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八十六章 策反

第四百八十六章 策反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如果白晨和白斩凤被分成两个人。!>

  那么对方就会理所当然的觉得,可以逐个击破。

  可是,如果白晨或者白斩凤将所有的权势,完全的拧成一股绳,那么他们所面对的对手,势必也会紧紧的抱团在一起。

  至于那批货,从始至终,白晨都没有担心过。

  要维持一个月万窟魔山所有弟子的供给需求,这批货自然不少。

  而劫走这批货的人,想要在万窟魔山的眼皮底下藏东西,除非是万窟魔山的人帮忙。

  而白晨和白斩凤现在就是缺人手,才给了他们可乘之机。

  选择褚飞熊去办这件事主要是有几点考虑,第一就是褚飞熊的心性,若是答应了别人的事情,肯定是赴汤蹈火。

  其次便是让他做这件事,可以让他与邪无麟本就有隔阂的关系,出现更大的裂痕,也为白晨后面对付邪无麟做准备。

  当然了,最主要的是,褚飞熊是老一辈人物,在这万窟魔山肯定比白晨熟悉。

  按照常理推断,这批货物有三种可能。

  第一便是对方找机会运走,只是如今万窟魔山里里外外都是眼线,想要将如此大量的货物运走,难如登天。

  然后还有一种可能,销毁!

  这种选择虽说永除后患,可是缺点就是太明显了。

  这么多的草药想要销毁就只能烧掉,可是如此多的草药想要焚毁,简直就是一盏明灯。指着位置让别人寻过去。

  第三种。也是最有可能的一种办法。那就是找个附近的强盗,然后嫁祸给对方。

  最后一种办法最是繁琐,可是却最能摆脱嫌疑的办法,如果能做的干净的话。

  夜幕降临,万窟魔山的夜幕,总是显得危机四伏。

  除了那些必须值勤的守卫,没有人希望在这样的夜晚暴露在黑暗中。

  在碎铁岭下,正盘踞着一支队伍。

  这支队伍悄无声息的摸上山。这些黑暗中的行者,最喜欢在黑暗中猎杀猎物。

  他们是幽寒洞和藏金洞的精英,当然了,他们也是愁无敌的亲信。

  每一任幽寒洞与藏金洞的洞主,都是由愁无敌指任的。

  所以这些从幽寒洞以及藏金洞脱颖而出的精英,对于愁无敌的忠诚,远远大于对他们自己洞主的忠诚。

  从他们入门开始,他们就被不断的灌输着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的观念。

  他们无时无刻不在磨砺着自己手中的刀剑,期待有朝一日,可以为愁无敌斩杀敌人。

  而今夜。正是他们展现自我的机会。

  幽寒洞洞主范海拉下黑色面巾,看了眼身边的藏金洞洞主李彦。

  “李彦。这趟恐怕凶多吉少,我们还是别冲的太快。”

  李彦听到范海的言词,不由得拉下面巾:“为什么?情报上不是说了,这碎铁岭只有区区二三十人,其中大部分都还只是新晋的弟子,唯一拿得出手的老一辈,还是玩弄机关术的安老头,有什么好怕的?”

  “你是不知道,我可是听说了,这次新来的这对兄弟,全都是妖孽一般的人物。”范海压低了声线咕噜着:“小的那个年仅五岁,便敢与大长老和二长老争锋,二长老更是被那小子当场重伤不治,而且还精通医术、机关术和武阵,大的那个据说也是相当了得,大长老来之前说过,让我们试探一下白斩凤。”

  “是啊,只是试探而已,若是有什么不对劲的,跑便是了。”

  “你这还不明白吗?小的那个都如此妖孽,大的那个还得了,大长老觉得那白斩凤是在故意藏拙,大长老遣我们来,名为试探,实则就是让我们拿命去赌。”

  李彦的脸色顿时慌乱起来:“那可如何是好?”

  “你可知道这两天这对兄弟闹出的大事?”

  李彦摇了摇头,七十二洞与万魔殿相隔不近,而且高层有意隐瞒,所以大部分洞主,甚至还不知道有这么两个人。

  人有人途,鼠有鼠道,上层与上层的交往或者争斗,鲜少会影响到下层人员。

  而他们这些洞主,平日里也要应付其他洞主的结交或者算计,哪里有功夫去理会上层的闲事。

  也只有范海这种大权旁落,整日里无所事事,专门打听这个打听那个,才知道许多道听途说。

  “这对兄弟来万窟魔山不过三四天的时间,那个小的便做了几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先是杀二长老胡无语,再就是屠破风牙口内的灵煞魔蛟,而后又救褚飞熊将死的独子,那个大的看起来就本分的多,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的样子,可是大长老说,白斩凤的能力尤在其弟之上。”

  “你说了这么多,不就是想说此行凶险吗。”

  范海轻哼一声:“你想想看,你我的权力,早就被大长老架空了,如今我们不过是他手中牵线的木偶,需要我们拼命的时候,我们便要赴汤蹈火,不需要的时候,我们便只能在山上放羊了。”

  “此事也是无可奈何,形势比人强,难道要我们这两个光杆元帅造反?”

