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五百零四章 相投

第五百零四章 相投

  灵夜还是觉得非常的突兀,一个小孩子向自己求爱。

  不过心中还是有那么点小得意,自己的魅力就连小孩子都无法招架。

  这小子也不知道哪里学来的甜言蜜语,居然说的自己有那么一丝的心动。

  当然了,也只是心动而已,他们之间实在没有太多的感情。

  白晨从未奢望,凭着三言两语,就能俘获一个女人的心。

  眼前这可是一个绝世魔女,一个那种邻家女孩。

  白晨只是想让灵夜放松紧惕,让一个女人放弃杀人的念头,不一定要让人爱上自己,只要让她觉得,自己喜欢她。

  当然了,年龄其实还是最大的问题,几乎没有哪个女人会接受一个五岁孩子的示爱。

  白晨按照灵夜的年龄推断,她的上一段恋情应该相隔不久。

  这时候的女人是最脆弱的,说不定自己真的可以让她动心也不一定。

  当然了,这或许是白晨对灵夜唯一一次判断失误。

  对于一个超过两百岁高龄的女人来说,她的感情历程完全可以追溯到两个世纪之前了。

  此刻的灵夜,是个理智的女人。

  漫长的岁月,给了她足够的沉淀。

  心动与情动完全是两码事,灵夜的心动,只是白晨的诗温婉凄美,白晨的告白感人肺腑,可是还没到让她动情的地步。

  “你不觉得,这世上除了我之外,就没有其他男人配得上你了吗?”白晨自信满满的说道:“我可以做一个最完美的男人,每个年龄段都能演绎出不同的角色,比如说当儿子,当弟弟,当情人,当夫君……”

  灵夜忍俊不禁,扑哧一声笑出声。

  这小子还真能说。还真敢说……

  已经不知道多少年,她没有这般发自会心的笑容。

  “你还真敢说,天下俊杰无数,凭什么就你能配得上我?”

  “你听说过一个五岁的孩子。能和你谈天说地的吗?”

  “你是唯一一个。”

  “所以说,我是独一无二的,我可以满足一个女人,所有的幻想,你要才子我便能吟出独属于你的诗词,你要大侠,我就能陪着你谱写一段佳话,你想望穿秋水,我就带你看尽沧桑繁华。”

  “我如果想要天上皓月星辰呢,我想要这天下呢?我想要无尽金银呢?你满足的了我吗?”

  “你抬起头便能看到天。你低头便能看到地,这天上天下本就属于每个人,便是那个皇帝老头,难道他就能比常人多吃一碗饭,还是说他能享受更多的幸福。这世上最无聊的事情就是自以为是的以为,占有人人都拥有的东西,特别是当那个皇帝,他比常人承受的更多的责任,也要接受空寂冷淡的亲情,至于那些黄白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要来何用?”

  “你这嘴皮子是天生的吗?我怀疑这世上没有人能够说的过你。”灵夜也不得不佩服白晨,也不知道这小脑袋里想的是什么东西,总能从那张小嘴中说出这一个个的大道理。

  “你如果想听,我可以说一整个晚上。”

  天色在不知不觉间亮堂起来,第一缕阳光从洞外射入洞中。

  灵夜居然浑然不知,这个小子实在是太能说了。

  一整个晚上的时间。就没见他闭嘴过。

  这或许是灵夜这两百年来,度过的最短暂的夜晚。

  似乎一个晚上,远远不够让她尽情的聆听这个孩子的叨叨。

  面对这个孩子的时候,她总觉得自己真的如这孩子所说的,头发长见识短。

  这个孩子可以从天上说到天下。可以从天南说到地北。

  他可以说出大海汹涌澎湃的激情,也可以说出大漠滚滚黄沙中的别样风情,他能指着漫天星辰说出别样的精彩,也能够说出如痴如醉的故事。

  “天亮了。”白晨看了眼洞外的光线,长吁一声道。

  “我现在可以杀你了吗?”灵夜显然还没忘记最初的动机。

  “还有两天的时限,你就那么急着杀我吗。”

  “那我今晚再来,听你说那个还未说完的故事。”

  “记得带一些酒来,让我说一夜的时间,实在是口干舌燥,一边说故事一边喝酒,才是最大的享受。”

  “你这小屁孩,还懂得喝酒?”

  “一喝就倒。”毫无疑问,如果说白晨有什么弱点,那就是酒量差,酒品更差。

  “那你还想喝酒?”

