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九十六章 鹬蚌相争

第四百九十六章 鹬蚌相争

  陆无道翻开自己的手心,手心微微发黑,陆无道的脸色微微一沉:“被子上有毒!?”

  “老五,我本是诚心诚意的找你商议联手事宜,可惜你不领情,那我只好自己动手了。”

  愁无敌无奈的看着陆无道,似是真的被逼无奈的脸色。

  “区区断魂草的毒而已,师兄未免太小瞧我了吧?”陆无道冷笑的看着愁无敌。

  愁无敌不以为然,他们这种境界的高手,如果用的毒太烈,很容易被发现端疑,可是如果不使用毒性剧烈的毒药,又难起作用。

  所以愁无敌必须选择一种能够生效,又不会引起陆无道注意的毒药。

  愁无敌不是用毒高手,所以他选来选去,也只找到了断魂草。

  “虽然不能伤及你的性命,可是在你没将毒逼出来之前,你敢与人动手吗?”

  愁无敌是个很小心的人,虽然知道陆无道修炼的时候,已经受了内伤,不过他还是用了断魂草,为的便是让这个计划更妥当。

  “即便我中毒了,可是你想拦住我也不可能!”陆无道冷笑道。

  “是吗?”愁无敌拍了拍手掌,只见厅堂外陆陆续续的宠进来几十个高手。

  这些已经是愁无敌所能集结的所有高手了,最弱的也有先天后期,最高的有三花聚顶巅峰。

  即便陆无道没有受内伤没有中毒,面对这么多的高手,也要落荒而逃。更何况他受伤又中毒。

  “老五。你现在觉得你还走的了吗?”

  陆无道的脸色越发的愤怒:“原来如此……先前有人告知我。说你近日要谋害于我,我还不信,如今真是如此。”

  “有人告诉你?那你为何要孤身前来?”愁无敌冷笑,以陆无道的谨慎,如果真有人告诉他这件事,哪怕是假的,他也不可能只身前来赴宴。

  陆无道从怀中掏出一枚丹药塞入嘴里,嘴角勾勒出一道冷酷的笑容:“因为我想印证这件事是否属实。”

  “哈哈……你为了印证自己的想法。结果把自己的性命都搭上了,老五啊老五,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的愚钝了?”愁无敌大笑不止。

  突然,府外传来一阵厮杀声,愁无敌的脸色微微一变:“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候,一人惊慌失措的跑进来,看他满脸是血,披头散发,显得非常的狼狈:“大长老不好了,五长老的人马杀进来了。”

  “老大。你觉得我会一点防备都没有,就来单刀赴会吗?你太小看我了。”陆无道冷笑一声。

  其实他也在暗自奇怪。自己并未给自己的人马发暗号,为什么会打起来。

  “你敢阴我!?”愁无敌愤怒的咆哮着,他似乎忘记了,是自己先算计陆无道的。

  便是此时,一道破空声传来,陆无道只感到背脊一阵凉意袭来。

  急忙侧身躲过一支疾射而来的袖箭,可是那支袖箭却射在了李彦的胸口上。

  李彦惨叫一声,捂着胸口倒在地上,胸口上正插着那把袖箭。

  在场的气氛本就僵持之中,突然看到陆无道动手了,火药桶瞬间点燃。

  “该死!”

  陆无道和愁无敌都在暗骂一声,愁无敌大喝一声:“杀了他!”

  陆无道双手一挥,一道黑风席卷而过,便是两个高手被当场劈飞出去。

  一时间,现场混乱到了极点,毕竟厅堂不大,却要容纳下三十多个顶尖高手在这里面缠斗。

  不过几息的时间,整个厅堂瞬间坍塌,陆无道武功相当之强。

  哪里有一点受伤或者中毒的迹象,一对黑煞魔爪施展开来,便似黑风老妖,每一次黑风呼啸而过,便有一个两个高手当场殒命。

  “陆无道!我要你死!”