  没有人喜欢当傀儡,这江湖中没有真正胸无志向的人,特别这万窟魔山内。

  加入魔门之中,哪个不是为了出人头地,谁不想有朝一日习得盖世武功?

  可是这上升的阶梯,却是充满了血腥残酷。

  运气差的便是埋骨他乡,又或者如李彦与范海这样,入门十余年,根本不知道权力何味。

  他们的待遇甚至还不如大长老麾下那些精英弟子,大长老对他们毫无依恋,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两人造诣厌倦了这样的日子,曾经的雄心壮志,正在一点点的被消磨殆尽。

  可是走又能走的到哪里去呢,他们拜入万窟魔山,便已经没了去路。

  当初选择了大长老,便已经断送了一切。

  其他派系的长老,更不可能要他们。

  “我听说碎铁洞洞主,可是个慷慨的人,而且又会炼丹,昨日我还听大盘洞的朱大力说,他用自家的那个宝贝,居然换了个十六阶极品九转大还丹!”

  范海压低了声音,可是李彦依然听的不断的吞口水。

  十六阶极品九转大还丹!

  别说是他了,便了大长老听到了,恐怕都要忍不住吞口水。

  范海看了眼李彦,在漆黑的夜色下,范海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你说我们为大长老劳心劳力,最后换来的是什么,如若他日大长老厌倦了我们,觉得我们在这个位置待得太久了,你说他会如何待我们?是给我们回乡养老呢还是直接给我们送终?”

  李彦心头一寒,以大长老的心性,怕是后者的可能性更高一些吧。

  “我还听说,前两日拜入碎铁洞的弟子,每个人都得到了一枚十三阶的形神灵蛟丹。”

  李彦没听说过什么形神灵蛟丹,可是他听的懂什么叫做十三阶。

  “他这次收了几个弟子啊?”李彦已经心动了。

  “不到四十个。”范海说道:“据说安老头和以前那个丧门星刘狗头,因为最先跟随他的,所以还有特别的奖励,你还不知道吧,那个刘力刘狗头,昨天居然已经到了三花聚顶之境,比得上一般的宗长老了。”

  “四十个?每个人都有?”

  “这还不止,他弟弟猎杀的那条灵煞魔蛟,他们还给它放了血,然后让那些弟子在灵煞魔蛟的血浸泡修炼,据说一天抵得上百日之功。”

  “这待遇也太好了吧?”

  “我还听说,有个新入门的女弟子,更是得了一把以灵煞魔蛟的独角打造的兵器,虽然不是当世神兵,可是却是吹毛断发,乃是不可多得的宝器。”

  “他们这也太大方了吧?”李彦的心都已经按耐不住的狂跳起来。

  “据说,只要得到那个白斩凤的认可,他便会不遗余力的悉心栽培。”

  “可惜……我们已经过了栽培的年龄了……”

  两人的年纪虽然算不上老,可是也已经不年轻了,想到这,李彦的心情便是一阵失落低沉。

  “这倒是无所谓,那个白斩凤可是会炼丹的,炼制一颗十二阶的童骨换龄丹,不过是信手拈来的事情。”范海严肃的说道:“你想想看,我们在大长老的身边侍奉了二十年了,他是如何待我们,而那个白斩凤不过三四日的时间,便赏给自己的亲信不知道多少东西,这人心啊……”

  范海感叹完,眼角还不忘瞟了眼李彦。

  “妈的,老子不干了!”李彦低吼着说道。

  “你说的看是真的?”范海眼前一亮,大喜问道。

  李彦看了眼范海:“你刚才说那么多,还不是为了怂恿我,现在我便如你所愿。”

  “李老弟,虽说我是有心策反,可是若是大长老这二十年有一刻善待你我二人,你也不会被我说动。”

  “你说吧,要我怎么做?”

  “我们既然选择投诚,那就要有投名状!你说对吧。”

  “什么投名状?”李彦一愣,这投名状是什么个东西?

  范海拍了拍自己的嘴巴子,嘿嘿的笑了笑:“自然是要让那白斩凤看到我们的诚意。”(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