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九十五章 尔虞我诈

第四百九十五章 尔虞我诈

  自从那一夜后,李彦和范海的门人损失惨重,可是他们却并未因此受到处罚,反而大受大长老的嘉奖.

  原因是第二日的时候,有消息传来,说是白斩凤因为昨夜洞府被偷袭而大发雷霆,据说是因为这次的偷袭,让他损失惨重.

  同时还有人看到碎铁洞的人在搬运尸体焚烧,这些尸体中,有不少都是穿着碎铁洞服饰的门人.

  只是,大长老依然秉持了抠门吝啬的习惯,对于两人的嘉奖也只是口头上的,说什么让他们好好干,下次一定会给他们更多的表现机会.

  两人当即感激凌涕,表示愿意为大长老尽忠尽职.

  大长老显然没想过自己应该换一种做法,当习惯成自然的时候,人的心理就会把不正确的事物变成理所当然.

  就好比一个现代企业,如果没有上升空间,几乎没有人愿意一辈子在一个小小的岗位上挣扎一辈子.

  两位唯一的改变就是,他们的话语权多了.

  特别是在碎铁洞的问题上,他们有足够多的话语权.

  大长老从未想过两人会背叛,因为他觉得两人一无是处,即便是投靠碎铁洞,碎铁洞养着两个废物有什么用.

  "大长老,如今白斩凤伤重,那个小的孤掌难鸣,又要治疗其兄长伤势,势必没精力管理碎铁洞,正是我们趁虚而入的大好时机."

  "是啊,如若让白斩凤恢复了元气,到时候四府的势力,大艾山口的势力以及如今稳步发展的碎铁洞,三者互为犄角,相辅相成,再想要伤及他们恐怕便是难上加难了.而且一旦等他们将手中的权势完全掌控,到时候势必要向大长老您报复,所以我们不得不防."

  大长老已经被两人说的心中意动,只是又不敢贸然行动.毕竟他对那个小子.还是特别的忌惮.

  "此事还需从长计议."大长老迟疑的说道.

  这个老狐狸!两人对视一眼.

  他们刚刚收到消息,让他们想办法逼大长老动手.

  同时让他们利用外界的消息.诱使大长老.

  两人自然是极力的唆使大长老,李彦又开口道:"不如与五长老合作?我听闻五长老最近几日武功大进,似乎对前些日子那两个巧取豪夺他的精英弟子一事,非常的不满.正打算着找他们晦气,若是与五长老合作,以五长老的人马,必定能与那对兄弟争锋."

  愁无敌一听说与陆无道合作,不由得眼前一亮.

  愁无敌最喜欢的便是把别人当枪使,然后自己在后面捡便宜,当初的邪无麟便是如此.

  "只是……如何才能说服老五?"愁无敌又开始犹豫起来.

  陆无道可不如邪无麟那般自以为是.陆无道可是精明的很,想要让他当这出头鸟,却是非常的困难,甚至是不可能.

  "大长老.要说服五长老其实不难,难的是这事后如何分配这利益."范海说道:"那个白斩凤可是炼丹天才,洞府中炼制出来的高阶丹药让人垂涎,恐怕五长老也早有风声,可是一直忌惮白斩凤和二长老的实力,不敢贸然妄动,如今大长老去寻求他的联手,正合他的心意."

  "那个白斩凤年纪轻轻,即便炼丹天赋再高,这个年纪也难有什么作为吧?"

  "大长老,这您可就错了,您想想看,江湖闻名的花间小王子,也不过二十岁出头,天资更是旷古无一,那白斩凤虽说不可能如花间小王子那般出众,可是也未必没有就不能有出众的天赋."

  "这倒是不错……不如就拿出一点好处,搪塞一下老五,至于丹药!老五的武功已经够高了,怎能再让他得了丹药."

  大长老的贪念又在作祟,他看来所有的好东西,都应该是他的.

  他绝对不容许别人与他夺食,哪怕是合作伙伴.

  在李彦和范海看来,大长老就是那种贪得无厌的小人.

  不过,这也正好让两人可以利用.

  "大长老,小人还听说了一个秘闻."

  "嗯?你听说了什么?"愁无敌看着李彦神秘兮兮的脸色,不由得好奇起来.

  "我听说五长老最近武功虽然大进,可是因为贪多无忌,导致武功出了岔子."

  "你的意思是……"

  "如果大长老您觉得五长老不称心,不如就先拿五长老开刀,将五长老的权柄握到手中,再拿五长老的人马对付那对兄弟."

  "你这消息属实?"大长老大惊,他都没听说的事情,李彦怎会听说.

  "其实那天您让我去破风牙口查看情况的时候,我无意中看到五长老吐了口血,脸色奇差无比,显然是修炼的时候运岔气,受了内伤,此事只有小人看到,小人原本担心五长老灭口,所以一直没有对外声张,不过对大长老您,小人是知无不言."

  大长老脸色大喜,这真是一个意外之喜.

  即便除不掉那对兄弟,若是能把陆无道的势力收入囊中,那也是一番收获.