  看着己方的高手一个接着一个殒命,愁无敌双眼都充血了。

  如果只是一个两个高手,他可以完全不在乎。

  可是接连七八个高手,这每一个高手,可都是他费尽心血拉拢或者培养起来的。

  陆无道这般出手无情,愁无敌哪里还能人的下去。

  瞬息间,愁无敌一掌火焰掌劈向陆无道。

  若是自己再不出手,怕是自己麾下的高手,便要被陆无道如同羔羊一样杀光了。

  愁无敌的修为与陆无道相当,甚至还要高那么一丝。

  不过手头上的武功,却是不如陆无道。

  一见到愁无敌出手,陆无道再不藏拙,身上白气突然暴涨开来,冰魄功全力施为。

  那寒气瞬息间化作一条冰蛟,席卷着朝着愁无敌扑去。

  愁无敌大惊,陆无道这哪里有受伤的样子,反而比他印象中的更加恐怖绝伦。

  这冰蛟所过之处,但凡有人触及,瞬间便化作冰雕。

  愁无敌连退数步,不敢与冰蛟硬碰,护体气劲撑起,轻喝一声,周身立刻荡起一圈红光。

  紧接着冰蛟便已经冲撞到面前,瞬间与愁无敌的护体气劲撞在了一起。

  扑哧

  愁无敌喷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了许多。

  此刻他心头无比苦涩,这便是打虎不成,反被虎伤。

  陆无道心头一乐,当初他与愁无敌对招,便是半天也未必分的出胜负。

  没想到,这不过数年光景,自己便有如此进境。

  一招便伤了愁无敌,心中更是大定,眼中凶光秉露。

  既然愁无敌想夺自己的权势,今日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夺了他的大长老之位。

  陆无道抬起一手,便要再次出招。

  可是正当他运足真气之时,突然,任督二脉一滞,两脉似是被什么东西阻了一下。

  这一阻懈导致一连窜的意外发生,这内功一门本就凶险,运功的时候不管是岔气或者停滞,都是极大的凶险。

  陆无道这么一滞,真气补给没跟上,立刻便是一口老血吐出来。

  愁无敌一看陆无道出问题了,更加相信陆无道是强弩之末。

  先前的张牙舞爪,不过是他故意制造的假象。

  自己差点便要被他骗了,愁无敌大喝一声:“给我上,他已经受内伤了!”

  愁无敌以及他麾下的那些高手,正和陆无道斗的不可开交。

  地上装死的李彦和范海正凑在一起,低声嘀咕着:“我们是不是做的太过火了?小少爷说最好的结果就是这两个老狐狸死就可以了,其他的只要用点心,就能够收服,这些死的人,可都可以让我们两的功绩冲到朱胖子上面去了。”

  “那也要有机会才行啊……”范海无奈的回应道:“反正我们这次功劳是跑不掉了,我们还是安心的装死,不要想那些多了,这次我们引得双方大战起来,到时候两位主子再来收拾残局。”

  一想到自己两人这次立下的功劳,李彦和范海便是一阵兴奋。

  可以说,陆无道和愁无敌的火拼,完全是他们两个人的功劳。

  当然了,其中的许多细节,还是靠着那边传递过来的消息,他们再从中利用,最终完成了这场大戏。

  愁无敌的府邸外,同样已经是血流成河,白晨站在暗处,刘力和周兰笙跟在身边,看着这一幕冲突。

  这个计划几乎和他没什么关系,完全是由李彦和范海制定的。

  原本白晨还对这个计划存有疑虑,至少,在白晨看来,这个计划破绽百出,如果出现意外,那么李彦和范海很可能危及到自己的性命。

  可是就连他也没想到,这个计划不但成功了,居然还非常的成功。

  这让白晨惊喜之余,不免为自己收了这么两个人感到庆幸。

  这种人才便该跟着自己混,放在愁无敌的身边,简直就是暴敛天物。

  当然了,这个计划之所以成功,并非两人的计划有多周密,其中还是有许多的巧合的。

  “石头,我们什么时候进去收拾残局?”

  刘力非常不满意周兰笙对白晨直呼名字,可是亦无可奈何,谁让白晨和周兰笙的关系亲近呢。

  周兰笙当初还对跟在白晨的身边有些抵触,可是当她真正的跟在白晨身边后。

  她才明白,自己以前的眼界到底有多狭隘。

  便是如今背着的这把蛟吟斩,换做是以前,恐怕想都不敢想象。

  为了适应这把蛟吟斩,周兰笙不得不放弃多年习练的剑招,而改为使用刀法。

  虽说现在的刀法依然还是生疏,可是配合上蛟吟斩,依然威力非凡。

  此刻的周兰笙,才算是认识了这对兄弟。

  原来一直以为和自己资质相差无几的白斩凤,却是身怀绝技,而石头更是以弱冠之年,就已经拥有惊世骇俗的天赋和心智。

  自己在他的面前,反而更像是不开窍的小孩。

  “不急,等着他们这边的人都死绝了。”

  “小少爷,您不是说想收服他们这些人吗?”

  “如今人已经死了这么多,剩下的收不收服无关紧要,我们来只是为了那两块黑杀令,顺手接收了他们的势力。”

  “那我们来这么多人做什么?”刘力看了眼身后的碎铁洞弟子,原本他还以为,又是一场大仗要打,一个个都已经摩拳擦掌,如今白晨却说不准备动手,实在是太打击士气了。

  “我带你们来,是为了确保我们安插在愁无敌身边的人的安全,一旦他们有危险,就立刻出手相救。”(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