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五百零一章 灵夜

第五百零一章 灵夜

  “这位小公子,你看她……”

  显然,李愚民觉得这个孩子应该天赋异禀,也许有能力伸出援手。

  可是白晨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的请求:“走。”

  李愚民犹豫之下,无奈的看着马车边上的女子:“对不起姑娘……”

  李愚民起手甩了下马鞭便要驱车离开,可是马车却纹丝不动。

  拉车马迈着步伐,似是拉不动马车一样,几声叫唤后,无奈的放弃了前进。

  女子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如果我非要上车呢?”

  李愚民回头一看,马车的车把都已经被这女子的手掌抓的变形。

  无法想象这女人的力气到底有多大,这女人真的被强盗追截吗?

  仔细想一想,这附近是血神教的地盘,附近似乎没有强盗。

  “既然来了,就上车来,别吓坏了车夫。”

  白晨也没看清,这女子是怎么上来的,只是车帘哗的一阵清风起伏,女子已经进到车厢中,端坐在白晨面前。

  从看到这女人第一眼,白晨便有一种危险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以往任何时刻,都未曾出现过的。

  外表朴实与平头妇孺的装束,掩盖了她的妆容与气息,可是眼中的那种桀骜,却是掩盖不了。

  这个女人身上有太多的破绽,白晨一眼便已经看穿,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村妇。

  “车夫,走了。”

  马车缓缓的前进,白晨在打量着女人,这女人同样在打量着白晨。

  沉默良久之后,女子终于开口了:“我叫灵夜。”

  “我叫石头。”

  “我为你而来。”

  “我知道。”

  毫无惊喜的答案,灵夜目光凝聚在白晨的身上。

  “我为杀你而来。”

  “是吗。”

  “你不害怕?或者是太自信了?”灵夜略显疑惑的看着白晨。

  “我的敌人中。能杀我的人一个都没有,而他们能请的动,杀的了我的人也没有,如果你是他们请来的。那我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我不是你的那些敌人请来的。”灵夜笑盈盈的看着白晨。

  “如果我现在求饶。你能放了我吗?”白晨又问道。

  “不能。”

  “那我如果害怕了,你能饶我吗?”

  “不能。”

  “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害怕。”

  “害怕是每个正常人的天性。”灵夜的外表虽然平凡朴实,可是那双眼睛里,却充满了星辰闪耀。

  “那我只能说,我不是正常人了。”

  灵夜指尖一挑。白晨突然感觉咽喉被什么抓住,整个身躯被提了起来。

  “现在也不害怕吗?”

  恐怖绝伦的修为!这是个绝世强者!真正的绝世强者。

  在白晨的眼前,这个女子的容貌在一点点的发生着改变。

  发丝也开始从黑色褪成紫色,原本粗糙的皮肤也开始变的光洁,那张朴实无奇的容貌开始显露出惊心动魄的容颜。

  这种绝世容颜,白晨只见过两个女人拥有过。

  只是,眼前这女子。看起来有些非主流。

  “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

  即便被掐着脖子,白晨依然表现的很是从容淡定。

  “什么事?”

  “看到你屁股下坐着的地方,周围画着一些线条吗?”

  “这是你布置的武阵?”

  “没错。”

  “这应该是最低级的武阵吧。”

  “焚身阵。下三阶的武阵。”

  “那你觉得,这个武阵伤的到我?”

  “可以烧光你的衣服。”白晨嘿嘿的笑着。

  灵夜手指一放,松开了白晨:“这回合算是平手。”

  白晨嘿嘿的笑了笑,伸手将灵夜身边的线条擦掉。

  灵夜愣了一下,自己上当了,这些线条只是普通的线条,根本就不是武阵。

  “你早有准备?”

  “不是,在你出现之前,其实我在研究武阵,这些线条只是不经意间画上去的,这车夫只是平头百姓,我可没打算毁了他的行当。”

  灵夜的脸色有些难看,这回合她输了。

  自己居然被一个假的武阵唬住了,自己居然输给一个小孩子。

  这让她高傲的自尊心难以甘心,灵夜咬着银牙:“你把实话告诉我,你不怕我现在杀了你?”

  “从你这种种表现来看,你不是来杀我的,你是来挑战我的,更何况你吃了个暗亏,你就甘心就这么输给一个小孩子?”

  “好!好的很!”灵夜的脸色越发的愤怒,眼中更是杀气腾腾:“第二回合,我要杀了这个车夫。”

  “请便。”

  “你不拦我?”

