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八十五章 裂痕

第四百八十五章 裂痕

  褚飞熊即便有再多的不满,可是一听到白晨的话,还是老老实实的安静了下来。

  按照白晨的要求,舔了舔手中沾染的血迹。

  “甜的?”褚飞熊愣了愣:“怎么回事?”

  血一般是咸涩苦味,特别是这种年轻力壮,血气方刚的年轻人。

  所以一个人的血出现淡淡的甜味,这本身就很不正常。

  “我儿子是中毒死的?”褚飞熊惊愕的问道:“果然是你们灵草府的人所为的!”

  “这不是毒,这是一种名叫兽香草的草药。”白晨看了眼在场的每个人。

  大部分都露出奇怪与疑惑的眼神,唯有邪无麟的脸色微微一沉,低声哼道:“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还有什么好狡辩的,如今我侄儿性命便握在你的手中,是生是死,你给个话!”

  “在没把事情条理清楚前,我是不会出手的。”白晨认真的说道:“莫一笑,你给这些人普及一下,什么是兽香草。”

  “大部分食肉系的野兽,对于花草都会本能的畏惧,因为它们不像是食草动物那样分的清楚什么有毒,什么没有毒,唯独这兽香草,大部分的野兽,都喜欢兽香草发出的香气,许多食肉系的野兽,在食物匮乏的时候,就会寻觅吞食兽香草维生,兽香草在医药上的用途还是很广的,总体来说与野兽类似,可以减轻误中毒花毒草的毒效,对人对兽,都是没有危害的。”

  莫一笑解释完,褚飞熊疑惑的看着莫一笑:“这又与我儿的死有关?”

  “若是人服用了兽香草,是很容易招致毒蛇猛兽袭击的,因为野兽会把这个人当作兽香草袭击。”莫一笑补充道。

  “你的意思是说,我儿是因为误食了这兽香草,所以遭致野兽袭击?”

  “没错,不过是否误食。那就有待商榷了。”白晨走到褚飞熊的跟前,蹲在其子面前,同时挥了挥手,示意褚飞熊也蹲下来。

  “你儿子的武功不俗。面对两只白狼兽,依然能够全身而退。”

  “那是自然。”褚飞熊略显得意的昂起头。

  “你来摸摸看你儿子的寒白穴。”

  褚飞熊带着几分,摸着他儿子的寒白穴,这一摸脸色微微惊变。

  “寒白穴本不是人体要穴,是暂时储存真气的穴位之一,不止是自己的真气,别人的暗劲也是可以储存的,从这个破损的形势来看,这个暗算你儿子的人,是在你儿子死之前一个时辰左右动的手脚。你儿子来灵草府多久死的?”

  褚飞熊目光闪烁不定,突然跪在地上:“白长老,是老夫错怪您与两位医师,请您救救我家虎儿。”

  白晨微微笑起来,伸手在褚虎的胸口上连点十几下。

  “你们两个。给我过来!”白晨转过头对莫一笑两人喝令道。

  两人唯唯诺诺的走上前,低着头便接触到白晨的眼睛,可是又不敢侧过头,免得被白晨误会以为自己二人不敬。

  “褚老头认不出自己儿子死活,你们两个做大夫的也认不出来吗?三气未散,胸口依旧鼓胀,显然是入气无出气。你们这是在救人还是在害人?”

  两人脸色苍白,半天说不出话,所谓有入气无出气,属于杏林界的一个常识。

  人死后的最后一口气,一定是呼出气的,绝对不可能是吸进来。

  也就是说。褚虎的最后一口气还憋在心口里,并未散掉。

  这就意味着褚虎还没死,白晨冷清着脸色哼道:“救不救得活我先不责难你们,可是人死人活,你们至少给我分清楚吧?”

  两人立马跪在地上:“长老。我们知错了。”

  “给我抄一百遍《百草目》,明天放到我的桌上。”

  白晨突然用力一拍褚虎心口,褚飞熊大惊失色,这一掌拍下去,活人也要被他拍死。

  可是没等他发出声,原本躺在地上的褚虎猛的弹起来:“痛……好痛。”

  “我儿,你活了……你活了……”褚飞熊已经激动的不能自已。

  “真让他救活了……居然真让他救活了。”

  “刚才我还以为虎子早死了,没想到居然还没死。”

  “先前我听说这小子医术高明,本还以为是以讹传讹的谣言,没想到真是如此神奇,死人都能让他救活了。”

  “你儿子虽然活了,不过身体还虚,留灵草府调养两天。”

  “等等……话还没说完,白长老。”

  褚飞熊本不愿再纠缠,可是他身边的兄弟却不干了:“你刚才说,虎子在送来灵草府之前,就已经遭人暗算,这暗算的人还没找出来。”

