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九十章 兽潮

第四百九十章 兽潮

  刘力和白晨站在暗处,刘力疑惑的看着场地上的邪无麟,不解的问道:“小少爷,那邪无麟怎么这么沉不住气,以他的性子,不应该如此口无遮拦的指责别人。”

  刘力相信,如果换做自己,一定会表现的更沉得住气,编造一些谎言,将事实掩盖过去。

  而不是如邪无麟这样,说别人污蔑自己。

  这只会让人对邪无麟更加的怀疑,邪无麟的表现,更像是一个不知所措的窃贼。

  被人发现了他的不轨后,无可奈何的辩驳。

  “不是只有他能给别人下药,别人同样可以。”白晨淡然说道。

  “小少爷,您给他下药了?”

  “不算是下药,而是在他们的食物里动了一些手脚。”白晨顿了顿,又补充道:“兽香草虽然单独使用,不会出现中毒症状,可是如果再加入麝香、绝味草,就会让人的血液加速流动,同时心率加快,也就如邪无麟现在这样的失态,说的直白点,就是把人的情绪放大,高兴的更高兴,难受的更难受,慌乱的当然也就更慌乱了。”

  刘力一阵沉默,这下药还有这么多讲究。

  恐怕邪无麟到死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选择白晨做对手,真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失误。

  “小少爷,那那个伍豪呢?”刘力感觉到伍豪的言词,虽说是在叙述一个事实,可是言语之间却带刺,像是在故意的挑起众人的怒火。

  “他算是墙头草,风往那边吹。他就往哪边倒。如果邪无麟没有失势的迹象。那么他就会毫不犹豫的跟在邪无麟的身边,可是如果邪无麟大势已去,他不介意自己补上一刀。”

  此刻伍豪和褚虎的话,已经让众人动容,每个人都带着怀疑的眼神看着邪无麟。

  “可怜褚大头,到死都还相信着老大你。”伍豪长叹一声:“他以为老大你只是一时糊涂,即便是你谋害虎子的时候,他也没与你计较!”

  伍豪的话。实在是太具有挑动性了,所有人都不禁为褚飞熊感到悲哀。

  每个人都为褚飞熊感到不值得,邪无麟更是发疯了一般,愤怒的咆哮:“伍豪,我杀了你……还有你,小杂种,你爹死了,你就去陪他!”

  伍豪却是怡然不惧:“今日你想伤虎子,便先杀了我!”

  “还有我!”

  “还有我!”

  邪无麟怒极反笑,脸色更是狰狞扭曲。突然一掌拍在挡在褚虎面前的一个人胸口上:“你们这群叛徒,既然你们选择背叛我。我就把你们都杀了!”

  邪无麟此刻已经完全失控,便在这时候,远处传来一声兽吼。

  一只巨兽引领着数十只略小一些的野兽,朝着营地扑杀而来。

  那只巨兽头生独角,双瞳血红,一张嘴巨大无比,四肢似鹿蹄,背后一条细长的尾巴,尾端还燃着火。

  “饕餮凶兽!”

  饕餮又被称之为半龙,或者龙子,当然了,其实饕餮和龙没什么关系,也没有鳞虫那种龙腾九天的机会。

  只是因为一些与龙相似的特性,所以让它被冠以了半龙、龙子的称号。

  当然了,它还有个更恐怖的头衔,圣兽!!

  又或者是在兽群中,它就等同于兽王存在。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饕餮会出世?”

  所有人的心头都冒出这样的疑问,在这片大艾山脉中,有着许许多多传说。

  饕餮便是其中一个,脚踏焦土,声如龙吟,可吞万物凡铁难伤。

  想见到饕餮有两个办法,第一就是深入大艾山脉深处,去到真正的兽穴中。

  又或者是百年一次的兽皇祭,每逢兽皇祭,便是真正的万兽奔腾,数也数不清的兽潮向着大艾山脉的出口奔流而出。

  一看到饕餮,邪无麟首先做的不是阻截,而是逃跑。

  “该死!我这些年居然跟了这样一个卑鄙无耻,又懦弱的小人!”伍豪恨恨的瞪向邪无麟逃走的方向。

  没有人选择追击,因为他们的职责就是守护这里,不能让一只野兽冲出此地。

  就在这时候,一队人马不约而来。

  为首者正是白斩凤,身边还跟着周兰笙。

  经过几天的培训,周兰笙的气质已经与以往截然不同。

  背后银白雪亮的蛟吟斩像是要突破束缚一般,身形如飞鸿追月。

  “他们怎么来了?”

  邪无麟的许久旧部,还对白斩凤等人抱有敌意。

  毕竟他们分属不同派系,所以他们看到白斩凤的第一反应就是,他们是来落井下石的。

  白斩凤则是一副潇洒从容的模样,声音洪亮:“诸位前辈,小辈刚才听闻此地警钟大作,特意携弟子前来助阵,不请自来,还请诸位前辈不要见怪。”

