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八十七章 投靠

第四百八十七章 投靠

  大长老显然不知道,自己所建造的看似牢不可破的堡垒。

  其实早就已经千疮百孔,只是一直没有人敢去攻击这个堡垒。

  所以造成了一种错觉,让人们对它望而生畏。

  对大长老来说,范海只是一条狗。

  不过大长老总是习惯的让这条狗挨饿,因为只有饿着肚子的狗才会卖力的做事,然后自己再赏他一根骨头。

  他就会欢天喜地的抓着骨头,一个人在角落啃个不停。

  当然了,为了防止叛变,也为了防止别人投食,大长老总是会封锁消息。

  特别是关于敌人的消息,虽然范海是幽寒洞洞主,可是他这个洞主却是有名无实。

  从上到下,都是大长老的眼线,他接触过什么人,他去过哪里,甚至他上过几趟茅房,都会被记录下来。

  所以范海几乎没有可能接触到白晨或者是白斩凤的人。

  可是,总是会有局外人参合进来。

  洞主之间总是喜欢互相窜门,比如说朱大力,这个看起来与白晨以及白斩凤毫无关系,甚至还有大仇的人,关系与范海还算不错。

  而他来去幽寒洞窜门,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大长老也不可能真正的拘禁范海,所以正常的洞主之间的往来,还是被允许的。

  可是谁都不知道,这个人畜无害的胖子,如今已经被白晨冠上了头号特务的头衔。

  范海不是第一个被他策反的人,也不是最后一个。

  朱大力就像是个打入敌人内部的终极卧底,上演着一出出的离间计。

  朱大力的外表看起来就像是个浑人,他的外表实在是太具有欺骗性了。

  范海此刻也做着与朱大力一样的工作,卖力的策反李彦。

  朱大力已经许给他许许多多美好的承诺,范海不知道这些承诺是否可以实现。

  可是他必须拼,他已经对大长老彻底的死心了。

  “这些人暂时来说,还受我们的驱使,把他们引到后山。”范海压低声音道。

  对于这些手下。范海没有任何的怜悯。

  这些人都背叛了他,而此刻受他驱使,也只是因为大长老的命令而已。

  并且他还清楚的知道,大长老对这些人下达命令的时候。还不忘加一句,如果自己有任何异动,便杀了自己。

  在出发之前,他与朱大力最后一次会面,朱大力就曾经告诉过他。

  如果他被大长老指派来攻击碎铁洞,就把人引到后山,在后山看到一个小亭的时候,就立刻进小亭里保命。

  至于更多的消息,范海也不清楚。

  不过很快的,他就明白了。李彦也明白了。

  当范海拉赫李彦进入小亭子里的瞬间,夜幕中突然传来呼呼呼的声响。

  紧接着便看到自己的那些手下,一个个的倒在夜幕中,没了声息。

  机关?

  他和李彦两个洞主,这次带来的人超过百人。如今却无声无息的倒在地上。

  一阵凉风袭来,两人立刻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

  只见两个碎铁洞的弟子踏风而来:“什么人,报上名来。”

  李彦立刻紧张起来,他怕这碎铁洞洞主也和大长老一样过河拆桥。

  范海倒是镇定了下来,不过他没有答话,而是大声喝道:“不是人,是你大爷……”

  李彦的脑子在这一瞬被雷劈了。整个人都蒙住了。

  这范海是脑子进水了吧,明明只要解释清楚,就可以化解干戈的,他这时候骂人家,不是找抽吗。

  可谁知对面的两个弟子却是恍然:“原来是自己人。”

  其实这两个弟子也很郁闷,明明就是骂人的话。却非要用来做接头暗语。

  对此他们的洞主已经解释过了,谁若是有异议,可以找他弟弟理论去,这暗语是他弟弟极力要求的。

  所有弟子都在瞬间沉默了,他们敢和白斩凤抱怨。可是却不敢去和他弟弟抱怨。

  “随我两人上山。”

  说罢,这两个弟子便领头御着轻功奔上山头。

  背后的范海和李彦,勉强跟在他们身后。

  “这两个弟子是什么出身的,轻功如此了得。”

  前面的两个弟子似乎听到了两人的谈话,一边奔走一边回头道:“这是洞主传给我们的轻功身法《凭虚御风》。”

  “这轻功身法起码也是中乘轻功吧?”李彦惊疑的问道。

  心中暗道,这碎铁洞洞主也太大方了吧,居然拿着如此高明的轻功传授给门人。

  要知道七十二洞并非真正的门派,他们只算是一个分支而已。

  几乎没哪个洞主,会把高深的武功传授给门人。

  “这《凭虚御风》是上乘轻功,分上中下三册,只不过我们修为不够,所以洞主只传了我们上册而已,你们是不知道,我们有两个师兄,因为修为够了,得传了中册,那身法还叫做玄妙神奇,简直就是神鬼莫测,这万窟魔山中身法能比的上那两位师兄的,除了我们洞主和小少爷,怕是不超过三个。”

  “上乘轻功?你们洞主不怕有弟子携功逃走?另投他人?”