  这些年来,几个嫡长老互相忌惮互相敌视.[,!],很多程度是因为彼此的武功相近,势力又难分高下,谁也不愿硬拼换来损失惨重,再被其他长老捡了便宜.

  所以这些年一直都是谁都奈何不了谁,一直到如今,那两兄弟打破了平衡.

  "去请老五过来,就告诉他我要对付碎铁洞,请他过来详谈."

  显然,愁无敌这是想拿陆无道开刀了.

  白晨和白斩凤吞并两个嫡长老的权势,已经让他按耐不住.

  事实上他真正恨的不是那白晨与白斩凤与他做对,而是因为愁无敌觉得,白晨和白斩凤动了他的蛋糕.

  在他看来,其他嫡长老的权势,都应该属于他的,而不是别人.

  不过没关系.只要吞并了陆无道的势力,那么自己一样可以与那两个小子抗衡,然后再吞并了他们的势力,这样自己就是名副其实的大长老了.

  愁无敌越想越是兴奋.老四管的是藏武阁.势力算是最弱的一个.

  老六管的是普通弟子的培训,也是自己所需要的.唯一剩下一个老七,这几年一直在闭关,倒是不足为虑.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个道理谁都懂,每个人都想做那渔翁.

  夜——

  今夜的星空格外黯淡,月色也被一层乌云遮蔽.

  愁无敌整了整衣衫,从府内走到门外,看着迎面而来的陆无道,哈哈的迎上前去.

  "老五,难得你今夜赏脸.平日里我想请都请不动你啊."

  "你也知道,破风牙口的那群年轻人离不开我,哪里像是老大你这大闲人."陆无道一脸扼腕叹息的感叹着.

  愁无敌轻哼一声,不过脸色很快恢复常态.

  "难得你今日肯赏脸.李彦,去将酒窖里的那坛百年佳酿搬出来,我要与老五好好的喝一杯."

  陆无道并未领情,景致的走入府门内,将愁无敌甩在身后,就像是主人一般.

  这般喧宾夺主的举动,让愁无敌更加恼怒.

  眼中阴恻恻的看着陆无道,心中暗道:"等下有你好受的!"

  "两位长老,酒宴已经准备妥当了,就请两位长老屈尊移驾吧."

  酒宴上,陆无道依然是那副高姿态的模样,对于愁无敌不冷不淡.

  愁无敌很主动的敬上一杯酒:"来,我们师兄弟二人已经许久没坐在一起喝酒了,这杯酒是师兄我敬你的."

  "我最近在修炼紧要关头,不能饮酒."陆无道非常无礼的格挡开愁无敌敬来的酒.

  愁无敌也不动怒,呵呵的笑着,将手中的酒一口饮尽.

  愁无敌眼中闪过一丝精光,陆无道平日最喜欢喝酒了,今日居然一反常态.

  陆无道的举动,更是印证了愁无敌心中的猜测.

  "老五,这次我找你来,所为何事你应该知道,不用我再赘述了吧."

  "哦,难道还有其他事情?这我还真不清楚."陆无道故作不明的回答道.

  陆无道从来到愁无敌的府中,便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这让愁无敌非常的恼怒.

  他感觉陆无道是在敷衍他,即便自己也在敷衍他.

  可是对于陆无道的这种态度,愁无敌还是被激怒了.

  "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就再说一遍好了,我要你和我联手,对付那对兄弟."

  "你说那两个小子?"陆无道眯起眼睛,沉吟良久道:"没兴趣."

  "是没兴趣,还是没胆子?"愁无敌冷哼一声,逼迫道.

  "不管我是没兴趣还是没胆子,与你无关."陆无道依旧冷淡的回答道.

  陆无道太清楚愁无敌的为人了,即便他们联手,自己也讨不到便宜,最后更可能是被愁无敌连骨头渣都不剩的吞掉.

  "哈哈……老五,你还是这般的快人快语."愁无敌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陆无道:"是不是最近武功又有所突破,所以加紧修炼中?"

  "不劳你费心."

  "你我师兄弟多久没切磋过了?不如趁着这个机会,你我切磋一番如何?"

  "师兄,论权谋,我不如你,可是论武功,师兄弟之中,我排第三,你……只能排在我后面."陆无道自信的说道,语气里说不出的狂傲.

  "师兄我倒是想见识见识,老五你口中的第三!"愁无敌手中的酒杯突然一放,朝着陆无道射去.

  陆无道却是随手一沾,酒杯落入手中.

  杯中酒丝毫为洒,陆无道冷笑一声,同样将酒杯一掷,朝着愁无敌射去.

  愁无敌本也想接住,可是手头却是一震,酒杯在他手中粉碎,酒水萨满愁无敌的全身.

  两相对比之下,两者的武功高低高下立判.

  陆无道冷冷一笑:"看来师兄的武功还需要多练练,免得再如今日这般丢人现眼."

  愁无敌怒极反笑,突然哈哈的笑出声来:"师弟说的不错,不过为兄还是觉得,武功比不上权谋的重要."

  (.)ru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