  不等邪无麟的这些旧部开口,白斩凤便第一个与兽群交手了。

  根本就没有落井下石的意思,反而更像是真的来帮忙的。

  周兰笙手中蛟吟斩一挥,朝着饕餮便迎了上去。

  饕餮巨口一张,一道冲天火柱直扑周兰笙而去。

  “小心!!”所有人都惊呼起来。

  饕餮可是圣兽,也就相当于乾坤小圆满境界的可怕存在。

  周兰笙不过是刚刚三花聚顶之境的修为,两者的差距可谓是天差地别。

  周兰笙这般不知死活的攻击饕餮,那就等于是在找死。

  周兰笙也感觉到了饕餮那滔天凶焰,心头猛然一惊,手中蛟吟斩飞快的旋转起来,就像是螺旋桨一般。

  火柱瞬间扑到面前,只见半空中轰的一声,炸开一团绚烂之极的火花。

  周兰笙整个人都被掀飞。不过因为手中的蛟吟斩。这次的冲击。大部分都被它吸收,并且又因为水火相克,并未对周兰笙造成太大的伤害。

  周兰笙跌回地面,脚步立时不稳,向后踉跄了几步。

  只是手中的蛟吟斩刀身通红一片,显然是不能再吸收饕餮的火焰。

  所有人都为周兰笙的鲁莽举动吓了一跳,只听的伍豪大喝一声:“兄弟们,我们不能让客人帮我们出头。把这些畜生赶回大艾山脉中去!”

  “虎子,你爹一生都在与这些野兽抗争,你现在是想去追杀那个无耻小人,还是留下来,和兄弟们一起杀这些畜生?”

  褚虎的目光闪烁,面色一阵犹豫不决,最终,褚虎一咬牙:“那个卑鄙小人什么时候都能杀,这些野兽却不是时时都可以遇上!”

  众人虽然因为邪无麟的背叛而心情低落,却因为褚虎的抉择。反而更加的热血沸腾起来。

  “兄弟们,我们可不能让碎铁洞的这些小辈抢了风头!”伍豪大喝一声。率先冲入兽群之中。

  众人也在这一刻沸腾起熊熊战意,不过再转头一看,他们口中的小辈。

  却是心头一惊,这些碎铁洞的人,下至普通门徒上至洞主,一个个都是身怀绝技。

  几乎每个人都能与一只实力恐怖的野兽纠缠,虽然不至于击杀,却是能够保证拖住这些野兽而不伤及自己。

  特别是这些人飘忽不定的身法,更是让所有邪无麟的旧部目瞪口呆。

  “好高明的身法!”

  “这些人都是新晋的弟子?我怎么看这些人的武功,全都是老练无比的高手。”

  倒是有剩下三分之一的野兽,只是这些野兽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邪无麟的这些旧部即便是四五个围攻一只野兽,依然是伤亡惨重,时不时便有一个两个人,因为躲闪不及,而被野兽一爪子拍到,轻的便是重伤倒地,重的更是直接一命呜呼。

  “白斩凤,你去缠住饕餮,不要与之硬拼,你现在的修为太弱,就用身法拖住它即可。”

  暗处的白晨用密功传音的方式,遥控指挥着白斩凤。

  白斩凤看到饕餮也是一阵头痛,刘力显然也看到了战局,大体上来说,这些人还是勉强控制住了局面,可是那只饕餮实在是太凶了。

  几乎没人是它的一合之将,让它肆无忌惮的流窜,只要被它盯上的邪无麟旧部,没有一人能逃过它的爪牙。

  “小少爷,我们会不会做的太过火了,居然把饕餮给引出来了?”

  “我也没想到居然把饕餮引了出来,我就是在营地里埋了一颗万兽无疆丹,谁知道会引出此等凶兽。”

  “那现在怎么办?这凶兽根本弄就没是它的对手。”

  “这倒是不必担心,我还是做了一些准备的,现在就是拖延战局,让邪无麟的那些旧部与我哥的人马共同战斗抗敌,这样就会产生依赖感与认同感。”

  “白斩凤,你别光是躲,给饕餮伤到一下两下也是可以的……”

  白斩凤欲哭无泪,你小子躲在旁边不出声,就是要我来做这危险的事情。

  这饕餮凶兽招招要命,给它碰一下,自己这半条命就没了。

  不过白斩凤还是看准了机会,让饕餮的巨爪在胸口抓了一下,原本雪白的衣衫瞬间染红。

  那爪痕更是触目惊心,白斩凤立刻吞下一颗丹药。

  伍豪大喝一声:“白洞主,你伤的如何?”

  “没关系,你们快些将那些畜生杀尽,我拖住饕餮即可。”

  “我来助你!”伍豪立刻加入了战局。

  可是即便是白斩凤和伍豪联手,面对饕餮依然是险象环生,好不刺激。

  虽然伍豪的加入,并未扭转局面。

  却给白斩凤创造了不少机会,不是伤到饕餮的机会,而是救援伍豪的机会。

  每当伍豪遇到危险的时候,白斩凤都会先一步的发现,并且将伍豪脱离危险。

  不止是伍豪,碎铁洞的这些弟子,每当看到邪无麟的旧部有危险,都会主动的伸出援手。

  有些时候,碎铁洞的弟子,更是不顾自己的安危,救下身处险境的他人。

  这也让这些人都对碎铁洞的弟子心怀感激,白晨看到局面似乎不需要自己出手,便暗中对白斩凤道:“你这里控制下局面,我去把邪无麟赶回来。”

  “你快去快回,我一个人搞不定饕餮。”

  “我也搞不定,这只饕餮太凶了,你自求多福吧……”白晨撂下一句话,便悄然离去。

  只留下白斩凤一人,苦苦的抵抗着饕餮的攻势,同时还要帮着伍豪这个累赘,让他不至于就这么命丧饕餮之口。(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