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九十三章 演

第四百九十三章 演

  邪无麟的旧部,在结束了战斗后,便急匆匆的赶来白晨的府邸。、>

  一路走来,他们看到的是狼藉的沿途。

  那些高大的树木被拦腰撞断,地面就像是被铁锤砸碎一般,坑坑洼洼的。

  当他们来到白晨的府邸外,看到的更是残垣断壁,原本的围墙已经被撞开一个巨洞,府邸内更是狼烟四起,火光冲天。

  “快!快去救人!”王猛最是着急。

  褚虎同样也是如此,相较于邪无麟的绝情,他的这些旧部,可都是忠信之人。

  对他们来说,白斩凤和他的碎铁洞众门人,可都是他们的救命恩人。

  而且最后白斩凤还冒着危险,将饕餮引开,让众人不得不对他的忠义之举钦佩不已。

  虽然他们是魔门,行事随性不羁,可是魔门更重恩德报偿。

  王猛一马当先的冲入府中,便看到府邸内的几个房屋,已经被践踏成了碎片。

  “白洞主!”王猛一眼便看到白斩凤躺在地上,身上全都是累累伤痕,嘴角还溢着血。

  “不要在这碍手碍脚,让开一些……”白晨立刻将王猛驱赶开,语气相当不善。

  “二长老,白洞主怎么样了?”

  “半条命没了,现在你满意了?”白晨带着几分怨气的语气,眼中充满恨意。

  “真不明白我哥为什么要冒着危险去帮你们,你们那邪无麟如此算计我兄弟二人,他还要念着同门情谊去救你们。如今还不顾自身安危。将刚才那凶兽引来。将我这府邸毁了不说,自己还搭上半条命,如今好了,遂了你们的心愿,待到此间消息传出去,其他的洞主肯定不会放过碎铁洞,趁着我哥重伤之际偷袭碎铁洞。”

  白斩凤咳了两声,又呕出两口血:“石头。这些……这些都是你的长辈,你怎可如此胡言。”

  王猛被白晨这番尖酸刻薄的话说的脸色一片青红,褚虎站出来,大声喝道:“谁敢动碎铁洞,便是与我褚虎为敌!”

  王猛猛然抬起头,决然道:“不错,白洞主大仁大义,我等自然不能忘恩负义,从即日起,哪个外人敢踏足碎铁洞一步。我便要他身首异处!”

  伍豪却是低声道:“那区区碎铁洞洞主有什么好当的,不如便当我们的嫡长老!”

  “说的对!反正邪无麟那老匹夫也死了!若是他不死。老夫也容不得那种忘德背义之徒。”王猛大声喝道。

  “白洞主,这是邪无麟的黑杀令!”褚虎掏出一枚血淋淋的黑杀令。

  “我何德何能……怎可……咳咳……”白斩凤又是连吐几口鲜血。

  “好了,事情便这样定下来了,拜见洞主!”伍豪带头跪在白斩凤的面前。

  “诸位……诸位快请起,小子万万不能受诸位前辈大礼……”

  “白斩凤,你是看不起我们?”

  “小子怎敢看不起诸位前辈。”白斩凤一脸为难的看着众人,眼中充满了不知所措与慌乱。

  不得不说,白斩凤演的非常到位,欲拒还休又进退维谷。

  “白斩凤,我们敬你是条好汉,重情重义,所以才推举你为嫡长老,将那邪无麟老儿取而代之,而且如今邪无麟死了,若是无人统帅大艾山脉入口,他日兽群若是再次大举进犯,我万窟魔山必然沦为焦土。”

  “白洞主……不,白长老,你们兄弟二人都对我有大恩,请接受这嫡长老之职。”

  “可是……”白斩凤为难的看着众人:“我刚接任碎铁洞没多久,如今招揽的这些门人,都是与我一样志同道合之人,我不能为了这嫡长老之位,抛弃这些门人,请恕在下万万不能接受这个请求。”

  白斩凤这话一出,这些邪无麟的旧部,更是感慨万千。

  可以为了这些不过是入门没几日的人,舍弃嫡长老之位,更是让他们对白斩凤钦佩不已。

  “大哥,你现在要安心养伤,别操心那些琐事。”白晨关心的说道:“碎铁洞的事务,你暂时别管了,就先交给刘力打点吧。”

  “对了。”伍豪突然眼前一亮:“不如就将这碎铁洞洞主之位,交给一个你信得过的手下,更何况,你便是接了这嫡长老之位,又不是让你与这些门人断绝关系。”

  “这……”

  “白长老,你还犹豫什么。”

  “能否容在下考虑一下?”