  “酒和情很像,特别是酒过三巡,便似情到深处,晚上来,我教你喝酒的技巧。”

  “喝酒还有技巧?”灵夜活了两百多岁,还没听说过,这喝酒还有特殊技巧的。

  “去去,别让我那些弟子看到了,一个美艳女子出现在我的洞府中,传出去坏了我的名声。”

  灵夜轻笑着,身形已经渐渐的消失在原地。

  灵夜走后,白晨睡了个回笼觉。

  只是,还没等到睡的舒坦,刘力便急匆匆的把他吵醒了。

  “小少爷,屈无心来了。”刘力的额头暴汗淋漓,白晨最大的禁忌就是,在他睡觉的时候吵醒他。

  可是昨日白晨又吩咐过他,如果屈无心来了,就立刻通知他。

  带着几分起床气,白晨脸色不那么好看。

  屈无心看到白晨的脸色之时,心头一跳,这杀气腾腾的模样,是谁又招惹了这小魔头了。

  白晨目光冷淡,重重的坐在主座上,看着屈无心的目光,也多了几分不善。

  “屈长老来我这,有何贵干?”

  “这个……”屈无心犹豫了一会,为难的说道:“石头长老,昨日李铮那老匹夫来我万窟魔山山门捣乱,伤我们弟子,又羞辱我们万窟魔山,更是放下狠话,今日要再来闯我万窟魔山,老夫想来石头长老足智多谋,必定有应对之策,所以想将此事托付给你,也好让你展示一下,我们万窟魔山的滔天魔威。”

  “没兴趣,这是屈长老的事,小子若是插手其中,免不了被人诟病,所以还是各自扫好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刘力……送客。”

  “等等……石头长老,话不是这么说,你我虽然意见不同,可是也是同门,总该讲一点同门情谊吧,如今老夫放下身段求助石头长老,难道石头长老便如此不近人情?”

  “昨日小子表现的还不够情深意重吗?”白晨瞥了眼屈无心:“何况那李铮乃是天下武尊之一的南道,小子何德何能,能够与之较量,屈长老还是不要为难小子了。”

  “话不是这样说,石头长老可是我们万窟魔山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天纵之才,你必然有办法的……”

  “这个真没有,屈长老请回吧。”

  屈无心此刻哪里肯走,他师父可是给他下了死命令,要么自己处理好这事,要么就委托给这小子,不然的话,自己可就性命不保了。

  如果可以,屈无心怎愿意来求白晨,实在是无计可施,一夜的辗转反侧后,还是腆着脸来求白晨的。

  “这可不是我的意思。”屈无心的语气顿时变得强硬起来:“这是老尊主的意思。”

  “笑话,既然是老尊主的意思,那就让老尊主亲自向我说明,不然的话,我只当你是在假传圣意。”

  “你!好好……你的话,我会原原本本的向老尊主言明!告辞……”

  屈无心恼怒,自己已经低声下气的来求这小子了,这小子居然还不领情。

  而且还口出狂言,如今正好借此机会,将这小子的话再添油加醋一番禀报给夜魔。

  下了碎铁岭,屈无心便直奔后山山谷,还未靠近水潭,屈无心便大声叫道:“师父,弟子前来拜见。”

  “进来。”夜魔的声音便如同浩瀚天穹般,蕴含着无穷威严。

  浓浓的迷雾自动的退开一条去路,这些迷雾便像是具有着生命力一样。

  不论来这里多少次,屈无心都会发自内心的感到敬畏与恐惧。

  这才是真正的力量,在这种绝代强者面前,江湖上的那些名宿高手,也只是土鸡瓦狗。

  “事情都办好了?”

  “禀告师父,弟子已经言明这是师尊的意思,让他出手协助,共同驱逐外敌,可是那小子却说这事不关他的事,就算是师尊亲临,他也不会接手,并且……”

  “并且什么?说!”

  “并且那小子还出言不逊,说师父已经退隐多年,就不要管这闲事,还是颐养天年……”

  “放肆!”

  可以想象,此刻的夜魔是何等的恼怒,屈无心只觉得整个苍穹都压在他的身上一般,身体沉重无比,双膝一软,已经跪倒在水潭前。

  “师父息怒……石头长老虽然口无遮拦,可是毕竟年岁尚浅……”屈无心心中暗喜,此刻夜魔越是愤怒,那小子就死的越惨。

  “息怒?哼……在本尊面前搬弄是非,颠倒黑白,你倒是好大的胆子!”夜魔的语气冰冷:“那小子虽然年岁尚浅,可是心智健全,怎么可能说出那番浑话?你真当本尊老糊涂了。”

  屈无心心头大惊失色,连忙磕头求饶:“师父恕罪……师父恕罪,弟子句句……”

  轰——

  原本弥漫在周围的迷雾,突然化作一掌巨掌,横扫而过,直接将屈无心拍飞出十丈之外。

  “还敢蒙骗本尊!”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