单子了?”

  “没错,你照着单子上的东西找就是了。”

  刘力本以为白晨是要他准备一些疗伤用的材料,可是白晨这单子上的材料,却是上品宣纸、石墨、彩墨、水墨、鹅毛、狼毫……

  虽说这些东西都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可是这些玩意都是行文作画用的东西,白晨一个小孩子,南道还要学着读书人?

  刘力立刻紧张起来,自家这宝贝小少爷,不会要学做那些酸儒书生吧?

  “小少爷,您要写什么或者画什么,万窟魔山上有专门的代写书生和画师,哪里需要您亲自动手,要不小的帮你叫两个来?”

  “你这小子怎么这么多废话,再磨蹭我……”

  在白晨的一番威胁后,刘力唯唯诺诺的跑去办事。

  白晨坐在蒲团上,沉思着灵夜的一举一动,脑海中闪过灵夜的每一个片段。

  作什么样的画呢?水墨画?

  自己最不擅长的就是水墨画了,比较擅长的就是写实。

  上一世的时候,新近流行的是超拟真画,也就是和照片照出来的完全一样。

  白晨不确定刘力给自己找来的那些墨彩,能否达到拟真画的色彩需要。

  不多时,刘力回来了,手上抱着一大堆七七八八的杂货。

  “把东西放下,你坐到蒲团上去。”

  白晨需要先拿刘力练笔,毕竟已经很久没有作拟真画了。

  相较于西方派系,拟真画产生于互联网,最初的时候是以图画软件作画,然后才慢慢延伸到现实作画。

  刘力苦着脸,白晨却不管那么多,便开始作起画来。(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