  “拦不住。”白晨无可奈何的说道。

  眼前这女子武功盖世,自己拿什么去阻止她。

  除非给自己足够的时间,又给自己寻到一个恰当的宝地,布置一个绝世大阵,然后再把她引进去,不然的话,自己绝对不可能与她抗衡。

  灵夜对着车帘外一道弹指,车帘外赶车的李愚民,突然发出一声闷声。

  “你会错意了,我不是立刻杀了他,只是在他的身上动了手脚,要是你在半个时辰内没有救回他,我就连你也杀了。”

  没有人驱赶,马车依然自主的向前行使,即便是弯道,拉车马也会主动的绕弯,完全不需要李愚民的驱使。

  白晨叹了口气,本来他就在极力的避免这个车夫被牵扯其中。

  如今看来,自己还是害了他。

  白晨将倒在车板上的车夫拉入车厢中,查看起车夫的身体。

  李愚民的命门被气劲伤到了,按说一个普通人命门被伤,绝对会当场毙命。

  不过灵夜的手法极其之精巧,车夫并未立刻丧命,只是暂时的昏迷。

  只不过这气劲并未散去。每一刻中,气劲便会加重一分,半个时辰后,气劲便会加到最大。局时车夫将会当场毙命。

  也就是说。只要驱散这股气劲,便能够挽救车夫的性命。

  而白晨试着驱散气劲的时候。自己渡入车夫体内的真气,瞬间被打散。

  灵夜的修为实在是太高了,自己与她相比,就像是繁星与皓月争辉。更笨就毫无可比性。

  灵夜笑看着白晨被自己的气劲反震受伤,略微得意的笑了笑:“小子,你终归还是太嫩了,我要杀的人,没有人能够幸免,不论是这个车夫还是你。”

  白晨冷笑一声,脸上露出几分鄙夷:“杀一个平头百姓。又或者一个孩子,就能让你得到优越感吗?我很为你可悲。”

  灵夜哑然失声,心头怒不可遏。

  是啊,自己和一个小孩子较什么真。输了没脸面,赢了也没觉得光彩。

  “不过,既然你想要自取其辱,我便成全你。”

  白晨很清楚这个女人的思维方式,如果顺着她的想法,到最后输的一定是自己。

  因为她永远可以找出更多的,更加困难的比试办法。

  可是,如果能激怒她,同时激起她的自尊心,她反而会被自己牵着鼻子走。

  白晨咬破自己的指尖,鲜血从破口处渗出,白晨将血迹在车夫的名门附近,画了一个奇怪的圈子。

  灵夜虽然不通武阵,可是却认得出这是一个武阵。

  “你……你要在人的身上布置武阵?”

  “头发长,见识短。”

  白晨的一句话,直接把灵夜呛得一阵脸红。

  可恶的小子!灵夜几乎要忍不住,将这个小子撕碎。

  白晨这次只是轻轻一拍车夫的名门,一股浊气从车夫的口中吐出来。

  车夫立刻睁开眼睛:“我……我这是怎么了?”

  “你刚才赶车的时候,突然晕倒了,现在身体感觉怎么样?”

  “我晕倒了?奇怪,我一点都没觉得身体有什么问题。”车夫抬起头,疑惑的看着白晨,当他正要转头看向灵夜的时候,眼前突然灰蒙蒙的,就好像眼前的女子被什么迷雾蒙蔽了一般。

  车夫还以为是自己刚刚昏迷,所以眼睛有点花。

  “快点赶车去,我给你那么多车钱,别在这偷懒。”白晨将车夫赶出车厢。

  车夫突然记起来,这马车还没人驱赶,若是走到林子里可就麻烦了。

  “这局算你赢了。”灵夜咬牙切齿的说道。

  接触到白晨那讥讽的目光,灵夜更是恼羞成怒。

  白晨慵懒的躺在灵夜的面前,勾了勾指尖,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最后一局,三天之内,你要保住自己的性命!”

  灵夜咬着牙,恶狠狠的说道:“我会在三日之内,取你性命。”

  “我会活着,我会好好的活着!”

  灵夜突然大笑起来:“那我就拭目以待!我要看看,你如何活的过三天!”

  转瞬间,灵夜已经消失在眼前,留下的只有灵夜的笑声,依然在白晨的耳边回荡。

  白晨也被挑起怒火,莫名其妙的来个女人,而且还是武功高的离谱的女人。

  白晨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招惹来的如此恐怖的女人。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首先要做的就是保命。

  这个女人说的出就做的到,谁知道她什么时候就要动手。

  回到万窟魔山山门外的时候,天色已经黯淡下来。

  白晨付了余下的车钱后,便匆匆的回了山中。

  “小少爷,您回来了……”

  半路上,便遇到范海在路边等待着他,只是他的眼神,此刻已经完全不同了。

  那完全是偶像一般崇拜的目光,他已经听白斩凤说过,血神教的覆灭,是白晨一手所为。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