  “呵呵……我们又不傻,我们都是新晋的弟子,如果不是洞主赏识我们,我们根本就没机会接触到此等高明的武功和机遇,你们信不信,四天之前,我还只是先天初期的修为,如今已经是先天中期了。”

  “那可能是因为你刚好处于瓶颈中吧。”

  “我这瓶颈可是让我的修为停滞了四年的时间,没有丝毫的松动,可是来这不到四天的时间,就顺利突破了。”

  另外一个弟子又补充说道:“可不只是我们突破,我们三十六个弟子,每个人都有所突破,其中三位师兄的机缘最好,直接从先天中期突破到了三花聚顶之境。”

  李彦和范海对视一眼,怎么可能?

  这三花聚顶是那么好突破的?

  他们当初拜入万窟魔山的时候,是先天中期的修为,后来被大长老看上,提拔为洞主后,倒是有过突破,从先天中期突破到先天后期。

  可是二十余年的时间了,他们还是处于先天后期,别说晋升三花聚顶了,便是连先天巅峰都没达到,几乎没有丝毫的进步。

  这其中有他们资质的原因,可是更大的原因还是大长老的苛刻对待有关。

  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再看看这些,年纪只有他们一半的新晋弟子。

  就因为遇到了对的人,或者是说是对的人选中了他们,他们不需要经历残酷的竞争,也不需要像自己二人这样,浪费二十多年的时间。

  同时,他们也对白斩凤的慷慨,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心中庆幸自己做出对的选择,至少现在为时不晚。

  顺着后山的山道,总上到了碎铁洞。

  两个弟子停下脚步,等候李彦和范海赶上来。

  “洞主说今夜会有人袭山,所以早就有所准备,同时还命我二人在后山等候,如果有自己人,就带上山来见他。”

  “额……如果我们当时没把人带去后山的话……不知道洞主如何应付?”李彦好奇的问道。

  两人相视一笑:“小少爷早前已经在碎铁岭上下设置了三步黄泉路,这后山是专门留给自己人反间带对头入陷阱的,可是如果是走前山,那么不走不到半山腰,便要步入黄泉。”

  两人指着山洞道:“进去吧,不要让洞主等的太久。”

  “你们就不怕,我们是心怀叵测……”

  “不是在下小瞧两位,两位实在没那能力伤害到洞主。”

  “还有,洞主也说过,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选择了相信你们,就必须给予绝对的信任,而不是将信将疑,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对双方都造成伤害,所以也请你们对我们洞主给予绝对的忠诚,如若不然,我们兄弟二人会亲手为洞主铲除两个叛徒。”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李彦和范海都有那么一丝的惊诧,对他们两个素未谋面,甚至只是依靠着朱大力的策动才投靠过来的人,对方却能表现出如此的真诚,实在是让他们大感意外。

  甚至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让对方进行一系列的盘问。

  可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只是简单的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两位洞主,请进。”白斩凤的声音从洞中传来。

  两人心中有些不是滋味,虽然他们同为洞主,可是这气势便是天差地别。

  不论是治下的能力,还是能力手段,都让他们二人无地自容。

  当两人进到洞府深处的时候,发现这洞府的装饰极为简单,甚至是朴实。

  可是朴实中,又透着几分随然的气息,让每个进到这里的人,都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一张檀木桌,几张椅子,几片蒲团,还有一个书架子。

  这就是这洞府的全部,白斩凤便坐在居中的蒲团上,刚刚将真气运转一周天,两人进到这里的时候,才刚刚的收气。

  便是这简单的举动,再次让两人感觉到了真诚。

  如果那时候他们有什么异心,趁着白斩凤还未收气的时候出手攻击,白斩凤便是没死在他们手中,也要走火入魔。

  “两位,请坐。”白斩凤睁开眼睛,看向李彦和范海,指着面前的两个蒲团。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