  这些邪无麟的旧部,此刻哪容得白斩凤考虑。

  从白斩凤先前的言词态度中,他们依稀的听出,白斩凤不愿意接这长老之职。

  若是让他再考虑,怕是其中便要有变卦。

  所以王猛和褚虎率先带头,跪在白斩凤的面前:“拜见三长老。”

  “你们……你们……唉,我便接下这嫡长老之职吧。”白斩凤顿了顿,示意白晨将他扶起来:“可是小子事先要声明一下,小子才疏学浅,未必能管理的好,所以还请诸位长辈多多提携,诸位同门兄弟的事务,便先交由诸位前辈管理,待到我熟悉事务后再接手也不迟。”

  “好!如此便好。”众人忙不迭的点头答应。

  “大哥,那大艾山脉的兽口,可不是什么好差事啊,每日都需要与兽群纠缠,每年一度的兽潮,更是拿命去拼,还不如安安稳稳的做这碎铁洞洞主。”

  “二长老,你这话说的……”众人大急,生怕这时候白斩凤反悔,又不好如何指责白晨。

  毕竟白晨的身份以及与白斩凤的关系,都不能让他们轻易开罪。

  “石头,话怎么能你这样说,若是真如此任重道远。那我更不能袖手旁观。这嫡长老之位。我便做定了!”

  “大少爷,您现在还是以休息为主,其他的事容后再说吧。”

  “唉……可惜了我这府邸,住的安安稳稳的,如今却是无处可去,你们说我倒霉不倒霉。”白晨一阵唏嘘抱怨。

  “你又不是没手没脚,还怕没地方住?若是觉得其他地方住的不舒服,便先去我那碎铁洞住一段时间。”白斩凤轻斥的说道。

  一切都这么的顺理成章。白晨去了碎铁洞,暂时的管理碎铁洞。

  白斩凤接替了邪无麟,成了三张老。

  白斩凤因为伤势严重,也被白晨拉回了碎铁洞。

  “哎哟……刘力,你马车赶慢点,又不急着投胎去。”白斩凤哀嚎不已。

  为了让这场戏演的逼真一点,白斩凤这伤可是货真价实的。

  刘力苦笑的放慢了车速,只是这路途颠簸也是难免的,毕竟大部分都是山路。

  不过对于白晨今日的全盘掌控,大到布局。小到细节,都处理的堪称完美。

  邪无麟的那些旧部。现在恐怕都还没晃过神。

  “刘力,你可愿意做这碎铁洞的洞主?”白晨坐在车厢中问道。

  本以为刘力会非常爽快的答应下来,可是刘力的回答,却出乎白晨和白斩凤的意料。

  “不愿意。”刘力想都没想,直接回绝道。

  “为什么?是看不上这洞主之位?”

  “不是不是,因为小人想跟在两位少主,不想去做洞主。”刘力说的是真心话。

  自从跟在白晨身边后,他才明白,自己前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

  以前的刘力,只是想着出人头地,和大部分万窟魔山的弟子一样,想要成为洞主,有自己的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

  可是如今看来,以前的想法是多么可笑。

  在白晨又或者白斩凤的眼里,也许洞主什么的,根本就没有一丝的意义。

  在许多上位者的眼中也是如此,如果就凭自己现在的能力,一旦失去了白晨和白斩凤的庇护,不用几天,自己就要被人啃的骨头都剩不下。

  可是跟在白晨的身边,他每天都能学到许多的东西,很多他以前想都想不到的东西。

  而白晨和白斩凤对待自己的属下,从来未曾吝啬过。

  特别是作为亲信,刘力所知道的,远比旁人多许多。

  “石头,如今你我都是嫡长老了,下一步又该怎么走?”

  “不好办啊,那帮孙子,一个个都贼精,就让邪无麟这蠢货做出头鸟。”

  白晨为难的说道,白斩凤这些日子,跟着白晨学了不少手段,他迟疑的说道:“那就逼着他们动手。”

  白晨摸着下巴:“不只是要逼着他们动手,还必须让他们没有办法抽身。”

  “什么事无法抽身?”

  三人都陷入沉默,有什么办法,能够让大长老等人以及他们的势力都深陷其中,无法抽身呢?

  “算了,先不考虑这些,目前首要考虑的是,谁这做碎铁洞洞主,碎铁洞可是我们的老本,绝对不能丢弃。”

  “周姑娘你觉得如何?”白斩凤询问道。

  在这方面上,他没太多的话语权,不是他的话不够分量。

  只不过他有自知之明,这方面所需要考虑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不是说谁亲近就给谁,毕竟维持一个洞府和门人的生存,就必须寻找一个适合的人选。

  白晨则是持怀疑态度:“周姐姐的武功如今算是不错了,再加上蛟吟斩,在七十二洞之中,算的上出类拔萃,可是说到权谋方面,她的性子还是太直了,不宜担负这个,至少目前不行。”

  这时候刘力开口道:“说到心机,小人觉得参易算是个人物,他已经打听过他的过去,以前是皇宫大内密探,后来因为派系失势遭致牵连,以他的出身来说,应付碎铁洞的生存,应该不成问题,就是这个人的心性,有些……”

  刘力知道白晨和白斩凤最不喜欢参易这种过去的人,所以说话的时候略有保留。

  “等回到山上了,把参易叫到我这边来。”白晨淡然说道。(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