  “算了算了,虎子没事就好。”褚飞熊突然粗犷,却是粗中有细,连连的安抚周围兄弟。

  “怎能算了,今日若是没有白长老,我们便要错杀好人了,这事哪能算了,关某在此先给白长老赔罪了,可是这阴险小人,必须找出来,如此处心积虑的算计虎子,若是不把他揪出来,难保下次不会再算计他。”

  这些人数十年都在与野兽厮杀,早就忘记了怎么勾心斗角,智商基本上也已经退化到了和野兽差不多的地步,就是直来直往,也不知道其中的门道。

  褚飞熊显然是猜到了结果,只是不愿意说出来。

  可是他的这些兄弟却不知道,一个个都在心急火燎的追问着。

  邪无麟怨毒的瞪着白晨,紧紧的拽着拳头,压制心中的怒火,没有发作。

  摧毁永远比建立更容易,比如这威望,比如说这信誉。

  只是,白晨不觉得这样就足以摧毁邪无麟的信誉。

  所以当褚飞熊选择沉默的时候,他也没有把真相说出来。

  白晨要的是,能够给邪无麟一击必杀的效果。

  在这之前,他绝对不会轻举妄动。

  不过,他相信这个机会很快就会来临。

  因为裂痕已经出现了,这世上没什么东西是牢不可破的,即便是两个兄弟,一旦其中一方选择了背叛。那么也是他们友谊的尽头。

  “我记起来了,上次虎子偷跑进大艾山入口处,我把他抓回来的时候,打了他一巴掌。可能是那时候太用力了……留了暗伤。”

  众人有的惊疑,有的迷惑,这打自己儿子一巴掌也能打出暗伤?

  还有脑子稍微灵光的,心中在想,褚飞熊这番话,明显是为了包庇哪个人。

  “你儿子留在这治疗,不过这诊金得另交。”

  “多少钱?你说。”

  “我四府最近丢了一批货,三天之内给我找回来,你们围我府邸,伤我下人。以及你儿子的伤病,这事便算是两清了。”

  其实按说同门看病,是不会收钱的,可是褚飞熊自知理亏。

  而且白晨又是实打实的救了自己儿子,所以他找不出一点推脱的理由。

  “三天之内。我一定把货给你找回来。”

  “虎子,你在灵草府好生修养,记得灵草府和白长老是你的救命恩人,切勿在此闹事,明白吗?”

  “孩儿明白。”褚虎不是那种娇生惯养的富家公子,不需要褚飞熊交代这些细节。

  褚飞熊转身便走,对邪无麟招呼都不打。

  白斩凤一直都静静的站在府门口。看着白晨处理这次的危机。

  不得不说,整个过程白晨出来的都是相当完美。

  结果却不如白斩凤所设想的那样,他相信如果白晨愿意,完全可以把邪无麟拉下水。

  可是他却没有这么做,白晨可不是那种畏首畏尾的人。

  待到众人走后,白斩凤才从门内走出来。

  “你刚才为什么不当众揭穿邪无麟?这样就可以打击他的威望。”

  “我要的不只是打击他的威望。我要的是全盘接收他的人马!”白晨双眼放光:“我本还想着先拿其他人开刀,没想到他这么等不及的跳出来找死!看着吧,不出五天,我就要他众叛亲离,让他成为孤家寡人!”

  莫一笑和另外一个医师。此刻还在现场。

  他们两人听到白晨的话,顿时冷汗直冒。

  他们可不敢参合其中,这些高层之间的争斗,向来都是冷酷无情的。

  “你们两个还愣着做什么?明天你们没抄好一百份《百草目》,我就让你们去捣药池!”

  “长老,一百份太多了……那可是百页草药集啊,一天怎么抄……”

  “笨,灵草府就你们两个人吗?”白斩凤看了眼两人,有意帮着他们说情。

  “是是……”两人立刻明白了白斩凤的意思,逃一般的飞奔而去。

  白晨撇撇嘴:“不给他们一点教训,他们下次还敢把活人当死人。”

  白斩凤白了眼白晨,这分明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恶趣味。

  “查找我们的那批货物,不需要褚飞熊,为什么要把这事交给他。”

  白斩凤对白晨的做法有疑惑,却不存在质疑。

  无数个先例已经证明了,他有足够的资格与能力,去布置一场,自己看不出痕迹的陷阱。

  在白斩凤的心中,这小子就是个妖童。

  “为你接收邪无麟的人马做铺垫。”

  “我?”白斩凤疑惑的看着白晨。

  “当然是你。”白晨理所当然的说道:“太集中的权势,总会让人感到畏惧,可是如果平均的分配在我们两个人手中,别人便会刻意的忽略这其中的危机。”

  “可是,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是一起的。”

  “一座十丈高的塔楼给人压迫感大,还是两座连在一起,分别是五丈的塔楼给人的压迫感大?”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